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殷弘:近昔与未来:总统竞选期间与其后的美国对华态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15 次 更新时间:2021-01-15 22:37:09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对华政策   美国大选  

时殷弘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由于特朗普政府在全球治理、中美贸易、中美战略竞斗和外交往来等领域严重倒行逆施,拜登新政府纠错势所必然。但当前美国对华态势既有多方面强劲和经久的国际结构性动能,又有同样多方面强劲和经久的国内政治和社会动能,因而令其纠错必然相当局部和有限,且在另一些领域的与华对抗和竞斗难免有进一步加剧的很大可能。美国大选后的中美关系趋势,颇大程度上可由中国影响或塑造,因而中国方面的战略和政策与适当的调整至关重要。中国需要采取主动,以避免中美军事冲突为根本共同利益、起码“公约数”和统领性议题,争取拜登政府在执政后尽早与中国从事讲求实际、足够聚焦和有具体的重要提议的对话或谈判。

   [关键词]美国 总统竞选 特朗普 拜登 美国对华态势 中美关系

  

   特朗普在应对新冠疫情上严重渎职、异常低效甚而失能,因而借狂野抨击中国和施行超强硬对华政策去帮助其争取摆脱政治困境以竞选连任。然而,自新冠疫情猛袭美国以来,特朗普及其行政当局在战略/军事阵线、政治/意识形态阵线和扩展着的有选择的“脱钩”方面的对华态势和行为,大致与总统竞选无关,突出地表现为美国政府乃至在野势力对华极度恶意的、凶狠的强劲和大致经久的结构性动能。至于与总统竞选紧密或较紧密相关的,则主要是特朗普政府在对华经贸阵线上的行为方式和特朗普个人从2020年4月底往后的对华歇斯底里。

   美国大选过后,特朗普还要在白宫继续执政两个月。其间,他的政府几乎必定会加剧或至少维持对华超鹰派方针。展望未来,从中国的视野看,就中美关系有所缓解或较为稳定而言,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有利有弊。不过,就这一点来说,拜登当选与假设的特朗普连任之后 的政策方向势必显示出重大区别。由于特朗普行政当局在全球治理、中美贸易、中美战略竞 斗和外交往来等领域严重倒行逆施,采取或加剧危险行为,拜登新政府迟早纠错便势所必然。然而,另一方面,当前美国对华态势既有多方面强劲和经久的国际结构性动能,又有同样多方面强劲和经久的国内政治/社会动能,令这纠错必然相当局部和有限,而在另一些领域将存在很大可能导致美国与华对抗和竞斗进一步加剧。

   中美两国目前各自的态势决定了没有可能显著缓解对抗或竞斗。中国需要采取主动,以避免中美军事冲突为根本共同利益、起码“公约数”和统领性议题,争取美国拜登政府在执政后尽早与中国从事讲求实际、足够聚焦和有具体重要提议的对话或谈判。就中国而言,根本的至少是须坚决、足够和较持久地实施战略和军事调整,谋求减抑中美各自战略前沿碰撞的危险,争取促成构建中美之间新的战略稳定;争取多少改善和保持与美英以外的其余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大国的关系,以利战略集中,降低同时面对多个一二线对手的风险。

   一、美国对华态势与总统竞选:大致无关与密切相关

   美国大致从2020年3月往后遭新冠肺炎疫情猛袭并遭受重创。至2020年下半年,美国的疫情近乎失控。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竞选愈演愈烈,而其中心问题则是两个彼此紧密相连的议题——应对空前疫情引发的空前的公共健康危机与应对随之而来的空前的经济衰退压力。中国问题虽然远非总统竞选的中心问题,但尤其对在前一中心问题上严重渎职、严重低效甚而失能的特朗普来说,却是经“甩锅”而争取摆脱困境以竞选连任的一个必然选择。

