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占房"运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50 次 更新时间:2019-02-08 20:20:15

进入专题: 左派   右派   南非  

秦晖 (进入专栏)  


——欧洲、南非、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与“北高丽”、古巴的比较

  

   自从查韦斯走上“反美”道路以来,他与长期遭受美国制裁的古巴关系就越来越热。

  

   特别是2005年查韦斯打出“21世纪社会主义”旗号后,委美关系之坏与委古关系之好几乎呈反比发展。查韦斯去世前几年,委内瑞拉向古巴援助大量石油,古巴则向委内瑞拉派医疗队以为回报。查韦斯患病后曾在古巴长期住院治疗。双方为对付美国而抱团取暖,互称同志,西方也把他们看成一回事。

  

   查韦斯与“北高丽”虽然因距离远、力量弱而很难有实质性的互助,但“意识形态”仿佛也很类似。

  

   但是如果看看这两种“极左”实践,就会发现两者不仅差异很大,而且很大程度上几乎相反。

  

   查韦斯需要依靠穷人的选票,依靠穷人的支持来应付反对派的挑战,所以他不仅给穷人提供福利,而且给他们极大的“自由”。对贫民的迁徙、移居很少约束,不仅放任他们在“空地”——实际上是国有土地上“私搭乱建”,而且对他们在私地、私宅的“擅占”行为,只要不引发严重冲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实际上予以鼓励。于是城里充满了贫民窟,而且治安变得很糟糕。

  

   但“北高丽”、古巴类型的“极左”却恰恰相反。在那里统治者并不需要谁的自由选票,他们是穷人的主人而绝非穷人的“公仆”,对穷人管束极严。这类国家也不存在什么反对派,他们不需要为对付反对派而讨好穷人。而大城市,尤其首都是他们的脸面,必须非常光鲜。引车卖浆者流蓬门荜户有碍观瞻,那是必须赶走的。

  

   “北高丽”不仅农民不得随意进城,就是城里人也必须千挑万选。首都居民不仅政治上要“纯洁”可靠,“阶级敌人”与政治不可靠者如果饶你不死,也要流放出去。流浪乞讨当然要抓起来,就连五官不正四肢残缺影响帝都形象的残疾人士乃至低颜值人士,也不能在首都出现。

  

   首都居民即便营养不良面黄肌瘦,却必须是五官端正仪表堂堂,就连街头引导交通的女孩,也都是年轻貌美的“警花”。乡下人即便饿死,未经特许也不能进城谋生。所以国家即使常有饥荒,城里却见不到“贫民窟”,通衢大道上都是高大上的建筑。古巴虽然开明许多,“城市户口”管得没那么死,但体制性城市景观也是大体上类似的。

  

“北高丽”的漂亮女交警

  

   这种严厉的管束或许会造成古拉格狱遍地,冤假错案盛行,但民间的治安管理却很有效,普通刑事犯罪率往往较低。草民或许很怕官家,却通常不必担心街头的“草寇”。正如如果忽视奥斯维辛本身的罪恶,那么在奥斯维辛式的管理下犹太人的犯罪率一定等于零。

  

   于是平瓤和加拉加斯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同处拉美的哈瓦那和加拉加斯相比,也是差异鲜明。倒是一些通常被认为“极右”的体制,例如种族隔离时代的白人南非城市,有着与平瓤类似的社会景观。至于比白人南非更甚的例子,这里就先不说了。

  

   那么究竟什么是“极左”,什么是“极右”呢?

  

   我们这里人们常常认为,“左派”更倾向于照顾穷人,而“右派”则往往“为富人说话”。但是在选举政治中,不管哪一派如果想出头,他们能不要穷人的选票吗?特别是如果这个社会并非“橄榄型中产社会”,而是穷人占多数的“金字塔型社会”(由于我后面要讲的原因,拉美是世界上这类社会的典型),没有穷人的选票你根本就一事无成。

  

   但穷人不仅需要福利,他们也要自由。严格地讲,他们首先要的就是自由。尤其在居住问题上,我不止一次地讲过这个显而易见、却往往被故意回避的逻辑常识:穷人只有先有了不被赶走的自由,他们才能进一步要求福利房。

  

   在一个能够随意驱逐穷人的体制下,如果你看到一座美轮美奂的“巴洛克式城市”,那么请你相信,这不是因为没有贫民,而是因为“不许贫民有窟”,不是因为穷人都住上了福利房,而是因为他们作为“滴端壬口”不为城市所容。如果这里有国家分配的住宅,那么它肯定不是用来照顾穷人的,而是自上而下按特权等级赏赐的浩荡皇恩。

  

居住问题上的“欧橘为枳”


