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晨:高校教师的“亚健康”

——职业定向、身体风险与选择性调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9 次 更新时间:2019-01-08 14:16:02

刘晨  

  

   事实上,高校教师亚健康的现象已经不止一次被媒体和大众提起,且每次有此类消息都会引起一段时间和一定程度上的网友共鸣,而声响“最大”的就是:当我们得知一些青年优秀教师(比如于娟等)被天妒英才之时,倍感可惜。

  

  

   (于娟:《此生未完成》,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年版)

  

   但更加无奈的是,我们一边感慨生命之不易,一边又要继续遵守“制度性的要求”,伏案工作,不得消停,因为“我们是知识劳工”。为何如此?在学科排名与高校排名等各种量化考核的氛围下,不扮演这样的角色又能怎么办?

  

   即便如此的残酷,但,我们也看到了,至今依然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想进高校,哪怕是硕士毕业后到学校做行政岗都可以,这是为何?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还是兴趣所致和驱动?或是“没有更好的选择?”等等。

  

   在我看来,大学就好比钱钟书先生所说的“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而里面的人因“压榨式的考核形式”而气喘吁吁,但很多人未必想出来。他们为了避免身体亚健康,避免苛重的考核压力时,就会换个轻松点的环境待下去,或是佛系一些的面对人生。这就是学界所说的“策略主义”(2007)。

  

   如今,进入高校的门槛越来越高,比如要求留学的博士,或者本科限于985/211,不明说,但暗着做,因为说出去就违背了某些规则。但,事实上,高校为了发展,有时候也无可奈何。因这直接关系到任免机制中的“政绩”问题,尤其是一把手和主要的领导干部。如他们是公司的老板,老师是公司的员工,最终就是不断的压榨员工换取老板的升迁,后者吃肉,而前者喝汤。但,汤就一定比肉更能补身子?未必,汤喝多了容易饿的快。所以,身体也就不如从前。

  

   一、职业定向:继续留在本行内接着干

  

   2012年左右,一位港大(香港大学)的博士后曾这样给我说过:“你越是往上走,越是选择的空间小。”当初我并不清楚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当我自己身处高校之后,才觉得这句话的确是真理,尤其是对于文科来说。

  

   事实上,对于大多数读博士的人来说,基本上都会选择科研这个路,但自然科学与人文社科不同,例如,在CUHK,我遇到过一位学工科的博士生,他对自己的职业规划是今后进大公司,这样可以得到更多的incomes,同样,在HUST,UM,也有很多工科博士生是这样对自己进行规划的,我想说,这样的选择没有错误,反而更加有利于把自己的研究转化到产品当中。对于大多数的文科生来说呢?读了博士之后又该怎么办?多数选择进大学或者科研院所,一方面可能是自己的确喜欢科研,另外一方面,去其他地方或许被质疑为“大材小用”,或者“庙太小,装不下”,这就会导致就业面比较狭窄,从而导致可供选择的东西不多。当然,也有一些特殊的例子,比如去基层、媒体、经商、公司等。

  

   这样的论断并非空穴来风,比如在《高校博士就业调查,50%以上选择了留在这个行业》的文章当中就谈到了2014年的一组数据:“在签约单位性质方面,进入高等院校的最多,陕西某大学更是达到了惊人的77.98%,所有学校平均下来,妥妥达到一半以上,同样排名第二的为企业,第三的则为科研机构,当然这些排名也视学校而定,不同学校之间的差距还是挺大的。”具体可见下表:

  

  

  

   由此可见,北京大学的博士毕业生到高等院校就业的人数达到39.69%,到科研单位的有15.94%。同时,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等院校的博士毕业后进入高等院校与科研单位的数量也不逊色,这恰好佐证了我们在前文所说的,大多数的博士毕业生(尤其是985、211的大学博士毕业生)往往会选择继续科研,要么在高校或科研单位,要么去公司的科研机构等。且,依据常理来说,如不这样走,博士们就会被人觉得浪费了之前读过的书和所学到的知识。而且,博士的性价比未必高,但相对而言,在社会地位、荣誉等方向的确有一定的优势(例如士、农、工、商的传统影响与社会认知),这就会带来职业选择的偏向性。

  