   然而,如前所述,新冠疫情以来的特朗普及其行政当局至少在战略/军事阵线上的对华态势和行为,大致与总统竞选无关。战略/军事阵线上,形势复杂,其采取的诸多行动常常自相矛盾。一方面,美国的以下活动多半由于新冠疫情的猛袭而在悄悄地减少、放缓甚或暂停:强化在东海及其外海域针对预想的中国未来可能发起的挑战的美日联合军事行动,直到2020年10月下旬至11月初美日针对东海问题进行有4.6万美日官兵、几十艘军舰和几百架军机参加的大规模联合军演;建设与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印太四国战略联盟,直到10月初起与日澳印三国一起急剧加大构建该联盟的力度和步伐;推进美国战略武力的近乎全面的技术更新和升级。

   (一)南海问题

   围绕南海问题,美国海军加大了在南海的挑衅力度。其具体表现为:(1)美海军2020年3月25日在临近菲律宾的南海海域进行大张旗鼓的导弹实弹发射。(2)美海军战舰3月至5月三个月内四次在南海进行挑战中国主权声索的“航行自由行动”,继而又在7月14日、8月27日和10月9日进行三次行动。(3)美军机在南海上空的飞行次数(包括抵近中国大陆和中国海南岛的飞行)大幅增加,据中国外长8月间对新华社称2020年上半年便达到2000架次。美国三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由大量巡洋舰、驱逐舰和各类军机陪伴,6月间同时巡航印太海域,为近三年来首次。其中,两艘核动力航母率其各自的打击群驶入南海,在7月间作两次大规模演习。所有这些强化美国战略存在和构成战略活动的行动数量在显著增加。更昭示美国长期战略动向的是,7月8日发布的五角大楼新的战略评估报告,将中国定位为美国头号军事威胁,危险性超过俄罗斯。

   (二)台湾问题

   除南海问题外,美国在台海问题上对我国采取的挑衅动作也进一步变本加厉。例如,在军事层面,2020年3月25日、5月13日、6月4日、8月18日和8月30日,美海军导弹驱逐舰穿经台湾海峡;6月9日,美海军运输机极罕见地招摇飞越台湾岛上空。在政治层面,3月27日美国会通过所谓“台北法”;8月4日,美卫生和公众服务部部长阿历克斯·阿扎尔宣布,作为贯彻2018年通过的“台湾旅行法”的行动率团访问台湾——这是自中美建交以来访台的最高级别美国官员和唯一的内阁部长。继而,负责经济增长、能源和环境的副国务卿基思·克拉奇又于9月17日访台,名义为参加告别李登辉活动;三个月后,台湾当局宣布,内阁部长级的美环保署署长安德鲁·惠勒迅将访台,讨论环保问题美台“国际合作”;8月23日,美在台协会主席首次站在蔡英文身边,在出席1958年“金门炮战”纪念仪式。8月31日,美国政府又宣布发起与台湾的新的经济对话(估计旨在达成美台自由贸易协定),并且解密1982年里根总统对台六项安全保证和宣布继续信守之。11月20日,美台签署为期五年但可延期的协定,规定双方每年举行“政府间”“经济繁荣伙伴关系会谈”。随后,美军印太司令部情报部主任迈克尔·斯图德曼海军少将半公开访问台湾,是为美军将官的颇罕见的一类行动。

   继2019年8月美台完成美对台出售66架F-16v先进战机(总价80亿美元)的协议后,特朗普行政当局在2020年10月上旬启动对台出售MQ-9先进无人机和哈尔彭(Harpoon)海岸防卫反舰和对地导弹系统的法律程序,总价估计50亿美元。之后,又于10月21日宣布批准对台出售18亿美元的“响应增强型防区外对地攻击导弹”(SLAM-ER)等武器系统,于10月26日宣布批准对台出售总价23.7亿美元的100套哈尔彭海岸防卫反舰和对地导弹系统。

   总的来看,民主党政府上台后,现任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愈益侵蚀传统的一个中国政策不大可能基本改变。一方面,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当局尚未根本损伤或公开废弃传统的一个中国政策,因而其加大对台湾的军事支持和外交支持仍属“切香肠”式的渐进侵蚀。然而,另一方面,全球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政府对台多方面支持骤然加剧和不断多发,“切香肠”已成为频繁地“大片猛切”,系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所未见。拜登新政府或许会部分地回复到较缓的渐进侵蚀,但频度和力度颇可能超过1979年往后直至2020年初为止的任何时期。

