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森:知识在社会中的运用与误用

——从哈耶克的知识分工理论看人类社会的货币控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8 次 更新时间:2018-04-02 00:15:57

进入专题: 知识分工   价格机制   哈耶克  

韦森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在1937年发表的“经济学与知识”和1945年发表的“知识在社会中运用”两篇经典文章中,哈耶克构建了他的经济学理论的知识论基础:在具有细密劳动分工的现代市场经济中,人们的知识是分立的,因而只有用市场价格机制进行资源配置才是有效率的。正是通过价格体系的作用,劳动分工和以人们分立知识为基础的协调运用资源的做法才有了可能。然而,在哈耶克的这一理想市场经济模型中,只有市场竞争和价格机制,而并没有货币的因素在其中。现代市场经济的核心和实质是价格机制,但是市场价格是一个货币标量,有价格必须有货币。一旦把货币因素考虑进来,即无论是有一个外在的政府机构或央行从制造和注入货币,还是完全采取金属货币,亦或是“货币内生”,就没有完全理想的完美市场价格决定机制。如果把货币的因素考虑进来,无论是新古典主流经济学的市场价格决定,还是哈耶克所提出的具有私人信息和分立知识的人们进行市场交易的非完美市场的理想模式,都要重新进行思考。如何发行和管理货币,就成了一个与维护市场价格竞争机制一样的一个现代市场经济运行的中心问题了。

   关键词:知识分工  价格机制  货币 记账货币  货币管理  商业周期

  

   “在研究市场这样一种极其复杂的现象时,我们必须明白,它取决于众多个人的行动,对决定着一个过程之结果的所有情形,几乎永远不可能被充分认识或计算。”

   —— F. A. 哈耶克《知识的僭妄》(1978,p.24)

  

一、知识在市场中的运用:哈耶克经济学的知识论基础

  

  

   作为20世纪世界最伟大的经济学家和社会思想家之一,哈耶克对当代经济学理论最重要的贡献莫过于他知识分工理论了。哈耶克与1974年与瑞典经济学家贡纳尔·缪尔达尔(Gunnar, Myrdal, 1898~1987)一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主要是表彰他们“在货币理论和经济波动上的开创性研究,以及对于经济、社会和制度现象之间相互依存关系上的深刻分析”。从20世纪40年代到20世纪80年代,哈耶克所出版的《通往奴役之路》(1944)、《自由宪章》(1960)、《法、立法与自由》(1973~1979)等著作也曾在世界上产生了巨大影响。尽管哈耶克对人类社会的理论贡献是多方面的,但是在经济学领域最广为人知的还是他的两篇文章:一是1937年发表伦敦经济学院的Economica上的“经济学与知识(Economics and Knowledge)”,一是1945年发表在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第4期上的“知识在社会中的运用(The Use of Knowledge in Society)”。

   到了晚年,在1974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所做的题为“知识的僭妄”(Hayek, 1978,pp.23-34)(诺贝尔讲座 | 哈耶克:知识的僭妄)的讲演中,哈耶克又重新阐述了他的“经济学与知识”(【一瓣】哈耶克 | 经济学与知识)(1937)以及“知识在社会中的应用”(1945)两篇文章的观点和理论发现,并对他自己一生的经济学理论及其知识论(epistemology)基础做了总结,并试图在他的知识分工理论与他的货币与商业周期理论在他的知识论基础之间搭上一座桥梁。换句话说,哈耶克在这三篇时间横跨30余年的文章中的思想和理论逻辑是一致的,且一贯的,三篇文章共同奠定了他的整个经济学理论和社会理论的知识论基础。对此,哈耶克在晚年不止一个地方说过:“是1937年在伦敦经济学俱乐部的演说——我的就职讲演即‘经济学与知识’,是我踏上了自己的思考之路。……有时我私下里说,我在社会科学中,有一个发现,两项发明:这个发现就是利用分散知识的方法。这是我对它简单的表述;我取得的两项发明则是货币的非国家化和我的民主理论”(转引自Caldwell,2004, p.206)。

   下面我们先看看哈耶克在这三篇文章中到底讲了什么。

   在1937年11月10日在伦敦经济学俱乐部所做的主席就职讲演中,哈耶克发表了在“经济学与知识”这篇重要文章(收入哈耶克《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英文版,见Hayek,1949, pp. 33~56,下同),其核心思想是批评当时在经济学界就十分流行的“均衡分析”,指出这种“均衡分析”的症结就在于:“必须把整个经济系统都假设成为一个完美市场(perfect market),在这种完美市场中,每个人都同时知道每一件事情。这样一来,有关完美市场的假设就仅仅意味着,即使社会的所有成员没有被假设为无所不知,也至少应当被认为是自然而然地知道所有与他们的决策相关的事情”(同上,p. 46)。对这种建立在“全知全能”知识观基础之上的经济均衡论,哈耶克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批评和商榷,从而提出了“知识分工”的概念:“显而易见,这里存在一个知识分工(the division of knowledge)问题:这个问题不仅与劳动分工问题颇为相似,而且至少和劳动分工问题一样重要。的确,自我们所研究的这门学问创始以来,劳动分工问题一直是论者们研究的主要论题之一,但是知识分工却被完全忽略了,尽管在我看来,知识分工这个问题乃是经济学中真正核心问题。我们宣称要解决的乃是这样一个问题:若干人(其中每个人都只有一点知识)之间所发生的互动关系究竟是如何实现价格与成本相符合这样一种状态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状态却惟有经由某个拥有所有这些个人之全部知识的人的刻意指导才可能得以实现”(同上,p.51)。

