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洪君:关于俄乌战争缘起与结局的几点看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5 次 更新时间:2022-05-15 01:32:19

进入专题: 俄乌冲突  

于洪君  

  

   2022年4月12日,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与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George H. W. Bush Foundation for U.S.-China Relations)共同主办的“中美高级别战略与政策对话:俄乌冲突”视频会成功举办,中美十余位著名专家学者和前政要围绕俄乌冲突的起因、俄方的地缘政治目标、冲突的潜在风险与可能的结果等主题进行了深入讨论。本次会议的顺利举行为加深中美双方在俄乌冲突上的相互理解搭建了学术交流的平台,提供了一系列有益于增进双方合作、推动俄乌冲突和平解决的政策建议,对深化中美两国政策界、学界及智库界的对话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副部长、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特邀专家于洪君出席本次会议并参与讨论。于部长在发言中深入分析了俄罗斯发动“特别军事行动”的直接目标、间接目标和长远目标,指出俄罗斯选择2月24日发动特别军事行动的两大直接原因:一是俄罗斯与北约的谈判破裂,二是乌克兰全面进攻顿巴斯的战争准备提上日程。于部长表示,俄乌冲突问题十分复杂,要实现政治解决必须分三步走,即从停火协定到停战协定再到和平协定。

  

   针对大家所关心的俄乌冲突起缘、冲突爆发时间以及未来走势等问题,我想简单谈谈我的看法。这些问题几乎涵盖了俄乌冲突的所有方面。

   首先,我想申明,我不太愿意使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提法,因为此种提法争议太大。不仅俄罗斯方面不接受,中国以及国外的许多专家学者也不完全认同。这种提法容易使问题复杂化。所以,我还是更愿意使用“俄罗斯出兵乌克兰”或“俄罗斯对乌用兵”这样的中性提法。或者,为了表述方便,引用普京的提法,即“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特殊军事行动”。这样说的目的,是要缓和气氛,弱化争执,有助于创造一个协商对话、理性解决争端的氛围。所以我从不使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这样的表述。

   其次,我本人是和平主义者,是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的副会长。我反对以任何武力方式来解决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争端,反对以战争的方式将本国的意志强加于他国,也反对以战争或武力的方式建立自己所需要的安全秩序或世界格局。这是我阐述俄乌冲突之前需要说明的两点,也是我观察俄乌问题最主要的视角。我们必须坚持用和平方式解决问题,坚持以政治方式解决争端,反对在国际事务中动辄诉诸武力的行为。

   谈及俄罗斯对乌用兵的原因,我认为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既有俄乌之间的直接原因,也有外部干预引发的间接原因。目前看,俄乌冲突已不只是俄乌两个国家之间的争端,而更像是俄罗斯同北约或美国之间的战争。北约和美国已经间接地卷入这场战争,它们对俄乌冲突的干预越来越公开,越来越直截了当,至今尚无收手退步之意。综合而言,历史原因、现实原因、俄乌双方的直接原因和外部势力介入的间接原因,共同导致了如今灾难性局面的形成。

   至于俄罗斯对乌克兰用兵的目标,可以分几个层次来探讨。

   首先,俄罗斯开展特殊军事行动的直接目标,是要实现乌克兰的“去军事化”和“去纳粹化”。所谓“去军事化”,就是要摧毁乌克兰的战争机器和乌克兰对俄罗斯进行军事行动的一切可能,使乌克兰成为只有防御能力而没有进攻能力的国家。事实上,俄罗斯此次军事行动,确实主要是针对乌克兰的军事基础设施进行打击。俄罗斯所说的“去纳粹化”,我理解,就是要解除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力量的武装,铲除那些极端反俄仇俄的武装力量,使他们丧失对俄罗斯公民,对东乌地区,乃至对俄罗斯整个国家造成威胁的能力。但是,对于如何界定“纳粹化”,人们存在争议。俄罗斯所说的极端民族主义和乌克兰人所认同的积极的爱国主义是否为同一个概念,这在实践中并不容易把握。但这无疑是俄罗斯对乌开展军事行动的一个直接目标,俄罗斯对此已反复进行宣传和解释。所以,我们不难理解,为何乌克兰的“亚速营”会成为俄罗斯军队集中打击的主要目标。

