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满素:美国底层为何不去推翻资本主义制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38 次 更新时间:2017-02-04 01:10:00

进入专题: 资本主义制度  

钱满素  

   美国在19世纪末已经建成世界最强大的资本主义经济,按照马克思的理论,是最有可能进入社会主义的。但是自从社会主义思想诞生起,就一直在美国受到抵制:从爱默生和林肯开始,再经过两个罗斯福总统的改革,直到肯尼迪和约翰逊,社会主义从未真正进入美国思想的主流。美国的无产阶级也主要选择劳联这样的福利工会,只想分享经济增长的好处,却不去推翻资本主义制度。

   坚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老左派屡屡受挫,而且他们越是激进,就越是受到工会的排斥。甚至在大萧条这样最有利于革命的形势下,老左派也未能形成气候,个中原因值得深思。除了国际上的因素外,主要也许还是由于美国社会内部的特点。列宁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文中提到的西方国家中不利于无产阶级革命的“合法偏见,限政偏见和资产阶级民主偏见”等,在美国可以说尤为根深蒂固。

   美国拒绝社会主义的原因,大致不外乎以下几点:

   第一,阶级的流动性。社会主义理论强调阶级斗争,所以阶级分化越厉害、越固定的社会,肯定越容易接受它。美国社会在工业化之后虽然贫富悬殊,但阶级分化仍然不是固定僵化的,也就是说,与别的社会相比,还是相对开放的,有人称之为“阶级开放社会”。美国人强调机会平等,依然存在社会升迁的可能。处于最底层的往往是新到的移民,但他们在母国的境况也许并不更好。移民即便不是个个都做着美国梦而来,但对自己在新国家里的前途多少抱有一些希望和信心,所以大部分穷人还是更愿意利用美国社会现有条件去争取具体利益,走个人奋斗的道路改善处境,而不是急着去推翻它。

   第二,种族、族裔的认同对阶级阵线的干扰。美国是个移民社会,从同一个母国迁徙而来的移民之间必然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在文化和利益上的认同往往超过阶级认同,因此美国人除了阶级区分,还有几乎同样强烈的种族和族裔区分。美国工会中长期存在种族界线,有的工会只有白人才能参加,1882年的排华法案没有工会的支持也是不可能通过的。1902年,黑人工会会员只占3%,且大多限于黑人地方组织。

   第三,中产阶级占多数。一个两头大中间小、贫富截然分化的社会是革命的有利条件。当一支人数众多、铤而走险的赤贫队伍形成时,革命就只需一根导火索了。然而美国社会始终是两头小中间大,中产阶级占了国民的大部分,他们虽然也有很多不满,但还没沦落到只剩下一根锁链的地步,所以并不欢迎革命。在美国,任何重大的社会变革如果得不到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产阶级的支持,就很难有成功的希望,这已经被历史一再证明。

   第四,自由主义思想的深入人心,使美国面对社会主义表现出明显的保守态度。美国的工运坚持个人主义和财产私有观念,连左派也是先读了杰斐逊才读马克思的,即便反对资本主义制度乃至反对私有财产,但也很少不接受自由、自主、平等、宽容、法治等自由主义思想,这使他们对武装革命暴力夺权的道路有所保留,更无法放弃自我,听命于他人,特别是接受国外的遥控。这些都说明了为什么美共始终未能成为一个列宁式政党,美共党员发生分歧时就无所顾忌地自行其是,不受党纪约束,这就违反了列宁指出的成功之路:“无产阶级革命实行无条件的集中制和极严格的纪律,是它战胜资产阶级的基本条件之一。”

   第五,美国的独立宣言承认革命的权利,美国宪法保障表达和结社自由。一般而言,越压抑的社会,离经叛道的言行就越具有神秘性和吸引力。在美国,除了某些特殊时期,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都是可以自由传播、合法存在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党派随便建立,而且能够一而再地参加总统竞选,直至1980年代,美共仍在组织本党参加总统竞选。正因为太容易组织了,一旦产生意识形态分歧,左派就不欢而散,散了再建,建了再散,宗派林立,力量分散,始终形不成一个统一强大的无产阶级政党,连个像样的欧洲式工党都不存在,根本不可能与现存政府对抗。同时,也正因为可以公开而充分地辩论,美国听众有足够机会听到不同的声音,有足够时间进行比较和选择。当一种思想必须投入思想市场去竞争时,便很难形成垄断地位。

