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静:中国政治学的自主探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7 次 更新时间:2020-09-15 23:04:01

进入专题: 中国政治学  

郭静  

   内容提要:中国政治学担负的历史责任和现实任务要求中国政治学走自主探索的学术道路。在70年的曲折探索中,中国政治学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根基,通过扭转盲目学习西方政治学的倾向,跟踪研究中国政治实践,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提供智力支持,开辟了自主探索的学术道路,但是基础理论这一“核心技术”缺乏突破是当前中国政治学的最大短板。继续自主探索,构建中国特色政治学,需要坚持“四个自信”,深入理解中国政治实践,聚焦重大理论问题,把中国政治学发展的现实优势,转化为原创性的理论成果。

   关 键 词:中国政治学/自主探索/西方政治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

   走自主探索的道路,是中国政治学担负学术责任的必然路径。政治学学科具有鲜明意识形态属性,为国家意识形态提供重要的基础性理论支撑;政治学也是一门强调科学性的社会科学学科,为国家治理提供智力支持。从世界范围看,政治学呈现西强东弱的格局,西方政治学是当今世界“整体上居于统治地位的统治思想”①的重要组成部分,“由西方发展起来的绝大多数政治学理论都成为西方和非西方世界的理论话语和实证研究的主导”②。政治学的西方化,是非西方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治安全的隐患。面对西方政治学的丰富系统和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理论成果,中国政治学担负的使命责任和现实任务要求中国政治学自主探索,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为根基研究本国和世界的政治现象,学习借鉴西方政治学成果和人类其他政治学术成果,“以我国实际为研究起点,提出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理论观点,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③,为深化人类对政治规律的认识、促进人类共同发展作出中国贡献。

  

   一、中国政治学自主探索的历程

   近代以来,从世界范围看,(大)政治学演化出两大理论体系:服务于西方国家政治及其全球利益的西方政治理论体系和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为代表的探索超越资本主义政治的非西方政治理论体系。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建立的,中国政治学的理论根基是马克思主义,是“非西方政治理论体系”的一部分。

   中国政治学70年来的发展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一)1949-1978年“另起炉灶”阶段

   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革开放之前的30年,中国政治学完成的主要任务是建立中国政治学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根基。

   在晚清时期,西方政治学科传入中国,经历过“从中体西用到全盘西化再到本土化尝试”④,在1920年代的较短时期,一些大学还曾讲授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但是总体上民国时期的大学和研究院所完全采用了西方“自由主义政治学”的系科建制⑤。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建设和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都需要在马克思主义这一国家意识形态基础上建立新中国的政治学。“学者们普遍认识到中国政治学在长期大规模引入西方知识的同时忽略了很多本土问题的深入探讨和研究,相较于马克思阶级和革命学说,西方的理论和概念对当时中国革命实践的解释力较弱……国民政府时期的一些政治学课程非但不能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作贡献,并且其明显的自由主义倾向被视为对新政权的威胁。”⑥1952年,党和政府着手改造大学的政治学科,在院系调整中,作为独立学科的政治学被撤销,部分政治学课程被废除,如“议会政府”“现代西洋政治思想”“英文政治名著选读”等。这次院系调整后,民国时期引入的自由主义政治学在大陆地区断绝了。

   改革开放前30年,政治学不是国家学科体系中的一门独立学科,但是建立了新中国政治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根基和骨干内容,如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和学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研究、国家与法的理论研究、新民主主义论、中共党史研究以及思想政治教育等,这些内容是新中国政治学成长发展的基础。

   由此可见,新中国政治学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一样,“是以马克思主义进入我国为起点的,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逐步发展起来的”⑦,其理论根基是马克思主义,即便改革开放后中国政治学的发展受到西方政治学的较大影响和冲击,也没有完全偏离更没有抛弃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根基。把新中国政治学“寻根”到近代中国政治学的认识,忽略了这一本质性变化,会使西方自由主义政治学自然而然地成为中国政治学的主流,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成为支流。

   由于前30年,中国的学科体系全面借鉴“苏联模式”,加上新中国“人口多、底子薄”,建设任务繁重,国家的内外安全环境复杂,社会科学总体发展缓慢,政治学、法学、社会学等意识形态属性较强的学科,发展则更为缓慢。

   (二)1979-1990年“补课”和“取经”阶段

   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在1979年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指出,“政治学、法学、社会学以及世界政治的研究,我们过去多年忽视了,现在也需要赶快补课。”⑧随后,中国政治学会恢复建立,政治学专业的教学研究机构逐步增多,关于国家政治建设一些重要问题的学术研究成为热点。

   在这一时期,反思“文化大革命”以及前30年中国政治领域出现的问题,是中国知识界的思想基调,许多知识分子在懵懂中认定西方政治制度是克服这些问题的“解毒剂”。在这种思想倾向的推动下,中国政治学,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政治理论和学说占据绝对地位的格局,迅速变成了西方和非西方两套政治理论体系并存但是西方政治理论占优势的格局。1980年代,随着政治学恢复重建为一门独立学科工作的展开,政治学的基本概念、范畴成为研究的热点议题,相关理论讨论基本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观点;与此同时,中国政治学开启了“向西看”的时代。在这一时期,政治学领域的大量研究活动是译介西方政治学成果,一大批西方政治学著作和教材被翻译引进中国,一些国际知名政治学者和政治学学术团体陆续受邀访华⑨,西方政治制度和政治理论成为中国政治学研究的主要对象。

