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时代真的变了,珍惜被公开质疑的机会——劝任志强一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76 次 更新时间:2007-01-05 02:41:32

进入专题: 房地产  

郭宇宽 (进入专栏)  

  

   最近在任志强先生被邀请参加中央台节目一期关于房地产的访谈节目录制的时候,强哥生气了,拂袖而去了,不过后果到不算严重,没听说强哥回去以后华远的房子每平米涨上两千的事儿,所以大家都把这事儿当笑话看,网上你一言,我一语都是挤兑他为主。不过任志强先生的愤怒 看来是真诚的,在他的博客上写了差不多5000字抨击那“一场闹剧”,看语气不像是秘书写的,对一个日理万机的企业家来说,不给他逼到一定程度,下不了这么大的功夫。

   以任志强先生的性格,他如此气愤是有道理,他的一个重要理由是,有几位他“不同意参加讨论的嘉宾”,没有经过他允许,就被请到了现场,对他进行突然袭击。我想也许是双方产生了误会,一方严正声明,一方以为随便说说而已没当真。假如节目制片方确实实现向任先生承诺过,而最后违约,那确实制片方不在理,如果一进场看见这些不招他喜欢的嘉宾,任先生就拂袖而去,那算他个性,只能制片人自己自认倒霉了。但从任先生的自己介绍来说,他并没有在此时拂袖而去,而是讨论了半天,直到谈到“开发商只给富人盖房子”的对与错,任先生终于坐不住了,终于拂袖了,批评这个节目“对社会舆论导向不负责”,而且更让他生气的是“节目的话题被修改了”。

   凭良心说,除了说话不择语境,爱戳人心尖子的弱点,不怕人笑话,任志强先生讲的很多观点,我都觉得有道理,任先生的言词激烈背后细听往往背后是有逻辑的。而这更加显得他拂袖而去的不明智,在我看来任志强先生的这种不明智并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其实这是我们文化和教育的缺陷,这种缺陷在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身上表现得更加明显,那就是听不得质疑,对话必须顺着他说,否则他会不自觉的又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在作记者或者主持人的时候,我常常需要和谈话对象费很大功夫沟通,往往还会有矛盾和误会产生,比如很多领导干部都希望这样接受采访:“尊敬的***,*****在您的领导下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请问此时此刻您有什么感想?”我知道有的官员也像任先生,记者问什么问题都要跟他列出来,采访现场不仅不能超出范围,有的人甚至连问题的次序都不能颠倒,否则他就会非常尴尬,把这当成对他的极大不尊重和不守信用。不仅官员和企业家有这个习惯,中国的知识分子也普遍有此倾向,无论在研讨会或是讲课中,如果别人提出不同的看法,很多人都会怒不可遏,有丢面子,被侮辱的感觉,甚至有时一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也会不自觉地这样。

   我其实很能理解任志强先生的习惯,他觉得“对立的效果不利于说清楚问题的真相”,甚至现场有持不同观点的人,他就不会说话了。这其实不能怪他,他这一代人的成长环境中都没有遇到一个不同观点能够平等交流的年代。要么是让你搬个小凳坐台下听报告,只有受教育,没有插嘴的份,作报告的只要嗓门提高八度,你就得自觉鼓掌。偶尔有一些辩论,也像笑话讲的:一方一只手拿着笔,另一只手握着枪;自以为有理时就用笔和别人论理,理屈词穷了就把笔扔了,拿起枪对着人家的脑壳,闭嘴,再不闭嘴崩了你!只许他一个人说。在这种环境下成长,不留神就养成一种习惯,觉得要么不说话,要么就得端坐高台之上,俯视芸芸众生,那样才能舌灿莲花,这样才是话语的常态。要同一话语场里有一个不一样的声音,舌头就不听使唤了,非得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才行。

   其实看得出来任先生有引导社会舆论的志向,也有很多想表达的观点,但恰恰从传播效果来说,今天如果只让观众听一种声音的长篇大论,最容易让人昏昏欲睡,连郭德刚这么大能耐都得找个捧哏,何况咱们,让不同的声音交流,才最能调动听众的思考力,让他们作出判断,谁讲的在哪方面更有道理,别让人民群众被一种声音忽悠了,那才是真对舆论导向负责任。

   大概听到不同的观点会血压升高依然是人的本能反应,但是我也见到过很多人,越听见别人的质疑越带劲,甚至有的人给他时间演讲,他都只讲十分钟,专门等着别人质疑,别人越质疑,他越能把道理说清楚,这种人不担心有人提问不怀好意,只担心听他解释的观众不够多。在我看来这这些人是才明白人,没办法,时代变了,像任先生这样除非从今往后再也别说话了,自然也就没人质疑你了,如果你还想传播思想,即使不习惯也得主动适应,这种本事是练出来的,实在不行就多上上网,看看人家怎么骂你,最初想找人打架,硬着头皮看多了,气就顺了。到那时候,如果你讲话没人质疑,你都会觉得不舒服,是不是别人没认真听呀,哪些掌声是不是你秘书为了讨好你专门雇来的托呀?那时你作为一个房地产界的意见领袖就修成正果了。可以放心你决不会因为批评的人而垮掉,我们国家历史上要整垮一个人,决不会给他公开辩解的机会,谢天谢地,今天你和批评你的人都有话语机会,谁都不能把对方送到劳改农场去。

   过去拂袖而去是有个性的标志,自古长袍大袖才能拂,那是魏晋风骨,是一件极清高的事儿。今天就得看看场合,比如某机构邀请他担任政协委员,某组织要封他个优秀企业家,某官员摆酒让他去买单,那时候任志强先生要是眼力容不得沙子,拂袖而去,那叫真清高,包准儿有人叫好。这回听了人家不同意见,就血压高受不了了,人家被房贷压的喘不过气的人都没有拂袖而去,强哥,你真冤啊!

进入 郭宇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房地产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6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