   我认为,俄罗斯对乌克兰用兵还有间接目标,这就是通过“去军事化”和“去纳粹化”,让乌克兰成为一个永久中立国,从而成为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战略缓冲区。乌克兰的领土面积很大,俄罗斯认为自己需要这样一个安全地带,以确保传统意义上的国家安全。另外,俄罗斯也希望通过这场战争,阻止北约东扩的势头,给其他想要加入北约的国家敲响警钟。北约东扩让俄罗斯如芒在背,俄罗斯领导人对此多次表示“不可接受”。这就是俄罗斯对乌用兵的“间接目标”,或者说是“中期目标”。

   从地缘政治、地缘安全,或者欧洲安全格局这些更大、更长远的视角出发,我认为,俄罗斯可能还有更深远的战略性考虑。有人说普京想建立一个新俄罗斯联邦,即在东乌地区建立一个新的小型联邦,然后将其纳入大俄罗斯联邦的总体版图。第二种说法则是俄罗斯意图构建一个大的斯拉夫国家。因为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已经建成俄白联盟,只有乌克兰还游离于联盟之外,与俄罗斯的关系越走越远,同西方的关系却越来越密切。

   普京总统近年来的确多次发表文章,直接点明乌克兰人就是大俄罗斯民族的一部分。所以有人据此判断,普京有构建大斯拉夫国家的意图。第三种看法则是说,俄罗斯意图重建苏联,至少是建立一个小苏联。这些都是猜测。我认为,从长远看,俄罗斯确实有意要巩固它对克里亚半岛的拥有权,因为乌克兰至今未承认俄罗斯已经拥有克里米亚这一事实。西方社会,包括北约,对俄“收回”克里米亚坚决反对。所以,俄罗斯计划通过这次行动,使它对克里米亚的“主权”永久化。

   此外,俄罗斯正式承认乌东地区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两个分立主义共和国的独立。俄罗斯要通过这次军事行动,固化它对于顿巴斯地区这两个共和国的独立地位的支持,从而将整个乌克兰东部地区,变成一个由俄罗斯支持或控制的区域,以扩大俄罗斯的影响,弱化乌克兰。我想,以上这些就是俄罗斯对乌克兰用兵的直接目标、间接目标和长远目标。

   至于俄罗斯为什么选择2月24号,而不是其他时间对乌克兰开战,我认为有两个直接原因:第一,俄罗斯与北约关于安全战略问题的谈判彻底失败,这是一个引爆点。俄罗斯曾经向北约提出几项安全保障要求,其中包括北约停止东扩、不要在俄罗斯邻国部署北约的进攻性武器、欧洲国家的军力部署,特别是申请加入北约的欧洲国家的军事部署,要恢复到1997年水平。

   但是,2022年1月26日,北约和美国同时以书面方式对俄罗斯这几项基本要求做出了否定性回答,并且还对俄罗斯发出了威胁。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明确表示,“我们还是要搞集体防御,我们不会在安全原则问题上退却”。俄罗斯对此深感失望。普京表示,如果北约拒绝了俄罗斯的要求,俄罗斯有很多的应对方案,并且可能对北约进行报复。这实际上已经发出了重要信号,即俄罗斯将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为自己的生存而战。俄罗斯杜马的议员们反复强调,乌克兰正准备对东乌克兰顿巴斯地区开展大规模军事行动。

   另外,去年12月,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福明先生前往前线视察时,明确指出,北约正在准备对俄罗斯开战,俄罗斯也必须进行战争准备。可以说,正是俄罗斯与北约关于安全保障问题的谈判失败,迫使俄罗斯最终做出了对乌克兰用兵的决定。

   关于俄罗斯为什么选择2月24日出兵乌克兰,俄罗斯方面的专家学者也进行了研究。他们透露,俄罗斯之所以突然决定乌克兰用兵,原因在于俄罗斯方面接获情报:2月28日晚,乌克兰可能对顿巴斯大举进攻。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和现任总统泽连斯基,都曾表示要收复东乌地区的这块“失地”,及早解决顿巴斯问题。俄方结合各种情报,于24日开始对乌克兰采取特殊军事行动。俄罗斯方面已经澄清,俄方此举并非要占领整个乌克兰,而是要以“维和部队”的名义,去乌克兰“维持和平”。

