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立群:嵇文甫赴解放区的历史岂可曲解

——方西峰(桑叶)国立河南大学叙说指谬2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25 次 更新时间:2017-07-26 16:50:51

进入专题: 嵇文甫  

嵇立群 (进入专栏)  

  

   按:此文是针对方西峰(笔名桑叶)网文《国立河南大学之命运》等的驳文之一。原为先后发布的两文:《嵇文甫赴解放区的那段历史》、《再说嵇文甫赴解放区的那段历史》,现将两文以上下两篇合在一起,修改再发布。本文后附录五则,是1948年7、8月间《人民日报》对于嵇文甫一行人当时赴解放区相关活动的五次报导的全部资料。这些文献作为本文的附件,对于厘清事实、准确评价至关重要。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我们深切怀念为河南大学的繁荣发展建立不朽功勋的先辈们,范文澜、冯友兰、嵇文甫,尹达、邓拓、白寿彝,一代一代河大人自强不息、百折不挠,用青春与智慧,谱写了河南大学发展史上光荣与辉煌的篇章,他们的历史功绩将永远闪耀在河南大学璀璨的星空!

   ——《百年母校华诞,我们盛情邀请》(2012.河南大学百年校庆,校领导致校友的邀请信

  

   上篇     嵇文甫赴解放区的那段历史

  

   1948年6月底,在战火纷飞的豫东战事中,笔者的祖父、河南大学教授嵇文甫及一批进步师生赴解放区。

   对这一段历史,方西峰(笔名桑叶)在网文《国立河南大学之命运》(八)(在海外文心社网中)中如此描述与评价:“6月24日之前,开封城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劫难。......开封历经异常惨烈的战斗、第一次解放后,解放军旋即撤出开封城,在战事极度不明朗的情况下,嵇文甫带领全家逃离了战火随时可能降临的开封,离开学校,离开了神圣的教育岗位,离开了历史系的学生。遗憾的是嵇文甫却没有给他自己标榜的‘风雨一堂’的‘济济多士’们,设法找一条躲开枪炮子弹的逃生之路。”

   逃离战火,丢弃同仁,这多么可恨!在方西峰笔下,嵇文甫一行赴解放区的行动是简直是犯罪行径。

   围绕1948年的河大历史,方西峰不止一次叙写中的怪异逻辑有二:其一,以是否随校南迁为据作为判定“是否忠诚于学校”之是非标准,导致唯有依照国民党政权教育部指令行动方为“与学校共患难”“忠诚于教育事业”的逻辑,从而将不依蒋政权命令随校南去苏州诬指为对学校及师生的丢弃,进而将去了解放区的嵇文甫置于“背叛河南大学”的不义之地。其二,以开封前线战火纷飞为背景,故意将在历史上具有正能量的选择----“赴解放区”,替换、涂抹为“逃离战火”。一个妄说的“逃”字,使脱离国民党统治区、奔赴解放区之行成为低下的劣行。如此逻辑,令人惊异。

   历史真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让我们离开方西峰提供的那面哈哈镜,以最直接具体的客观事实,展现历史的真景实像:

   在开封第一次解放之前夕,嵇文甫就与早在解放区的旧友范文澜通了消息,在思想上做好了走向解放区的准备。

   在解放军打下开封城随即又撤出的三天内,解放军以最快速度联络上的正是嵇文甫等人。

   1948年夏,决定性的三大战役尚未打响,国共军事力量对比尚未发生根本逆转,蒋介石政权尚占据着中国大部,中国之命运的前景尚不清晰。在此情况下,嵇文甫一行高级知识分子奔赴解放区,在国统区知识分子中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嵇文甫等到达解放区之日,中共中央电贺,《新华日报》在头版以《人心所向》为题发通讯,并经新华社播发;军情正急的两大野战军领导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等主要领导出来接见,陈毅说:"我们今天在这里相会,意味着两条战线的合流。我们用枪杆子打蒋介石,各位先生用笔杆子讨伐蒋介石,今天这两支同盟军凑到一起来了。"(见赵俪生回忆录),在此间不多日里,《人民日报》连续做出报道,此事一时成为有影响的新闻事件。

