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钢:中国现代化发展之路(1949-2019)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21 次 更新时间:2019-05-18 19:13:15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现代化  

胡鞍钢 (进入专栏)  

  

   2019年4月17日晚,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国情讲坛』第25讲在公共管理学院报告厅开讲。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就“中国现代化发展之路(1949-2019)”主题发表演讲。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苏世民书院特聘教授王绍光作点评。讲坛由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院长、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鄢一龙主持。讲坛合作媒体光明网进行全程网络直播。本文根据胡鞍钢教授现场发言整理。

  

  

谢谢鄢一龙老师的介绍。今年的《国情讲坛》围绕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一主题展开。我自己也出了几本书,2007年在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中国政治经济史论(1949-1976)》,2008年出了第二版,而后又出版了英文版和日文版,这也是我在清华大学给本科生、研究生授课的重要内容。

  

   今天,我将围绕《中国现代化发展之路(1949-2019)》这一主题,做一个简要的介绍。1999年也就是新中国成立50年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知识与发展:中国新的追赶策略——写于建国50周年》[1],分析了新中国成立50年形成的三代发展观,特别是认为21世纪新的发展观是“以人为本”。10年前,我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做过一个和今天题目类似的讲座,在此基础上又对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发表了《中国现代化之路(1949-2014)》[2]。因此,今天实际上是在新中国成立70年之际再次对中国现代化发展道路进行一次历史回顾和深入讨论。

  

   新中国的诞生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翻天覆地的社会大变革,也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大发展。我们把中国的发展历史分期界定一下:1840年之前是“古代中国”;1840年之后进入“近代中国”;1949年之后可以界定为“现代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可以界定为“当代中国”。

  

   同时,新中国的发展成就是现代和当代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人类发展奇迹。我今天也会用很多的数据进行国际比较,把中国放在人类发展特别是当代人类发展的视野来讨论。我们需要去了解中国的现代化道路,或者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到底是从哪里起步的?是怎样创新创造的?又是怎样迅速走进世界舞台中心的?中国对人类将作出什么样的贡献?毛泽东在1956年首次明确提出的重大命题和目标:到2001年,我们应当对人类作出较大贡献。今天,我们可以明确地把这个“较大贡献”一词改为“巨大贡献”,我也会用数据来说明和证明这一核心观点,新中国70年走过的道路可以称为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什么叫奇迹?就是令人惊叹的事件,这个事件经历了70年的历程。我自己是1953年在第一个“五年计划”的三大工程建设的鞍山市出生的,所以叫鞍钢,可以说见证了新中国的发展历程,有幸参与和经历了中国的这样一个伟大奇迹。同时,作为一名中国学者,见证并且总结中国发展奇迹及动因是我们这代人必须承担的学术使命。今天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与在座的老师和同学们讨论这一话题,就是希望我们再过10年、20年、30年再书写新中国70年到100年的历程时,你们就是参与者,因此大家要每天、每月、每年很好地去阅读和体会中国这部“天书”。这是我对大家的一个说明,或者说一个简要的开场白。

  

   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不只是中国的问题,还是当今人类特别是非西方的发展中国家需要回答的问题:

  

   (1)什么是现代化?现代化是否等于西方化?

  

   (2)什么是中国现代化?如何实现中国现代化?

  

   (3)为何中国现代化不等于西方化?为何可以超越西方化?

  

   这些命题并不是今天提出来的,是在我们开始研究中国国情的时候就提出来的。我们到底和西方现代化有什么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处?中国学者也需要一个比较明确的追求方向和目标,我们可以向西方学习和借鉴,包括我本人也多次到西方国家去学习,到世界著名大学去访问交流。但是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追随西方,就像毛泽东说的在西方后面一步一步爬行,我们学习、交流、借鉴,都是为了要超越。这个超越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超越,不只是经济指标的超越,而是能不能在现代化这个大的时代主题下进行超越。

  

   当然,今天我只是从中国现代化发展的历史进程做一个回顾,这也包括了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战略创新以及最后一部分讨论的中国的走向,结语还是回答前面所说的这三大问题。我想在今天讨论这一问题尤为重要,不同于我们在30年前、20年前或10年前的讨论,我们在不断丰富对中国现代化的认识,不断去认知和构建关于中国现代化道路的知识体系。

  

   从1949年之后中国现代化的发展历程来看,我大体从十四个方面做一个总结归纳,其中很多初始条件内容反映在《中国政治经济史论(1949-1976)》第三版的第二章中,我们的讨论涉及现代化发展的初始条件,可以从不同的视角对这个命题进行讨论和分析,这也有助于我们对历史发展脉络有一个直观的认识。下面,我们就从十四个方面来进行讨论。

  

   ▌(一)从“一盘散沙”、“四分五裂”到国家高度统一、各民族空前团结、具有强大的社会凝聚力的世界政治大国

  

