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全球化不会退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56 次 更新时间:2016-10-03 11:26:57

进入专题: 全球化  

张明(澳大利亚华裔学者)  

  

   张明,澳大利亚籍华人

  

   2016年6月23日英国脱欧后,人们纷纷预言全球化将因此而退潮。全球化真的会因为英国脱欧这一个别事件而退潮吗?

  

   一、现代与古代的区别

  

   如果问:是什么从本质上将现代与古代区别开来的?答案只能是:现代科技和现代资本。推动人类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转变的根本动力一直都是科技和资本,思想观念,社会制度,以及生产和生活方式在内的一切,都是从科技和资本这两颗种子生发出来作为科技和资本生长的土壤而存在的,而贸易、人员、文化、旅游和教育的全球化都只不过是科技和资本全球化的副产品。今天这个世界已充斥着科技和资本,几乎所有的事物都与钱有关,而所有的事物背后又都离不开科技的支撑。现代科技和资本已经从本质上永久性地改变了世界,并使一切循环和回归都成为不可能。

  

   整个现代史最终可以归结为科技和资本的发展史,各种大规模的人类活动都是由利益驱动,依靠科技展开的。如果没有资本的诱惑,这些活动就不会开始,如果没有科技的支撑,这些活动则无法完成。从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到16-19世纪的“三角贸易”,再到20世纪70年代后由于通信和交通领域里的革命引发的全球产业转移,全球化的历史进程与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是同步的,与科技和资本本身的发展是一致的。海外殖民贸易、产业转移、跨国公司和互联网等历史事件的出现只能为全球化提供一种阶段性动力,全球化的根本和持久的动力则来自科技和资本。离开了现代科技和资本,世界已无法运行。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全球化的进程,因为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科技和资本本身的发展。

  

   现代化是一种过程,又是一种趋势,这种过程的产生和趋势的形成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点,它是由各种因素促成的,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科技和资本,因此,现代科技和现代资本的出现就成了世界近代史开始的主要标志。公元1500年之所以被视为世界近代史的开端,主要是因为导致资本主义产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都是在这前后发生的,如地理大发现、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等,而这些事件的发生都是现代科技和资本诞生前思想文化和价值观念的准备。世界各地之所以进入现代史的时间是不一致的,也主要是因为现代科技和现代资本在世界范围内出现的时间不一致。通常认为,欧洲的近代史始于15世纪,因为现代科技和现代资本在欧洲出现的时间为15世纪前后,由此而引发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以及整个社会形态的巨变,从这时就开始了。而世界其他地区的近代则史始于19世纪,占世界人口80%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广大地区要到19世纪后,由于西方国家的海外殖民扩张带来的科技和资本输入,才开始进入自己的近代史的。

  

   广义的全球化是从人类走出非洲时就开始了,狭义的全球化则是从现代科技和现代资本出现时才开始的。在现代科技和资本出现以前,全球化主要以商贸、战争和宗教为载体,今天的全球化则主要以科技和资本为载体,全球化参与的主体也已从最早的国家发展到企业,直至今天全人类的共同参与。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人力资源始终是第一生产力,无论将生产力叫做征服和改造自然的能力(马克思),还是将生产力叫做创造财富的能力(刘德),作为第一生产力的早已不是人的劳动力了。而今天,无论将科学技术作为第一生产力(邓小平)还是将资本作为第一生产力(刘德),都是不符合事实的。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根本找不到单独存在的科技,也找不到单独存在的资本。

  

   然而在人类历史上的绝大部分时间里,科技与资本主要是以单独的形式存在的。科技存在的主要形态是各种因地制宜的实用技术,资本存在的主要形态是一些基本的交换手段,二者之间缺乏内在和深入的联系。更重要的是,在精神取向的时代,科技和资本都被视为败坏心智的事物而受到抑制。而单独存在的科技或资本并不能成为第一生产力,如同单独的X或Y不可能孕育出生命。然而,科技和资本从一开始就是同气相求的,它们的共同倾向就是发展,这种倾向在资本表现为逐利,在科技则表现为创新,二者具有天然的依存关系,资本需要科技一点也不亚于科技需要资本。离开资本的科技只是一种智力游戏,离开科技的资本很难产生剩余价值。这一切决定了,科技和资本终会冲破任何束缚,并最终走向结合。

  

   今天的第一生产力是由科技和资本共同构成,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科技和资本总是以结合体的方式出现的,并总是同时作用于任何事物,无论其大小、简繁和难易。结合在一起的科技和资本,其性已“如油入面”,难以分割,所产生的功效和能量也已远远超出了二者的叠加,从而带来生产力的爆炸式增长,从此,整个人类便进入了一个突飞猛进的时代。

  

   二、科技和资本主导的世界秩序

  

   每种制度都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1648年建立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是从近代民族国家和资本主义中产生出来的,而资本主义又是科技和资本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所确立的国际关系和国际法的基本原则(主权独立平等、不干涉内政、势力均衡),反映了民族国家时代科技和资本发展的内在要求,代表着人类理性的最高成就。在这个个人利益至上和国家利益至上的时代,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仍然是保持均衡,维护和平的最佳模式,很难想象还有什么能比这些原则能够更好适应科技和资本的发展了。只要我们不能脱离科技和资本的时代,我们就将仍然生活在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的秩序中。

  

