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殷弘:古今中西地缘政治思想对当代中国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4 次 更新时间:2018-04-29 21:20:07

进入专题: 地缘政治思想  

时殷弘 (进入专栏)  

   地缘政治基于一个在人类生活中最悠久和最广泛的根本事实:人类生活很大程度上由它处在其中的全部地表自然环境规定;各不同的政治共同体的内外属性和行为方式,连同它们之间基本的政治关系和实在、潜在互动,很大程度上由可以称作“国际关系物质基座”的地缘秉性或地缘动能规定。地缘政治思想是关于国际政治权势与国家地理环境之间的关系的思想。它涉及的是经久的地缘空间关系对国际权势关系和权势重心的影响,是地理环境的作用和与之关联的技术、社会政治组织及人口状况的变化趋势对国家间力量对比的内在含义。权势是地缘政治思想的最基本概念,安全或与安全有关的权势积聚、投射或扩展是其最基本的价值取向。

   因此,地缘政治跻身于最悠久的人类政治之列,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思想是一类最悠久的人类政治思想。在此需要凸显和例解中国的古老和深刻的地缘政治、地缘战略理念。

  

   中国古代地缘政治思想例解

   中国历史上单独一项最伟大的政治论文是贾谊的《过秦论》,它为层层阐析以至揭示极强大的秦帝国二世而暴亡的根本原因,几乎在下篇的一开篇就浓墨重彩地展示强秦的地缘政治优势和相应的地缘战略,显露出初汉地缘政治思想的灿烂光华:

   秦地被山带河以为固,四塞之国也。自穆公以来,至於秦王,二十馀君,常为诸侯雄。岂世世贤哉?其势居然也。且天下尝同心并力而攻秦矣。当此之世,贤智并列,良将行其师,贤相通其谋,然困於阻险而不能进,秦乃延入战而为之开关,百万之徒逃北而遂坏。岂勇力智慧不足哉?形不利,势不便也。

   不仅如此,接下来三句辉煌地揭示了六国联盟战争和制衡努力的内在困难,那出于地缘政治形势和更多因素:

   秦小邑并大城,守险塞而军,高垒毋战,闭关据厄,荷戟而守之。诸侯起於匹夫,以利合,非有素王之行也。其交未亲,其下未附,名为亡秦,其实利之也。彼见秦阻之难犯也,必退师。

   《史记·商君列传》记载了中国史上最伟大的政治改革家商鞅(在其改革的正负两面历史结果的规模和激进程度意义上的“最伟大”,还有在他的政治决心和非常创新性的政治哲学意义上的“最伟大”),包括记载了他对魏国的关键的扩张主义地缘战略战役,那基于对秦王国最关键的地缘政治形势的透彻理解;同时,这记载也间接地体现了中国史上最伟大的史家司马迁的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灼见:

   其明年[前341 年,变法发动后15年——作者注,下同]齐败魏兵於马陵,虏其太子申,杀将军庞涓。其明年,卫鞅说孝公曰:“秦之与魏,譬若人之有腹心疾,非魏并秦,秦即并魏。何者?魏居领厄之西,都安邑,与秦界河而独擅山东之利。利则西侵秦,病则东收地。今以君之贤圣,国赖以盛。而魏往年大破於齐,诸侯畔之,可因此时伐魏。魏不支秦,必东徙。东徙,秦据河山之固,东乡以制诸侯,此帝王之业也。”孝公以为然,使卫鞅将而伐魏。魏使公子卬将而击之。军既相距,卫鞅遗魏将公子卬书曰:“吾始与公子驩,今俱为两国将,不忍相攻,可与公子面相见,盟,乐饮而罢兵,以安秦魏。”魏公子卬以为然。会盟已,饮,而卫鞅伏甲士而袭虏魏公子卬,因攻其军,尽破之以归秦。

   《史记·苏秦列传》记录合纵战略(为制衡或击破单独一个最强国家拥有的威胁性优势的大联盟缔造)推销员苏秦。他鼓舌如簧地分别向六国作的推销论辩都基于对一国根本战略形势的分析,而所有这些分析都有一个固定模式:地缘战略位置+总的和有特征的国力+与其他强国的关系。他的分析全都在其不同维度上具体细致,使人想起迈内克在《马基雅维里主义》一书内论述的、近两千年后的伟大国务家黎塞留及其“参谋人员”。

   如此可彰显中国传统地缘战略思想之丰饶和悠久的例解几乎无穷无尽!信手拈来,一个例解可见于《后汉书·隗嚣公孙述列传》。在粉碎了王莽政权的“自然状态”似的革命战争之后,光武帝历时十多年从事统一战争,而其中有个最大最久的敌人——那个时代最强的华夏地区性军阀——公孙述。有一种地缘战略分析和提倡对公孙述大有影响,那是关于西南蜀地的地缘经济和地缘战略裨益的,而且事实上它们大大便利了他的分离主义事业:

