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光:论民主与社会主义民主——关于民主问题的札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94 次 更新时间:2012-06-27 22:40:39

进入专题: 民主   社会主义民主  

王伟光  

  

  一、民主政治有鲜明的政治性

    

  民主,无论是在我国社会主义政治生活领域,还是在国际社会政治生活领域,都是一个极其重大而又敏感的理论与现实问题。一般来说,民主可以有三种不同的内涵:

  一是作为国家政治制度层面的民主,就是通常所说的民主政治。民主就是政治,民主带有鲜明的阶级性、政治性、意识形态性。社会主义民主与资本主义民主是两种根本不同的政治制度,属于上层建筑领域。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资本主义民主政治为资本主义经济基础服务。我国作为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实行人民民主专政,对人民实行最广泛的民主,对少数敌对分子实行强有力的专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都是基本政治制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民主是指国家政治制度。

  二是作为具体组织形式、机构、机制、操作层面的民主,就是通常所说的民主政治的具体组织形式、运行体制、机构、机制和具体运作程序、原则、规则。它是为一定的国家制度、一定的政治、一定的阶级服务的,为什么服务,就从属什么,就具有什么性质。一般说来,它本身没有特定的政治性、阶级性和意识形态性。例如,是议会还是人民代表大会,是总统还是国家主席,并不能说明国家制度的性质。再如,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是民主的通常规则,本身不具有明确的政治性、阶级性和意识形态性。

  三是作为民主价值观、民主思想、民主作风的民主。如对民主的价值追求、价值判断等价值观,关于民主的理论、观点、认识等思想,密切联系群众、多听不同意见的民主作风。这些作为观念形态的民主,是有意识形态性、阶级性的。同样的民主理论,可以是资产阶级的民主观,也可以是工人阶级的民主观。

  三种不同的民主相互联系,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比如社会主义民主,必然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实行民主集中制,坚持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然要求领导干部具有“公仆意识”、“取消一切特权”等优良的民主作风和民主思想。三者也是相互区别的,第一种、第三种民主的政治属性不能混淆,而第二种的民主则可借鉴,如民主政治的一些具体组织形式、机构、体制、机制,操作原则、程序和规则,既可以为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所采用,也可以为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所采用。

  作为国家政治制度的民主政治,是具体的、历史的、变化的,从来就没有抽象的、超阶级的、超历史的、永恒的、普世的民主政治。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原始社会是无阶级社会,在原始社会晚期,人们创造了原始的民主议事制度以及相应的组织形式、机制。可以说,这是由原始社会公有制所决定的原始公社内部的民主政治,是原始公社内部最广泛的民主制度。奴隶社会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阶级社会,奴隶社会制度带有极其鲜明的阶级性,奴隶社会的国家政治制度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专制统治,奴隶主阶级对奴隶阶级拥有绝对的统治权、剥削权,奴隶社会不可能有什么民主政治。但是,在奴隶制的希腊城邦社会,也产生了一种城邦民主政治,无疑该民主也只是奴隶主统治阶级内部的民主,只是少数人的民主,是少数人对多数人专政的民主。封建社会是专制制度,是与民主政治根本对立的封建政治制度。中国长达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建立了与民主政治根本不同的封建君主专制政治制度。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实行的仍然是黑暗的专制独裁制度。

  资产阶级是在专制的封建社会内部产生的新生阶级,代表新的生产力发展方向,资产阶级要建立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解放和发展受封建生产关系束缚的生产力,必然要冲破封建地主阶级的专制政治,建立与私有制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相适应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从根本制度上保证资产阶级的利益要求,这就发生了以民主制度来代替专制制度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应该说,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需求相适应,资产阶级创造了适应人类历史进步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治。资产阶级民主在资本主义上升期是具有进步性和革命性的。