   第六,美国的制度提供了一定的纠正空间。美国人可以通过选举、立法等合法手段来对社会进行改革,甚至实现像新政这样较大幅度的改革,不是非得通过暴力革命来改朝换代。人民作为选民拥有一定的参与权,因此和政府有一定的认同度。劳工对罗斯福的支持是真心的,他们对彻底推翻现存政府的号召不感兴趣。

   第七,美国的自治原则允许进行小范围的社会组织和生活方式的试验,如傅立叶式法郎吉,它们的成败往往具有启示意义,在小范围内试验失败的理论很难对大众再有说服力,从而避免了在大范围里再失败的危险。美国人的实用主义精神也使他们重实践轻理论,对理论的评判更注重其可行性和实际效果。

   第八,美国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自然资源,再加上成功的经济,使工人阶级有可能分享利益,特别是在经济上升阶段。从二战后到1970年,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周薪上涨了三倍多,外加各种福利保障。因此每当经济好转,局势相对稳定,工运很快转入低潮。老左派在美国总是像局外人,备感挫折,很难产生影响。

   概而言之,在资本主义经济最发达的美国,老左派却始终未能激发起工人阶级的阶级“觉悟”,而没有无产阶级的普遍支持,是不大可能发生无产阶级革命的。

  

  

    进入专题: 资本主义制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004.html

3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向晚平 2017-03-04 15:24:44

  还有,已建立的社会主义“样板”,无一例外都是不能“免于匮乏,免于恐惧”的。而“受苦人盼的是好光景”,他们不在乎尧舜是吾君。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08 18:39:52

  勤劳勤奋是中国人的本性,不要歪曲中国人的本性,中国的科举制度就是鼓励勤奋的产物,也是世界文官制度的起源。被马背上民族统治后,导致好逸恶劳的八旗子弟的出现才是中国人有不劳而获的一种特权剥削的根源。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08 18:36:23

  民权没有得到保障的国家,那些掌握巨富的利益集团基本是靠剥削榨取的,所以必须革命保障民权,这样社会才有有基本的民权民生保障。

郑慈 2017-02-08 09:25:20

  阶级不是客观存在的,阶级是把社会上存在的等级观念和职业分工加注政治色彩和伦理道德色彩人为制造出来的。所谓的“阶级流动”、“阶级阵线”被干扰是自欺欺人的拙劣圆谎行径。美国是一个基督教主导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劳动被看成是天经地义的行为,劳动不等于被剥削。而在中国,支配社会生活的是不劳而获的思想,怀有不劳而获的思想的人特别容易受到鼓动,因此跟几千年的中国社会一直存在匪患一样,一直有野心家阴谋家结成利益集团试图对原有的利益集团取而代之。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07 21:56:21

  不是红色知识分子阻扰现阶段的改革,而是因为没有完全的言论自由导致执政党控制知识分子言论,出现一味支持反对自由民主的改革御用知识分子,没有言论自由和政治自由就没有民主这是千真万确的。由于现代财富是科技产品,真正实用享受的财富基本差不多,比如手机媒体,价格差别也不是太大,什么时候科技进步到每个产品耗能耗费物质成本越来越少,物质享受的财富差别就会更少。真正地革新会开始。

陈才天(a) 2017-02-06 14:51:58

  任何革命都是由少数知识分子支持发动领导的,各共产主义国家革命成功经验概莫能外。
  中国现阶段阻挠改革的人仍然主要来自红色知识分子们。只要看一下中国改革开放政策都是源于农民工人等底层的人们创造性,甚至冒险,就可充分证明知识分子的作用地位不可低估。

cat 2017-02-06 08:50:19

  “什么样的人选择什么样的制度”,这话不对。天朝的制度从来不是人民的选择。而是被选择。

xyz31 2017-02-05 20:27:03

  答案很简单:不需要去推翻。

李博阁 2017-02-05 08:39:18

  什么样的人选择什么样的制度。既然人是具有创造性和被造性两重性,那么相应的,作为被造性的社会制度就有自由和必然两种被造性的政治和经济,但被造性自由即是依赖于创造性带来的选择性和社会自由度,以及民主政治和自由经济等,即自由社会是以自身的反面人的创造性自由为本和前提,自由因果背反性;而必然社会与人的被造性具有同一性,即,人是社会的产物或者社会是人的产物,服从自然因果同一必然性,与动物一致。显然后者属于因噎废食,因与制度背反而灭人性自由,本末倒置,毕竟人先天固有自由。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2-05 01:16:02

  感觉作者总结概括的这八条比咱这儿的“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优越N倍不止!傻瓜才会选择倒行逆施的方向。呵呵~~~

杜丁 2017-02-04 14:46:32

  秦晖也论述过同一问题,但没有这篇文章通俗易懂。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