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祖华:中国道路的“两大叙事”——现代化话语与民族复兴话语比较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17 次 更新时间:2022-10-03 19:48:09

进入专题: 中华民族复兴   中国道路   社会主义现代化  

俞祖华  

俞祖华①


【摘要】现代化话语与民族复兴话语是贯穿近现代历史尤其是中共奋斗历程的两大历时性叙事。革命时期倡导的现代化主要指“工业化”,即实现从农业国到工业国过渡;建设时期提法从“工业化”过渡到“四个现代化”;改革时期提法从“四个现代化”过渡到“社会主义现代化”或“小康社会”;新时代提法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过渡到“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民族复兴叙事经历了从革命时期的“中华民族独立解放”、建设时期的“中华民族团结统一”、改革时期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到新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演变,建构了以独立、富强、振兴、圆梦为核心的复兴话语。“两大叙事”相辅相成:生成同源,激发于鸦片战争后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创巨痛深,受命于旧民主主义革命屡遭挫折的危难之时,打开机会窗口于十月革命后马克思主义传入与新的社会力量成长;目标同向,体现制度优越性——定位于建设社会主义强国,体现发展全面性——定位于国家的全面进步与人的全面发展,体现定位高阶性——定位于赶超西方发达国家;道路同程,经历了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三个阶段。“两大叙事”又相对分立,现代化话语侧重现代性展开,民族复兴话语凸显民族性重建;现代化话语突出国民生产总值、国民收入等硬指标,民族复兴话语则重视国际影响力、国家文化形象等软实力;现代化叙事书写从19世纪中叶到21世纪中叶两个世纪的中国现代化史,民族复兴叙事描述“由盛到衰再到盛”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

   【关键词】中国道路  社会主义现代化  中华民族复兴  叙事

  

   实现国家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复兴是近代以来无数仁人志士不懈求索的伟大梦想,也是百年以来中国共产党人接续奋斗的重要使命。以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为标志,中国现代化历程实现了从被动的现代化到主动的现代化的历史性变迁,中华民族复兴历程实现了从落后挨打到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历史性跨越。对近代百年的中国早期近代化史和中华民族抗争史,史家们提出了“革命范式与现代化范式”、“革命叙事与现代化叙事”或“革命话语与近代化话语”两种解释框架。如果把视阈放到从中国现代化启动、中华民族陷于沉沦的19世纪中叶,到21世纪中叶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更长时段,就需要在1949年中国革命史告一段落后替之以新的叙事体系。以现代性展开为主题的现代化话语与以民族性重建为主题的民族复兴话语,是能够贯穿于从19世纪中叶到21世纪中叶的两大历时性叙事。分析、比较中共现代化话语与民族复兴话语两大叙事的生成发展历程及其异同、互动,对反思中国现代化理论与实践、中华民族复兴观念与进程,具有重要的学理价值与现实意义。


脉络:跨越百年的两大长时段叙事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逐步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原有农业文明发展道路遭受了数千年未有之挑战,中华民族遭受了前所未有之劫难。自那时起,先驱者围绕如何实现国家现代化、如何实现中华民族衰而复振进行了不懈探索。在中国共产党出世前,从国家现代化视角,先驱者推进了三个层面的现代化,即器物层面的现代化(洋务运动的“求强”“求富”)、制度层面的现代化(维新派的“君主立宪”与革命派的“民主共和”)与思想文化层面的现代化(新文化运动的“科学、民主”);从民族运动视角,他们发动了“三次革命高潮”,第一次为太平天国运动,第二次为戊戌变法和义和团运动,第三次为辛亥革命。在“各种救国方案轮番出台,但都以失败而告终”的背景下,中共诞生并深刻改变了近代以后中华民族发展的方向和进程,深刻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

   近代先驱者对国家现代化、对中华民族复兴的探索可追溯到1840年鸦片战争,不过中文“现代化”“民族复兴”等词最初出现却是在中国共产党创立时期。“中文‘现代化’或‘近代化’语词从20世纪20年代起,便散见于知识分子的著述中”[②]。中共早期领导人已开始使用该词。1921年6月,张太雷在致共产国际的报告中提到:“因为近几年中国的粗放养蚕业受到现代化大工厂廉价生产的排挤,妇女便常常到这些工厂去打短工。”[③]1923年7月,陈独秀提到:“现代化工人的数量很少,尽管在这些工人中政治觉悟开始发展,但他们的要求充其量只是直接改善他们的状况和本组织的自由。”[④]毛泽东在成为中共主要领袖后也开始使用“现代化”“近代化”等词,如1938年5月在《论持久战》的演说中就提及“革新军制离不了现代化”[⑤],1945年4月在《论联合政府》报告中提出“为着中国的工业化和农业近代化而斗争”[⑥],同年9月在国民参政会茶会上谈到“建设现代化的新中国”[⑦],1949年3月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出“使我们的农业和手工业逐步地向着现代化发展”[⑧]。与“民族复兴”意涵近似的口号、语词在清末即已出现,如孙中山1894年11月在《檀香山兴中会章程》提出“振兴中华”,《大同日报》1903年10月撰文提出“复兴中国”[⑨],但该词定型是在中共诞生之后,1923年《东方杂志》刊文提到“现在老大的土耳其民族复兴了,造成强大的新共和国了”[⑩],孙中山1924年在《民族主义》讲演中批评帝国主义企图维持垄断地位而“不准弱小民族复兴”[⑪],王光祈1924年在《少年中国运动》一书序言中倡导“中华民族复兴运动”。早期马克思主义者也开始关注民族复兴问题并使用了近似语词,如李大钊在1916年9月发表的《青春》一文中提及“青春中国之再生”“青春中国之投胎复活”,1917年2月发表的《新中华民族主义》一文中提及“青春中华之再生”“少年中华之投胎复活”,同年4月发表的《大亚细亚主义》一文中提及“中华国家之再造、中华民族之复活”,1924年6月发表的《人种问题》一文中提及中华民族“重振复兴”“新机复活”。此后,中共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主要使用了“民族解放”概念,并曾对国民党的“民族复兴”论进行批判;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后,也开始正面谈论“民族复兴”。

