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明:明代中国与爪哇的历史记忆——基于全球史的视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5 次 更新时间:2020-08-18 23:25:24

进入专题: 全球史   明代   爪哇   历史记忆  

万明  

   内容提要:位于烟波浩渺的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的印度尼西亚,是一个由18108个大小岛屿组成的“万岛之国”,爪哇岛就是这万岛之中排名第四的大岛。本文探讨明代中国与爪哇的历史关系,从单纯关注国家间的相互关系,到关注跨国群体活动及其历史书写,构成重新认识全球化发生与衍化过程的重要资源。本文选取中外史学界鲜少着意的爪哇井里汶,探究地名与港口定位、郑和下西洋与当地关系、苏南·古农·查迪与王珍娘的故事,由此追寻爪哇自东向西从厨闽、锦石、泗水,到三宝垄、井里汶、万丹、雅加达的港口发展演变史的脉络,以期有助于对早期全球化历史面貌的认知。并指出这些变化均在西方人到达前发生,以往过分强调西方大航海影响的观点应该加以修正。

   关键词:明代 爪哇 郑和下西洋 井里汶 全球史

   作者:万明(女),1953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与印度尼西亚的交往关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爪哇岛(Java)位于印度洋和太平洋,以及亚洲大陆和澳洲大陆之间的十字路口,因自古以来就是东西方的交通要道,吸引了中国、印度、阿拉伯、波斯、欧洲、非洲等地商人在这里交汇。早在汉朝,中国已开始了与爪哇的友好往来。《后汉书》载:顺帝永建六年(131)“十二月,日南徼外叶调国、掸国遣使贡献”。李贤注引《东观记》曰:“叶调国王遣使师会诣阙贡献,以师会为汉归义叶调邑君,赐其君紫绶,及掸国王雍由亦赐金印紫绶。”根据法国学者伯希和考证,叶调即爪哇。

   从全球史的视野考察,两国进入全面交流的高潮,是在公元15世纪初郑和七次下西洋时期,通过国家行为的大规模航海外交,与爪哇当地人以及中国移民发生了频繁的互动关系,对促进不同文明之间的经济、社会和文化交流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对公元16世纪以后的历史产生了持续而广泛的影响。

  

   一、郑和下西洋与爪哇

  

   洪武二年(1369)二月,明太祖派遣颜宗载出使爪哇,赐爪哇国王玺书,开始了两国交往。公元15世纪初,郑和七次下西洋,经历28年之久,“天书到处多欢声,蛮魁酋长争相迎”,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鼎盛时期。七次下西洋,明朝使团每次必经爪哇,明代中国与爪哇之间的航线,当时是一条从占城国新州港(今越南归仁港Qui Nhom)出发,直航爪哇的航线。

   跟随郑和下西洋的通事马欢《瀛涯胜览》记载:“自福建福州府长乐县五虎门开船,往西南行,好风十日可到”占城国。费信《星槎胜览》云:“自占城起程,顺风二十昼夜可至其国。”可见从占城国东北的新州港出发,可直接驶向爪哇,爪哇是郑和下西洋的第二站。郑和下西洋没有航海日志保存下来,跟随他下西洋的亲历者著述成为弥足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即马欢《瀛涯胜览》、费信《星槎胜览》、巩珍《西洋番国志》三种书。由于马欢是通事,他的《瀛涯胜览》是三书中最为翔实的一部,其中《爪哇国》留下了当时爪哇历史与社会最为全面的纪录,下面是其中的主要记载:

  

   爪哇国,古者名阇婆国也。其国有四处,皆无城郭。其他国船来,先至一处名杜板,次至一处名新村,又至一处苏鲁马益,再至一处名曰满者伯夷,国王居之。其王之所居,以砖为墙,高三丈余,周围二百余步。其内设重门,甚整洁。房屋如楼起造,高每三四丈即布以板,铺细藤覃或花草席,人于其上蟠膝而坐。

   于杜板投东行半日许,至新村,番名曰革儿昔。原系沙滩之地,盖因中国之人来此创居,遂名新村。至今村主广东人也,约有千余家。其各处番船多到此处买卖。其金子诸般宝石,一应番货多有卖者,民甚殷富。自二村投南,船行半日许,则到苏鲁马益港口。其港口流出淡水,沙浅,大船难进,止用小船。行二十余里到苏鲁马益,番名苏儿把牙,亦有村主掌管,番人千余家。其间亦有中国人……自苏儿把牙,小船行七八十里到埠头名漳沽。登岸往西南行一日半,到满者伯夷,即王居之处也。其处有番人二三百家,头目七八人辅助其王。