   人类文明从产生至今,实际上只出现过两种最根本的秩序,即精神取向的秩序和物质取向的秩序。今天我们早已告别了第一种秩序而仍生活在第二种秩序之中。在这两种秩序之内,世界一直都是处于无政府状态的,靠精神和物质两种力量的自发调节。两种秩序的转换发生于近代科技和资本产生之时,从此,人类逐渐从神圣的精神原则过渡到世俗的利益原则,世界也逐渐从文明国家进入到民族国家,从帝国秩序进入到国家秩序。在精神取向的时代,世界秩序主要靠信仰和价值来维系,其结构的形成和改变主要由精神力量决定。进入物质取向时代后,世界秩序就主要是靠权力和利益来维系,其结构的形成和改变也主要由物质力量决定。例如,各国(主要是大国)发展的不平衡导致了国家实力的改变,进而导致了国家地位的改变,并最终导致了世界格局的改变。从大英帝国秩序,到美帝国秩序,苏联帝国秩序,再到可能出现的中国秩序,在本质上,都是一种以科技和资本为核心的秩序。

  

   现代国际体系的形成始终伴随着科技和资本的发展,现代世界体系的版图是按照科技和资本实力分布的,这一版图随科技和资本实力改变而改变。源于欧洲的现代科技和资本与源于欧洲的现代国际政治的演变是同步进行的,国际战略格局的演变早已成了综合国力,尤其是科技和资本实力竞争的结果。从1648年建立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1815年建立的维也纳体系,1918年建立的凡尔赛体系,1945年建立的雅尔塔体系,20世纪80年代后形成的全球化,直到今天的互联网时代,都是科技和资本内在逻辑演化的结果,代表了科技和资本影响范围的扩大,程度的加深,以及基于科技和资本的价值观、社会制度和利益诉求的普遍认同。

  

   世界秩序不是人为设计的,而是自发形成的,那些人为的努力只不过是在促成某种合力的形成,而合力的方向就是历史的方向。世界秩序的演变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慢到绝大多数人难以察觉。直到近代以前,世界秩序一直是由信仰、道德和礼俗主导的。各种秩序系统都是历史文化长期演化的产物,具有内在的一致性、稳定性和连续性。由一种秩序系统过渡到另一种秩序系统,动辄需要几百上千年,因为信仰、道德和礼俗本身的形成需要漫长的时间积累。彼此分割的自然条件造就了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多样性,并由此造就了信仰、道德和习俗的多样性。

  

   历史上,曾出现过许多庞大而独立的秩序系统,如东亚的朝贡秩序体系、伊斯兰的哈里发秩序体系、印度秩序体系、印加秩序体系和西方殖民秩序体系。最早形成各种秩序系统的原因主要是特定的自然环境。随着人类逐渐从精神取向的时代过渡到物质取向的时代,整个人类秩序也逐渐从精神和道德主导的秩序转向科技和资本主导的秩序,而科技和资本本身的捉摸不定也决定了各种现代秩序的变化不居。今天,许多国家由一种经济模式转变为另一种经济模式,一种社会制度体系演变为另一种社会制度体系,往往只需几十年,而演化的动因总是为了更适应科技和资本的发展。

  

   近代以前,人类关于世界秩序的共识多是相似的,各种来自神圣和自然的力量总是被作为世界秩序的基础。近代之后,由于科技和资本的出现,摧毁了这种秩序的基础,从此,人类似乎再也没有形成过关于世界秩序的共识。但事实上,人类一直在遵循着另一种共同秩序,这就是科技和资本的秩序。今天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秩序无不是建立在科技和资本之上的,今天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合法性无不最终来源于科技和资本。科技和资本为现代文明划定了一个基本框架,一切变化都未超出这个框架内。现代政治文明所遵循的理性原则、秩序原则、自由民主平等原则,都是从科技和资本的原则中引申出来的,这些原则在逻辑和方向上与科技和资本是一致的。

  

   世界秩序的改变正在迫使所有传统国家放弃自身的逻辑,接受科技和资本的逻辑。尤其是那些以精神和道德立国的国家,如果继续坚守自身的价值,只会在越演越烈的全球竞争处于劣势,甚至根本无法延续。中国、印度和阿拉伯世界曾经由于强大的精神传统而大大推迟了进入现代化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难以为继,这个时间有可能还将继续推迟。全世界都应感谢中国、印度和阿拉伯世界的保守,正是因为中国、印度和阿拉伯世界迟到的现代化,以及由此而遭受的巨大伤痛和屈辱,才为整个人类换回了更多延续的时间和空间,而这些本应留给整个人类未来的时间和空间,最终还是被西方的无度发展给占用了。完全可以想象,如果中国、印度和阿拉伯世界都提早10年加入现代化,今天人类的处境将会怎样?

  

现在,没有国家再甘愿这种无谓的牺牲,也没有任何国家能够置身于全球化之外。中国和印度放弃传统换来的是今天的发展,而阿拉伯世界对传统的继续坚守,换来的则是今天的动荡。而随着现代通讯和交通的发展,所有国家和整个世界都在围绕着科技和资本加速变化,依靠信仰和道德建立的秩序也在加速消亡。而当所有传统国家完全卷入科技和资本的现代化洪流,世界将更加不堪负重,人类前途将更加堪忧,而这一切,相信连中国、印度和阿拉伯世界的现代化先驱也会反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全球化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6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