   根据人们的分立知识和知识分工,哈耶克得出了他的市场经济中个人的自发行动可以达致较理想资源分配结果的结论,并且他在这一期间和米塞斯一起,与奥斯卡·兰格(Oscar Lange)以及阿巴·勒纳(Abba P. Lener)等进行了一场有关社会主义经济的大论战,彻底否定了运用中央计划经济进行资源配置的可行性。哈耶克认为:“个人所采取的自发行动将在我们能够加以定义的那些条件下实现对资源的分配;尽管对资源的这种分配并非出于任何人制定的计划,但是我们却仍然可以按照这样一种方式来理解它,就好像人们是根据某项单一的计划而达成这种结果似的”(同上,p.54)。由此,哈耶克得出了他一生经济学和社会理论的知识论基础:“究竟什么方式才是运用最初由个人分散掌握的那些知识的最佳方式的问题,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经济政策——或者是设计一种有效的经济制度——方面的主要问题之一”(同上,p. 79)

   实际上,这就牵涉到经济体制的合理选择了:是采取竞争的市场经济体制?还实行计划经济体制?这取决于哪种体制更可能使个人分立的知识得到最佳和充分利用。哈耶克发现,只有竞争的市场机制或言价格机制才是最有效利用市场中具有无数个人的分立和分散知识的资源配置体制,从而也否定了中央计划经济的可行性(feasibility)。哈耶克的原话是:“如果我们想理解价格体系(the price system)的真正作用,那么我们就必须把价格体系视作为是这样一种交流信息或沟通信息的机制。当然,价格越僵化,价格体系所具有的这种作用也就越有限。……就价格体系而言,最具重要意义的一个事实是,它的运行所凭借的知识很经济,即是说,参与这个体系的个人只需要掌握很少信息便能采取正确的行动”(同上,p.86)。

   由此,哈耶克也得出了他后来于20世纪60和70年代在《自由宪章》、《法、立法与自由》以及在1988出版的《致命的自负》中所提出的“自发秩序”和“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的基本思想和基本主张。哈耶克说:“如果这种价格机制是人类刻意设计的产物,又如果受价格变化之引导的人们懂得他们的决策有着远远超出其即时性目的的重大意义,那么这种价格机制早就被赞誉为人的心智所达至的最伟大成就了。然而颇为遗憾的是,一方面价格机制并不是人之设计的产物;而另一方面,那些受价格机制指导的人通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行事。……这里的问题恰恰在于如何才能把我们运用资源的范围扩展到任何人的心智所能控制的范围以外;因此,这也是一个如何才能摆脱刻意控制之必要以及如何才能激励个人不用别人告诉他能做什么的情况下去做可欲之事的问题”(同上,p.87-88)。

   基于人类的分散和分立的知识和以及知识的分工,哈耶克得出了他在20世纪40年代最为深刻的洞见和他自己认为最重要的理论发现:“人类最初是在并不理解的情况下偶然发现了某种惯例和制度的,只是在后来才慢慢学会了如何运用它们,尽管人类直到今天还远远没有学会如何充分运用它们。需要指出的是,价格体系只是这些惯例和制度中当中的一种而已。正是通过价格体系的作用,劳动分工和以分立知识(divided knowledge)为基础的协调运用资源的做法才有了可能。……人类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我们的文明赖以为基础的劳动分工制度,实是因为人类碰巧发现了一种使劳动分工成为可能的方法。……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成功地设计出一种替代性的体制。”(同上,p. 88-89)

   在“经济学与知识”和“知识在社会中的应用”发表30多年之后,哈耶克在他的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讲演中,继续重复强调他三四十年代的伟大理论发现:“我们的理论所要说明的是,在一个良序市场中相对价格和工资体系是如何自发决定的。就这一理论而言,以上所言尤其正确。市场过程的每个参与者所拥有的特殊信息,都会对价格和工资的决定产生影响。这方面的全部事实,是科学的观察者或任何单一头脑均无法全部掌握的。这当然就是市场秩序的优越性之所在,也是在不受政府权力压制的情况下,为什么它会逐渐取代其他秩序,并且在由此产生的资源配置中,可使更多有关具体事实的知识得到利用的原因,这些知识散布在无数的个人中间,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全部掌握的。”(1978,p. 27)

   把哈耶克20世纪40年代两篇经典文章的思想汇集起来,可以认为,个人分立和分散的知识和知识分工理论构成了贯穿他一生经济学思想和社会理论的基础。其核心思想有以下几点:(1)在具有细密劳动分工的现代市场经济中,人们的知识是分立的,因而只有用市场价格机制进行资源配置才是有效率的。(2)正是通过价格体系的作用,劳动分工和以人们分立知识(divided knowledge)为基础的协调运用资源的做法才有了可能。(3)市场只能是一种自发秩序,而不是一种人为设计的资源配置体制。(4)哈耶克从人们分散和分立的知识和劳动分工以及知识分工的角度来看待现代社会,从根本上否定了运用中央计划进行资源配置的可行性。

  

二、市场竞争与价格机制:货币因素在哪里?

  

   哈耶克对竞争的市场机制的认识和阐释无疑是极其深刻的。人类社会大范围的历史变迁也告诉人们,市场经济人类社会迄今为止所能发现的唯一能带来快速经济增长和人民福祉增进的资源配置体制。相比而言,无论是在人类社会历史上许多国家都存在数千年的自然经济,还是20世纪持存实验七、八十年的计划经济体制,都被历史证明是低效率和无法带来经济快速增长的资源配置方式。

然而,今天看来,哈耶克对竞争的价格机制认识和把握与新古典经济学的均衡分析一样,实际上也是论证一个“‘不完美的’理想市场”,我们这里暂把它称作为“哈耶克的理想自发市场经济”。正像哈耶克在“经济学与知识”第7部分批评经济学的“均衡分析”所假定的“完美的市场”一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韦森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知识分工   价格机制   哈耶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256.html
文章来源:一瓣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