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剑:关于改革标准的对话

——专访改革专家陈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88 次 更新时间:2018-12-23 20:45:55

进入专题: 改革标准     制度公正     社会主义民主  

陈剑 (进入专栏)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如何进一步推进改革,首先需要判定改革的标准。没有正确的改革标准,改革的推进无疑是困难的。

   陈剑,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长期致力于推进中国改革。本文删节版首发《廉政瞭望》,此处为完整版本,经作者授权发布。

  

改革是为了让人们更自由

  

   记者:陈会长好!我们知道,改革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强音。但我们也知道,不是所有号称改革的行为都能够得到人民拥护,产生好的社会效果。也就是说,改革是否应当有标准?你作为著名的改革专家,记得2016年2月你在人民日报曾发表文章《改革是为了人们更自由,社会更公正》,现在看来就是探讨改革标准的一篇文章,可否继续就这个话题进行更深入讨论,即判定真正意义的改革,其标准是什么呢?

  

   陈剑:改革需要标准,没有标准,改革就难以深入。人们或许会发现,一些改革,改来改去,怎么又改回去了?也就是说,没有标准的改革,就很有可能影响了改革的推进。特别是以改革的名义获取利益,由此引起相当多数民众对改革的抵触或反感,这也极大影响了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并使"改革"一词严重污染,改革的正面含义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扭曲。因而,在一些地区和领域,人们一提到改革,往往不是感到振奋,更多的是一种惶恐。利益已经成为扭曲改革的一个基本因素。此外,各种各样的"假改革"和"伪改革"层出不穷,让改革走样变形,影响了人们对改革的信任。由于改革中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滥用了改革,已经败坏了改革的声誉,使得相当一部分民众对改革失去了基本的认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对改革的标准进行深入讨论,不能够对改革进行系统的反思,改革的顺利推进是十分困难的。

  

   记者:那么,什么是改革的标准呢?

  

   陈剑:邓小平1992年南方谈话,针对姓"社"姓"资"问题时提出了著名的"三个有利于"标准,今天仍可以看作是改革的标准。也就是改革应当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用此标准判定是否是改革,不仅有相当灵敏性,而且十分实用简练。但仅此还不够,还要与时俱进,继续提炼。

   改革是要将不合时宜的东西破除。这些不合时宜的内容,或是压抑个人潜力得不到释放,自由受到束缚,思想得不到解放。因而,改革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实现人的解放,让人们有更多的自由,更少一些束缚,思想少一些禁锢,进而最终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

   让人们有更多的自由。这应当看作改革的一个标准。并且,这一标准,实际涵盖了"三个有利于"标准。党的11届3中全会后,农村实行大包干,就是给农民群众更多的自由,更多的选择,让农民群众摆脱诸多束缚,进而极大推进了生产力发展,提升了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也就是给人们更多的经济自由,更多的自由选择,因而使社会生产力得到进一步释放。让人们有更多的自由,实际就是实现人的解放,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这也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明的方向和奋斗目标。而自由,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

  

   记者:让人们有更多的自由,实际就是摆脱诸多束缚。是否意味着,有利于释放市场活力、社会活力和思想活力?

  

   陈剑:你说的很对。给人们以更多的自由,首先是有利于市场活力的释放。只有通过改革,政府只有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政府通过减少对微观经济的干预,减少行政审批,通过精减机构进而减少赋税,并将主要精力转向为公民提供基本的公共产品与服务,创建法治的市场环境,政府看得见的手的运营严格遵循市场规则,这样才会让市场主体减少束缚,进而为市场主体提供法治、公平的市场环境,进而提升整个经济的自由度。而提升经济自由度,就是夯实市场经济基础的基本内容,这样才有利于市场经济的潜力和效率的提升。

   给人们以更多的自由,也有利于社会活力的释放。李克强总理上任之初,提出"凡是社会能够做到的,交给社会",这话是十分正确的。问题是,这需要减少对社会的干预,减少对"社会"的束缚,同时还要加大对"社会"的培育才能够做到。何谓加大对"社会"的培育,就是让民间社会组织,在尊重宪法和法律前提下能够得到充分发展。民间社会组织的主要作用是可以弥补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通过利益表达,来反映各方面诉求,进而推进社会和谐。

