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力民:从《波茨坦公告》到《终战诏书》:日本、苏联两失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3 次 更新时间:2017-11-03 20:51:04

进入专题: 反法西斯战争   二战  

黄力民  

  

   1945年7月26日,促令日本投降之《美英中三国政府领袖公告》即《波茨坦公告》发布,其后20天时间内相继发生的大事是:

   7月28日日本首相铃木贯太郎公开讲话称对公告“置之不理”,新闻界普遍理解为日本政府拒绝了《波茨坦公告》;

   8月6日美国在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

   8月7日15时40分日本外务省最末一次致电驻苏大使佐藤尚武,训令其催促苏联对“近卫访苏”表态(注:7月12日天皇召见前首相、近卫文麿公爵,派其以特使身份访问苏联,以让出日本在远东部分利益为筹码请求苏联维持日苏中立、调停日美关系以结束太平洋战争);

   8月8日佐藤应召面见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时欲询问苏方对“近卫访苏”之态度,结果被告知苏联决定附署《波茨坦公告》、终止苏、日中立条约并于9日对日宣战;

   莫洛托夫召见佐藤尚武一小时后即是满洲的8月9日,苏军发起远东战役;

   8月9日11时长崎原子弹爆炸,同日苏联驻日本大使马立克依例要求会见东乡茂德外相,东乡以忙为由安排在次日上午,会见是戏剧性的:马立克东乡向递交宣战书、东乡则说日本已提出投降了;

   8月10日日本经中立国照会同盟国,接受《波茨坦公告》但请求附加谅解“不包括足以损害天皇作为君主的特权的任何要求”;

   8月11日美国代表各盟国发出“贝尔纳斯答复”,明确“天皇……统治权置于(subject to)……盟军最高统帅的限制下”;

   8月14日23时日本经中立国照会同盟国“天皇陛下已颁发诏书宣布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的规定”;

   8月14日19时(东京时间8月15日9时)美国播发杜鲁门总统声明宣布日本投降,“……已经命令盟国的武装部队停止进攻”,三小时后日本天皇《终战诏书》广播。

   在20天的数轮外交回合里,美国的反应很快。8月10日6-7时日本外务省通过驻瑞士、瑞典公使发出乞降照会,美国方面于10日7时33分(东京时间21时33分)从新闻广播获悉后立即召开高层会议并形成一致意见即“贝尔纳斯答复”,12日0时30分日本就从广播收听到这个答复,距发出乞降照会仅有27小时。《波茨坦公告》初稿由前驻日本大使、时任代理国务卿格鲁、国务院官员杜曼起草,早在5月28日即提交杜鲁门,初稿第12条是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保留天皇制,最高决策层对公告可能产生的效果进行激烈争论后放弃了此条款。公告发布后尽管发生了日本不理睬、广岛原子弹爆炸、苏联对日宣战与长崎原子弹爆炸等事件,当日本再提出以关于天皇制的谅解而接受《波茨坦公告》时,美国决策层早已成竹在胸:保留天皇制是次要的,关键是改造天皇制、改造日本。

   嗣后,8月14日23时日本通过驻瑞士、瑞典公使发出投降照会,美国于14日16时(东京时间8月15日6时)收到正式文本,国务卿贝尔纳斯立即通过电传打字机与各盟国磋商。贝尔纳斯申明美国政府的明确态度是认为日本已经完全接受了《波茨坦公告》并即将向全世界公布这一消息,贝尔纳斯根本没有打算让重庆、伦敦及莫斯科的同行充分发表意见:麦克尼尔称“贝尔纳斯压住刚刚开始的争论……他请其他的政府也照这样做,然后就关断了电路”(《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大全(5)美国、英国和俄国他们的合作和冲突(1941-1946年)》,叶佐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93年)。随即(14日19时),美国对外播发杜鲁门声明宣布日本投降。美国只是同盟国名义上的盟主,之所以能便宜行事与盟国间没有常设协调机构、甚至没有对日作战总司令也有关系。

   几次外交回合中日本关键的两次回应时间很长,从7月26日《公告》到8月10日发出乞降照会之间还发生了重大悲惨事件:广岛原子弹爆炸、苏联附署《波茨坦公告》对日宣战并发起远东战役、长崎原子弹爆炸;从8月11日“贝尔纳斯答复”到8月14日23时发出投降照会之间则有东京的陆军叛乱行动。

