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启群:《庄子》研究与中国哲学的范式及“合法性”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4 次 更新时间:2018-02-08 00:27:23

进入专题: 庄子    

章启群  

   中国哲学的范式与“合法性”是一个相关的问题。这个问题可以说是中国哲学研究的头等大事。因此,有必要对这个问题做一个彻底的清理。本文囿于篇幅,只能述其要略。期望学界视为引玉之砖,进一步深入讨论这个问题。

  

学者与工匠的接榫处:运用范式处理材料


   学术研究说到底,就是如何用范式来处理材料。在同一范式下,新材料的发现有助于学术的创造和突破。例如王国维的《殷墟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利用甲骨文新材料考证《史记·殷本纪》之正误,成为现代中国历史学研究的典范。在这个意义上,新材料可以说是推进学术前进和发展的“新能源”。而面对同样的材料,运用新的范式则是学术创造的新契机。例如汤用彤运用亚里士多德哲学范式对魏晋玄学的研究,是现代中国哲学研究的里程碑,至今仍然是中国哲学的一座巅峰。因此也可以说,新的范式是推进学术前进和发展的“新技术”。

   由此可见,学者的工作其实与一些工匠的工作非常类似。裁缝的工作就是用一种服装的样式来处理一段衣料。服装的样式也是一种范式,比如西装、旗袍、马褂、长袍等;衣料比如棉布、毛呢、裘皮、丝绸等就是材料。各种不同的材料自然价值不同,服装样式自身也含有各种经济、文化和审美等价值。一种时尚的样式会引领大众的服装趣味,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设计师的功能、价值和意义由此体现出来。而同样的样式由于衣料的不同,构成一件服装的价值也有天壤之别。比如相同样式的一件丝绸旗袍显然比棉布旗袍价值高出很多,一件裘皮大衣的价值更是一件棉布大衣所无法比拟的。这个道理也存在木工、石工、玉工等工匠之中。玉工的工作就是如何把一块璞玉制作成一个人物、动物、植物等形象或装饰配件。物体形象和配件形状是一种形式,也是一种范式,璞玉本身就是材料。就像高明的裁缝做出一件漂亮得体的服装、高明的玉工制成一个巧夺天工的作品一样,学者研究成果的价值和水平的高下,也取决于对那些作为研究对象的文本材料的解释深度和解释本身的自洽程度,研究的范式自然蕴含在创造过程之中。可见与工匠一样,如何运用范式处理材料是学术研究的两大基本元素。

   从工匠的工作我们知道,第一,玉工和裁缝在制作一件作品时,必须对于材料(璞玉和衣料)进行雕琢、裁剪,正所谓“残朴以为器”,“白玉不毁,孰为珪璋!”(《庄子·马蹄篇》),因而必然打破了材料本身的天然(璞玉)或原初(衣料)统一性;第二,在作品成型过程中,材料除了被采用的部分,一定会有剩余,而且成为废料(对于这件作品来说)。因此,无论一个多么高明的工匠都不可能穷尽所有材料的用途;第三,材料的意义都是被工匠在制造过程中揭示出来的。材料本身不存在与作品之间天然的或必然的联系。一段璞玉或衣料,它不会必然要成为什么样的玉雕形象或某种服装,也不可能只能成为某种玉雕形象或某种服装。它们对于工匠开放的可能性是无限的。当然,完美的作品形式和材料之间的恰当,往往给人们产生天然、自然的错觉,而这正是大匠手艺展示出的天才。

   学术研究也同样如此。由此,我们必须指出学术研究通常存在的一些误区和盲点。第一,任何学术研究过程都会改变原始文本(材料)的原初意义统一性;第二,任何学术范式都无法穷尽原始文本(材料)本身的意义,必然会存在一些原始文本(材料)解释之后剩余的“废料”;第三,任何范式与原始文本之间都没有必然的、天然的联系。因此,原始文本(材料)本身的意义都是被解释者解释出来的。而且,原始文本(材料)的解释具有无限的可能性,故而对于原始文本的解释永远不会终结。因此,在原始文本的真伪问题解决之后,逻辑自洽是学术研究包括自然科学的终极法则。