   蜀地肥饶,兵力精强,远方士庶多往归之,邛、笮君长皆来贡献。李熊复说述曰:“今山东饥馑,人庶相食;兵所屠灭,城邑丘墟。蜀地沃野千里,土壤膏腴,果实所生,无谷而饱。女工之业,覆衣天下。名材竹干,器构之饶,不可胜用,又有鱼、盐、铜、银之利,浮水转漕之便。北据汉中,杜褒斜之险;东守巴郡,拒扞关之口;地方数千里,战士不下百万。见利则出兵而略地,无利则坚守而力农。东下汉水以窥秦地,南顺江流以震荆、扬。所谓用天因地,成功之资。今君王之声,闻于天下,而名号未定,志士孤疑,宜即大位,使远人有所依归。”述曰:“帝王有命,吾何足以当之?”熊曰:“天命无常,百姓与能。能者当之,王何疑焉!”……建武元年[公元25年]四月,遂自立为天子,号成家。色尚白。建元曰龙兴元年。

   另一个例解(如此的例解几乎无穷无尽!)是东汉班固为其《汉书·赵充国辛庆忌传》写的篇末评论,那洞察到了地理状况和地缘文化的至关重要的“传统缔造”效能,指出华夏的那部分可贵的“尚武精神”有其显著的历史性边疆源所:

   秦、汉已来,山[华山或崤山]东出相,山西出将。秦时将军白起,郿[今陕西眉县东]人;王翦,阳[今陕西富平县东北]人。汉兴,郁郅[今甘肃庆阳]王围、甘延寿,义渠[今甘肃宁县西北]公孙贺、傅介子,成纪[今甘肃通渭东北]李广、李蔡,杜陵[今西安市东南]苏建、苏武,上邽[今甘肃天水]上宫桀、赵充国,襄武[今甘肃陇西县东南]廉褒,狄道[今甘肃临洮县]辛武贤、庆忌,皆以勇武显闻。苏、辛父子著节,此其可称列者也,其余不可胜数。何则?山西天水、陇西、安定、北地处势迫近羌胡,民俗修习战备,高上勇力鞍马骑射。故《秦诗》曰:“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皆行。”其风声气俗自古而然,今之歌谣慷慨,风流犹存耳。

  

   今日中国不应忘记的西方“教义”

   现在来说当今中国。当今中国在亚太地区乃至全球所处的地缘政治、地缘战略和地缘经济形势何等广泛和复杂,面对的有关任务和挑战又何等多样和愈益尖锐!从严格意义上的战略视野出发,大概最重大的一对事实和趋向在于:中国海洋能力和海洋权势的增强突飞猛进,此乃中国总体实力和中国战略权势理所应当的增进的一大方面;与此同时,中国对外关系和对外政策的两个最重要的方面(两项重中之重),即对美和对亚洲邻国的关系和政策,都在一定意义上被“锁在”海洋战略竞争、海洋领土争端以及海洋权益争执之中。中国的必然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在、并且必须是在海洋上。与此同时,“修昔底德陷阱”也首先是在海洋上。

   在中国的对美关系(特别是其中的战略层面)上一定要牢牢记住以下根本事实:在经久不息的地缘政治与程度空前的全球化复杂交织的当今世界,太平洋西岸的巨型中国是高速增强着的最大发展中国家,太平洋东岸的巨型美国则是实力最强和权势最广的发达国家,两国间的当代关系实属多维、复杂、能动和意义非凡。中美两国既非单纯的对手,亦非单纯的伙伴,双边关系中基本的竞争、对立、协调和合作成分既有相对的稳定性质,又有不息的变动特征。中美两国都须明白,任何非同小可的彼此间轻视,任何左右相关国策的误识或偏见,任何就对方的紧要利益、实际能力和基本情感做出的严重误判,都会导致重大的损失和往往深远的后患;无论是试图以实力胁迫对方屈服的强硬做法,还是出于激愤和莽撞的过激反应,都可谓政治上的浅薄和战略上的轻浮。

   必须念念不忘,我们的长久和根本的战略对手颇大程度上由其基本的历史记忆、政治文化和政治思想塑造,其中包括以马汉和麦金德为最大宗师的西方现当代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思想。马汉相应于帝国主义扩张和霸权竞争的时代背景,试图通过从战略上分析并总结英国确立其世界权势的历程,既为英国维持其优越地位、也为美国崛起为一流强国提供根本的战略指南。在他的理论中,近海和岛屿殖民地以及海外基地,与强大的海军和远洋商船队一样,是世界性权势的基本要素。

   麦金德在19-20世纪之交做出了兼具深刻洞察和过头恐惧的著名预言:“世界政治的枢纽地区难道不是这么一个广大的欧亚地区:那里海船不能进入,但在古昔却任骑马的游牧民族驰骋,而在今天将被铁路网络覆盖?”这枢纽地区“在世界上占据德国在欧洲战略的中心战略位置……对枢纽国家有利、导致它扩张鲸吞欧亚地带的力量对比的总格局,将使巨量大陆资源之用于舰队建设成为可能,到那时世界帝国就将为期不远。”

   这些都是他们的经久教义!不仅如此,20世纪开始后不久,在英德敌意愈益加深、特别是英德海军竞赛的背景下,英国政府认定德国为头号敌人,而在这战略定向方面起了重大作用的著名的克劳备忘录用麦金德的逻辑强调:“最强大的陆军与最强大的海军结合于单独一个国家,将迫使世界(实为英美两强与德国的欧陆大敌法俄)联合起来挣脱这一梦魇。”这就是他们的根本信条!牢记这些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意识形态”,大有利我们坚持在根本上正义和有利的国家战略方向。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本文为作者在人民大学国际安全与战略工作坊·圆桌讨论上的发言,经作者本人审定,澎湃新闻获授权发表。)

  

  

进入 时殷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地缘政治思想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735.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