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新兴国家起飞夭折的风险与教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2 次 更新时间:2017-12-20 22:17:42

进入专题: 新兴国家   起飞夭折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前言:

   遇到有人提问有感,发出这篇旧作。本文以“《新兴国家的起飞陷阱》”为题刊发于《南风窗》杂志2011-14期(2011-6-30),据约稿的编辑杨军告诉我,当时他们主编拿到稿子后连读了三四遍。应该是触动他了。这篇文章后来收入《大象之殇:从印度低烈度内战看新兴市场发展道路之争》一书成为结束语的一部分。

   这篇6年前文章中提出的一些判断,可以对比这几年的发展。

   从大约十年前的担忧,开始思考研究,到提出后发国家“鱼跃成龙”、“发展停滞”、“起飞夭折”三种结局,在《大象之殇:从印度低烈度内战看新兴市场发展道路之争》一书中提出比较系统论述,回顾心路历程,颇有感慨。我为什么那么反对某些东西,不惜承受那么大压力,来自我的阅读、观察、思考。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诗经·王风·黍离》正是我研究、写作这些时心情的写照。

   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实绩超过普遍预期,但明年呢?周六在人民大学宏观形势分析会上我说,从我国居民部门负债变化等情况来看,今年我国和国际经济的良好表现在一定程度上可说是中国居民部门负债买来的时间;能保持吗?能保持几何?……即使不考虑美国货币政策收紧加税改“双杀”的潜在冲击,但从航运运费变动等情况来看,我们也需要多个心眼,防范经济下行风险。而经济方面的风险从来就蕴含着社会风险。

   《南风窗》刊发时有删节,这里发出原稿全文。

   2017.12.19

  

  

   西方的经济政治霸权是否会在近期被新兴国家取而代之?由于近年西方国家深陷金融经济危机困扰,风波迭起,新兴国家则表现相对优异,越来越多的人在越来越多的场合提到了这个问题,以至于美国总统奥巴马5月25日下午在英国国会演讲时也认真地谈论了这个问题。金砖五国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总裁人选集体发声,更被世人视为对西方国际金融霸权的公开挑战。其实,奥巴马大可不必如此紧张,因为纵观历史和现实,经历过经济迅速增长的发展中国家很多,修成正果跻身发达国家者很少,多数国家的提升进程都因各种经济社会问题而夭折。就我们而言,我们固然要保持赶超西方的雄心壮志和抓住机会提高我们在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中的话语权,但我们不宜对新兴国家经济政治影响力持续上升的前景过分乐观,不能指望在短期内一蹴而就完成消除西方霸权的功业。

  

一、新兴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成就不可高估


   不错,近几年来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长表现优良,增速明显超过发达国家,在世界经济中所占份额显著提升:根据国际货币经济组织2011年4月号《世界经济展望》提供的数据,2008—2010年,世界实际GDP增长率依次为2.9%、-0.5%和5.0%,其中先进经济体增长率依次为0.2%、-3.4%和3.0%,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率则为6.1%、2.7%和7.3%。这样,在2010年全球实际GDP中,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所占份额已达47.7%,仅中国一国就占13.6%,接近整个欧元区所占份额(14.6%)。预计2011年全世界、先进经济体、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实际GDP增长率分别为4.4%、2.4%和6.5%,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速继续大大领先于发达国家和地区。[1]某些西方人对其经济政治霸权可能遭遇挑战的担忧正是来自于此。

   然而,目前的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仍然处于资本主义统治之下,而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之一便是促进两极分化,乐观地估计目前增长迅速的新兴国家仍会继续高速增长从而顺利、迅速跻身发达国家行列,无异于颠覆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因而必定是不现实的。实际上,从较长时间跨度上看,很少有国家能够实现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的飞跃。1970年,全世界有108个人均收入低于7000美元的国家;到2010年,其中只有4个上升为按世界银行标准定义的高收入国家,其中安提瓜和巴布达、赤道几内亚、马耳他3个属于地小人少的岛屿经济体,赤道几内亚还盛产石油,且安提瓜和巴布达、赤道几内亚在社会发展方面存在许多致命缺陷,只有韩国算是例外,人口较多,国土面积接近10万平方公里,[2]社会发展指标也还算不错。

   从总体上看,各国人均收入差距仍在继续扩大。1970—2010年间,发达国家人均收入年均增长2.3%,而发展中国家为1.5%。1970年,全世界收入最高的1/4国家其平均收入是最低1/4国家的23倍,2010年可达29倍。最富裕和最贫困国家之间的收入差距鸿沟已经前所未有地扩大而难以逾越。今天,最富裕国家列支敦士登要比1970年最富裕的国家富裕两倍;而今天最贫困的国家津巴布韦则比1970年的最贫困国家(也是津巴布韦)穷25%。而且,实际平均收入低于1970年水平的不止津巴布韦一国,而是有13个国家,均处于全世界收入分布最后1/4的国家群体。[3]