   与此同时,美国的另一项基本政策依然维持了多年来在历届总统治下都得以贯彻的基本政策,即反对台海两岸任何一方未经挑衅地改变现状,因而不会直接鼓动和悍然支持台湾当 局发动修宪性的法理“台独”,以避免美中两国间大规模军事冲突的严重危险。中美两国都深感彼此间的大规模军事冲突绝对不可取,因而可能升级为大规模冲突的事故性冲突亦如此。问题在于,中美两国都不愿在台湾问题上对对方做重大让步,而且总的来说愈益加剧的军事紧张在增长事故性冲突的风险。所以,对台湾问题的危险性既不能过低估计,也不应过高估计。应当仔细地观察到,从2020年9月18日和19日有报道称中国军机飞次飞越过“台海中线”,中国政府随即申明从来没有所谓的“台海中线”。军事紧张一旦过甚,双方便会有悄然地彼此缓和姿态。问题是,世人对2020年内回返“常态”的信心弱于往昔,拜登执政之后这种状况会大致依然。

   (三)对华政治/意识形态运动

   政治/意识形态阵线上的猖獗态势和凶猛行为,大致也与特朗普的总统竞选需要没有多大必然的直接关系。在香港国家安全法立法以前,特朗普政府便以抨击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隐瞒”和“造假”来构建美国政府反华意识形态运动的核心议题中心。在对华政治/意识形态阵线上,特朗普政府自新冠大流疫爆疫情暴发往后继续遏阻和推回中国国家在美国的“软权势”投射,特别是在2020年3月初将中国驻美官方新闻机构定作“外国使团”,驱逐其160名新闻工作者中间的60人;三个多月后,又有四家中国驻美官方媒体机构被定为“外国使团”;2020年8月13日,在美孔子学院被美国务院定为从事中国对外宣传的“外国使团”;10月21日,美国国务院又将六家中国官方在美媒体机构定为“外国使团”。

   2020年6月24日,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赖恩在演讲中,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共产党的抨击升级到最高峰。他强调特朗普任总统之前几十年美国朝野劝诱中国温和化、自由化的努力自食恶果。7月14日,美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迪威发表演讲,就中国对外行为的根源为奥布赖恩演讲作注,也为在其演讲前一天美国宣布的关于南海的“蓬佩奥主义”敲鼓。7月23日,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演讲,构成逆转数十年来美国对华政策根本特性的最正式宣告。

   (四)持续拓展的有选择的脱钩

   除上述方面外,特朗普政府推行的持续扩展的与中国有选择的脱钩也与总统竞选大体无关,用前面的话说,这种脱钩更像是突出地表现了美国政府甚而朝野对华凶狠的、强劲的和大致经久的结构性动能。就此特别要强调,从2019年5月15日特朗普签署打压华为的行政命令开始,攻击奉行所谓极权主义的中国共产党中央通过国家安全法、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理由全面彻底地控制中国社会(包括企业、科研机构和大学)、渗透/颠覆西方发达国家(包括西方高技术领域、科研教育和新闻领域乃至西方国家国内政治进程和社会舆论)就成为全面攻击中国政治/社会体制和对外活动的一个经久不息的重心,特别在全球新冠疫情暴发以后更是如此。这类攻击的政策结论,就是尽可能加剧对华扩展着的有选择的脱钩,以便保护美国国家安全、社会安全和技术优势。美联邦调查局局长雷伊7月7日的长篇演说,就是这类活动的高峰。美国当前政府内外主流势力愿意承受美国经济因这类脱钩而遭受的巨大损失,去阻绝中国获得战略优势和意识形态影响优势。在新冠疫情的强烈影响下,中美之间扩展着的有选择的脱钩更迅速地加剧,同时正在被蓄意地迅速扩展和减少选择性。中美两国间渐行渐远,构成难以逆转的历史趋势。

   (五)对华经贸

与总统竞选紧密或较紧密相关的主要是:(1)特朗普政府在对华经贸阵线上的行为方式;(2)特朗普个人从2020年4月底往后的对华歇斯底里。对华经贸阵线上,特朗普政府的局部收缩少有怀疑。虽然特朗普依然扬言要依据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扩大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的对华输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时殷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对华政策   美国大选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360.html

3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