  然而,资本主义民主同时具有两重性、两面性。一方面,相对于封建主义来说,有其进步性和革命性,但其进步性和革命性是暂时的、历史的、有局限性的;另一方面,相对于工人阶级来说,又有其欺骗性、反动性的一面。资产阶级民主从一开始就是少数人的民主,是以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统治为前提的民主,是以保护资产阶级私有制经济利益为条件的民主,因而资产阶级民主在资本主义上升时具有进步性和革命性的同时,就具有局限性、有限性、反动性、虚伪性和欺骗性。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来说,它实行的并不是真正的民主,以表面的全民性作为伪装,掩盖其对多数人实行统治、压迫的阶级实质。随着资产阶级革命的成功和资本主义制度的确立,资本主义民主逐渐丧失其进步性和革命性。

  当今时代是作为新生事物的社会主义力量与资本主义力量博弈的时代,显现出两种历史趋势、前途和命运的反复较量。资产阶级革命成功的同时,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性、反动性也愈益显现。资本主义在以社会制度的形式确立下来的同时,资产阶级就造就了它的对立面——工人阶级,资本主义社会内部开始孕育否定、替代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主义因素。当社会主义作为最终战胜资本主义的力量,以社会制度的形式诞生以后,就一直遭到资本主义运用经济的、政治的、意识形态的乃至军事的力量的围攻。

  资产阶级在其革命时期,民主、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等是它战胜封建势力的思想政治武器,它所追求的民主、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政治武器的确比封建专制主义的思想武器强,这些思想政治武器一度成为向封建专制主义开展斗争的舆论工具。但随着资产阶级上升期的结束,资产阶级在运用民主巩固其经济基础,运用民主、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等思想武器为其存在保驾护航的同时,也运用民主、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等思想武器向社会主义国家发起意识形态的进攻,企图西化、分化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实行广泛的人民民主,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的民主制度。当然,社会主义是新生事物,社会主义民主也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作为新型民主,它还有很多缺憾和不足。在当今时代对民主的选择上,必然表现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民主政治的生死博弈。

    

  二、民主是具体的、历史的,表现为一个过程

    

  2008年爆发的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刮起了欧债危机狂潮。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由此引发了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乃至“占领伦敦”运动,导致了此起彼伏的罢工、示威、游行活动。经济危机转化为社会危机,继而转化为意识形态危机。生活在西方的许多人,上至一些政治家和理论家,下至不少平民百姓,站在不同的立场上,从不同的角度,开始反思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质疑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政治。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布热津斯基说:“今天的问题是,在失控和可能仅为少数人自私地谋取好处的金融体系下,在缺乏任何有效框架来给予我们更大、更雄心勃勃的目标的情况下,民主是否还能繁荣,这还真是一个问题。”(参见:《参考消息》2012年4月3日第10版《西方民主还真是一个问题》)对现行西方民主提出严重质疑,“西方民主真是一个问题”,这不啻对鼓吹西方民主具有“普世价值”的说法的一记重棒。

  民主是具体的、历史的,表现为一个一个具体的、特殊的过程,没有抽象的、超历史、超时空、超国情、永恒、静止、普世的民主。所谓民主是具体的,就是说民主是一个一个特殊的、具体的客观社会存在,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美式资产阶级民主政治、英式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等,没有离开具体民主而单独存在的抽象的、普世的民主。所谓历史的,就是说民主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历史的变迁、实践的推移而不断变化发展的,民主表现为一个历史过程,没有永恒的、固定的、不变的、绝对的民主。民主,作为政治制度的民主政治,作为观念形态的民主思想,作为从属于民主政治制度的具体形式、程序和规则,都是一定历史时代、一定特殊国情、一定具体条件的产物,它是历史地形成的,有一个生成、完善的过程,是与某一具体国家、具体政党、具体阶级、具体人群相伴随的。