   即使那些增长最快、被视为发展中国家之光的国家,其人均收入与西方国家差距也很大:1970—2010年中国人均收入增长21倍,博茨瓦纳增长8倍以上,马来西亚和泰国增长4倍以上,但中国人均收入仅有发达国家平均值的1/4,博茨瓦纳、马来西亚和泰国离这个水平还相去甚远。[4]更不用说这些国家的快速增长不能掩盖发展中国家群体内部分化大大加剧的现实。中国、博茨瓦纳、马来西亚等国自1970年代以来的经济增长速度超过了任何一个富裕国家,但科摩罗、伊朗、塞内加尔等国则停滞不前,科特迪瓦、马达加斯加、津巴布韦等国更深受经济崩溃之困。

  

二、经济崩溃:新兴国家起飞夭折的风险


   更糟糕的是,历史已经一次又一次见证了奋力赶超的发展中国家遭遇经济崩溃而使其前期成就化为泡影:1950—1980年间,巴西人均GDP增长接近5%,但在1980年代的债务危机中陷入全面经济崩溃“失去的十年”。阿根廷的经济崩溃更为惊人:1913年,其人均GDP超过欧洲,2007年则仅相当于西欧的1/5。[5]

   今天,这种大逆转的历史是否会重演呢?那是完全可能的。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正是某些热门新兴市场此前几年的成就给他们埋下了经济逆转、倒退的风险,因为他们吸引了更多的热钱内流,资产泡沫更大,而政府、企业盲目投资扩张的冲动更强,留下的窟窿也更大,通货膨胀压力也更强。在全球背景上考察,2008年以来高强度的反危机措施本已带来了资产泡沫极度膨胀和通货膨胀压力上扬的副作用,美日两大央行的定量宽松政策又给资产泡沫火上浇油,在这种情况下,未来必然到来的重新收紧货币政策为特征的货币战争第二阶段有很大风险引发大规模的资本流动逆转和债务危机。1970年代“尼克松冲击”引发西方各国货币竞争性贬值和后发国家债务融资高潮,到1980年代初,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铁腕推行的紧缩货币政策便引爆了席卷几乎全球第三世界国家和苏联东欧的债务危机,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委内瑞拉、科特迪瓦、多哥、尼日利亚、扎伊尔等国相继陷入“失去的十年”,波兰外债危机更催生了团结工会,由此启动了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剧变的历程,中国也与墨西哥式债务危机几乎擦肩而过。这一次西方主要央行的两轮定量宽松政策是否会重演1970—1980年代的历史呢?作为全世界外贸依存度最高的大国,我们不能无视其它国家潜在国际收支和货币危机传染的风险。

   那么,这回哪个热门新兴市场将落到这一步?印度?巴西?俄罗斯?我们满怀忧虑地拭目以待,我们也已经看到,去年全年和今年一季度还在满怀信心要把其“十二五”计划期间经济增长率目标提高到10%的印度,今年一季度GDP同比增幅已经跌落到了7.8%,低于政府此前预期,而去年一季度为9.4%,四季度为8.3%,更不用说其资产泡沫和通货膨胀压力了。

  

三、战争内乱:新兴国家起飞的最大杀手


   假如说任何国家都无法完全避免一时的经济困难,单纯的经济困难还相对容易克服的话,那么,对于新兴国家起飞而言,内乱和战争就是最致命但并不十分少见的杀手了:

今天的巴基斯坦经济发展滞后显而易见,以至于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2011年5月9日发文《亲爱的中国:请帮我们搞定巴基斯坦》,文中称巴基斯坦为“世界上最破败的国家”。然而,巴基斯坦并非一直是这种破败模样,而是也曾经历过经济增长迅速的好时光,1960年代就被巴基斯坦政府称作“发展十年”。在那段时间里,巴基斯坦经济增长率连续十年超过6%。但也是在这一时期,巴基斯坦东西部收入差距扩大了一倍多,产业工人工资暴跌1/3,国家外汇收入落入精英阶层腰包,22个家族控制了全国2/3的工业资产、4/5的银行与保险业务,……[6]1970年12月,以谢赫·穆吉布·拉赫曼为首、代表东巴基斯坦利益的人民联盟获得大选胜利,东、西巴基斯坦区域矛盾陡然激化。1971年3月26日,人民联盟宣布东巴为自主、独立的孟加拉人民共和国。当年11月21日,印军大举入侵东巴基斯坦,第三次印巴战争爆发。12月17日,第三次印巴战争结束,巴基斯坦战败被肢解,原东巴独立成为孟加拉人民共和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梅新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兴国家   起飞夭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发展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375.html
文章来源:梅新育论衡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