   从政治的角度,现代中国完成了从“一盘散沙”、“四分五裂”到国家的高度统一、各民族的空前团结、具有强大的社会凝聚力,还可以加一句具有强大的国家能力的世界政治大国。

  

   新中国的成立标志着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站立起来,也正是在这一天毛泽东向全世界宣告:“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它将表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

  

   这张《开国大典》油画是董希文先生在1953年绘制的,可以看到我们的建国之父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董必武、林伯渠及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郭沫若等人。新中国成立之后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情形特别是与甲午战争的失败形成了鲜明的历史对照,从根本上摆脱了长达100多年受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入侵、欺负、控制和依附的半殖民地局面,维护了国家安全、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霸权敢于侵略中国领土。

  

   我们怎样来叙述这段历史呢?首先可以看到,中国在整个现代化的历史过程中必须要解决一个核心问题,即能不能形成这样一个中央政府,它有极强的社会整合能力,能够有效地动员和利用全社会各种资源为特定的工业化目标服务,可以在极低的发展起点下发动和加速中国现代化的进程。如何能够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具备强大的国家能力的国家,一个极端落后的国家如何发动工业化、发动城镇化、发动现代化,这是所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纷纷独立的国家所共同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中国怎样才能形成社会整合能力?只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能根本解决中国内部的长期分裂、相互争斗的局面,从而实现国家长期政治稳定、国家高度统一、各民族一体多元空前团结。我在这里用的是“一体多元”,这个“一体”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多元”就是由56个民族组成,并且采用的是中国特色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新中国成立后能够保证有效发动工业化,或者说有效实现现代化,其中值得一提的是1950年到1953年的抗美援朝战争。我们怎么去理解这场战争呢?这不仅是抗日战争一次伟大胜利之后的又一次重大胜利,还体现了这场战争是与二次大战后最强大的美国进行的一场军事、政治、经济、外交的全面较量。毛泽东也是下了决心的,当时有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提出美国人手里有原子弹,毛泽东说“他打他的原子弹,我打我的手榴弹”,这是毛泽东当时的原话,下了决心要抗美援朝。这场战争,中国和朝鲜都付出了巨大代价,我这里引用一些数据,比如志愿军阵亡包括事故伤亡的人员达到了11.4万人,伤员38.3万人,失踪2.9万人,最终确定我们前后入朝的部队,也就是毛泽东所说“我打我的手榴弹”,累计高达290万人。我们也发现美国发动战争有一个逻辑,第一个总统要打仗,第二个总统比如艾森豪威尔一定要反对打仗,因此就有了和平协定,长期来看也能看到美国对于战争的自身逻辑。毛泽东当时做出这样一个决策付出了很大代价,但是这为新中国的发展赢得了一个长期的国际和平红利,这个红利一直持续到了今天近70年,今后还会继续下去。使得我们能够在这样一个和平环境下发动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直到今天。一个国家从“一盘散沙”、“四分五裂”到国家高度统一、各民族空前团结,这不是所有后发国家都能实现的,我们做到了,但很多国家包括发展中大国可能做不到这一点。

  

   我们可以看到这两张图的对比,“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下周(4月27日)就要召开第二届了。从1901年的《辛丑条约》,一直到今天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政治大国。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中华民族复兴是什么含义呢?它的含义就是在整个中国经过多次挨打以后的一次革命(即新民主主义革命)、一次建设(即社会主义建设)和一次改革(即改革开放),成为世界大国。毛泽东也对此作出了重要贡献,也正是在他在世时中国重新恢复了联合国席位,也为邓小平打开对外开放的窗口创立了战略机遇期。由此,中国逐渐进入世界舞台中心,成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力量,特别是全球治理的重要力量。

  

   ▌(二)从世界的“饥荒之国”到世界第一大农业生产国

  

   这里不能不提到70年前艾奇逊的预言,这位美国国务卿在白皮书中特别预言中国共产党解决不了中国人民的吃饭问题,中国将会天下大乱,只有靠美国人的面包才有出路。为此,《毛泽东选集》第四卷最后一篇文章就批驳了这种历史唯心论。[3]

  

   在1949年,可以通过一些重要数据理解当时中国农业状况。1949年中国的粮食和棉花产量分别比历史最高产量下降了24.5%和76%,全国平均每亩单产仅为142斤,人均占有粮食209公斤,达到了历史最低点,整个农业总产出比历史最高峰下降了20%。中国需要养活超过全球20%人口的吃饭问题,因此农业生产就成为现代化起步的一个重要基础,这就有了后来毛泽东说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一定地动山摇。

  

中国是怎么解决的呢?我们可以看一下数据,从新中国成立至60年代之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胡鞍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现代化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341.html
文章来源: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 公众号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