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论“确认偏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1 次 更新时间:2019-08-23 14:42:35

进入专题: 确认偏误   知识错觉   自我证伪  

吕嘉健 (进入专栏)  

  

        揭露人们的错觉会让他们恼羞成怒。

                              —— 《知识的错觉》,P193

  

  

一.不假思索的“确认偏误”

  

   人们都喜欢读成功指南或心灵鸡汤一类的畅销书,这些作品搜集了很多成功人士的例子,感人而且励志。我们沉醉此间,是因为我们的认知无意识里早已植入了这类作品的“前设价值观”,成为我们为人必须要做到的信仰,我们只是再一次在感人的阅读里确认这些善于叙述的信念而已。

   但是这种“确认”却并没有在读者的头脑里深思熟虑过,只是流畅地用敬仰之心认同了,绝大多数都没有去尝试和实践。例如这一句教导:

   “冥想是开启幸福之门的钥匙。”

   真的吗?世上有几个人真的学会了“冥想”而进入到宁静致远的境界?真的舍得放弃了锲而不舍的对功利的心心念念?

   “冥想”不仅是一种思维方式的修养,更是心性的彻底改换:坐禅要达到完全冷静,技术上要求“跟随呼吸”,将意念凝聚在所有感官上,以排除任何欲望、诱惑、迷恋、自私的想念,清空一切希望,对虚荣心及所爱完全无动于衷,这样才能排斥贪、嗔、痴、慢、疑诸恶、诸毒,是为意志念想的“出离”。然后可以讲究慈悲,精神澄澈。“冥想”要你断绝“强作判断”的习惯,不能说我喜欢、我不喜欢,更不能妄议并强加你的意志于他人。只有长期习惯了断绝得失、无爱无憎和没有选择,对朋友和敌人一视同仁,你才能进入到静定冥想的境界。是为“自见本性”。

   对于世俗到斤斤计较的你,你认同这样的幸福吗?幸福本就是满足你的一切想望而且是一直获得满足,没有了可得性的满足,还有幸福吗?你有这样的心性么?

   可见我们绝大多数的“确认”都是一种“错觉偏误”。在信念上我们不假思索地反复认同被洗脑的文化价值观,在逻辑上我们总是在非理性的思维模式里轻轻松松地把“错觉”当作“真觉”。

   最近几十年来心理学研究聚焦于一个认知障碍:多数人犯的错误是根据可得性信息和启发式联想而以为是真相的错觉,因此自以为是地作出认可性的反应。

   “确认偏误是所有思维错误之父——它倾向于这样诠释新信息,让它们与我们现有的理论、世界观和信念相兼容。换句话说,我们过滤掉与我们现有观点相矛盾(因此被称作反驳证据)的新信息。”(【德】罗尔夫‧多贝里《清醒思考的艺术》,P25,朱文华译,中信出版社)

   任何人都会有“确认偏误”,连科学家、大学者都不能幸免。姑勿论钱学森为荒谬政治作科学背书是“一涉政治,科学遂作婢女”的服从或谄媚,即如考证史学大师陈寅恪为韩愈著文,说韩愈“为建立儒家新道统而摹袭新禅宗”(《论韩愈》,1951),他没有提出任何直接证据,连其摹袭的思想过程也没有分析,而仅仅间接依据韩愈幼年居韶州一段史实,仅用了一句话论证:“以退之之幼年颖悟,断不能于此新禅宗学说浓厚之环境气氛中无所接受感发,”

   并没有实质材料证明其直接接触,实地学习或名师传授,连本人的自述都没有,凭什么说“摹袭”?全是千年之后的主观猜想,凭一个“断不能…无”就作斩钉截铁的结论,这个“确认偏误”因为符合陈寅恪的信念,所以他相信这是真的。

   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和肖恩‧弗雷德里克反复作过这样两个测试实验:

   下面是两个相对简单的难题,请凭直觉去解答:

   球拍和球共花1.10美元;球拍比球贵1美元,问球多少钱?

