胡泳:乔布斯是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罪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1 次 更新时间:2021-12-23 11:00:18

进入专题: 乔布斯   互联网  

胡泳 (进入专栏)  

  

   乔布斯去世十周年了。中文媒体上刊发了许多怀念文章,范围包括他如何打磨产品、撬动营销、颠覆产业、重塑管理甚至影响人生。一家科技媒体做了这样的专辑:“追忆乔布斯:我们应该纪念他什么”,另一家科技媒体在罗列了乔布斯的“改变”清单(他改变了从电脑到软件、从出版到音乐、从广告到零售等诸多领域)之后,提问到:十年了,我们还会准备去改变什么?

   我以为,乔布斯给我们带来的最大改变,是我们丢失了古典互联网。在这个意义上,他是互联网历史上最大的“罪人”。

   与乔布斯相比,我是个微不足道的人。有读者一定会说,你如此哗众取宠,丝毫损害不了乔布斯的伟大。

   我当然同意乔布斯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商业领袖”,哪怕是在硅谷这样一个充斥着超级技术巨星的地方,乔布斯的星光也依然最亮。

   但他的伟大之处到底在什么地方?一言以蔽之:他启动了PC(在此,我指的是广义的个人电脑,而非IBM PC),又颠覆了PC。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硅谷与移动技术几乎没有什么关联。时至今日,硅谷却成为移动革命的震中地带。这一切,只缘苹果开发了iPhone。iPhone和iPad一起结束了PC时代。

   2007年1月9日,或许是我们这个世纪过去二十年最值得纪念的一个日子。这一天乔布斯拿出了iPhone,从此苹果智能手机把计算机和手机融为一体。于是,很多的变化都被锁定在一部小小的手机中。

   2007 年 1 月 9 日,乔布斯在旧金山马士孔尼会展中心推出了革命性的初代 iPhone

   与此同时,乔布斯在第二年做了一个叫苹果中央应用商店的东西。他自己都对应用商店的发展感到惊讶,他说:“我不知道苹果的应用商店某一天会不会成为一个10亿美元级别的市场。”而到2019年,苹果应用商店中的应用数量已经超过200万,下载量超过1700亿,用户在上面花的钱超过1300亿美元。

   应用商店催生出一批新经济活动,所有人都不得不在APP里面从事商业。从这个角度看,乔布斯是人类技术发展史上贡献最大的人之一,他一手颠覆了我们的生活方式。

   作为移动改变生活的受益者,用户应当感谢乔布斯。作为移动互联网大潮的成功淘金者,众多创业者应当感谢乔布斯。难怪2018年9月,美团点评在香港上市的时候,王兴“特别感谢”乔布斯,“感谢他带来了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新时代”。

   然而,这个新时代自有其B面。尽管在向移动应用迁移的过程中,巨大的终端用户利益被生发出来,但却也由此产生了重大的不利因素。在我们本来的设想中,互联网是开放的、连接的,在乔布斯手里却变成了一个有墙的“花园”。

   以万维网为核心的互联网是开放的、连接的、透明的和可访问的;相比之下,移动互联网是封闭的,特别是苹果在移动领域的战略被描述为旨在创造一个“完全集成的封闭系统”,其中公司“保持对整个产品生态系统的高度控制”。

   这些开放性的差异反映在移动互联网中“围墙花园”模式的重新出现。“围墙花园”的比喻出自早期的拨号上网,当时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试图将用户限制在自己的专有内容中,而不是把业务定位为通往整个网络的门户。这种早期的“围墙花园”后来渐渐走入末路,但在移动互联网背景下,“围墙花园”模式卷土重来,因绕过万维网的移动应用程序的爆炸而得到加强。

   应用程序的设计,部分是为了弥补基于移动网络访问的各种缺陷。尽管它可以提供高效的和用户友好的体验,但移动应用程序模式代表着一个比万维网更加不开放的互联网生态系统。例如,主要的应用程序商店(无论是iTunes App Store还是Google Play)发挥着强大的把关作用,而万维网中的内容和应用程序却可以绕过中介机构。这是内容和应用传播上的一个根本变化。

   一些批评者认为,限制可用的内容来源和应用程序的范围,可能会扼杀创新。例如,应用程序往往只能通过专有的应用商店获得,这些商店控制其平台对开发者的开放性,并限制用户在不同应用程序之间的切换和链接。开发者被迫为每个平台定制他们的应用程序,这导致了额外的成本。一旦应用程序被应用商店批准,就会受到排名和特色列表的影响,这使得新应用程序打响知名度和在竞争中胜出变得特别困难。

   移动互联网的终端设备本身在开放性方面也有根本的不同。移动手持设备(包括平板电脑)远不如个人电脑开放。与个人电脑迥异,移动手机主要是封闭的、专有的技术,人们很难为不同的用途进行调整和编程。通过更封闭、更难编程的设备上网的用户,没有能力提升网络服务,也没有能力获得相应的好处。讽刺的是,苹果电脑诞生的时候充满了黑客精神,而苹果手机却允许苹果公司凭一己好恶对任何应用说不。苹果把自己变成了其著名的“1984”广告的讽刺对象。

   “围墙花园”式平台导致的结果是,今天的互联网被切分成若干个巨大的“电子集中营”,每个集中营的门口都蹲守着一个巨大的怪兽,人们被关在电子集中营里,还以为那是遍地芬芳的花园。

   放在我们口袋里的东西不折不扣地变成了手雷,因为今天你的手机里有你的钱,有你的通行证,有你的交往记录,还有你能够证明自己是谁的所有证明……失去了手机你将寸步难行,而有了手机你会步步惊心。

   乔布斯已经完全把互联网弄成了它的反面。当一个工具对我们的统治如此彻底的时候,我们是否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如同卡尔·波普尔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所说:“伟人可能犯大错。”你若问我,下一个十年,应该去改变什么?我会回答:直言不讳地批评那些公认是我们技术遗产的一部分,拆掉“围墙花园”,重建开放的互联网。

  

  

进入 胡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乔布斯   互联网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媒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499.html
文章来源:南风窗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