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朝晖:试论“三纲”的两种含义及其历史演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 次 更新时间:2020-12-07 17:32:43

进入专题: 三纲   人伦之纲  

方朝晖 (进入专栏)  

  

   摘要:本文通过大量翔实的文献考证,试图证明中国历史上的“三纲”,本义并不是所谓“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而是指君臣、父子、夫妇这三大伦;因为这三伦被视为一切人伦中最重要的,为人之大伦或人伦之纲,故称“三纲”。这一“三纲”本义承《尚书》《诗经》的纲纪传统以及先秦的“大伦”思想而来,经董仲舒阐发、《白虎通》界定,在汉代以来一千多年里占统治地位。宋代以来,狭义“三纲”概念,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由于朱子等人影响而日益流行。但严格说来,很难说此后狭义代替了本义,而最多只能说狭义合并了本义。换言之,人们选择狭义“三纲”概念,是以为其可实现本义。正因如此,一直到清末,仍有大量学者从本义而不是狭义使用“三纲”一词;即便朱熹、吕祖谦、真德秀、吴澄、宋濂、丘濬、湛若水等许多认同狭义“三纲”概念的人,也同时把本义作为狭义的宗旨,经常自觉或不自觉地从本义使用“三纲”一词。因此,忽略本义,将“三纲”不加分辨地等同于“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就无法理解古人“三纲”的真实含义和思想,进一步导致其被现代人歪曲甚至妖魔化。

  

   关键词:三纲 人之大伦 人伦之纲

  

   现代人鲜有不知道“三纲”为何义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所谓“三纲”就是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它是董仲舒、《白虎通》等提出来为汉代大一统的中央集权统治服务的,并在中国历史上盛行了两千多年。

  

   然而这类说法真的正确吗?且不说无任何文献证明董仲舒将“三纲”定义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白虎通》所谓“三纲”严格说来也不是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以下简称“某为某纲”);在汉代以来两千多年里,尽管人们常使用“三纲”一词,但极少把它定义为“某为某纲”;他们所谓的“三纲”时常是指君臣、父子、夫妇这三大伦;之所以称其为“三纲”,因认为这三伦关系对其他各伦、乃至所有人伦关系起着规范和引领的作用,因为它们是一切人伦中最重要的,代表“人伦之纲”或“人之大伦”。所以,他们所说的“三纲”,与“人之大伦”或“三大伦”[1]几乎是同义语。本文将这一理解称为“三纲”之本义。

  

   大约始于宋代,特别是朱熹以来、并由于朱子等人影响,越来越多的学者把“三纲”定义为“某为某纲”(本文将这一理解称为狭义“三纲”概念)。然而,即使如此,宋以来的学者们仍然普遍地从“人之大伦”或“人伦之纲”这一本义立场使用“三纲”一词。另外,许多学者虽将“三纲”界定为“某为某纲”,但同时却还是从本义出发来理解其意义。包括朱熹等许多学者在内,都不断地或更多地从本义而不是狭义出发来使用“三纲”一词。

  

   如果以上说法正确的话,将说明“三纲”的历史面貌、历史作用皆与今人所想差别甚大。本文试图说明历史上的“三纲”有本义与狭义之分,并认为:只有认识到这二义的关系才能正确认识“三纲”的真实含义。

  

一、董仲舒、《白虎通》“三纲”本义


   为了搞清“三纲”的本义,也许最好的途径就是回到董仲舒的《春秋繁露》和班固撰的《白虎通》(又称《白虎通义》、《白虎通德论》)。前者是公认最早使用“三纲”一词的书,后者是最早系统论述“三纲”含义的书。《白虎通》对“三纲”之义的论述,可以说在后世两千年中极具权威性,成为了几乎所有对“三纲”进行界定时所绕不过的最重要的源头文献。那么,在这两部著作中,“三纲”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首先,在董仲舒的上述著作中,“三纲”一词总共只出现了两次,而且都只是附带地使用了,并没有明确说明“三纲”之义。今天我们只能从上下文来推测董仲舒所使用的“三纲”是何义。