   在最初的回合,苏联除了保持对日本的不即不离态度没有更多作为,广岛原子弹爆炸后两日苏联匆忙决定附署《波茨坦公告》、对日宣战,同时启动远东战役。

   二战最后胜利阶段的诸多意外情节受日本与苏联的决策所影响,约翰。科斯特洛《太平洋战争1941-1945》(东方出版社1985年)对此有生动的描述:“日本的因循拖沓,俄国的装聋作哑和美国的不耐其烦,形成了这种局势”,当然这只是外在表现,背后却是利益笼罩下的日本与苏联决策失误。

   一、日本不想输得太惨  寄厚望于苏联的调停

   在日本败象显露之时,内大臣木户幸一促成的“重臣上奏”如期而至,1945年2月天皇先后召见平沼骐一郎、广田弘毅、近卫文麿、牧野伸显、若槻礼次郎、冈田启介、东条英机听取对时局的意见。14日近卫文麿对天皇系统地阐述了个人意见:

   “战败……是必然结果”、“满洲事变、中国事变、以及最后发展成的大东亚战争,这些都是军方有预谋的计划,现在也是非常清楚的事实”;

   “结束战争最大的障碍来自于军部”、“英、美和重庆的目标就是要打倒日本军阀,如果军队的性质改变了,他们的政策也会改变”。

   近卫正式建议“整军”并启用宇垣一成(前陆军大臣)、香椎浩平(“2.26”事件时东京戒严司令)、真崎甚三郎(皇道派首领、“2.26”事件时陆军教育总监)、小畑敏四郎(皇道派实际组织者、前陆军大学校长)、石原莞尔(东条英机强硬反对者、前参谋本部作战部长)、阿南惟几(前陆军省次官)、山下奉文(东条英机强硬反对者、前陆军航空总监、时任菲律宾第14方面军司令)等人参与军部决策,日本上层主和派人士的“终战”、“求和”思路在1945年初即已形成。

   4月7日成立的铃木贯太郎内阁被称为“终战内阁”,外务省是“主和派大本营”,据说外相东乡茂德在入阁前专门研究过一些国家的战败史。

   收到《波茨坦公告》后外务省举行高层会议,条约局长认为“应该马上接受”,政务局长称“既然苏联态度不明确,马上接受公告又不受欢迎,还是暂时采取漠然置之的态度为好”,次官认为“除最终接受公告结束战争外,别无他路可走……此时沉默是最明智的,因此,适当的做法就是指导报纸不加任何评说地发表公告全文”。由此东乡茂德于27日上午面告天皇的判断是:《波茨坦公告》只是《开罗宣言》翻版,虽然应当接受但为了等待请求苏联调解的结果,应采取漠然置之的态度(日本读卖新闻社《天皇和日本投降》,蔡德金等译,档案出版社1992年)。

   令人吃惊的是“主和派大本营”竟然做出了如此的愚蠢对策,完全无视公告关于“日本军队完全毁灭……日本之本土亦必终归全部残毁”的警告。公告所称“除此一途,日本即将迅速完全毁灭”表明这就是最后通牒。正式发布的《波茨坦公告》与格鲁-杜曼初稿相比删去了一宽一严,即删去保存天皇制与日本国的无条件投降两款,恰恰是《开罗宣言》精神在实际事务方向的延伸,这可能是导致日本误判的客观原因。但就算公告是《开罗宣言》的翻版,发布时机却是大不一样的。

   日本一些重要人士对公告持有正确的判断。收到公告后东乡茂德给佐藤尚武发电报催问近卫文麿访苏安排,佐藤2 7日第1458号复电指出“……《波茨坦公告》是(投向)日本的巨弹,表明了三国进行对日最后攻势的决心,在这种决心面前,无法想象身为同盟国成员的苏联现在会出面调停。还有这个公告也是对日本通过苏联进行和平试探的反击”。

   驻瑞士公使加濑俊一第837号电报(东京1日收到)认为公告“1、没触及天皇及政体。2、承认日本的主权。3、承认行使主权的国土。4、无条件投降…只限于日本军队”,与盟国对德国投降要求(《雅尔塔宣言》)比较,“可以认为,美国想早日结束对日战争,没有打出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招牌”。

