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光 朱映占:国家权力、历史记忆:东汉时期中南各民族的历史人类学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0 次 更新时间:2018-05-15 22:55:06

进入专题: 国家权力   历史记忆    

王文光   朱映占  

   摘要:在《后汉书》中第一次出现了《南蛮列传》,较为系统地记载了中南地区的民族,由于到了东汉时期中南地区的民族都纳入郡县的治理体系,所以汉族的学者用郡县名称作为民族名称,这表明王朝国家对这一地区治理的深入;更为重要的是《后汉书·南蛮列传》以“华夷共祖”的思想来记述这些民族的文化起源,用图腾崇拜的历史记载来表达相关民族的历史记忆。由于中南地区特殊的地理位置,所以《后汉书·南蛮列传》中提到的中南地区的民族群体,基本上都具有多源合流的民族发展类型特点。

   关键词:东汉时期  中南地区  民族历史  历史记忆

   作者:王文光,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朱映占,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

  

   2004年我们曾经在《广西民族研究》发表过《读<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札记》一文,近来又重读《后汉书·南蛮列传》有了许多新的心得体会,特别是用历史人类学的方法对相关文献进行分析,又有了一些不同于以前的观点,现写成本文以求教于方家。


一、国家权力的深入与民族名称的命名

  

   在《史记》中通过《西南夷列传》《南越列传》《东越列传》来记述了中国南方的民族历史,《汉书》基本继承了《史记》的内容,但是也有部分变化,把《史记》的《西南夷列传》《南越列传》《东越列传》《朝鲜列传》合起来写成了《西南夷两粤朝鲜传》,显然《汉书》并没有按照西汉时期民族分布的空间方位来书写民族历史,其原因是这些地方在汉武帝时期都已经成为了汉王朝的郡县。《后汉书》在《汉书·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的基础上有了更加大的变化,第一次写出了《南蛮列传》。[1]

   与华南地区的百越系统民族相比较,中南地区的民族比较复杂,具体是指分布在东汉荆州刺史部由北向南的南郡、武陵郡、长沙郡的民族,以及分布在益州刺史部巴郡的民族。《后汉书》之所以会以郡县的名称来命名民族名称,这是随着统一多民族中国国家的发展,到了东汉时期统一多民族中国的边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疆域扩大了很多,历史上的边疆成了内地,因此历史上的边疆少数民族也成了分布在内地的少数民族,他们分布在特定的郡县之内,被相关的郡县管理,于是在中国的历史文献当中出现了以郡县名称来作为少数民族的族称,所以《后汉书·南蛮列传》中把分布在巴郡的民族群体称为巴郡蛮、把分布在南郡的民族群体称为南郡蛮、把分布在武陵郡的民族群体称为武陵蛮,等等。

   值得充分注意的是,在具体的文献记载当中,也还有用更小的地名、县名、河流名、山川名来命名同一个民族的不同部分,例如《后汉书·南蛮传》记载东汉章帝建初元年(76年)武陵蛮的反抗时说“肃宗建初元年,武陵澧中蛮陈从等反叛,入零阳蛮界。其冬,零阳蛮五里精夫为郡击破(陈)从,(陈)从等皆降。三年冬,溇中蛮覃兒健等复反,攻烧零阳、作唐、孱陵界中。明年春,发荆州七郡及汝南、颍川弛刑徒吏士五千余人,拒守零阳,募充中五里蛮精夫不叛者四千人,击澧中贼。五年春,覃兒健等请降,不许。郡因进兵,与战于宏下,大破之,斩兒健首,余皆弃营走还溇中,复遣乞降,乃受之。于是罢武陵屯兵,赏赐各有差。” [2]这段记载当中一共提到了澧中蛮、零阳蛮、溇中蛮、五里蛮等民族群体,其中的澧中蛮是武陵蛮中分布在澧水流域群体,是用江河的名称来作为民族名称[3]、零阳蛮是武陵蛮中分布在武陵郡零阳县的群体,是用县名来作为民族名称[4]、溇中蛮是武陵蛮中分布在溇水流域群体,是用江河的名称来作为民族名称[5]、五里蛮是武陵蛮中分布在武陵郡充县的群体,是用县名来作为民族名称[6];又例如文献记载汉光武帝建武二十三年(47年),南郡的少数民族反抗,“潳山蛮雷迁等始反叛,寇掠百姓,遣武威将军刘尚将万余人讨破之,徙其种人七千余口置江夏界中,今沔中蛮是也。和帝永元十三年,巫蛮许圣等以郡收税不均,怀怨恨,遂屯聚反叛。” [7]文中就提到了潳山蛮、沔中蛮、巫蛮,其中的潳山蛮是指南郡蛮分布在潳山的群体,是用山的名称作为民族名称、沔中蛮是南郡蛮分布在沔水流域的群体,是用江河的名称来作为民族名称[8]、巫蛮是南郡蛮分布在南郡巫县的群体,是用县名来作为民族名称[9],等等。