  

   第一次是《深察名号篇》在批评“孟子之善”时,说到“循三纲五纪,通八端之理,忠信而博爱,敦厚而好礼,乃可谓善”[2]。此处“三纲五纪”,凌曙、苏舆、钟肇鹏注本均引用《白虎通》中的“三纲六纪”以说明之,苏舆注提到“五纪,据《白虎通》本当作六纪”。[3]可见,所谓“三纲五纪”,当回到《白虎通》的“纲纪”脉络来理解。

  

   第二次是《基义篇》“王道之三纲,可求于天”一句。其上文如下:

  

   天为君而覆露之,地为臣而持载之;阳为夫而生之,阴为妇而助之;春为父而生之,夏为子而养之;秋为死而棺之,冬为痛而丧之。王道之三纲,可求于天。[4]

  

   从这段文字确实讨论了君臣、夫妇、父子这三伦的内部关系,但无法推出作者把“三纲”定义“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里的“三纲”究竟是指什么?董氏没说,我们不妨推测一下。

  

   《基义篇》的主旨似乎是通过阴阳耦合关系,来说明“天之任德不任刑”。作者重点讲到了两方面:一方面是讲“凡物必有合;……物莫无合,而合各有阴阳”。夫妇、父子、君臣之间的耦合关系,是按照“阳兼于阴,阴兼于阳,夫兼于妻,妻兼于夫,父兼于子,子兼于父,君兼于臣,臣兼于君”的规律进行的,即阴阳之间存在互动、互助的特点;另一方面,作者又强调,阴阳耦合存在上下之别、先后之分:“合,必有上,必有下”;“君为阳,臣为阴;父为阳,子为阴;夫为阳,妻为阴”;“是故臣兼功于君,子兼功于父,妻兼功于夫,阴兼功于阳,地兼功于天。……此见天之亲阳而疏阴,任德而不任刑也。”综合这两方面,作者的结论是“君臣、父子、夫妇之义,皆取诸阴阳之道”。[5]上述两方面中,后一个方面涉及董仲舒在其他地方讨论到的“阳尊阴卑”思想,也确实与“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一狭义上的“三纲”概念有关,但董氏并未以“某为某纲”定义“三纲”。从通篇主旨看,董氏显然认为,只有将这两方面合起来,才可以确立“君臣、父子、夫妇之道”。“君臣、父子、夫妇之道”才是焦点,而阳尊阴卑、某为某纲只是实现这个焦点目标的途径之一。

  

   过去人们因为已经习惯把“三纲”理解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所以说“王道之三纲”一句中的“三纲”指的就是“某为某纲”;但如果从上下文看,如果说此句中的“三纲”指的是“君臣、父子、夫妇”这三大伦,或者说更具体地指君臣、父子、夫妇之道(即文中“君臣、父子、夫妇之义”),是不是也可以呢?苏舆即持此说。苏舆在注解董氏“君臣、父子、夫妇之义”一句时引《白虎通·三纲六纪》称:“君臣、父子、夫妇,六人也,所以称三纲何?阳得阴而成,阴得阳而序,刚柔相配,故六人为三纲。”[6]根据苏注引文,“三纲”就是指君臣、父子、夫妇这六人所构成的三对关系,其所以为“三纲”,原因正在于它们典型地体现了董仲舒所谓的“阴阳之道”。为什么这六人、三伦因为典型地体现了阴阳之道,从而称为“三纲”?这一点在《白虎通》里有明确解说,我们下面看到,《白虎通》大抵认为这三伦典型地反映了阴阳关系,所以能纲纪其他各伦(即六纪)。

  

   因此,现在就来看看《白虎通》对“三纲”的定义。《白虎通》各篇中以《三纲六纪篇》论述“三纲”最详,并且明确地把“三纲”界定为“君臣、父子、夫妇”这三伦:

  