   《庄子》可能一经面世就有各种评论。今日见到荀子所谓“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解蔽篇》),就是关于《庄子》的著名论断。可见源远流长的《庄子》研究应该起始于战国。概而言之,《庄子》研究的历史也是《庄子》文本新材料的发现,以及《庄子》文本用某种范式被如何处理的历史。从材料方面来说,自西晋郭象编订《庄子》以来,新材料的发现只有少数写本和汉简,没有构成对于《庄子》现存文本结构的根本冲击和甚至局部颠覆。从范式方面来说,古代中国关于《庄子》的研究,都属于诸子学的范式。这种范式在形式上,不外注疏、点评、纪传、诗文等等。著名的郭象注、成玄英疏、陆德明《庄子音义》是这种范式的典型。清末郭庆藩的《庄子集释》集中呈现了这种形式。在内容上,这种研究范式则运用古代中国学术的话语体系,评论《庄子》的思想情感、才性智慧,展示出中国古典学术的思想风貌。《庄子·天下篇》是运用这种范式的典型:

   寂漠无形,变化无常,死与生与,天地并与,神明往与!芒乎何之,忽乎何适,万物毕罗,莫足以归,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庄周闻其风而悦之,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而不傥,不以觭见之也。以天下为沈浊,不可与庄语,以巵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其书虽瓌玮而连犿无伤也。其辞虽参差而諔诡可观。彼其充实不可以已,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其于本也,弘大而辟,深闳而肆,其于宗也,可谓调适而上遂矣。虽然,其应于化而解于物也,其理不竭,其来不蜕,芒乎昧乎,未之尽者。

   从学术评价到语言风格,这段文字都给人极为强烈的冲击。

   《庄子》研究的纯粹诸子学范式一直延续至清末民初。嗣后肇启了《庄子》的文学、哲学研究先河。时至今日,《庄子》的诸子学研究范式不仅没有终结,而且有着崭新的推进和发展。不仅清末民初的王先谦、章太炎、钱穆、蒋锡昌等皆有杰作,而当代庄学大家王叔岷的《庄子校诠》也是这种范式的代表性成果。但是,纯粹哲学范式的《庄子》研究,今日仍然难得一见,可谓凤毛麟角。其中首要的问题在于,今日的《庄子》研究在诸子学和哲学之间仍然存在观念和方法上的重大含混和模糊。当然,《庄子》的哲学研究范式,也不可能与诸子学范式截然断裂。因为对于《庄子》的任何研究都必须依托于文本,而文本的解读最终离不开字词的训释和版本知识。尽管如此,哲学的范式与诸子学范式之间的界限依然是十分清楚的。在学术的主旨和精当的表述上如果将二者混淆,将会大大损伤研究成果的学术价值,甚至使研究成果沦为不伦不类之物。这其中的核心问题还是在于“什么是哲学”,进而“什么是《庄子》哲学”。

   回答这个问题自然涉及到中国学术的古今之变以及中西学术的体系性差异。

   西学东渐,尤其是甲午战争之后,国人向西洋学习的内容和重点,从器物层面转向制度和学术文教。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从传习方式上直接肢解了传统的学科分类。及至一批现代大学在中国建立之后,古代中国的知识体系即“四部之学”,在制度上就完全被西方现代的知识体系所取代。以现代中国大学为标志的所有知识传承与创造活动,几乎全部都是在西方现代知识体系的范式之下实现的。简言之,当下中国的知识体系就是现代西方的知识体系,这个体系大致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与古代中国的“四部之学”相比,这是一个全新的知识体系。

   具体而言,在由“四部之学”向现代科学知识体系转换过程中,自然科学如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几乎是直接接轨,没有遗失。对于政治学、法学、经济学、社会学等社会科学来说,这种转换虽然遇到一些难题,但并不尖锐。然而,在人文科学中如何整合“四部之学”,则是困难重重。检视一百年来的中国人文学科研究历程,文学研究基本上实现了与传统集部之学的分治和对接。中国的历史学研究也实现了与史部之学的基本分治与对接。而考古学更是崭新的。虽然古代中国有两次重大考古材料发现,即汉代孔壁藏书和西晋汲冢竹书发现,但都不是考古学。从甲骨文发掘开始,中国考古学正式启程。然而,与文学、历史学、考古学等情况有所不同的是,虽然从胡适、冯友兰、汤用彤、张岱年开始,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也建立了现代学术的范式,与“四部之学”进行了明确的标识,可是,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关于中国哲学的范式问题却很尖锐地提出来了。