   虽然《后汉书》把中南地区的民族称为南蛮,具体又称为巴郡蛮、南郡蛮、长沙郡蛮、武陵郡蛮,但是在以郡县名称命名民族的时候,《后汉书》也考虑到了文化的因素,比较早的在中国的历史文献当中把少数民族崇拜的图腾与相联系,例如认为武陵蛮是崇拜槃瓠的民族,认为巴郡南郡蛮是崇拜廪君的民族,与此同时还把一些少数民族的生产生活特点用来命名少数民族,例如对板楯蛮夷的命名。

   从民族源流的角度来看,巴郡蛮、南郡蛮应该是古代的巴人与楚人的民族融合体;长沙郡蛮、武陵郡与古代的三苗有民族的源流关系,但是应该也吸收了一部分没有融入华夏族的楚人;板楯蛮夷则属于氐羌系统的民族,但是因为处在秦、巴、蜀等民族的相连接地区,所以也在历史的发展过程当中也吸收过相关民族的成分,因此,从民族形成的类型来看,到了东汉时期中南地区的民族基本上都属于多源合流的民族,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与现代的苗族、瑶族、土家族有源流关系,而更多的群体则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与汉族发生融合,成为汉族的一部分,这些案例同时也说明汉族是一个典型的多源合流的民族,是以华夏族为中心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不断吸收其他民族群体而形成的世界上最大的民族。


二、长沙蛮、武陵蛮等民族群体的槃瓠崇拜与“华夷共祖”

  

   从《后汉书·南蛮列传》的记载来看,崇拜槃瓠的民族以长沙蛮、武陵蛮为代表,此外还有零阳蛮、汉中蛮、零陵蛮、沔中蛮、巫蛮、江夏蛮等。以上诸蛮的基本上都把槃瓠作为人文初祖或者是把槃瓠当作图腾来崇拜。

   关于长沙蛮、武陵蛮等民族群体崇拜槃瓠的历史,《后汉书·南蛮列传》认为是十分久远的,最早可以追述到华夏族传说的帝喾(按,五帝为黄帝、颛顼、帝喾、尧、舜)时代,当时有一个叫做犬戎的民族不断攻击帝喾,虽然帝喾进行了反击,但是没有能够战胜犬戎,所以帝喾“乃访募天下,有能得犬戎之将吴将军头者,购黄金千镒,邑万家,又妻以少女”[10]。虽然帝喾有这样的重赏,但是仍然没有人出来应聘,就在这个时候帝喾自己养着的一只叫做槃瓠的犬“遂衔人头造阙下,群臣怪而诊之,乃吴将军首也”。对此帝喾大喜,但是因为槃瓠是一只犬“而计槃瓠不可妻之以女,又无封爵之道,议欲有报而未知所宜”。帝喾的女儿知道她的父亲没有按照原来的约定办理,提出了疑问认为“帝皇下令,不可违信”,坚决要求嫁给槃瓠,帝喾迫不得已,“乃以女配槃瓠”。

   槃瓠之所以能够有如此的能耐,是因为槃瓠不同于一般的犬,槃瓠的出生以及槃瓠名称的命名都与帝喾的妻子有关,《后汉书·南蛮列传》注引《魏略》说:“高辛氏(按,即帝喾)有老妇,居(正)室,得耳疾,挑之,乃得物大如茧,妇人盛瓠中,覆之以槃,俄顷化为犬,其文五色,因名槃瓠。”[11]即槃瓠是帝喾妻子耳中之物变化而来的,这样的出生方式十分奇特,《后汉书》如此安排槃瓠的出生是颇有深意的,是要说明槃瓠与华夏族的五帝之一帝喾具有某种联系,这种联系在暗示帝喾的女儿嫁给槃瓠是不唐突的,是具有内在的历史逻辑。