   如果5台机器能在5分钟生产5个小零件,那么100台机器生产100个小零件需要多长时间?

   有两个答案:

   答案1,球0.1美元。需要100分钟。

   答案2,球0.05美元。需要5分钟。

   试验中多数人都回答了答案1。因为回答答案1的人们都是凭直觉迅速得出结论的,既没有计算,也没有验证。甚至他们的理性脑系统2也认可了这些直觉性的答案。

   换言之,人们是不爱动脑筋的,认为认知努力是多余的。人们在回答问题时有这样的一个倾向:即不假思索地将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想法当作答案。(丹尼尔‧卡尼曼《思考:快与慢》,胡晓姣等译,中信出版社)

  

二.从“可得性启发式”的确认偏误到共同确认偏误

  

   “确认偏误”多数是从“可得性启发式”的确认到共同确认的过程。

   人们在生活中作出的判断更多的是“社会问题判断”:对个人遇到的种种障碍,家庭关系的矛盾,社区冲突,工作场所的分歧,地区社会难题,政治斗争等等,可以获得的或浮出水面的信息都是冰山一角,那么绝大多数人除了是否具备研究复杂难题的能力之外,根本上是认知放松的思维懒虫,即对于任何难题都是一拍脑袋就得出直觉判断,换言之,我们在生活中和涉身社会时几乎完全凭借“确认偏误”的结论去处理大事小情。

   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并非认真有理性地生活着。世界越庞大复杂,信息越海量堆积,知识越深不可测,则越会进一步地使用直觉反应和自以为是去简化难题。心理学有一个定律叫做:“信息越多,对于判断和决策会越有害。”所以有这样的说法:如果你有敌人,那就给他提供大量信息。

   但是,你不能据此得出结论说,我可以仅凭我所知道的简单信息和证据,就可以得出接近真相的结论。

   而是,你是否需要以谦逊的态度反思自己的聪明,不要那么执着,更不要那么动感情地劝谕他人或憎恨别人。首先要知道自己很无知,总是在“自以为是”。

   何为“可得性启发法”之所得?即脑海里直觉反应出现的第一个想法:

   其一,凭借个人直觉和认知无意识立即得出关于某问题的判断结论,这个直觉判断与自我的信念、所相信的道义论是相一致的;

   其二,通过能想到的、流畅而容易联想到的例子或事件来作为评估面对的问题之证据,而这些证据与本人的道义信念和观点意见也是相一致的;

   其三,可得性启发法提供的信息和证据,都会过滤掉反对的证据,因此你根本会排斥别人的尤其是对手的观点意见和证据,换言之,你很难会站在另外的立场换位思考;

   “过滤”的意思就是“自我证实的过程”,确认符合我们自身特征和感情的描述部分,无意识地排除掉不合我意的部分,从而自圆其说地得出一个符合自己愿望的结论;

   其四,我们思考问题的方式最便利的就是“错觉演绎法”,因为我们天性里缺少对概率的直觉理解,但却有很发达的根据既有的道理判断具体问题的直觉。

   演绎法的影响力就是心中建构了自我坚强的道义论大前提,当面对一个问题,我们就能够把事情放到所信仰的道义论的框架下进行直觉审问,不管其涵括是否周延,也不管其关联是否必然,更不管该细节事实的性质是否严格定性,只要我的直觉感情觉得符合我的道义观和信念,我就予以肯定演绎;如果违背我的道义观和信念,我就予以否定演绎,无需用证伪法或归纳法去论证,既快捷又政治正确。

   于是,“一种理论越模糊,确认偏误就越强。”(《清醒思考的艺术》,P29)

   例如“人性本善(或恶)”,“自由民主”,“爱国主义”,“民粹主义”,“分裂主义”,“革命”等等。

   简单的例子如: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确认偏误   知识错觉   自我证伪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84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