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繁华:水乳大地的祈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05 次 更新时间:2006-07-31 02:31:38

进入专题: 文学评论  

孟繁华  

  

  当年美国学者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一书,给知识界带来了极大的震动,这一震动不止是亨氏的语出惊人,重要的是,国际局势的发展和局部地区的暴力流血事件,以及因宗教衍生的战事和国际恐怖主义的存在,从一个方面印证了亨氏的预言,亨氏由此暴得大名。但是,“文明的冲突”毕竟是短暂的,和平、进步和发展的努力,不仅是当今世界主导性的潮流,同时也是全世界人民共同发自内心的愿望。有趣的是,在共同的历史处境中,一个中国的文学家在处理宗教题材的时候,他对“文明的冲突”进行了重新书写和命名,这就是《水乳大地》。

  当然,文学家和政治预言家所处理的问题和方式是非常不同的,政治预言家是以现实的方式面对现实的问题,文学家则以想象的方式建构他理想的世界。《水乳大地》就是以想象的方式处理了不同宗教和信仰之间的问题。应该说,这是一部非常复杂和丰富的作品,是一部雪浴高原般纯粹和透明的作品,它是宗教和人性的对话,是面对天空和大地的深情呼唤与祈祷。

  在当代中国,宗教题材文学作品的稀缺,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它写作和处理的难度,一方面也与我们对宗教的精神世界所知甚少有关。《水乳大地》的作者范稳生活在中国少数民族最多的地方,而他这部小说故事的发生地——滇藏交接处,也是宗教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范稳曾多年从事这一地区的文化研究,或者说,他的《水乳大地》是经过长期认真准备、潜心营造的一部作品。他娓娓道来耳熟能详的宗教和奇异的生活方式,对我们来说是遥远而神秘的,他命名和要表达的人物、事件及其冲突,也是令人惊心动魄的。说它复杂,是因为故事里不仅有土司、祭司、神父、金发碧眼的异国小姐、朴素单纯的佃户母女和虔诚美丽的修女,而且有藏传佛教、基督教徒和东巴文化信仰者,还有纳西女人的勇武、康巴汉子的强悍、多情的姑娘和痴情的男子......。复杂的故事和众多的人物,使小说色彩迷离斑斓,雪浴高原的独特风情,使小说浪漫又悠远。这部厚重的书写,阅读时如身置其间,孤旅上路。但遭遇的历史和故事,恰如高原奇特的风貌,不胜险峻又忍俊不禁,惊心动魄又流连往返。

  固然,这里也有文明的冲突,世纪初当杜郎迪神父和沙利士神父要叩开西藏大门的时候,面对“卡瓦格博”雪山时,藏族向导和来自西方的神父们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度:藏族向导面对神山呢喃地虔诚礼赞,西方神父则要将他们的十字架插上雪峰。在西方神父看来,这个藏传佛教徒是“多么地愚蠢”。虽然是不同的宗教信仰,但作为具体的人,这些来自西方的神父们仍然有鲜明的普通人的个性:杜郎迪神父的自负甚至傲慢、虚荣;沙利士神父的天真和未泯的童心以及藏传佛教徒的虔诚朴素。开篇不动声色的寥寥数笔,就预示了不同宗教的冲突。事实的确如此,在小说中,不同教派的血肉争斗和试图以信仰换取利益的诱惑几乎比比皆是。但信仰在这里高于一切,沙利士神父也曾以利益换取信仰作为利息,但被东巴教的和万祥坚决地拒绝了。在和万祥看来,如果这样做,就是以纳西人的灵魂做抵押。信仰为人的灵魂安放了栖息的家园,对信仰者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这是宗教的力量也是宗教的魅力。但是,也正因为彼此的难以兼容才酿成了血与火的斗争。在《水乳大地》中各种宗教的争斗最后都平息了。作家以理想化的方式处理了这个最难以处理的题材,它是作家美好的愿望,也是作家无声却是深长悲凉的祈祷和呼唤。事实上,各种不同的信仰是可以和平共处的,重要的是相互理解和尊重,在不危及国家民族和他人的情况下,每一种信仰都是自己信仰存在的前提。

  《水乳大地》给我以深刻印象的,还有对西方传教士的动人摹写。在过去的历史叙事中,西方传教士被描写成一群阴险的文化侵略者,他们以伪善的面孔愚弄中国人民。但在《水乳大地》中,沙利士——这个为宗教事业奋斗一生的基督教徒,内心充满了悲悯,他叩开了西藏的大门,在纯净的边地播洒他的福音。他们敢于到各族民众杂居的危险之地,甚至敢于到麻风病人生活的地方,为他们带去生活必需品。他到处奔走,传教布道,最后死于异国他乡。因此,小说在表现宗教信仰相互冲突的同时,更表现了作家对人性的理解和期待。在我看来,这更是一部宗教和人性的对话。小说不止生动地表现了沙利士、泽仁达娃、和万祥等不同人物的信仰,同时更写出了他们动人和鲜活的人性。泽仁达娃以强悍的方式将圣母般圣洁的木芳占有,却没有让人觉得不可接受,而感到的是力与美的结合;异曲同工的是独西和白玛拉珍的盐田之爱,人性之爱融化了千年的企盼,粗犷的方式恰似奔涌无碍的澜沧江一泻万丈;还有,同样动人的是都柏修士和凯瑟琳修女,他们在禁忌中不能自己,人性的冲动虽然有悖宗教教义,但在那个特殊的环境中,却给我们一种凄绝之美......。《水乳大地》就是这样酣畅淋漓地书写了人性之美,它发生在遥远的过去,却又像发生在我们的内心,那就是我们想象和欣赏的人性之爱。

  宗教教人以善,男女之情给人以爱。《水乳大地》传播的就是善与爱。化解仇恨和恩怨,让大地水乳交融,安宁和平,就是回响在《水乳大地》文字中的钟声和颂词。

  

    进入专题: 文学评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天益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6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