   三纲者何谓也?谓君臣、父子、夫妇也。六纪者,谓诸父、兄弟、族人、诸舅、师长、朋友也。故《含文嘉》曰:“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又曰:“敬诸父兄,六纪道行,诸舅有义,族人有序,昆弟有亲,师长有尊,朋友有旧。”何谓纲纪?纲者,张也。纪者,理也。大者为纲,小者为纪。所以张理上下,整齐人道也。人皆怀五常之性,有亲爱之心,是以纲纪为化,若罗网之有纪纲而万目张也。《诗》云:“亹亹文王,纲纪四方。”[7]

  

   君臣,父子,夫妇,六人也。所以称三纲何?一阴一阳谓之道。阳得阴而成,阴得阳而序,刚柔相配,故六人为三纲。[8]

  

   三纲法天地人,六纪法六合。……六纪者,为三纲之纪者也。师长,君臣之纪也,以其皆成己也;诸父、兄弟,父子之纪也,以其有亲恩连也;诸舅朋友,夫妇之纪也,以其皆有同志为纪助也。[9]

  

   以上是《白虎通》论述“三纲”最经典的几段话,其中第一段被古人引用无数次,影响力不难想象。这几段话的核心思想我认为可归纳为如下几条:

  

   1、“三纲”指君臣、父子、夫妇这三对关系,即三伦;

   2、“三纲”是相对于“六纪”而言的,六纪指诸父、兄弟、族人、诸舅、师长、朋友这六伦或曰六种关系;

   3、“六纪”以“三纲”为准,师长为君臣之纪,诸父兄弟为父子之纪,诸舅朋友为夫妇之纪。据此,“三纲”所以称为“纲”,因为它们规范着其他各伦;

   4、为什么君臣、父子、夫妇这三伦可以规范其他各伦呢?因为它们是阴阳之道的典型体现,“一阴一阳谓之道,阳得阴而成,阴得阳而序”。这也是“三纲”所以为“三纲”的根本根据吧,由此可以理解为何《春秋繁露·基义》花大量篇幅讨论阴阳关系并宣称“王道之三纲可求于天”。

   5、“三纲”之所以为“三纲”,还因为它与六纪一起共同担负着“张理上下、整齐人道”的责任,“若罗网之有纪纲而万目张”。从这个角度讲,“三纲”寓意“人伦之纲”;

   6、先秦的“五伦”不足以代表全部人伦,加上五纪或六纪则有八伦、九伦甚至更多;而在各伦之中,以君臣、父子、夫妇这三伦最重要,古人常称为“人之大伦”,这也是“三纲”本义所在;

   7、“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与“三纲”是什么关系呢?前者是为了实现后者正道的方式。请注意《含文嘉》“某为某纲”与“六纪道行”并列,皆为行为过程而非名词;如果说“某为某纲”是为了确立君臣、父子、夫妇这三伦,“敬诸父兄,诸舅有义,族人有序,昆弟有亲,师长有尊,朋友有旧”就是为了确立诸父、兄弟、族人、诸舅、师长、朋友这六伦(即六纪)。

   8、称“某为某纲”为“三纲”,乃是将原本确立“三纲”的方式混同为“三纲”这个目标。我们将这一定义称为狭义“三纲”,因为它只是将“三纲”本义中的一个方面,即确立“三纲”的某种特定途径,等同于“三纲”。而《白虎通》以君臣、父子、夫妇这三伦为“三纲”,才是“三纲”本义。狭义“三纲”虽来源于《含文嘉》,但从引文看,《含文嘉》也只是以“某为某纲”来说明三大伦,也没有将“某为某纲”称为“三纲”。

  

“三纲”的本义早在先秦即已明显存在,《礼记·  乐记》子夏“圣人作,为父子君臣,以为纪纲;纪纲既定,天下大定”之语,实为“三纲”本义在先秦的鲜明表达。《尚书·五子之歌》批评太康“今失厥道,乱其纪纲,乃厎灭亡”(《左传·哀六年》引),《盘庚上》载盘庚自警“若网在纲,有条而不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方朝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三纲   人伦之纲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81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