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燕祥:从法律角度看毛泽东稿酬

——读祖丁远《毛泽东的稿酬该如何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67 次 更新时间:2024-01-15 10:45

进入专题: 法律   毛泽东   稿酬  

邵燕祥 (进入专栏)  


因为在党报党刊上见有“党产”字样出现,我曾在《想起了经济民主》一文里,建议各级党代会开会时,本届党委应该向大会报告党的经费收支和党产经营情况。总是人微言轻之故吧,没有听到回应。

我以为,在政治生活及与之相应的经济生活中引进了党产这个概念,毕竟是一个进步。这至少在理论上表明,国土和人民,以及国家资源、公共财产和人民的私有财产,不能再像古代社会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士,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样,可以由执政者统统当作私产自行处置;也表明,承认了国产与党产在所有权上是有区别的,不容混淆,那末,一方面,国家允许党产依法运作,另一方面,党组织不得超越法律支配和侵占国有资产。

说“在理论上表明”,是说我们虽在这里谈论党产,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哪些属于党产,不知道到目前为止,中国共产党拥有了多少党产,是怎样积累起来的。其实,按照国际惯例,这既不是个人隐私,也不是政团的秘密;在一个现代法治社会中,任何一个党的党产,如同一切国家、团体和私人的经济活动一样,也应该置于舆论监督和司法监督之下。

前些年,年轻学者王彬彬曾经谈论过毛泽东的稿酬,听说刊发他文章的刊物为此受到“批评”。最近,个别党史刊物又拾起这个话题①,还没听说受到什么干预。——当然,这不值得表而出之,不干预应属正常,干预才是不正常的。

据报道,中共中央曾有个意见,大意说毛泽东是属于全党的,毛泽东著作是全党集体智慧的结晶;因此,毛泽东名下所得的稿酬,是一笔特殊的党的资产。

这是我们听说的第一笔名目清楚的“党产”。

这笔为数1.3121亿元人民币的党产的构成,即它来自哪些不同的年代,这是应该区别对待的。1949年以前毛泽东著作不管是在东北或华北解放区,还是在香港出版,如有稿酬,恐怕也是微乎其微的,特别是在香港,可能还是由党组织用来之不易的经费支付印刷费用的。1960年《毛泽东选集》四卷出齐,当时已实行稿酬制度,毛泽东自不例外,且按照最高标准付给。在按字数一次性付酬同时,虽说按当时规定,加印的印数稿酬比例不大,然印数上百万上千万也就可观了。1966年文革开始直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他的选集、单行本及语录本等超大量发行,动辄数以亿计。据报道,毛泽东著作的稿酬主要来自文革期间,便可理解。但依照当时的政策(这政策是法律法规性的),全国报刊出版社已一律停发稿酬②。不为严峻的形势所限,破例发给毛泽东巨额稿酬,第一不知是否经由毛泽东首肯;第二不论是否经由毛泽东或其他负责人特批,当时都违反了政策规定,是不合法的;在全国取消稿酬制度期间这笔以“稿酬’名义发放的钱,对于接受者来说,属于非法或违规收入。

这是从法的角度来看。中国特色讲究情、理、法兼顾,然则在把稿费视为资产阶级法权,认定苏联“变修”的重要表现之一是“三名三高”——即以高工资高奖金高稿酬培植了名作家名记者名演员成为特权阶层,因而通令全国停发稿酬的大环境下,单单以毛泽东是伟大领袖,毛泽东著作是毛泽东思想的载体为理由,而继续发放最高标准的稿酬一事,也是不合情、不合理的。

话虽如此说,若要把已经成为党产组成部分的毛泽东稿酬中的相当大部分作为违法或违规款项追缴处理,是不现实的。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是:不但某些违法违规既成事实不予追究,往往以一句“下不为例”不了了之;而且由于当事人身份特殊,便作特例对待,如为推行语言文字规范化,甚至派出小学生沿街检查牌匾有无超出《简化字表》的写法,加以处罚,但与此同时,又规定某几个高级官员的公开题字,可以不受此限,便是一例。

这样,我们就可以循序谈到目前毛泽东稿酬如何使用的问题。有一位中共党员撰文提出,现存的毛泽东稿酬一亿多元不宜继续存放下去,可以作为贫困大学生奖学基金或高科技奖励基金等。这不失为好的建议。但更切题的一项用途,我以为是作为毛泽东时代政治运动中不幸受迫害致死未获赔偿者的抚恤基金使用。

