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丰:如何对待特朗普总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3 次 更新时间:2016-12-06 11:41:29

进入专题: 特朗普  

王元丰 (进入专栏)  

  

   特朗普当选了美国总统,被认为是2016年全球最大的“黑天鹅事件”。人们对此有不同的反应,其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很有代表性。

   这次美国大选日本政府将赌注完全押在希拉莉身上,没有准备特朗普当选的“B计划”。因此,当美国大选结果出来时,安倍的感受可以用他自己用过的一个词:“懊悔”(英文是remorse)很恰当地表述。2015年5月,安倍在美国国会演讲中表示对日本在二战中扮演的角色感到“深深的懊悔”,而拒绝道歉受到全球舆论的批评。如果说那时还有人怀疑安倍“懊悔”的诚意,这次特朗普当选,他真懊悔了,懊悔日本政府看走了眼。

   所以,特朗普当选后,安倍政府马上派人与特朗普联络“做工作”,终于利用前往秘鲁出席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的机会,跑到纽约“中转加油”拜会了美国候任总统。这是从未有过的先例的。

   尽管这样的做法,让日本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首相有点“掉分”,但也无可厚非,谁让他作为政府首脑对美国国情认识很不清,使日本的国家利益在美国大选后承担很大的受损风险呢,然而,对于其他方面的人士,有必要像安倍一样,对于没能预见到特朗普当选,也很懊悔吗?

   美国新闻界的一些人有点这样,这次美国大选,美国主流媒体没有如以往的总统大选那样,对两党候选人进行平衡报道,而是一边倒地挺希拉莉,对特朗普进行批驳,可是11月8日过后不久,就有媒体开始对自己大选中的表现进行反思。微软全国广播公司节目(MSNBC)主持人邀请专家分析美国主流媒体这次大选中的表现,认为这些媒体的新闻标准遭到了质疑,产生了几方面的危害。应该说美国主流媒体的这些反思,有一定的合理成分。但是不是有点反思过了?

   美国主流媒体也还有人坚持自己的立场。这次美国大选,如《纽约时报》对特朗普抨击的炮火很重,以致特朗普批评该报对“特朗普现象”报道非常糟糕和非常不准确,对他非常粗暴。为改善与《纽约时报》的关系,特朗普在近日专门到访该报,与相关人员座谈,并说《纽约时报》“是最伟大的美国瑰宝,世界的瑰宝。我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相处。”

   然而特朗普刚走,《纽约时报》就刊专栏作家查尔斯·布洛(Charles Blow)文章,题目是:“特朗普,我们决不可能好好相处。”布洛说:“你对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许多公民造成了真正的伤害,我永远不会,永远不会,忘记这一点。”有人说布洛还真有“两根硬骨头”。

   再来看看美国经济学家的表现。大选前有370位经济学家破天荒地地发表公开信反对特朗普,其中还有20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大选后,大部分经济学家坚持他们的观点。根据路透社调查: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特朗普上任后美国发生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20%。

   非常不看好特朗普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说:特朗普入主白宫是极其严重的错误,“他是我们能选出的最糟糕的总统。”他以他一贯的语言风格说:特朗普狗屁不懂!其政策很多是“骗局”。

   著名经济学家、美国前财长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认为:特朗普的政策打着造福劳动阶级旗号的经济计划,短期内可能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中长期却会带来灾难性打击。

   不过也有人改变了策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兹(Joseph Stiglitz )曾是特朗普坚定的反对者,他曾说:“特朗普做总统,美国输定了!”但在特朗普当选成为事实后,他不再论述特朗普政策的危害和不可行性,而是非常务实地分析建议,特朗普怎样做才能振兴美国经济。

   大选前认为特朗普和希拉莉都不够格当美国总统的著名经济学家、被称为“休克疗法之父”的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大选后却在《波士顿环球报》上赞扬说,特朗普是房地产商出身,他的“再建美国”计划是有效的,会提升美国的繁荣,“重建美国的内陆城市和创造21世纪的基础设施可能会是特朗普最伟大的遗产。”

   萨克斯这样连续两年被《时代》杂志评为“世界百名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并被《纽约时报》称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学家”,应该不至于因为美国总统的权力而捧特朗普的臭脚,但对充满争议和非议的特朗普所提出的一项有很大不确定性的政策,这样高调赞扬,也让人跌眼镜。不知是不是有更多的经济学家,随着特朗普登上权力的宝座,而为他叫好?特朗普当选是对西方经济学家的一个检验。

   那么,对于普通老百姓呢?那些不看好、没有给特朗普投票的老百姓,是不是也要“懊悔”和反省?美国大选后的反特朗普游行和一些如纽约民众在地铁站贴上“心愿贴”,呼吁美国人民要团结的报道,让人看到,普通百姓似乎没有这样的愿望。

   是的,对于普通百姓,自己不支持、不喜欢的领导人上台,又不能给他们带来生活的利益,他们为什么要改变看法和立场?他们的确不必为自己的行为“懊悔”,怎样选择是他们的权利。

   因此,对于特朗普最为懊悔的,是那些没有预料到他会上台的政治人物,尤其是像安倍这样的外国领导人。这关系到他们国家的利益。对于企业家,尽管美国的政治也会对企业有影响,但毕竟有很大的调整空间,懊悔似乎不必,积极调整是上策。

   可是,对于很大程度上,代表社会的理性和良知的媒体和知识分子,没有支持、没有看好特朗普,能够有所反思,是好事情,但那些由此懊悔,甚至改变、否定自己的价值观,未来的声誉可能受到损害。“成王败寇”在现在社会也是如此吗?

   作者是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联合早报

  

进入 王元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特朗普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42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