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萌:今夜的美国大选没有输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58 次 更新时间:2016-11-10 19:55:49

进入专题: 美国大选  

张萌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终于落下帷幕了,人们用过去描述拿破仑这个“科西嘉怪物”的口吻来描述特朗普:无知的纳粹走秀商人即将走向灭亡——尊贵的斗士在宾州所向披靡——伟大的神皇即将到达华盛顿。与之相对的,希拉里在自己的脸谱账号上po出了一张与一个小女孩相拥的画面,神情落寞怅然。好一曲跌宕的英雄史诗,好一出成王败寇的历史传说,中国许多网民甚至期待着特朗普把希拉里关进监狱。这一天,无数媒体都在说,因为两个候选人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式民主体制已经输了,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好像又在这一天把世界想成了非黑即白,或者非黑即黑,可过了这一天,太阳依旧照常升起,世界依然会变回五彩斑斓的颜色。我们如此擅长痛打落水狗,因为我们拥有最发达的功利主义哲学土壤;我们如此喜欢孤胆英雄,而特朗普的跌宕选举路吊足了我们的胃口;我们又是那样喜欢站在高地上道德审判精英,殊不知特朗普也是精英,而妖魔化精英也许会让整个社会倾覆。

  

   希拉里不是输家,她更不应该被妖魔化。她的那些“违法”行为连FBI都说不清楚,我们又能说的多清楚呢?我们在雾里看花看选举时,有没有想过自己先入为主的立场其实也是被人当枪使呢?有人说她热爱权力,可是年近7旬仍在全国各地马不停蹄,心中没有理想和坚持是不可能实现的,毕竟她不是恋栈的在位统治者。她顶着男权主义者的压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给全球女性带来鼓舞,就凭这一点,她值得所有人的尊重。

  

   民意有时候是最水性杨花和残酷无情的。将时钟拨回2008年,当时的希拉里与奥巴马一样,以变革者的姿态赢得了众多选民支持,平添了美国民主的魅力。而8年后的今天,她看似连失败者的悲情也不配享有。在这8年间,她并没有胡作非为,但媒体的狂轰滥炸好像让我们拿到了一只显微镜,它被认为拥有直捣真相的精确,而我们则因此拥有了吹毛求疵的底气。在这种显微镜下,希拉里种种身心方面的瑕疵被放大。

  

   然而希拉里并不是一个能被简单标签化的人,作为威尔斯利学院和耶鲁法学院的高材生,她也在上世纪60年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心潮澎湃过,也因为克林顿会弹萨克斯而一见倾心,而且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加入过国会水门事件弹劾调查小组,她也曾想着拿着手术刀革除原有体制的弊病。现如今,她的理想主义也许并没有消退,她像之前所有的竞选者一样利用主流媒体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却没料到自己也被主流媒体塑造,成为其簇拥下新的精英神话,即使她并不情愿担任这一角色。她背负着“精英”的镣铐和原罪,成为新时代“平民政治正确”氛围下的牺牲品。旧的“政治正确”神话自由平等的社会价值意义,新的“平民政治正确”则标榜阶级分野的群众斗争哲学,二者的共同特点就是将政治问题标签化概念化。民众因反对“政治正确”而选择了特朗普,却不经意地掉入“平民政治正确”的窠臼中。

  

   从美国社会价值观来衡量,希拉里更不是一个输家。美国是一个宽容失败的民族。只有在这样的社会,“失败者”才不会跟“胜利者”如此界限分明。美国人能不卑不亢地面对政治人物,活出自己的人生,这反而让政治人物即使失败也不会太大的心理压力。希拉里此次并没有打算发表败选演说,作为当事者,她肯定在乎输赢,但她在美国这种宽容失败者的氛围中会更快地走出来。她在安抚完自己的支持者后,依然可以在满身伤痕的选战中全身而退,从容不迫地面对新的领导人,昂首对他说,“你,不过是多赢了一次为民众服务的机会而已”。而在我们这里,貌似只有在情感上宽容失败者,在制度上则没有。

  

   希拉里不是输家,之前的阿尔戈尔和麦凯恩也不是。2000年的戈尔最后在承认败选的演讲中说,“我对最高法院的判决极不认同,但我接受裁决,有人把这次选票争议看成美国衰弱的象征,但这正体现了美国民主与法治的力量”;2008年的麦凯恩在败选时说,奥巴马的成功赢得了他对他的崇敬,更让他赞赏的是,奥巴马激起了数以亿计的美国人民的希望。这些人以宽广的政治胸怀生动地诠释了美国制度的韧性,这种制度让他们在败选后也不必担心追溯与惩戒,他们作为制度的捍卫者获得了历史性的胜利。因而此次不管希拉里是否发表败选演说,既然她承认了失败,这就是美国制度的成功。

  

   其实美国的权力政治也不是一开始就如此平和。从开国财政部长汉密尔顿的决斗、彭德尔顿法案前的政党分肥,再到南部重建时的两党利益交换,美国的权力政治不可谓不凶险。可我们看到,历经越南战争、水门事件、佛州总统选举判决等事件后,美国的政治人物越来越懂得在民意面前,保持谦卑。

  

   在这次大选中,美国的制度也不是输家。通过这次大片儿式的选举,美国民众知道了克林顿基金会可能存在的权钱交易带来政治的影响、公职人员使用私人邮箱的伦理和法律概念、FBI的独立调查机制运作和特朗普大嘴带来的道德伦理问题,一些人看到的是美国政治的黑暗,而我看到的是一个国家力图革除积弊实现自我革新的未来。因为一个被权贵集团把持的国家,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一个类似FBI的政府部门“胡作非为”;一个被权贵集团把持的国家,无论如何不会让沉默的多数人决定选举的进程。即便特朗普上台了,他不是想向希拉里复仇吗?不好意思,你要遵循三权分立的政治机制,不可能为所欲为。

  

   150多年前,在总统选举中失败的道格拉斯祝贺当选总统林肯,“国家重于党派意识,我支持你,总统先生”。150多年后,相信希拉里也会向特朗普说出同样的话,相信民众也会像之前批评奥巴马总统那样批评特朗普总统,因为今夜的美国大选,没有输家。

  

   (作者系新华社记者)

    进入专题: 美国大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06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