   这种做法其实不是任何“左派”的制度,而是——例如在法国,是路易十四时代就有,欧斯曼时代更甚的东西。

  

   而拉美各国除了“圣人治国”的古巴等少数例外,今天不管是否规范的三权分立,至少都还是实行选举政治。这种政治下无论“左、右”还是“极左”,都不可能这么干。

  

   通常为了争取穷人的选票,“右派”主要向穷人许诺自由,“左派”主要向穷人许诺福利。但是正如“右派”不可能完全不讲福利一样,“左派”也不可能回避自由,而且他们往往只能在承认迁徙自由的前提下讲福利。

  

   但自由和福利都不可能没有边界。一般而言,在实行有市场的经济(未必是“自由市场经济”)时,自由的界限就是不能侵犯他人的私域,而福利的界限是不能中断社会投资。

  

   所以通常的情况是:“右派”对城里经过交易的低标准廉租私屋是完全承认的,对穷人在“无主空地”上形成贫民窟也是可以默认的——当然在现代产权社会,尤其在城市周边不可能有什么真正“无主”的空地,所谓的空地,基本上都是“公地”或国有土地,而“公地”的处置要受到“公论”影响。

  

   拉丁美洲的一个特点,就是绝大多数国家无论左派还是右派执政,“公论”即自由舆论一般都同情于穷人,政府向穷人动粗要取得“公论”的支持十分困难。所以对穷人在同情之下“擅占”公地,只要不是重要的建成区或关键的规划区,“右派”往往默认既成事实。而“左派”则往往更是推波助澜、使事实得以既成。

  

   右派的底线只是不能“擅占”私地私宅。而这一点,通常“左派”也不会公然反对——道理很明显:穷人也有私地私宅,哪怕只是一个窝棚,如果可以任意侵犯,穷人就会比富人更容易被赶走,被赶走的后果也会更惨。所以在选举政治中,为了穷人的选票,左派也不会支持随意侵犯私宅,尤其不会支持政府随意拆房赶人。

  

   特别是在住的私宅,包括自有的棚屋和只有使用权的租屋,连极左派也是不会赞成政府未经同意就拆房赶人的——他们甚至常常站在反对政府强制拆迁的第一线。

  

   对于富人的豪宅,左派可能很反感,但他们通常也只是主张通过包括房产税和居住保障在内的征税-福利制度来调节分配,而不会主张直接对存量私房进行“劫富济贫”——当然如果不搞选举政治而是“马上打天下”,就另当别论了。

  

   但是,如果不是在住,而是“空置的”、“废弃的”私地私宅呢?在不少左派特别是极左派看来似乎还是可以被占的——因为穷人一般不会有“空置的”私地私宅。

  

   说起来,这种现象其实起源于欧洲。

  

   在现代福利国家的亲贫潮流中,一些国家的左派立法当局为保护欠租贫困租户免遭房东随意驱逐,曾出台比较复杂的法律程序,要求房主对无产权但已入住一段时间的房客不能像对即时(一般规定为一至数日内)入侵者那样报警赶走,而必须进行证明自己产权及对方违约擅住的诉讼,胜诉后对方仍不走,才能依程序申请当局出手强制执行。于是一些更左的NGO便借此帮助无家可归者进行“占领空房”行动,如果“不在房主”错过规定的即时报警时间,占房者就俨然成了“违约(无约)租户”,要赶走他们就变得很麻烦。一些富人或有慈善心者对价值不高的空房也就放弃了。

  

   2007年,笔者曾经在意大利一些左派NGO帮助下,考察过罗马城里几个这类案例。

  

   这样的做法当然很有争议,欧洲的右派是反对这样做的。因此这些地方会有“贫民窟侵犯产权”的指责。但无论如何,在欧洲,一方面高税收高福利体制下贫富分化不大,拥有空房长期不住、被占了还不能及时发现,发现了也懒得为此打官司的富豪很少,另一方面无家可归又不满于常规济贫措施者也不多,所以这种规则影响并不大——但今后如果欧洲移民危机严重,这个问题上的争论也可能会凸显起来,这是另话了。

  

   然而在一些贫富分化严重、无房贫民众多的国家,这种规则会导致大规模的社会变化。南非与委内瑞拉就是我所知道的两个典型。

  

在罗马的一家“被占空屋”中

  

南非现象:“占房不被逐,慢慢打官司”


   南非在长期种族隔离制度一旦放开后,原来高大上的白人主城区很快变成了黑人贫民区。这并不是民主化后的非国大政府发动了什么革命。原来白人政府在白人内部实行高福利政策,就有上述欧洲式的做法,只是在种族隔离时期不适用于黑人而已。

  

现在种族隔离取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左派   右派   南非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000.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公众号

4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