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如:不忘改革初心,牢记历史使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0 次 更新时间:2019-03-06 17:36:52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四十年  

李君如 (进入专栏)  

  

   【编者按】2018年12月4日晚,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国情讲坛』第十八讲在公共管理学院报告厅开讲。原中央党校副校长、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李君如就“不忘改革初心,牢记历史使命”主题发表演讲。讲坛由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主持,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院长、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鄢一龙作点评。

   本文根据李君如教授现场发言整理,内容已经李君如教授本人审定。

  

  

   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不忘改革初心,牢记历史使命”,是围绕改革开放40周年的主题。40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标志着改革开放起步,那时我31岁,而我今年71岁。作为改革开放过来人,这40年的过程历历在目,回顾起来感慨万千。这40年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举世瞩目的变化。我们应该很好地去研究这段历史、去总结这段历史的经验,从而给我们的今天和未来提供启发。所以,我希望跟大家来交流一下如何看待改革开放40年、怎么更好地再出发。

  

一、改革开放的逻辑和初心


   中国这40年天翻地覆的变化,到底是因为中国的运气好还是因为我们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如果是因为选择了正确的道路,那又是因为偶然的还是有内在逻辑的?如果是有内在逻辑的,这个逻辑的起点以及我们的初心是什么?所以,有必要首先谈谈改革开放的逻辑和初心。

  

   改革开放40年做了哪些事情呢?从宏观的角度讲有以下11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是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我算是这场大讨论的亲历者,那个时候通过每天看报、听广播了解进程。“文革”结束后开始拨乱反正,其间碰到好多敏感复杂的问题。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1977年2月7日中央“两报一刊”发表的社论提出了“两个凡是”,强调“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同年3月份召开中央工作会议,华国锋主席重申这“两个凡是”。由于这代表了一种政治动向,社会各界十分关注,大家议论纷纷,出现了不同的声音。这时,《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小文章——“标准只有一个”,认为实践才是真理的标准。文章虽然短小,但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同时,也引发了争论。在这种情况下,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以“本报特约评论员”的署名,在头版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引起了轰动。于是,一场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开始了,不管是社会上,还是在工作单位,甚至在普通的家庭里,大家都在讨论。

  

   我当时是一个青年理论工作者,在县委党校工作,又是一个哲学学会的会员,参加了不少活动来讨论这个话题。当时,争论氛围非常热烈。有人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于是有人就驳他,伟大领导毛主席的话难道不能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吗?如果毛主席的话不行,那么马克思的话也不是真理标准了?到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还是领袖的话是标准?关于这个问题,开展了十分激烈的讨论。同时,各地省委书记、中央各个部长也纷纷在媒体上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是前所未有的真正的“大讨论”。但是,大家最想听的还是邓小平究竟怎么看这个问题。直到小平同志从朝鲜访问回国,终于对此事发表了观点。他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道理,竟然发生争论。有些人所谓的“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是真的高举还是假的高举?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实事求是。如果是真的高举毛泽东伟大红旗,就是要“坚持实事求是”;假的高举就是不管毛主席什么场合、什么时间说什么样的话,不管对的错的都要照办。很明确,邓小平支持“实践标准”、反对“两个凡是”。

  

   第二件大事与此相联系,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和全党工作重点的战略转移。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概念有狭义的,也有广义的。狭义的三中全会指的是1978年12月18—22号这5天的会议。但是在此之前召开了长达34天的工作会议,加上之后还有2天会议,以及5天的三中全会,一共是41天,我把这41天定义为广义的三中全会。之所以要将之前的36天和这5天联系起来,是因为原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要研究农村人民公社的文件,还有两年的经济工作规问题,邓小平建议中央政治局在讨论这几个文件之前先讨论一个议题,即从1979年开始,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现代化社会主义建设上来。因此,在中央工作会议开幕的第一天,华国锋主席代表中央政治局建议在原定的会议议程中再增加一个议题——工作重点战略转移问题。

  

   究竟是谁提出了“转移”问题?小平同志在有一次谈话中说是他在东北提出的。我们找了许多资料,研究发现主要是他在沈阳军区的一次谈话。在这次谈话中,沈阳军区向小平同志报告他们揭批“四人帮”的运动进展很顺利,一定要把这场运动进行到底。小平同志很幽默地说,搞运动,什么叫“底”?永远没有彻底的事。我看不要那么彻底,运动搞得差不多了,就可以结束。尽快把精力转移到正常工作中来。回到北京以后,中央要小平同志代表党中央在工会九大致辞。小平同志召见起草班子的人,说你们的稿子我看了,这个稿子很平淡,应有新的内容,要回答和解决一些问题。在《邓选》里我们可以看到,邓小平在工会九大致辞中宣布揭批“四人帮”的斗争在全国广大范围已经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同时提出从现在开始我们要进行新的革命,就是要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关于工作重点转移问题,当年的提法和现在不一样。现在一般都提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这是规范的提法,是文件的提法。当年,提的是“全党工作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也就是要转移到在本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上来。这个目标是由毛主席提出、周恩来总理宣布的,容易在全党达成共识。等到大家达成共识以后,再进一步说我们果断地摒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这既体现了我们认识的深化过程,也体现了老一辈革命家不仅有战略,而且有谋略。他们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能够团结一致向前看,集中精力搞现代化建设。这是在重新确立实事求是思想路线以后,对整个大局的考虑。这也是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的高明之处。