   在这一阶段,中国政治学进入前所未有的活跃状态,学术讨论热烈,一些政治学者深度参与到国家的政治生活中,为促进民主法制建设和政治体制改革提供智力支持,作出了具有积极意义的贡献;但是不可否认,“向西看”的总体倾向对国家政治发展造成了一些负面作用,政治学的“西化”倾向对自由化政治思潮的泛滥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政治学者提出的政治体制改革建议,实质是以西方政治为模板,目标是使中国政治制度转型到西方政治模式。正因如此,1989年后中国政治学的学科发展进入一个短暂的沉寂时期。

   (三)1991-2012年“西化”取向与自主探索取向博弈阶段

   1990年代初期,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的制裁和封锁,特别是苏联东欧国家发生的剧变,促进了包括中国政治学者在内的中国知识界政治倾向的变化。

   中国政治学界逐渐从苦闷抵触情绪中冷静下来,反思1980年代政治学研究存在的弊病:一方面较多沿袭了改革开放前的阶级分析范式和辩证唯物主义方法,没有在坚持中丰富发展;另一方面在引进西方政治理论和方法的过程中存在较为严重的“食洋不化”问题。“许多中国政治学者很快就认识到,原封不动地照搬国外的政治理论,不仅无助于解释中国特色的政治现实,而且也会阻碍中国政治学的进步与发展。”⑩1991年,中国政治学会第三次代表大会通过新的学会章程,提出“建设和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科学”的目标。这一目标表达出了中国政治学自主探索的意识。

   此后,中国政治学者的研究活动出现三种学术和政治方向:第一种是自1990年代中期起,一部分政治学者形成“本土自觉”,“致力于梳理中国政治的关键问题,并从古今与中外的比较视角对它们展开深入细致的分析”(11),明确提出了“中国政治学的基本任务是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民主模式。这个民主模式必须以社会主义的基本政治原则为基础,能有效地保证政治体制的效率,保障政治一体化和社会的稳定发展,同时必须能够适应中国的历史、社会和文化条件。如果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有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模式难以形成”(12)。第二种是致力于扩展政治学科的体系内容,促进政治学科知识体系的丰富和专业化,同时注意与现实政治问题保持一定距离,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去价值化”“去意识形态化”倾向,或用“西方学来的概念、模式、理论、方法大而化之地用于对中国政治现象进行泛泛的分析”(13)。第三种是继续秉持西方政治理论、推崇西方政治模式批评中国政治制度和中国政治实践。

   从发展趋势看,在这一阶段,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和国家政治建设的推进,为中国政治学发展提供了越来越多的资源和空间,中国政治学从宏大且理想化的政治议题,转向关注实际具体的政治问题,研究对象趋向丰富多元。这一转变,有利于政治学者从现实问题着手分析中国政治制度体制的实际运行情况,跟踪研究甚至参与到国家政治发展的进程当中,形成“相互给予”(14)的关系。同时,一些自主探索性的理论成果日渐出现,它们以较好的学术性分析批评西方政治概念和理论,对于盲目参照西方政治模式和政治理念的改革主张,做了比较有力的理论阻击。这些学术成果促使中国政治学自主探索的学术方向和路径越来越清晰,自主探索的能力也逐步提高。

   在国家快速发展和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大氛围下,自主探索的学术方向和学术能力稳步成长。“西化”取向的政治学者数量在逐步减少,有的转向了自主探索,有的则是换用非政治敏感的话语甚至挂上主流话语的标签,实质表达着西方政治学的理念,这部分学者对于社会思潮和公共舆论始终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与现实政治保持距离”的政治学者在数量上仍是主体。从发展趋势看,这部分政治学者“跳出来”理解西方政治理论的意识和能力在增强,研究国内外具体现实政治问题的学术兴趣也有提高,但是总体上满足不了国家政治建设对理论研究工作的需要。先行自主探索的学者数量较少,却是政治学者中具有较高体制影响力的群体,他们的公共舆论影响力也呈现逐步提升的趋势。

   (四)2012年以来构建中国特色政治学阶段

   党的十八大之后,党和政府加大了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和理论研究工作力度,出台了一系列新举措,先后召开了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文艺工作座谈会、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等会议。2016年5月17日,中共中央专门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明确提出了“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重大论断和战略任务。这次会议对于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

   中国国家发展的成就和多年先行探索的学术积累,共同促使自主探索成为中国政治学今后发展的主方向。“中国政治学应该有自己的问题意识和理论自觉,中国不应该成为西方理论的检验场,而应成为本土理论的策源地”(15),“中国政治学的本土化可以为政治学者提供一种研究手段,可以对中国社会政治现实进行准确的描述和解释,评估中国独特的发展道路,揭示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规律,评估未来的社会政治发展,研究和指导中国的改革和现代化”(16)。这样的认识得到越来越多中国政治学者的赞同。

   中国政治学自主探索的总目标是“构建中国特色政治学”,路径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研究中国政治发展和执政面临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正确思路和有效办法,观察中国社会发展、人类社会发展的大逻辑大趋势,在此基础上不断提高中国政治学的学术命题、学术思想、学术观点、学术标准、学术话语上的能力和水平,逐步形成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政治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

  

   二、中国政治学自主探索的学术路径和主要理论成果

构建中国特色政治学的基本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政治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科建设与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898.html
文章来源:《东方学刊》2020年第2020春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