  

   费信《星槎胜览》将爪哇国置于《前集》,中外学界一般认为《前集》是他“亲监目识”之国。其中记载:“古名阇婆,自占城启程,顺风二十昼夜可至其国。地广人稠,实甲兵器械,乃为东洋诸番之冲要。”提到“港口以入去马头曰新村,居民环接。编茭蔁叶覆屋,铺店连行为市,买卖聚集”。又记载“苏鲁马益,亦一村地名也。为市聚货商舶米粮港口”。对于杜板,则仅记“杜板一村,亦地名也”。

   巩珍《西洋番国志》记载内容与马欢书无异,也是20国,可视为马欢书别本。文字简洁,也记爪哇的四处曰:“爪哇古名阇婆国也。其国有四处,一曰杜板,一曰新村,一曰苏鲁马益,一曰满者伯夷。”

   综上所述,当时郑和下西洋主要是在爪哇岛东部活动,到达了爪哇岛东部的四个地方:

   1.杜板,爪哇语Tuban,又名赌班。即《诸番志》中的打板,《岛夷志略》中的杜瓶,今厨闽,在今印度尼西亚东爪哇锦石西北。杜板是当时爪哇岛上主要海港。明代后期张燮《东西洋考》中称“吉力石港,即爪哇之杜板村,史所谓通蒲奔大海者也”。

   2.新村,即今爪哇岛的格雷西(Gresik),又称锦石,是满者伯夷王朝爪哇北岸一个重要商港。后文记载原系沙滩之地,因中国人到此创居,遂名新村,村主是中国人。马欢记载爪哇的港口新村是华人所创建,居民主要是广东和福建人,他们把新村建成爪哇的一个商业中心和国际贸易港口。新村创建之初,人口仅千余名,经过开拓,到公元1523年,发展成为拥有3万人口的“繁华港口”。

   3.苏鲁马益(Surabaya),又名苏儿把牙,即今印度尼西亚东爪哇北岸布兰塔斯河(Brantas River)入海处的苏腊巴亚,今称为泗水。

   4.满者伯夷(Madjapahit)是爪哇语Madjapahit、马来语Majapahit的对音。即《岛夷志略》中的门遮把逸,《元史》中的麻喏八歇、麻喏巴歇。明代史籍称满者伯夷,指公元13世纪末—公元15世纪末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东部一个强大王国,在今泗水西南,以布兰塔斯河(Brantas River)附近都城名为国名,满者伯夷即其译音。在爪哇语中意思为“苦马贾果”,即木苹果。公元1293年建国,公元1478年为东爪哇淡目(Demak)所灭。或称公元1293—1500年,满者伯夷王国曾统治马来半岛南部、婆罗洲(Kalimantam Island)、苏门答腊(Sumatra)和巴利岛(Pulau Bali)。

   马欢《瀛涯胜览》反映了公元15世纪初中国前往爪哇的交通航线以往爪哇岛东部为主,郑和使团人员目睹了中国侨民在爪哇的厨闽、锦石、泗水定居的历史事实。爪哇岛东部港口活跃,与当时满者伯夷王国建都于此有所关联,也与中国侨民在爪哇的活动地区集中在东爪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马欢提到杜板(今厨闽)、新村(今锦石)、苏鲁马益(今泗水)等港口城市,都有中国人居住。特别是在新村,当时已形成了华人聚落,以广东人、漳州人、泉州人为主体,说明当时在爪哇的华人已初具规模,对当地的港口以及爪哇的政治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进一步分析,根据《明实录》记载,爪哇派往中国朝贡的使者中,出现很多华人,表明在郑和下西洋前后,中国明朝与爪哇的官方外交中,爪哇华人充当了重要角色。现简列其国任为亚烈(阿烈)的使臣如下(同名者只列一次):

  

   永乐二年(1404)九月,“爪哇国西王都马板遣使阿烈于都万等奉表,贡方物,谢赐印币”;