   以下简要梳理中共现代化叙事、民族复兴叙事的变迁脉络:

   (一)现代化叙事变迁脉络:革命时期倡导的现代化主要指“工业化”,即实现从农业国到工业国的过渡;建设时期的提法从“工业化”过渡到“四个现代化”;改革时期的提法从“四个现代化”过渡到“社会主义现代化”或“小康社会”;新时代的提法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过渡到“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革命时期与新中国成立初期有关“工业化”话语。中共七大、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出“使中国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⑫]、“使中国稳步地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⑬];新政协通过的《共同纲领》提出“稳步地变农业国为工业国”、“创立国家工业化的基础”[⑭];1953年《人民日报》元旦社论强调“要使中国由落后的农业国逐步变为强大的工业国”,“工业化——这是我国人民百年以来梦寐以求的理想”[⑮];同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基本上完成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一化三改造”的过渡时期总路线;1954年9月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国家在过渡时期的总任务是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⑯]。

   建设时期的“四个现代化”话语。1954年9月,周恩来在全国人大一届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现代化的工业、现代化的农业、现代化的交通运输业和现代化的国防”[⑰];1956年9月,中共八大通过的新党章提出“使中国具有强大的现代化的工业、现代化的农业、现代化的交通运输业和现代化的国防”[⑱];1960年初,毛泽东在一度使用“三个现代化”说法后认识到“建设社会主义,原来要求是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科学文化现代化,现在要加上国防现代化”[⑲];1963年8、9月,毛泽东在中央讨论《关于工业发展问题》初稿时提出“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农业现代化、工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和科学技术现代化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⑳];周恩来1964年12月在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所作《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使我国经济走在世界前列”[21],他在1975年1月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重申了该目标。

   改革以来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或“小康社会”话语。改革开放开启时,邓小平等领导人认识到“现代化建设的任务是多方面的,各个方面需要综合平衡,不能单打一”[22],意识到“四个现代化”的提法局限于经济方面、是不够全面的,转而使用综合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语词;认识到“在一个不太长的历史时期内”、“在本世纪内”达到西方发达国家那种现代化是不现实的,“后来改了个口,叫中国式的现代化,就是把标准放低一点”[23],提出把“小康社会”作为中国现代化建设的阶段性目标,党的十六大进而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邓小平在改革开放开启前就使用过“社会主义现代化”语词,如他在1978年3月发表的《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中同时使用了“四个现代化”“社会主义现代化”两词,重申了20世纪内实现“四化”目标,称“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已为世人关注[24]。十一届三中全会全会公报使用了“社会主义现代化”这一提法,1982年9月胡耀邦所作十二大报告题为《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也使用了该词,不过改革开放初期仍然是“四个现代化”“社会主义现代化”两词并用,有时还用了“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的说法,邓小平1979年3月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中提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我们当前最大的政治”、“实现四个现代化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25];1986年9月在十二届六中全会上指出“我们搞的四个现代化有个名字,就是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26];1987年3月在会见美国国务卿舒尔茨时指出“四个现代化,我们要搞五十至七十年”、“我们讲的现代化是社会主义现代化”[27]。在十三大、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后,“四个现代化”一词就基本从党的政治文本中淡出了。

   新时代“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话语。十八大报告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被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又提出“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即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最近,习近平在建党100年讲话中宣布:我们实现了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正在意气风发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

   (二)民族复兴叙事经历了从革命时期的“中华民族独立解放”、建设时期的“中华民族团结统一”、改革时期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到新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演变,建构了以独立、富强、振兴、圆梦为核心的复兴话语[28]。

革命时期的“中华民族独立解放”。列宁在1920年6月为共产国际二大起草的《民族和殖民地问题提纲初稿》中提出团结殖民地和被压迫民族的一切民族解放运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华民族复兴   中国道路   社会主义现代化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94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