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人类正进入第三轴心时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9 次 更新时间:2017-12-27 14:08:09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第三轴心   智能产业   智能经济  

王飞跃  

  

   在当前全球性的人工智能热潮之中,如何正确地认清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现状,如何科学地认识人工智能与人类未来的关系,如何有效地抓住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新技术突破之时机,创新产业升级和社会变革的方式,创立发展智能科技的新“直道”,换道平行超车,实现和平、幸福和奉献世界的智能时代之“中国梦”,是一个十分重大且集哲学、科学、技术等一体的综合社会性课题。

  

   人工智能与智能技术:从AlphaGo到新IT

  

   计算机围棋程序AlphaGo战胜人类高手之后,极大地唤起了世人对人工智能的关注与兴趣,一些媒体借机把人工智能渲染到几乎是科幻的地步。更有甚者,极少数“专家”直接把科幻电影当事实来描述人工智能技术,依据是“今日之科幻,就是明天的现实”,以致社会上有些人引发对人工智能过度和不必要的担心与恐惧。

   实际上,大家没有必要对眼前的人工智能技术过于激动甚至“骚动”。虽然深度学习等技术在模式识别等许多方面有了很大的突破,但其人工之“智能”,目前依然十分初等,离完成人之日常工作的一般要求都相距甚远,离机器取代甚至“统治”人类的梦幻不是遥遥无期,而是风马牛不相及!其实,今人对人工智能之惊叹,还不及二百多年前农民对火车之惊奇:拉得如此之多,跑得如此之快,还自己动!事实上,那时的火车极其初等,时速只有5公里左右,但与当今人工智能的智力水平不相上下。想想从昔日的蒸汽火车到现在的高速列车所经历的过程,我们人类完全可以“淡定”,扎扎实实埋头苦干,把机械替代人力劳作的光辉历史,再一次化为机器替换智力辛苦的崭新征程。

   从技术本质而言,以AlphaGo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方法之意义可用一个“AlphaGoThesis”概之:AlphaGo展示了从牛顿的“大定律,小数据”技术范式向默顿的“大数据,小定律”技术范式转移的可行性。具体而言,就是计算机可以利用规则将人类几十万盘围棋博弈的“小”数据,自我“对打”成几千万盘博弈的“大”数据,然后再凝练缩减成“价值”和“策略”两张“小”网,最后战胜人类高手,明白无误地指出了一条利用规则由小数据产生大数据,再由大数据练就“小定律”式精准知识的技术路线。将来,小数据会越来越少,而小知识也会越来越精。这一AlphaGoThesis的意义就如同开创了计算机技术和今日之信息时代的“Church-TurningThesis”一样,一定是划时代的,是预示智能时代开始的里程碑事件。

   从此以后,英文缩写IT的时代定义也必须变了:IT不再是信息技术(InformationTechnology),那已是“旧”IT了,接下来IT将代表智能技术(IntelligentTechnology),是“新”IT,而且我们必须牢记200年前IT代表工业技术(IndustrialTechnology),即“老”IT。未来的IT,一定是“老、旧、新”三个IT的平行组合和使用。

   实际上,这一变化有着深刻的科学哲学基础。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之一卡尔·波普尔认为,现实是由三个世界组成的:物理、心理和人工世界(或称知理世界、智理世界)。每个世界的开发都有自己的主打技术,物理世界是“老”IT工业技术,心理世界靠“旧”IT信息技术,而人工世界的开发必须依靠“新”IT智能技术。因此,人工智能成了“热门”,大数据成了“石油矿藏”。工业技术基本解决了人类发展的资源不对称问题,互联网信息技术很快会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接下来智能技术将面临解决人类智力不对称问题的艰巨任务。通过消除不对称问题,使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美好,这就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机和动力。

   前途十分光明,我们必须深入开发利用新IT智能技术,让它们从目前初级智力的“蒸汽火车”,尽快成为未来的先进智能“高速列车”,进一步解放人类的身体于劳作,释放人类的心脑于烦累,在更新更高的层面造福于人类社会。

  

   智能产业与智能经济:从工业5.0到知识自动化

  

   毫无疑问,人类已在信息社会的基础上开始了智能社会的建设。智慧社会的创立需要智能的产业和智能的经济来支撑。如何实现“按需制造”的个性化绿色生产并把市场管理的“无形之手”化为“智能之手”,就是智能产业和智能经济的核心问题和任务。为此,就像现代社会需要交通、能源、互联网等基础设施一样,智慧社会也必须有相应的基础设施才能实现。

   从人工智能到智能科技,再到智能产业和智能经济,我们必须有各种各样的软件定义的系统(SDX),构成从小数据到大数据的基础平台。这些SDX之间不单自己由互联网相连,而且必须同物理世界相连,形成物联网,最终与人类相连,构成社会信息物理系统(Cyber-Physical-SocialSystems,CPSS)和智联网(TheSocietyofMinds,SoM),这就是智慧社会所必需的新的基础设施。