   嵇文甫等到达解放区大约十天后的7月10日,在邓小平主持下并经中央批准,以河大赴解放区的约三百师生为基础,筹备成立为人民革命培养干部的中原大学,陈毅任筹委会主任,嵇文甫、王毅斋任副主任。不久后,刘伯承亲自宣布中原大学成立。中原大学在最短的时间内开学,开始为人民解放战争源源不断地培养和输送人才。

   以上所述,皆属客观过程的事实。这应该是评判一切的基础。

   事实极为清楚,过程并不复杂,数十年来对这一段历史的所有记述和评价都是积极的。河南大学百年校庆之际修订的新版《河南大学校史》,一如既往地高度评价嵇文甫一行人的这一历史活动。但方西峰(桑叶)出于其“打到”的特别动机,在网文《国立河南大学之命运》中,却发出了一个数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奇特声音。在同一事实下,方西峰将其价值颠倒过来,嵇文甫赴解放区的行动,在其笔下成了背弃河南大学的逃跑行动,大好事成了大坏事。

   事实简单,而评价截然不同。这是一个典型的价值命题之争。

   嵇文甫一行人的行动,究竟是正义之举还是劣迹罪行?是该受到热烈欢迎还是该以“逃”字定性而高声谴责?难道那些贺电、通讯、欢迎、接见、任命都弄错了对象?难道刘、邓、陈等领导眼花糊涂而方西峰洞悉一切?可以肯定地说,方西峰(桑叶)说了不算。

   当年亲历此事的不少人,在回忆文章中大多忆及那一段难以忘怀的经历,其中较多文章集中出现在不同年代出版的各辑《河南文史资料》中,有关开封战事,解放军如何找到嵇文甫,他们一行人是如何离城,到达解放区后的见闻,在中原大学或其他工作岗位的经历等等,都记录得清清楚楚。然而,在方西峰笔端下流淌的文字,变戏法般地将嵇文甫一行奔赴解放区的行动演绎成为逃离战火、背弃河大的行动。甚至方西峰引郭海长回忆中关于去解放区的回忆,引一句“尽量动员民主人士去解放区”的话,看似咬文嚼字地在“动员”还是“通知”上做文章,尽其所能地要贬低嵇文甫赴解放区这件事的正面价值。

   2013年方西峰(桑叶)又有新网文称,曾在2004年春电话采访了远在兰州、八十八岁的赵俪生教授(他是当年和嵇文甫一同赴解放区者中的一位)。对电话内容的介绍虽然绕来绕去,但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其所概括的电话对谈“大意是”,赵先生说自己去解放区说:“不是革命是逃命。” 请注意,由方西峰概括转述的“大意”很关键,显然完全符合采访者本人的期望。其逻辑是:赴解放区之行不过是微不足道的“逃命”,且带有极大的偶然性,所以过去的那些正面叙史与评价大错特错了。于是,方西峰要揭示“真相”,伸手抹去那一段历史的鲜亮之色,再扣上“嵇文甫丢弃河大师生”的生猛结论。这就是我们在本文一开始看到的那段桑(方)氏描述。

   方西峰力图掩去赴河南大学一行人赴解放区是一个政治选择的事实,抹去这批师生奔赴解放区的正面意义,竟造出一个“逃命说”。为此,她竟能想到引耄耋老人赵俪生电话中称“自己是逃命”的说法作为佐证。

   在方西峰所介绍“大意是”中,似乎电话中赵先生还对方西峰说:“我的同学刘毓珩(即陈其五——引者注),是解放开封的三野的第三把手,在城外就知道我在城里,有汽车来接、有解放军保护,你爸爸(即方镇中——引者注)没有这个机会,有这个机会谁都会带全家逃离战火”。由此看,“逃命说”于她而言还有另一层示意,即无论西去解放区还是南去苏州,不过都是在“逃命”中的偶然随机事件,与个人的选择无关。依方西峰之说,嵇文甫的行动只是无政治取向的随机行为。

   不过,这电话采访中十分突出的“逃命”概括,却和赵俪生回忆录中对那一段历史的讲述与氛围相去甚远。人逝无对证,电话中的“大意是”是如何被剪裁、归纳和写就,我们不能不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直到最近,我们才在方西峰更早发于2005年的网文《河南大学在苏州》中发现了另样细节。原来,方西峰所说的电话,是赵俪生让自己的女儿转述的,那则电话的内容,说是赵赴解放区“与河南大学无关”。是否登上解放军的军车,是赵先生可以做主的个人选择(当时接到嵇文甫二儿子通知后如果不去集合不上军车,也可以不去解放区),当然与当时河南大学的领导指令无关。而在这早先的方西峰网文《河南大学在苏州》中所引赵家女儿的话语里,全然未提及后来方文中所提“不是革命是逃命”的说法。现在加上“逃命”一说矮化此行,无非是意欲定义此行“无价值”。