   所以,我认为,北约逼迫俄罗斯先开了第一枪。战争是俄罗斯先发动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这是北约逼迫俄罗斯率先开始的一场“特殊军事行动”,或者说是乌克兰诱使俄罗斯首先开战的。前几日,美国记者前往基辅,参观了泽连斯基总统的地下防空掩体,那是一个精心打造的战争指挥中心。这说明,乌克兰早已为这场冲突做好了准备,只是在策略上做了些手脚。所以,导致俄罗斯对乌用兵的直接原因,一是俄罗斯与北约的谈判破裂,二是乌克兰全面进攻顿巴斯的战争准备提上日程。俄罗斯被迫下了先手棋,打了主动仗。

   如今的问题是,俄乌战场的形势确实超出许多人的想象。战争刚打响时,据说德国外长曾当面对乌克兰一位副外长直言:“你们没有几个小时啦”。即便在美国,也没有几人能够预料,乌克兰战事会拖延至50天!目前,俄军已经开始收缩,他们不再进攻基辅,而是集中全部兵力到东部。这说明,战场形势十分复杂,乌克兰抵抗力量的坚决程度,远超想象。但乌克兰的坚定意志从何而来?我认为,主要来自于北约和美国的支持。

   所以,我觉得,种种迹象表明,俄乌之战存在着战事进一步扩大、冲突进一步蔓延、北约直接卷入冲突的现实风险。当前形势下,美国和北约正在全力支持乌克兰,他们不希望乌克兰与俄罗斯停火谈和。德国和波兰等欧盟国家,的确很少发出劝和促谈的声音。此外,美国还专门对乌克兰军人进行培训,培训结束后,这批军人就要回到乌克兰战场,这将大大加强乌克兰军队的战斗力或者抵抗意志。

   另外,我们看到,美国为乌克兰提供的军事和财政援助,规模和质量都已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美国已决定重启二战时期的对外援助法案,与乌军分享可以用于战场作战的情报信息。这显然已然不是间接参战,而是直接介入了。美国和北约正在保加利亚、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等俄罗斯邻国,大量部署进攻性武器。俄罗斯最担心的来自北约的安全问题,如今正在持续发展,威胁也在空前加大。这样的紧张局势,如何能够缓解?

   我认为,目前俄乌冲突进一步扩大化的风险很大,首先是俄罗斯的邻国,譬如波兰等,卷入冲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俄罗斯早已宣布,任何进入乌克兰的外国军援车队,都将成为俄军的打击目标。而美国和北约坚持全力支持乌克兰,无疑是为了弱化甚至肢解俄罗斯,不达目的也不会罢休。美国已经毫不掩饰地表明了这一立场。

   那么,俄乌冲突最终是否能够实现政治解决呢?我认为有此可能,但极其艰难。乌克兰、美国和俄罗斯,三方目标相去甚远。只要美国还在幕后操纵指挥,俄乌之间的对话就难以达成协议。如果美国方面能够改变态度,放下冷战胜利者的架子,真正秉承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共同担责的精神,跟俄罗斯进行直接对话,或许可能解决问题。

   因为俄乌冲突问题十分复杂,我认为要实现政治解决必须分三步走。首先,是实现临时停火,各方都不要试图“一揽子”解决。实现并保障临时停火,才能解决交换战俘、缓解人道主义危机等紧迫问题。其次,临时停火达成后,美国与西方国家同时宣布逐步解除对俄制裁并立即停止对乌军事支持,各方再达成一个停战协定。停战协定要暂时搁置那些最敏感的问题,如顿巴斯地区的地位问题和克里米亚的归属问题,使东乌地区恢复到2月24日以前的状态。最后,待局势明显缓和后,各方继续谈判,寻找适当时机,签署全面和平协定。

   俄乌冲突的政治解决,需要“三步走”,即从停火协定到停战协定再到和平协定。这可能需要10年到20年甚至更长时间,绝不能操之过急。朝鲜半岛1953年签署的停战协定,至今也未能升级为全面和平协议,但半岛毕竟维持了70多年的和平。解决俄乌冲突,可以借鉴朝鲜半岛的经验。北约和美国要坦诚磊落地走到台前,采取现实的和建设性的立场,与相关各方共同努力,推动俄乌问题和平解决。美国、欧盟和北约必须与国际社会一道,将乌克兰、俄罗斯以及整个欧洲的安全问题放在一起,统筹考虑,共同担责。只有这样,俄乌问题才能找到最终解决办法。

  

    进入专题: 俄乌冲突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671.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