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洪君:营造良好的周边环境是中国和平崛起的首要条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89 次 更新时间:2019-02-24 21:55:48

进入专题: 和平崛起   地缘政治  

于洪君  

  

   导语:要深化全方位外交布局,拓展全球伙伴关系网,周边要先行;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周边要先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中国梦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重点是周边。

  

   不久前在十九大上,习总书记阐述了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外交的指导思想和总体部署。他强调,我们要按照“亲、诚、惠、容”和与邻为善、与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深化同周边国家的关系。在刚刚结束的使节工作会议上,习总书记又针对新时代中国外交,从指导思想到总体布局,从基本原则到政策策略,从中长期奋斗目标到当前具体工作任务,做了更为全面系统和深入的论述。

  

   我理解,要深化全方位外交布局,拓展全球伙伴关系网,周边要先行;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周边要先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中国梦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重点是周边。这不是说其他地区、其他环境不重要,而是说周边地区、周边环境更重要。要处理好这几个问题,主要应当把握好以下几点:

  

一、认识周边环境复杂性


   必须对中国周边环境的复杂性有全面而清醒的认识,即我国周边环境远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其他大国都要复杂。

  

   新中国刚成立时,我们有12个陆上邻国,即山水相连的接壤国。其中最大的是北方的苏联。此外,在东北亚方向,还有蒙古和朝鲜。在东南亚方向,有越南、老挝和缅甸。南亚方向邻国更多,有6个国家,即巴基斯坦、印度、锡金、不丹、阿富汗和尼泊尔。上世纪70年代中期,印度吞并了锡金。

  

   90年代末苏联解体,中国陆上邻国先减后加,由12个变成了目前的14个。除了山水相连的14个陆上邻国,我们还有几个隔海相望,或者说海域相接的水上邻国,就就是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文莱。越南和朝鲜既是我们的陆上邻国,又是我们的海上邻国。

  

   冷战结束以来,国际社会流行“大周边”概念。如果按照这个概念来划分,我们的邻国就更多了。在中亚有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还有稍远一点的伊朗。在南亚有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在中南半岛有柬埔寨,还有东南亚的泰国、新加坡、汶莱等。就连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有人认为也算是我们的邻国。所以,在世界各大国中,我们的邻国最多。

  

   中国这些邻国,领土面积、人口总量大小不一;历史底蕴、文化传统五光十色;社会制度、发展水平,特别是对外关系,千差万别。俄罗斯和蒙古属于后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和经济体制带有强烈的转型国家特征。俄罗斯的综合国力虽然与前苏联不可同日而语,但依然是世界第二位的军事强国。越南、朝鲜、老挝仍然被视为社会主义国家,很多方面跟我们有相同相近之处。但他们又各有其特点,发展理念和实现路径彼此相差很远。日本、韩国、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经济制度和社会管理有许多共同特点,首先是都搞自由主义经济和所谓的民主政治。但日本保留着天皇体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泰国保留着象征性的皇权,但军队干政传统根深蒂固,政变多发;新加坡是典型的城市国家,借助一党独大的民主政治格局,实际运行的是威权主义体制;印度尼西亚号称千岛之国,共有300多个民族、2亿5千多万人口,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国,也是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国家。

  

   南亚的情况更为复杂。印度号称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人口已经超过 12亿,正在迅速接近中国,近年来经济发展也很快。巴基斯坦据说是世界第五人口大国,但经济发展水平,特别是基础设施相当落后。上世纪70年代初从巴基斯坦分离出来的孟加拉国,如今也有1亿多人口。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大都集中在中国周边。还有一个国家不可小瞧,这就是韩国,虽然只有5000多万人口,但产品和产业的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让很多发达国家望尘莫及。换句话说,中国周边地区成了世界上军事大国、人口大国、经济强国最为集中的地区。

  

   中国的这些邻国,国情复杂,政局诡异,与我国的关系,一言难尽。即使是那些被认为与中国关系比较好的国家,譬如朝鲜、缅甸等,与我国的关系实际上也是时好时坏,波折不断。巴基斯坦号称中国的“铁哥们”,现在它目前是最大的恐怖主义滋生地,潜在很多问题。我们和这些国家比邻而居,没有选择,只能适应。在国际舞台乱象丛生,各国政坛情况多变的条件下,如何和这些邻国友好相处,如何实现共同发展,确保共同安全,中国做过多方面尝试和探索。

  

   新中国成立后,首先注意到与邻国的领土问题。这个历史遗存,非解决不可。最先谈的是缅甸,解决得比较好。由于毛主席、周恩来亲自部署和指导,以相互尊重、平等协商、互谅互让为原则。随后又与阿富汗、尼泊尔、巴基斯坦、蒙古等国解决了边界问题。中朝两国通过协商,后来也找到双方都满意的划界方式。现在的民众对此未必满意,但两国边界毕竟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中国和印度、不丹、苏联、越南、老挝的边界问题当时没能解决。1962年中印爆发边界战争,1969年中苏爆发边境冲突。