   通常意义上的政府失灵,指的是政府在提供私人物品上的职能失灵,比如政府办企业不仅效率较低,还会导致权力"寻租",容易滋生腐败。而市场失灵则通常是指市场机制在提供公共物品上的失灵。于是公益靠政府、私益靠市场便成了共识。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这种政府失灵与市场失灵互为解决的体制出现了问题,出现了第二种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所谓第二种市场失灵指的是:市场不仅在提供公共物品上存在着失灵,在提供私人物品时也有一些功能缺陷。例如,由于信息不对称,消费者无法有效识别商品品质,于是消费者权益保护就成了一个单靠市场交换不能解决的问题,需要有"消协"之类的组织存在。另一方面,政府不仅在从事竞争性私人物品的生产中存在着失灵,在公共事务方面也有失灵之处。例如,由于利益表达机制不健全,政府所形成的社会政策有时不能很好地满足处于社会边缘的困难群体以及其他特殊群体的需要。正因为此,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主体日益多元化,维护不同群体的利益不能仅靠政府,需要建立相应的社会组织以维护不同群体各自利益。例如,农民为了使自己的农产品能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卖出好价钱,需要建立农产品协会等组织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而维护不同群体的权益,正是民间组织的一项重要任务。我国经济转型期出现的一些困难群体,如农民、进城打工者、下岗职工、失业者、退休人员、老弱病残妇孺等,他们不仅需要增加福利,更需要维护自身的权益。从这个意义上说,民间组织发展是有利于推动社会平衡与社会公正的。因而,在法治轨道上,让不同的利益群体的诉求有一个良性表达,就需要大力培育不同类别的社会组织发的发展。此外,当下国际舞台,一个重要现象是全球性NGO组织大行其道,并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却很难看见中国的身影。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强烈需要中国的NGO组织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作用,这也需要加大培育民间社会组织的成长壮大。

  

   记者:那么,如何让思想更自由呢?

  

   陈剑:思想自由,对一个现代国家的意义十分重大。党的18届5中全会提出引领型发展,就是期望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重要的引领作用。但要起引领作用,重要的是创新引领。而创新引领,需要自由的思想,进而形成思想市场,创新才有不绝的源泉。美国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罗纳德.科思曾批评中国缺少思想市场,这话应当引起我们的深思。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的发展,其成就的获得,如果作一个简短概括的话,就是复制模仿、拿来主义,通过后优势实现了迅速赶超。但要在国际舞台上扮演引领作用,没有自由的思想,没有思想市场形成,很难有创新发展,其引领作用无疑受到了很大限制。

  

   记者:如何才能形成思想市场呢?

  

   陈剑:要形成思想市场,重要的是在以下四个方面做出努力:

   首先需要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能够得到切实的实现。而这与思想市场的形成有密切的关联。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要保障宪法赋予公民权利的实施十分重要 。只有保障公民言论自由,才能够形成思想市场。

   其次要创造允许批评的宽容环境。无论何人,包括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无论哪一级政府,包括党中央、国务院都是可以批评的。中国共产党来自人民,中国各级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人民对政府乃至政府领导人的批评正是政府前进的重要动力,也是政府源自人民这一朴素道理的应有之意。没有批评,社会难有进步。而批评和质疑,正是一个现代国家、现代社会的重要特征。千万不要把对政府的批评与颠覆政府混为一谈。这两者界限十分清晰,把两者混为一谈实际就是为了杜绝批评。政府做了好事,应当表扬,给予鼓励;但政府的行为,包括制定的公正政策等,也应当允许人们说三道四,允许评议甚至批评,这样政府制定的公共政策才有可能更符合实际,更能够得到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

   再次要创造有利于推进创新的社会氛围和创新文化。这包括,宽容失败,鼓励创新,提倡质疑,通过推进教育改革而使受教育人群,特别是少年儿童的创造力火花得到鼓励和培育。

   最后是推进有利于创新的体制机制改革。这包括,加大对产权的保护,特别是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加大对企业家精神的弘扬力度。企业家精神核心是创新。只有这样,让创新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时尚,一种向往,一种追求,同时有强大的制度的存在作为支撑。

   只有进一步解放思想,减少束缚,让思想成为光明中国腾飞的基础,中国社会前进步伐将不可阻挡。


改革,制度建设尤为关键

  

   记者:那么,改革的另一标准呢?

  

陈剑:改革还有另一个标准,即推进制度公正。社会主义的旗帜是公平正义。社会主义旗帜500年,只所以能够吸引人,一个重要原因是社会主义高高飘扬的旗帜,即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而公平正义不是一句空话,是需要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体现出来的。制度公正是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社会重要且基本内容。制度公正体现在市场效率的提升、人的潜能的释放、人权得到有效保障、利益表达和利益诉求有多种实现途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标准     制度公正     社会主义民主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1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