   其实,方西峰对于历史及其资料的阐释,是随自己的意思而变的,任意得很。我们看到,也正是在最早的2005网文《河南大学在苏州》中,方西峰也曾以这样的话语概括赴解放区的那批人:河南大学“……还有抱负革命理想奔赴解放区的王毅斋、李俊甫、赵俪生、罗绳武、苏金伞、嵇文甫等一批教授”。从此文中,我们看到方西峰已经将去解放区的多样回忆资料搜集的相当完整丰富(包括已于2004年电话采访了赵俪生先生),和多年后无什差别了。对一行人奔赴解放区这件事,一样的史料,方西峰在2005年阐释是“抱负革命理想”,还是同一批史料,到了若干年之后,方西峰阐释为“不是革命是逃命”是谋饭碗的“找出路”。

   当然,为了做后一解说,她后来在多篇文字中又添加了在2005年网文《河南大学在苏州》所述2004年春“电话访谈”所未提到的新内容,那就是赵先生说了,去解放区是“逃命”而已。我们质疑,这种相隔数年随意变动的记叙,前后多变,话语接续不详,其语义的确切性能让人相信?退一步说,前后语境不详的一句半句话,那怕在言谈间真有此类词语,又怎么可能改变当年河南大学一行人奔赴解放区这件事的积极意义和正面性质。人们对事物的表达方式有多个侧面,语境往往是复杂多义的,连长征不也被一些亲历此事的红军将领追忆为“被蒋介石追着天天跑”么,但这“逃命”之述丝毫不会掩去长征的意义。嵇文甫一行人西去解放区被方西峰故意指为“逃命”,并以此覆盖其真正重要的内涵。那么试问,他们为什么不追着蒋介石所指的逃命方向往南逃命呢?在三大战役之前、国民党在总体上仍然居于军事强势的情况下,这其中怎能没有选择的政治性。

   请注意,这段由方西峰概括转述的“大意”很关键,她的归纳虽然绕来绕去,但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她不仅要通过“电话采访”剪裁出一个“大意”,以认定当年去解放区不过是微不足道的“逃命”行动,而且进一步的逻辑是:方镇中“如果有这个机会”很可能也会以赴解放区的方式“逃离战火”,那以后的命运就会不同了。仿佛这一切都带有极大的偶然性。

   这其中的想象成份太重了。其实,每一个河大教授的背景是不同的,对根本没有现实足迹的事,有必要绕那么大圈子要一个年近九旬的老人赵俪生先生点头承认这种可能性吗!至于方西峰之父方镇中的政治倾向与去解放区可能性之间的关系,稍了解情况的人都心中有数。

   赴解放区的知识分子在人员上有几多偶然性?可以说:基本没有偶然性。赵俪生先生在回忆录中透露了一个细节:他奇怪为什么解放军知道他的住址,他的大学同学、解放军将领陈其五(刘毓珩)当时就对他说“我们在城外对你们城内的事一清二楚”。三天后解放军撤走时,才可能在兵荒马乱中迅速寻到一批人离城去解放区。

嵇文甫去解放区更是没有偶然性。在1948年6月之前,嵇文甫家中已是进步学生和中共地下党员经常出入的地方。国民党六十八军的一个侦察科长甚至“恰巧”成了嵇家邻居,日日夜夜监视着在这里出入的人们。在嵇文甫寓所门外的墙壁上,国民党当局有针对性地刷上“纷杂错综的思想必须纠正”的标语(见赵丽生回忆文章)。历史学家尹达在《悼嵇文甫同志》一文中曾提及嵇文甫到达解放区时的肺腑之言“多年来沉闷窒息的生活乃告结束”,认为嵇文甫在国统区时时面对反动势力的“节节进逼,纠缠,搅扰和迫害。……我想,这正是文甫同志‘多年来沉闷窒息的生活’的基本原因。”在此处境下,嵇文甫去解放区不是有着其必然性吗。与嵇文甫同赴解放区的王毅斋教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嵇立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嵇文甫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24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