  每一种具体的民主政治、民主思想、民主形式、程序和规则,都具有其内在的、与其他民主相比较而共同具有的属性。民主是有其共性、一般性和普遍性的,但现实生活中并没有离开具体民主而单独存在的抽象的、超历史、超时空、普世的民主,这就是民主的个性与共性、特殊与一般、个别与普遍的辩证关系问题,我们可以统称之为民主特殊与民主一般。民主特殊,就是指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个别的、具体的、历史的民主,如中国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西方资产阶级的政党民主等;民主一般,就是指寓于民主特殊之中的民主的共同属性。民主一般只是存在于民主特殊之中,是一个一个具体的民主相比较而体现出来的共同的属性,是具体民主的一般表现。从哲学认识论上来讲,民主特殊与民主一般就是“个性”与“共性”、“特殊”与“一般”、“个别”与“普遍”的关系问题。所谓民主政治、民主思想、民主规则,都存在于具体的国家、具体的阶级、具体的政党、具体的人群乃至具体的个人之中,离开具体的国家、具体的阶级、具体的政党、具体的人群、具体的个人的所谓民主一般是不单独存在的。这就好比离开活生生的具体的个人的所谓灵魂是根本不存在的一样。

  当然,不能因为民主的具体性、特殊性、个别性和历史性而否认不同民主的共性、一般性和普遍性。我们只是反对把民主一般说成是脱离民主特殊的所谓超历史的、超阶级的、普世的民主,并不反对说每个具体的民主都具有共性、一般性和普遍性。

  如果离开具体的历史条件、时空环境、发展过程,而把某一历史阶段的民主制度作为适用于一切历史阶段的民主,把某一国家的民主制度作为适用一切国家的民主,是不现实的。普遍适用于一切历史时代、一切国度、一切阶级、一切政党、一切群众的民主制度是不存在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离开了具体土壤、具体的环境、具体的条件、具体的过程,橘就不是橘,而为枳了。美式民主是根据美国国情、美国资本主义发展需要和美国资产阶级要求,以及美国人民可接受程度,在美国民族解放和独立战争以来所逐步形成的以两党议会制为特点的民主,不要说它与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不同,就连与同是资本主义的英式民主也不同。英式民主是君主立宪式民主政治,是英国资产阶级不彻底革命的妥协的历史产物。英式民主政治与美式民主政治同样是资产阶级民主,但由于历史条件不同,它们也是不尽相同的。当然,无论美式民主与英式民主,它们都具有资本主义民主政治的共性。所以,把某一特定条件下的民主说成是完全绝对的东西,是一成不变的永恒的东西,适用于一切,是不现实的。任何特定条件下的民主都有其产生和存在的必然性,同时也有其历史条件的局限性和需要在新的历史实践中不断加以完善的必要性。

  如果把具体民主抽象成一般民主原则套用一切、剪裁一切,不过是玩弄抽象的民主概念,把自家民主强加于别国而已。一些西方政治家、理论家把美式民主、西式民主说成具有普世价值的民主,拿着民主大棒,在全世界到处挥舞。在美国政客看来,美式民主是世界上最好的民主,具有普世价值,是全世界的样板,在全世界到处推销,企图把它硬套给一些它认为不满意的国家,当作打人的狼牙棒到处敲打与他们不同的国家。看谁不顺眼,就采取双重标准,凡是它不满意的国家,它就给人家扣上“专制”、“独裁”、“邪恶”的帽子,必欲除之而后快。比如,对俄罗斯的大选,他们竭力捣乱破坏,对普京当选,他们怒火燃烧。而对自己任意干涉别国内政,蛮横地制裁、勒索他国,甚至武装入侵他国的暴力行为,则披上输入“普世民主”的外衣。

  实际上,这次金融风暴已经让许多西方人开始觉醒,开始反思西方民主的虚伪性。有人就形象地把西方民主称之为金钱民主,认为“金钱是民主的母乳”,一语道破了西方民主的实质。据埃菲社2012年1月27日报道,参加世界社会论坛的一些知名学者认为:“欧洲民主已经被贪婪的金融市场绑架,而且这个没有底线的市场现在已经威胁到了人权和政治权。”葡萄牙社会学家阿·德·桑托斯说:“欧洲的民主和宪法都不合格,现在主宰它们的是高盛公司。”目前的危机让人“有理由认为资本主义是反民主的”。法国著名经济学家保罗·若里翁2011年12月对法国《论坛报》记者说:“选举改变不了什么。……在这个逐渐衰落的制度面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主   社会主义民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873.html
文章来源:红旗文稿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