   同时,在全面推进“双一流”的建设背景下,高校对博士的需求越来越多,要求也越来越高。为此,这就会造成“继续留在本行接着干”的场景与结果。同时,博士选择进入高校后,还会分层。比如高校的招聘人员会看其本硕博的毕业学校档次(尤其是本科、博士的学校)、成果层次与数量等,当然还有“社会关系”、“自己多想活几年”、“安家费的多少”、“距离家乡远近程度”、“平台和基本待遇如何”、“有没有硕士博士点”、“城市如何”、“能否很快买房”、“生活态度与幸福指数的看法”、“科研压力如何”等因素也会发挥作用,进而就会对博士的就业进行分层,故此,有的去了211大学,有的则去了地方性院校,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而且高校内部的流动性很大,并非是说去了一个大学就一辈子在那儿干下去。所以,学校也是想法设法的留住人才,但,这对于一些西部高校(相对而言),或者地方性院校中的高职称人而言却效果不大。

  

   问题是,无论是在圈子里流动还是朝着更高的平台流动,事实上,要想走是需要一定资本的。而获得这样的资本就需要努力,继而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身体亚健康”,你会发现,与当初招你时所说的话,往往并非一致,有时候“好话都说在了前面”,因“把坏话说前面”,恐怕你不会来了。就像是卖房子一样,光说这个房子不好,你会买吗?如买,那真是邪乎了。同时,你们签订的合同就是卖身契,而你要是在服务期内选择跳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包括搬家成本,子女教育,个人困扰(如人脉,适应新环境,课题报账)和相应赔偿等。

  

   二、身体风险:用亚健康维系生活“秩序”

  

   很多时候,并不是年轻学人想以性命换成果,而是迫不得已。在这样的情境之下,一些人就会因此而生病,有的病却又是不治之症,让人惋惜。相反,他们能躲过这一劫,很可能是未来非常优秀的学人。

  

   案例1:于昨日,无意间在于娟的博客里发现了一首小诗,读罢之后,深感揪心与无奈,请允许我转载于此,与大家分享一下:

  

   如果人生可以如果

   ——纪念亲爱的娟

  

   BY 赵斌元

  

   你轻轻地走了

   我知道

   你已经轻轻地来了。

   就像每一个新生命

   忘却了过往

   迎着希望。

   树,就是妈妈、伯伯、叔叔

   还有许许多多朋友

   一年年地栽种

   妈妈说,现在好种多了。

  

   咱们的土豆,

   就像你期望的那样,越发皮实。

   钢琴过了级,空手道系了绿带,一年级学得有模有样。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就是又老了一岁

   绿丞又长了一岁

   欠下的关爱又多了一岁

  

   就是在梦醒时分

   会喃喃几声

   如果人生可以如果

  

   就是只能一个人面对

   越来越多地失去我们的师长和故友

  

   就是这几个部分

   少了你这个纽带

  

   总之,你还是放心吧

   我会不停地往前走

   因为前方,是世界的未来,包括你。

  

   读完这首诗之后,我的眼泪顿然流下来,不知所措。仿佛,这就是昨日之事。

  

   案例2:广东某高校副教授猝死在公交车上···

  

  

   (网络截图)

  

   案例3:“48岁的女教师张老师,最近刚改完了同学们的考试试卷,于是就约了闺蜜一起去外面饭店吃饭,不料在吃饭过程中倒地不醒。据同行一起吃饭的好友说:当时跟姐妹一起吃饭,在吃饭过程中她就突然说了声“有点难受”,然后就脸色一变,突然就倒地不醒。”

  

  

   (网络截图)

  

   案例3:据悉“2015年,赵艳云与妻子一道作为优秀人才,被引进至中南某大学,育有一儿一女,女儿3岁,幼子尚在哺乳期。校方介绍,赵艳云平时是位运动达人,性格热情开朗。治学上,勤奋刻苦,经常熬夜科研。”

  

  

   (网络截图)

  

类似上述中的这些案例,其实还有很多···包括我身边,都有一些案例,他们都是我非常好的朋友,却在科研的路上,英年早逝。比如怀德君,其在32岁时死去,倒在了前往学术圈的路上。随后我写了一篇《寒门青年博士之死》,其被某刊物转载之后,阅读量瞬间达到了10万+。通过这个现象可以发现,大家都在担忧这件事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工作和社会保障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41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