“中国哲学”之意义辩证

  

   哲学是一门源自古希腊的学问,在西方历经两千多年长盛不衰,发展成为波澜壮阔的大潮。而在西学东渐一百多年之后的今日中国,中国古代是否有“哲学”却成为一个问题。“中国哲学的合法性”这一命题,一度成为学界热议的话题。其实,从雅斯贝尔斯提出“轴心时代”的著名论断来看,这个问题的实质在于,“轴心时代”那些不同地域、民族的先知们的思想,是否具有内在的统一性。如果中国的先哲老子、孔子、孟子、庄子们的思想理论,在基本问题和意义旨归上,与苏格拉底、柏拉图们具有本质的相同或相通,那么,他们就可以一起被称为哲学家,而所谓“中国哲学合法性”问题也就随即迎刃而解。

   人类的历史演进是一个从野蛮到文明的过程,也是一个文化发展的过程。文化和文明的成果凝结在人类对于世界和自身的思考和认识之中。全部人类的历史也展示出这种思考和认识的阶段性特征。人类从脱离动物界而成为人类的初始,就具备一个不同于动物的本质特征,即人类除了具有生存和繁衍的动物本能之外,还有理性的思考能力。思考的内容不仅是日常的经验活动,还包括一些超越经验的问题。例如:人类和宇宙万物是什么?人类和宇宙万物是从哪里来的?宇宙万类运行的法则是什么?宇宙万类是否具有一个共同的基质,即具有根本的统一性?早期人类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和解释,都是在本氏族的宗教和创世神话中表达出来的。因此,18世纪意大利学者维科(G.Vico 1670——1744)提出,是否具有原始宗教、婚礼和葬礼,是地球上所有民族成为人类的标志。同时他认为,人类从初始的蒙昧阶段进入文明社会,必须经过原始宗教、神话诗歌再到哲学。哲学不同于原始宗教和神话诗歌,在于它对人类和世界最根本问题的思考和探索,是从宇宙万物自身而不是从神秘的外在力量例如人格神之中来寻找答案。

   由此可见,从原始宗教、神话诗歌到哲学是人类文明与思维的飞跃。哲学的出现,是一个民族思维发展到高级阶段的产物,是一个民族思维成熟的标志。故西方是在荷马史诗之后,才有古希腊哲学。被誉为西方第一个哲学家的泰勒斯(Thales盛年约在前585/584),就是因为他说出了“万物的本原是水”。这个论断首先是对于世界本源的思考,其次是这个看法跳出了原始宗教的窠臼。伟大的希腊哲学由此展开。

   中国古代的先哲们所思考问题,从本质上看,与西方哲学家一脉相通。但是,虽然中国古代哲人与希腊哲学家思考的问题大致相同,甚至在思维方式上也是一致的,表述方式却有很大不同。先秦时期的老子、孔子等人的著述,是箴言警句和语录对话体,类似于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两汉以后的哲人著述基本采用对于先秦典籍的注疏、笺证方式。像亚里士多德那样系统而又完整的哲学著述,在古代中国没有发现,即使是《庄子》《荀子》等也不完全与之相同。当然,更应该说明的是,中国古代先哲不可能有现代学科意义上的自觉的哲学学术建构。

因此,即使像对中国古代学术基本无知并充满偏见的黑格尔,也没有否定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从后来的世界历史来看,具有完整哲学思想和理论体系的民族,在古代只有古代希腊、印度、阿拉伯和中国。在文明的进展和民族思维的进化上,中国哲学出现的进程与“轴心时代”完全一致。而有些民族则至今没有出现影响世界的哲学体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庄子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32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