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何谓中国新左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47 次 更新时间:2014-10-01 23:02:53

进入专题: 中国新左派  

郭宇宽 (进入专栏)  

  

   从我个人的习性来说,我最敏感的是一个人逻辑不一致。一个逻辑不一致的人,在我眼里要么是脑子发育不健全,要么阴险是大伪之人。如果一个逻辑不一致的人,居然被一些人捧成著名学者和思想家,在我看来是整个社会在智力上堕落的标志,也是中国学术界堕落的标志。一个逻辑一致的人,哪怕观点不能认同,起码我觉得他也许是真诚的,还能获得我底线的尊敬。

   汪晖这个教授,在我过去看来,就是惊人的逻辑不一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用英语讲一套,用中文讲一套,完全是一个巧言令色的骗子。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欺负中宣部的看不懂英文,他把自己包装成6.3A的广场民主斗士,用中文说话他又论证中国无产阶级专政的合法性;见到西方左派,他说人家爱听的,反殖民和中华文化道路的主体性,反资本主义道路,单独持这种观点倒也可以自圆其说,可碰到镇压西藏,到西藏去搞大开发,拉动西藏GDP,他又讲那叫传播先进文化。我真不知道汪晖这种脑子是怎么长出来的。

   不过他的长处是,对有些人来说汪晖确实有人格魅力,这点上,我真感觉她有一种邪恶的智慧,真有一批死心塌地的徒子徒孙,还有一帮铁哥们,这个圈子气味相投,就是众所周知的"中国新左派"。有一个他的哥们儿,是著名的北大教授,在一次会议上,引用阿玛蒂亚森的观点,批评美国通过设置移民门槛来维护本国公民福利是自私的政策,接下来讲到中国国内问题,说"现在开放北京和上海的户籍是完全不切实际的,只会造成社会混乱。"另一个他的哥们儿,也是清华著名教授,在一次研讨会上,声讨美国的"帝国主义政策","美国阻挠中国统一台湾暴露其霸权主义嘴脸",接下来讲到朝鲜半岛问题,又兴奋了,"中国决不能坐视南北朝鲜统一,那样危害中国核心国家利益"。在帮人的圈子里,汪晖是主要"带头大哥"之一。

   我曾经提倡过称呼这些人,必须完整的叫"中国新左派",不能简化为左派或者新左派。因为根据我从符号学出发的语用分析,世界上有两种左派,一种叫左派,比如哈贝马斯,赛义德这些都是牛人,包括艾未未和秦晖按照国际标准,其实也是正宗的左派;一种叫"中国新左派",代表人物就是汪晖和他的弟兄们。 "中国新左派"这帮人琢磨的是权谋而是不是真理,所以逻辑的一致性是他们根本不在乎的。

   如果汪晖这帮人都成了思想家,中国就离白痴共和国不远了。

   不过恰恰这次汪晖抄袭事件,我并不像很多学者那样反应激烈,恰恰我觉得在这件事上,汪晖表现出难得的逻辑一致性,让我对汪晖不堪的印象,大大地改善了。汪晖一直是推崇毛泽东的,毛泽东就是不讲规矩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而且毛泽东从来不在乎任何知识产权,尤其善于"搅拌式"的组合,把别人的东西,搅成一锅粥,从来不注明出处,最后都成了"毛泽东思想"。在全国人民都不许思想的时代,全国人民都是白痴,只有毛泽东一个大思想家,只有《毛选》能卖钱,收巨额稿费。

   汪暉这点上学习毛泽东是学习到家了,把别人的研究成果来个"搅拌式"组合,攒出个"汪晖思想"也不过份啊。而且毛泽东思想的灵魂是不讲契约和道理,相信强权,枪杆子里面就能出政权,老子就是得天下了,你管我是怎么得的呢,你能拿老子怎么样?汪晖在抄袭事件中,对任何质疑都不回应,也有一种霸蛮的气概,老子就是清华教授,老子就是著书立说了,老子就是那国务院津贴了,老子就是徒子徒孙遍天下,你们能拿老子怎么样?

   抄袭事件前前后后,汪晖教授的表现,让我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

   原来我以为他完全是一个下流的人,为了迎合权力,以学术的包装,吮痈舐痔,不知道这个人自己到底相信什么。

   现在我发现,汪晖教授其实内心有他坚守和相信的东西,至少在对待学术规范和知识产权的态度上,汪晖和毛泽东是一致的。至少从这一点上看出,汪晖平素推崇毛泽东确有其真诚的一面,他在这一点上,逻辑是一致的,我以前误解了他。

进入 郭宇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新左派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5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