   《后汉书·南蛮列传》接下来的记述更加具有特别的文化意义,“槃瓠得女,负而走入南山,止石室中。所处险绝,人迹不至。” [12]。文中槃瓠和公主居住的“石室”李贤注“今辰州庐溪县西有武山。” [13]又注引黄闵的《武陵记》说武山“山高可万仞。山半有槃瓠石室,可容数万人。中有石床,槃瓠行迹。”接着李贤又说:“今按,山窟前有石羊、石兽,古迹奇异尤多。望石窟大如三间屋,遥见一石仍似狗形,蛮俗相传,云是槃瓠像也。”也就是说到了唐代,中南地区的少数民族仍然有对于槃瓠的图腾崇拜。此外,作为公主进入崇拜槃瓠的少数民族地区之后,也经历了一个文化适应,首先是对服饰进行再造,目的是要适应槃瓠民族集团的服饰文化,“于是女解去衣裳,为仆鉴之结,着独力之衣”,这与当年庄蹻入滇“变其服,从其俗”的情况完全相同,就是为了一种文化融入。

   此后,帝喾十分思恋自己的女儿,派遣使者去寻找公主,但是每一次去寻找都遇上暴风雨,无法找到。多年以后,槃瓠和公主“生子一十二人,六男六女” [14]。《后汉书》的作者之所以要强调槃瓠的子女是“六男六女”,这是因为槃瓠死后,这些兄妹“自相夫妻”,即他们结为夫妻,是兄妹婚姻。这最少可以说明长沙蛮、武陵蛮等民族群体最早是有图腾崇拜的,这个崇拜对象就是槃瓠,槃瓠与公主生下来的子女实行的是具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婚,这或许能够反映汉藏语系古老先民在历史上曾经存在过血缘婚的的发展历史。

   在后来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槃瓠的子孙对于槃瓠的崇拜,具体表现在服饰和饮食两个方面。首先是槃瓠的子孙们按照槃瓠的一些特点进行了文化再创造“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因为槃瓠是“其毛五色”,所以槃瓠的子女们制作的衣服也是五色衣服,而且还有尾巴,即“制裁皆有尾形”,以表达对槃瓠的崇拜,进而成为一种文化符号。在饮食方面,李贤注引干宝的《晋记》说:“武陵(郡)、长沙(郡)、庐江郡夷,皆槃瓠之后也。杂处五溪之内。槃瓠凭山阻险,每每常为害。糅杂鱼肉,叩槽而号,以祭槃瓠。俗称‘赤髀横裙’,即其(槃瓠)子孙。” [15]由于槃瓠的子孙们社会在五溪之内,所以也被汉族的历史学家称为“五溪蛮”,当然五溪之外也有槃瓠后代的分布,李贤注引《荆州记》说:“沅陵县居酉口有上就、武阳二乡,唯此是槃瓠子孙,狗种也。二乡在武溪之北。” [16]

   帝喾的女儿最后还是回到了帝喾的身边,把所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帝喾,于是派遣使者去迎接自己的外孙,但是槃瓠和公主所生的子孙们在文化上和“外祖父”帝喾的文化已经产生了差异,特点是“衣裳班兰,语言侏离,好入山壑,不乐平旷” [17]。帝喾没有强求,而是“顺其意”,且“赐以名山广泽”。这些与帝喾有亲缘关系的民族渐渐成为中国南方的民族,人口越来越多,被华夏族称为蛮夷。民族性格也发生了变化,被华夏族认为是“外痴内黠,安土重旧”。但是因为槃瓠曾经在帝喾的时代有功,老祖母又是帝喾的女儿,所以得到了特别的关照“田作贾贩,无关梁符传、租税之赋”。在此李贤注说“优宠之,故蠲免其赋役也。”除了经济上的优待之外,在政治上槃瓠的后代也得到优待,槃瓠后代政治首领的名称叫做精夫,相互称呼为我辈,朝廷对于槃瓠后代的政治首领都“皆赐印绶,冠用獭皮”。

   总而言之,关于槃瓠崇拜的神话传说应该是汉藏语系古老先民较早的图腾崇拜文化遗留,是统一多民族中国重要的文化遗产。

  

三、廪君对盐控制权的争夺与巴郡南郡蛮的发展


巴郡南郡蛮虽然分布的地区自西向东很宽,但都是源自一个远古祖先,与先秦时期的巴人、楚人有民族的源流关系,巴郡南郡蛮内部有五个支系,其分别是:巴氏、樊氏、曋氏、相氏、郑氏。这些支系据《后汉书·南蛮列传》记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家权力   历史记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97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