或谓现在已经有国家赔偿法解决冤狱受害者的经济补偿了。但我没有听说这部法律适用于上述死者。而且,事实上,因为当时的政治运动概由各级党委全权领导,并由党委对当事人定罪,即使交由政府领导的看守所、监狱和劳教部门关押、施暴以至虐杀,也不可能没有党委的授意或纵容;因此,那些死者的致死,第一责任不在政府执法部门,而在政治运动的发起者、决策者和领导者,在各级党委。如果实行赔偿,也不应由现在的公检法部门动用国家财政拨款。国库贮存的是纳税人的钱,现在的以至未来的纳税人都没有义务为过去年代的各级党委还这笔债。今天的各级党委虽都不是当年历次政治运动的责任人,但在全国范围内党组织是统一的,数十年来党的各届领导是有继承关系的,因此,对历史遗留问题,如同继承正面的遗产、继承光荣传统一样,也有不容推却的责任。具体到落实对上述部分死难者的抚恤,其实不仅是一种经济补偿,更是从政治上还债,表明中共确如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所曾宣示的,是一个郑重的党。

祸国殃民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在拨乱反正阶段,大批文革期间陷入“走资派”冤案的党员干部得以平反,复出工作,并且补发了文革期间扣发的工资。然而,同样在同一时期及其后不久得以平反的其他人员,却没有这样的幸运;例如“改正(错误政治结论)”的右派分子,据称为数55万多人,他们当中除工商界人士和早年的在校学生外,多数是公职人员,在长达21年中,因错误处分而停发、减发的工资,一律不予补发(个别人可通过申请得到少量“困难补助”),其他历次运动中的无辜受害者情况相似。比起平反的“走资派”,那些原来错划的右派和其他运动中的受害者,蒙冤时间更长,生活上也更困难,为什么采取“双重标准”?据传是主管财政的领导人说:“没有钱。”又据传宋庆龄先生曾表示愿以个人名义向国际社会募捐,为被平反(改正)人员补发工薪以资救助,但被劝阻。这笔账便这样拖欠下来。

让一个长期称为伟大、光荣、正确的党,长期沦于政治上、经济上“债务人”的地位,是个极不明智的选择。事情又过去了四分之一个世纪,有些“债权人”已经不在。但事情似乎并不因时间的流逝而淡化。近年来,由于腐败现象惊人,贪污受贿数字惊人,国有资产流失数字惊人,银行死账数字惊人,还有各项浪费惊人,往往是天文数字,人们看到几十亿、几百亿、几千亿或饱了私囊或付诸流水,不免要问,现在还能拿“没有钱”三个字来搪塞吗?

在我们这块国土上,总是锦上添花的事多,雪中送炭的事少,且不说还或有劫贫济富的倒行逆施了。

比起那些几十亿几百亿几千亿人民币来,毛泽东现存稿酬的1.3121亿,简直算不得什么,也派不上多大的用场。姑且以反右派一案为例,几十万人或开除公职或撤职降级因而减少的工资开支,积二十年之久,是不是有补于这些年间的社会主义建设,还是在从大跃进至文革一系列导致国民经济濒于崩溃的盲动中胡乱地花掉了?对这几十万人二十年所欠的工资款,如果靠毛泽东在文革中的稿酬来开销,平均每个人不过分到100多元。

所以,我想如果把这笔账向大家讲清,谁也不会指望从这笔钱里得到补偿。比起远在1976年前就已离开这个世界,连一纸“平反(改正)通知”都没有见到的死者来,今天健在的当事人,便是不幸中的幸者了。什么时候想起那些在绝望中死去的无辜者,都让我们心疼,也会使一切良心未泯的共产党人感到负疚。我不知道这样的死者的确数,他们有的家破人亡,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有的或还有丈夫或妻子,或还有子女,也已成人,老去;前者已矣,对于后者,若不抓紧时间以发放抚恤金等形式加以补偿,恐怕以后将永远失去机会。

人有幸与不幸,事有轻重缓急,多方考虑,应将对历次政治运动中不幸死难者所遗亲属的抚恤尽快提到日程上来。因有关于毛泽东稿酬如何使用之议,借此说一说这将近半个世纪前遗留下来,又搁置了二十多年的老话题。


注:

①毛泽东著作的免税稿酬,以选集、文选、单行本、语录、诗词出版的稿酬为主,加上外文出版的版税费及稿酬累计加利息,至2001年5月底,共达一亿三千一百二十一万元人民币。见2004年第四期的《党史博采》和《党史文苑》。转引自《杂文月刊 )2005年2月号祖丁远《毛泽东的稿酬该如何用》一文。