  

   中央工作会议上,经过大家讨论,都拥护中央政治局关于从1979年开始,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现代化社会主义建设上来的建议。陈云同志在东北小组讨论时说,他赞成重点转移,但同时强调要解决历史问题,不然就不好轻装上阵。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天安门广场是不是反革命事件。陈云还要求将发言做成简报。简报印出后,很多同志认为陈云说得对,这些问题不解决我们怎么重点转移呢?于是工作会议越开越长。北京市的压力最大,北京市委在工作会议期间决定为天安门广场事件平反,指出它不是反革命事件,而是人民群众表达对周总理的爱戴。所以,为三中全会做准备的工作会议开了34天,开完以后又留了2天解决问题。由于时间关系,我无法一一细讲这36天里发生了什么,大家可以看一些资料。

  

   这36天之后是5天的三中全会,会上有几项主要工作。一是把中央工作会议上华国锋主席的讲话、叶剑英副主席的讲话、邓小平副主席的闭幕词印给了参会的中央委员、候补委员。最重要的是邓小平的闭幕词,也就是现在大家都知道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邓选》收集这篇文章时有题注,说这个讲话是邓小平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闭幕词,实际上又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二是讨论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公报,公报讲了工作重点战略转移问题、冤假错案平反问题等。所以,三中全会有狭义的三中全会和广义的三中全会,狭义的是5天,广义的是41天。这41天是改变中国命运的41天,在这之后,整个拨乱反正全面展开。

  

   第三件大事是通过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完成党在指导思想上的拨乱反正。在拨乱反正中遇到两个重大问题:第一是怎样评价“文化大革命”,第二是怎样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绝大多数人赞成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但是有人说“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发动的,如果否定“文化大革命”,不是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吗?这不是砍旗吗?也有人认为,毛泽东晚年思想是错误的,就是应该否定。对于这样大的问题,必须通过决议的形式来解决。于是,中央决定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党的4000名高级干部参加了讨论,不断集中反馈意见,一稿一稿的修改。小平同志从起草决议的提纲时,就强调核心的问题是要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对毛泽东的错误要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看到决议初稿时,他认为不行,要重新来。要给人一个很清楚的印象,究竟我们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坚持毛泽东思想,指的是什么内容。经过反复修改,这个决议既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又没有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认为毛泽东晚年所犯的错误包括发动“文化大革命”那样的错误,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所犯的错误;历史上一些错误不能全归结为毛泽东一个人有错误,而别人都是对的,有的错误要集体负责;毛泽东犯错误也不能都归结到他的个人品质问题;毛泽东晚年有错误,但不都是错误,更不能说有一个毛泽东晚年思想;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是错误的,但“文化大革命”中的许多倒行逆施,是林彪、“四人帮”搞的。总的结论是,毛泽东晚年所犯的错误不属于毛泽东思想,不能因为毛泽东晚年有错误就否定毛泽东思想。

  

   在讨论怎么起草好这个决议的时候,许多老革命家出了好点子,比如陈云同志说,要把决议做好,要肯定毛泽东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就要先写写28年民族革命的历史,因为毛泽东的地位是历史形成的。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了,那么毛主席犯错误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犯错误,和林彪、四人帮不是一回事。也有人说毛泽东思想是一个科学体系,错误的观点不在体系里面,不是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要永远高举这面旗帜。这些老一辈革命家,尽管他们在“文化大革命”中或是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受到很多冲击,但是在关系到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面前,他们从来没有摇摆过,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这个历史问题决议,这标志着我们完成了党在指导思想上的拨乱反正。

  

   但是拨乱反正也好,平反冤假错案也好,重点转移建议也好,都是解决历史问题。我们的根本问题是要往前走,要搞现代化。所以,根据实事求是思想路线,不仅要科学地正确地解决历史问题,还要科学地正确地研究现实问题。现实问题是什么?首先是国情。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最大的实际是什么?是我们的基本国情。所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应运而生。

  

与此相联系,是制定“三步走”的发展战略。正确认识国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君如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四十年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390.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