   佐藤尚武与加濑俊一的分析是正确的:公告内容有日本政府应如何如何词语,这表明没有取消这个政府之意,通常“政府”一词可理解为包括天皇制的整个国体;当时形势下苏联调停决无可能。他们如此明确而坚决的表态没有引起外务省的回应,外务省仍然顽固地坚持要先请求苏联调停。东乡茂德致佐藤尚武(同时发加濑俊一)第952号电报称“关于《波茨坦公告》,苏联知道吗?因为本国在等待苏联关于派近卫特使一事的回答,所以,想了解这与《波茨坦公告》有怎样的关系?苏联是否和英美讲了近卫特使一事?另外,关于对《波茨坦公告》的处理方针,是等待苏联对我方要求做出回答后再进行研究,望尽快回答”。加濑俊一第837号回电“苏联当然知道这一公告的内容及其发表的时机”。佐藤尚武5日电报“如果早日通告日本提倡和平的决心(即接受公告),还有可能进一步放宽条件。但是。无论如何放宽,象德国一样,也摆脱不了对战争责任者的处罚。战争责任者如果真是忧国之士的话,从容牺牲,也确是不得已的吧”。苏联不可理喻的欲擒故纵表现引导了外务省的固执,而佐藤尚武与加濑俊一的清醒也没有唤回外务省的固执。

   自1945年2月始苏联西伯利亚铁路东行军用列车活动频繁,这是日本军部一直关注的严峻事实,并作出苏联可在8月底完成开战准备的基本判断。即便如此,日本决策层对于苏联的居间调停仍有如此大的期望,这除了用绝望中的侥幸心理解释,更可以看作为日本对宿敌的特殊洞见——关键时刻苏联一定会想到如何追求更多的利益。

   从外务省定下“漠然置之”的基调,到铃木贯太郎“置之不理”的表态,已经产生日本拒绝《波茨坦公告》的严重后果(这并非外务省的原意),佐藤尚武28日第1476号电报告知外务省:“BBC广播:日本无视26日的《波茨坦公告》。但本大使没有从本国收到那样的公电”!东乡茂德为发生如此重大的外交误解而大怒,向内阁“提出抗议”,但并没有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

   对于军部的惧怕是外务省误判的另一原因,绕过军部的办法是直接请求天皇发表广播讲话以结束战争。国务大臣、情报局总裁下村宏早在8月1日就有此设想,他认为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与内阁会议很难通过决议接受公告。种种因素造成的延误使下村宏到了8日上午才得以拜谒天皇,此时原子弹灾难已经发生。

   有讽刺意味的是,8月14日的杜鲁门声明称日本“完全接受了规定要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并没有作任何保留”,根本不提日本有“附加谅解”的要求。日本方面所谓“接受公告并加谅解”的重心与实质是“接受公告”,“谅解”只是托辞而已,熟稔外交手腕的外务省完全可以在公告发布后就以“接受公告并加谅解”的方案提交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进而策动铃木贯太郎请求天皇“圣断”。东乡茂德与丰田副武在战后接受讯问时曾称“如果《波茨坦公告》能附加某些条件,则在7月底,陆军(包括陆军大臣阿南惟几与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将不会反对接受”,但最不可思议的是,外务省贻误求和进程的对策是在军部尚未干预情况下做出的。

   日本当局搁置《波茨坦公告》、坚持追寻苏联调停,诚然是冒着风险,但在没有料到美国已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情况下,这个风险似乎不大,就算苏联对待调停问题继续不即不离,无非是拖一拖等到美军开始登陆行动再求降。

   二、双重身份的苏联没有得到额外利益

   在美英苏三国波茨坦会议期间发布的却是美英中三国之《波茨坦公告》,这本身就是非常奇怪的事件,奥秘在于苏联早就设定了自己在远东局势中的特殊角色。

苏、日外交关系及1941年中立条约关系保持到远东战役开战之际。1945年4月5日莫洛托夫召见佐藤尚武大使,声明“在此情况下,日本与苏联间的中立条约已失去其意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反法西斯战争   二战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71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