②有关文章提供的数据是,文革发动1年后的1967年10月,毛泽东自己查过稿酬情况,当时为数570万多元;毛泽东逝世不久后的1976年12月,汪东兴清查毛泽东存放在人民银行总行的稿酬累计存款为7582万余元。以后数减去前数,基本上可视为文革全国取消稿酬制度期间的毛泽东稿酬(并利息)数额。

(《西湖》2005年第10期)


附:祖丁远:毛泽东的稿酬该如何用


说起毛泽东的稿酬,大家会问:他该有多少稿酬?毛泽东的稿酬一直是个谜,是个鲜为人知的谜。据汪东兴说,毛泽东稿酬累计多少,以什么名义存放,当年只有周恩来、汪东兴、张玉凤三人知道。现在,他的稿费是怎样计算的,生前对其稿费安排是否立遗嘱等等一连串问题已不成为绝密。那么,毛泽东著作,以选集、文选、单行本、语录、诗词出版的稿酬为主,加上外文出版的版权费及稿酬累计加利息,到底有多少? 2004年第9期《党史博采》和《党史文苑》两本刊物上分别载文有披露。这是从2003年7月中旬,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直机关工委就《毛泽东选集》新版的稿酬、外文版权费是否要纳税的问题,向国务院请示,这方面的内情才露端倪的。说了半天,毛泽东的稿酬累计至今究竟有多少?截至2001年5月底,毛泽东的稿酬已达一亿三千一百二十一万元人民币。据述,1967年10月(请注意这是“文革”初期——笔者注),毛泽东曾自己查过稿酬情况,当时有570多万元。他在“五百”二字上画了个圈,批日:上缴党费。结果,此举被“中央文革”卡住,未缴党费! 1976年12月,汪东兴在清查毛私人财产时发现,毛泽东存放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稿酬累计存款为7582万余元,是用“中共中央中南海第一党小组”的名义开户的。另外;毛泽东还有以个人名义在中国人民银行中南海支行开设的户头,账上通常存有八九十万元。从这些数字账目来看,毛泽东的稿酬百分之七八十是来自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十年中,因为那时《毛泽东选集》印行最多,发得最广,差不多人人一套《毛泽东选集》……

有人要问,毛泽东生前有否提取过稿酬?怎么用的?毛泽东在1959年4月至1961年10月,曾从稿酬中提取22万元,给7名党外知名人士,其中给章士钊 10万元(注:1920年4月,章士钊在上海曾赠2万块银元给困境中的毛泽东。此次他戏称,这是还给章士钊的旧债)。1966年初,又提取了10万元给程思远。从1965年至1976年2月,毛泽东先后9次提取了38万元人民币和2万美元给了江青。从1965年至1976年5月,毛泽东先后5次共提取20多万元给身边的工作人员。

关于对毛泽东稿酬遗产处理,中央曾有个意见:毛泽东是属于全党的,毛泽东著作是全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毛泽东留下的稿酬不是留给江青和亲属的。江青曾先后5次声称她有权继承毛遗产,要提取5000万元给两个女儿和亲属,但她的要求都遭到拒绝。

诚然,毛泽东著作的稿酬主要来自1966年以后“文革”期间。《毛泽东选集》和著作单行本及《语录》本,全国各大印刷厂大量印制,送发给每个“革命群众”,按照当时的规定,一律不发稿酬。可是毛泽东是领袖,是特殊人物,是至高无上的权威,稿酬是劳动所得;当然最高领导按最高标准发给,一分一厘不能少,所以出现了一亿三千多万元的毛泽东稿酬。况且,毛泽东著作中,有些文章是胡乔木、田家英等起草写作的,稿酬不应全部算是毛泽东的。因而,毛泽东留下的稿酬不属于私人!

毛泽东现存的一亿三千多万元稿酬不应该继续这样存放下去,可以作为奖学基金或奖励基金使用。如用于国家发展高科技的奖励基金啦,或用作奖励贫困生上大学的基金啦,也可以像老作家巴金的稿费捐资筹建一项国家和人民的公益项目,比如建毛泽东图书馆,或用于筹建“刘少奇、彭德怀、张闻天”等老一辈革命元勋的纪念馆等等,或遵照毛泽东生前多次谈过,并正式表态,把稿酬作党费。以这种方式处置毛泽东亿元稿酬,笔者以为,这些都是好建议!

《杂文月刊》(河北)2005年2月(上)

进入 邵燕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律   毛泽东   稿酬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1298.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