   在技术层面,人类社会的历史,几乎就是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的历史。具体而言,就是围绕着物理、心理和人工三个世界建“网”。第一张网叫Grids1.0,主体就是交通网;第二张是Grids2.0,就是以电力为主的能源网;第三张Grids3.0,就是以互联网为主的信息网;第四张Grids4.0,就是正在建设之中的物联网;而接下来必须开建的第五张网Grids5.0,就是使我们进入智慧社会的智联网。

  

  

   如图1和图2所示,这五张网把三个世界紧密地整合为一个整体,其中交通、信息、智联分别是物理、心理、人工世界自己的主网,而能源网和物联网分别是第一和第二世界、第二和第三世界之间的过渡和转换。人类通过Grids2.0从物理世界获得动力和能源,借助Grids4.0从人工世界吸收知识和智源。这五张网,就构成了人类智慧社会完整的基础设施和平台系统。

   如此一来,我们就自然地进入了以工业5.0为特征的智能产业阶段。工业1.0是围绕蒸汽机发展起来的,所以大学就有了机械系;工业2.0的核心是电动机,所以大学又有了电机系;工业3.0自然是受计算机的推动,大学有了计算机系;工业4.0靠网络和路由器,我们又有了物联网学院和系;但就像Grids2.0和Grids4.0是过渡性一样,工业2.0和工业4.0也是过渡性的,我们已步入稳定的工业5.0之初始阶段,接下来就是虚实平行的智能机时代,目前北京大学、厦门大学等36所大学都有了智能科学与工程系,而且把智能科学与技术列为国家一级学科的努力也正在进行。

   在工业4.0的正式文件中,德国认定ICT+CPS,即信息通信技术和信息物理系统为其核心内容。然而,这样理解ICT和CPS已是“历史”的认识了,仍停留在工业自动化的思维框架之中。

   时代要求我们把ICT理解成“智能连通技术”。I主要是Intelligence,不是Information,C主要是Connectivity,不再是Communication,而CPS应理解为Cyber-Physical-Social,就是“社会物理信息”加上系统就是CPSS了。这个代表人之“Social”的“S”不能少,这样我们才能从“工业自动化”到“知识自动化”。才能从德文的“Industrie4.0”到英文的“Industries5.0”,从工业4.0到工业5.0,进而从工业社会到智慧社会。

   无论从学术上研究还是从实践中考量,只有从CPS升华到CPSS,才能建成智能化工厂和企业。因为只有在CPSS之中,从Grids1.0到Grids5.0才能真正融合,从而真正实现“人机结合、知行合一、虚实一体”的平行智能“合一体”,进而真正建设成智能产业、智能经济、智能社会。

  

   第三轴心时代的兴起:迎接“正和”智能全球化

  

   一百年前,“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为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催生了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卡尔·马克思去世的1883年,又一位卡尔问世,这就是卡尔·雅斯贝思,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1949年写下对世界深具影响的著作《历史的起源与目标》里,提出了“轴心时代”的概念。实际上,雅斯贝思只是揭示了第一物理世界的“轴心时代”,即公元前800年到200年之间人类在三个两河流域独自展现出来的人性大觉醒和人类哲学的突破。

   显然,第二和第三世界也应该有自己的“轴心时代”:第二心理世界的“轴心时代”刚刚结束或几近尾声,就是从文艺复兴到现代物理学为代表的人类理性大觉醒导致科学突破的500多年,而第三人工世界的“轴心时代”则刚刚开始,源自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是人类智性大觉醒并将催生技术突破的智能时代,它由维纳、图灵和冯诺依曼等对计算与智能的新认识起步,今天的人工智能和智能技术,仅仅是开始。

   按照雅斯贝思的观点,“轴心时代”之所以形成,是人类为满足其交流、比较并渴求共识之本质性的需求,源于人类的恐惧、贪婪和懒惰之“天性”,其在世界范围的表现形式就是全球化运动。三个世界及其三个轴心时代揭示了全球化不但是物理的,也不仅是心理的,而且还是人工的。

   然而,物理世界的性质导致其全球化只能是“负和”,侵略、压迫和殖民曾是第一次全球化的代名词;心理世界还可以实现“零和”全球化,正如当下以自由贸易为代表的第二次全球化所表明的;只有在人工世界借助于新IT智能技术,我们可以实现多赢、包容的“正和”全球化,这就是智能的第三次全球化。

  

   开发智能技术,我们可以通过第三次智能全球化实现第一物理世界的“负”增长,修复我们的生态环境;促成第二心理世界的“零”增长,让人性及人类社会返璞归真,和平幸福;推动第三人工世界的“正”增长,不但极大丰富各类有用的知识,而且通过知识的自动化,实现智慧社会。

   中国在第一个“轴心时代”之末开启了“古丝绸之路”的努力,在第二个“轴心时代”之初又有了“郑和下西洋”的壮举,两次“全球化”的尝试似乎都不算成功,希望“一带一路”能成为新的全球化前锋,完成“正和”都赢的第三次智能全球化运动。

  

   人类的智能未来:广义哥德尔定理

  

对于新的智能时代,首先,我们要有激动之心,因为这是时代的召唤;其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第三轴心   智能产业   智能经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494.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