  

   1979年,中国和越南还打了一场大规模的自卫反击战,持续10年左右。

  

   由于边界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当时国际上盛行冷战思维,新中国被西方视为洪水猛兽。再加上我们自觉不自觉地卷入了朝鲜战争,甚至还卷入了柬埔寨国内冲突,文革期间极左思潮一度严重影响外交,中国的国际形象确实受到很大的伤害。周边国家对我们的负面印象相当深重。因此,我们要特别冷静和客观地看待异常复杂的周边环境。

  

二、用战略思维调整周边环境


   营造睦邻友好的周边环境,必须有长远的战略考虑,必须进行坚持不懈的努力。

  

   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对整个国际形势,对我们所处的国际大环境和周边环境进行了重新评估,功不可没。这时候,争取和平发展的国际大环境,营造良好稳定的周边环境,成为我国对外工作的中心任务和最高目标。我们开始大幅度调整同整个外部世界的关系,包括同周边国家的关系。

  

   首先,我们同日本、韩国的关系有很大改善和发展。到1993年时,日本已成为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2006年安倍第一次出任首相后到中国访问,他对中国姿态很高,双方确定要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中韩两国1992年建交,建交后睦邻友好合作推进得比较顺利。1998年,我们和韩国宣布建立面向21世纪的合作伙伴关系。这种局面的形成,为结束美日两国支持韩国,中苏两国支持朝鲜的冷战格局做出了重要贡献。没有中韩关系的改善,东亚地区作为冷战前沿的局面不会改变。2002年、2003年,中韩关系提升为全面合作伙伴关系。2008年,中韩关系升级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所以,习总书记曾经高度评价中韩关系,2014年专门访问韩国,把中韩关系誉为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建立命运共同体的典范。

  

   其次,80年代末,长期处于紧张对立状态的中苏关系,终于实现正常化。中国和蒙古的关系也得到改善。我们北边的外部环境,实现了总体稳定。90年代初苏联解体,蒙古转型,中国超越社会制度差异,同新俄罗斯、新蒙古以及中亚地区出现的5个新国家,建立了不同以往的新关系。另外,我们借助中、俄、哈、吉、塔五国为解决边境问题而设立的“上海五国”机制,与这些国家解决了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现在,中俄4000多公里共同边界,成为了和平稳定的边界。中哈、中吉、中塔总共30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也成了开放合作的边界。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此外,中国和这些国家共同打击“三股势力”,也卓有成效,务实合作不断推进。

  

   再次,进入新世纪后,中国和越南、老挝的关系有了重大改善。1999年初,中越双方确定了“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的16字方针,随后谈判解决了陆地边界和北部湾划界问题。中越关系实现正常化,中老挝关系,包括边界问题,自然也就好解决了。我们和柬埔寨、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的关系,包括同整个东盟的关系,出现了全面向好的积极变化。 1991年,中国和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002年,双方签署了《共同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文件。2003年,双方又发表了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宣言。中国成为第一个加入东南亚友好条约的域外国家,东盟则是仅次于美欧的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

  

   也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周边环境持续改善的情况下,中国事实上承认了印度对锡金的主权,中印关系开始改善。但两国的边界问题没有解决。受印度和不丹特殊关系制约,不丹至今不与中国建交。这是我们的一个心病。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不丹那么小,对我们竟不以为然。不与我们建交。还有一个国家,本是华人为主,但迟至1990年才与中国建交,对中国的不信任不友善甚于周边其他许多国家,这就是新加坡。这些都说明,我们的周边问题该是多么复杂。这样的周边环境,考验我们的战略耐力,考验着我们的外交智慧。

  

   总体上说,由于改革开放后我们对周边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放弃了有关世界革命的思维定式,改变了对国际主义的简单化理解,逐渐而果断地割断了与东南亚国家反政府武装力量的特殊关系,进入新世纪后,中国在周边地区的地位和作用,对周边事务事态的影响力,与改革开放初期特别是建国初期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中国运筹外交事务的能力和手段,在周边地区已令人刮目相看。尽管周边外交还是一个难题,但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基本面向前向好。那时候我们说,中国周边环境处于历史最好初期,并不是没有根据,特别是与俄罗斯等国共建上海合作组织,与东盟开展全方位稳定的务实合作,对我们塑造良好的周边环境,影响很大。对我们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也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三、用机制和体制应对周边环境变化


   应对周边环境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既要有明晰的指导思想,运行原则和战略目标,更要有系统完备的机制和体制。

  

为营造一个睦邻友好、有利于中华民族和平发展、全面复兴与加速崛起的周边环境,中国做出了巨大的外交努力,同时也为整个亚太地区的和平发展做出了独特贡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和平崛起   地缘政治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215.html
文章来源:大国策智库 公众号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