   永乐三年(1405)十二月,“爪哇国西王都马板遣使阿烈安达加、李奇等来朝,贡方物”;

   洪熙元年(1425)四月,“爪哇国王杨惟西沙遣头目亚烈黄扶信贡方物”;

   闰七月,“爪哇国旧港宣慰司遣正副使亚烈张佛、那马等奉表,贡金银香、象牙方物”;

   宣德元年(1426)十一月,“爪哇国王杨惟西沙遣使臣亚烈郭信等来朝,贡方物”;

   宣德三年(1428年)正月,“爪哇国王杨惟西沙遣通事亚烈张显文等来朝,贡方物”;

   宣德四年(1429)八月,“爪哇国王杨惟西沙遣使臣亚烈龚以善等……贡马及方物”;十一月,“爪哇国王杨惟西沙遣使臣亚烈龚用才等贡方物”;

   正统元年(1436)七月,“爪哇国王杨惟西沙遣使臣亚烈高乃生等俱来朝,贡马及方物”;

   正统二年(1437)七月,“爪哇国遣使臣亚烈张文显……来朝”;

   正统三年(1438)六月,“爪哇国使臣马用良、通事良殷、南文旦奏:‘臣等本皆福建漳州府龙溪县人’”;

   正统八年(1443)七月,“爪哇国遣使臣李添福等贡方物”;

   景泰三年(1452)五月,“爪哇国王剌武遣陪臣亚烈参尚耿等来朝,贡方物”;

   景泰五年(1454)五月,“爪哇国王剌武遣臣曾端养、亚烈龚麻等来朝,贡马、方物”;

   成化元年(1465)九月,“爪哇国遣使臣亚烈梁文宣等贡马、物”。

  

   如同很多中古时期东南亚王国的研究一样,还原爪哇历史,需要依赖中国文献,也需要结合文献资料与文物资料。爪哇与中国的商贸往来一直繁盛,郑和下西洋,当时中国的铜钱作为爪哇流通货币使用,与郑和下西洋带去大量宋明铜钱也是分不开的。考察文献,《瀛涯胜览》中的爪哇最重中国青花瓷的记载格外重要:“国人最喜中国青花瓷器,并麝香、花绢、纻丝、烧珍之类,则用铜钱买易。”可见公元15世纪早期的爪哇大量进口中国青花瓷。这一事实还可以从考古发掘得到证实。中国派遣郑和七次下西洋,满者伯夷与中国朝贡关系频繁;中国与满者伯夷两国的商贸兴盛,铜钱在满者伯夷成为流通货币,闽广华人到爪哇定居,形成华人聚落,都促成了贸易的繁盛发展。在满者伯夷的德罗乌兰遗址,考古发现大量中国陶瓷。这是研究满者伯夷与中国关系的重要文物资料,是两国之间繁荣的贸易交流的历史见证。

   综上所述,无论是郑和下西洋亲历者的记述,还是明朝官方《明实录》的记载,都没有关于井里汶的纪录。

  

   二、明代文献与爪哇文献中的井里汶

  

   爪哇是海上丝绸之路必经之地,今天井里汶是位于西爪哇北部的港口,滨临爪哇海。井里汶海域打捞的唐宋时期沉船,已说明这一带海域在历史上早已是中国与爪哇海上联系的重要通道,打捞出水的船货不但数量多,种类也多。沉船中打捞的中国瓷器,见证了昔日海上丝绸之路的辉煌。新加坡学者认为:“直到最近,考古学家和古代史学家仍倾向于认为,早期东南亚港口的生存主要归功于来自中国、印度以及近东等外来因素的刺激,以及外销的需求。这个模式低估了区域内贸易的重要性。”他提出了“区域内贸易”即爪哇本土贸易发展的问题。

   然而,以往中外史界较少论及井里汶,更遑论专门研究。公元15世纪初郑和下西洋主要到达了爪哇岛东部,在马欢等人记述的几个地名中,并没有井里汶,因此在这里我们来到了一个问题点,即郑和船队是否到达过井里汶?换言之,井里汶地名于何时彰显?下面让我们将郑和下西洋后中国和爪哇本地文献结合起来进行考察。

   (一)明代文献中的井里汶地名考

地名是人们对具有特定方位和地域范围的地理实体赋予的专有名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全球史   明代   爪哇   历史记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50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