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土耳其的伊斯兰教复兴及其原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0 次 更新时间:2016-07-17 17:03:07

进入专题: 土耳其   伊斯兰教   全球文明史  

刘云  

   内容提要:凯末尔•阿塔图尔克领导土耳其人民取得民族解放战争的胜利后,建立了共和国,推行了一系列旨在政教分离的世俗化改革。这些改革取得了相当的成功,土耳其的世俗化道路一时成为中东国家发展现代化的典型模式,宗教似乎从此在土耳其失去了政治作用,而完全成为私人生活的一部分。但自战后土耳其实行民主化以来,土耳其的伊斯兰教却日益走向复兴,90年代中期,这股复兴潮流因繁荣党执政达到高潮。土耳其伊斯兰教复兴有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国际环境等多方面因素。

   关 键 词:土耳其  世俗化  民主化  宗教复兴  原因

  

   伊斯兰教的复兴是战后以来中东地区发生的重要变化之一。中东所有国家都被卷入这股潮流之中,土耳其也不例外。土耳其的宗教复兴尤其引人注目,这是因为它是一个世俗化国家,曾推行过广泛的世俗化改革,且自1923年共和国建立以来政府一直在极力倡导世俗化的民族主义教育。因此,研究土耳其的宗教复兴,对于认识整个中东乃至全世界的宗教复兴现象具有典型意义。本文的目的是从土耳其历史过程中考察土耳其的伊斯兰教的发展变化,以发现土耳其的伊斯兰教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复兴,并分析这种变化的原因。

  


   为了从历史的角度理解和认识当代土耳其的伊斯兰教复兴现象,我们有必要首先对土耳其的世俗化发展过程进行概括。

   奥斯曼土耳其人曾建立了地跨欧亚非三洲的伊斯兰教大帝国,随着一系列战争的胜利,帝国的历史达到了辉煌的顶点。帝国的素丹是伊斯兰教的哈里发,帝国的历史和伊斯兰教是不可分割的。18世纪,帝国的军队在与欧洲列强的一系列战争中遭到失败,奥斯曼人才认识到欧洲人已经发展了优越的技术并将其成功地运用于战争之中,才感到了进行改革的必要。而这种改革不可避免地要触及到帝国传统生活的各个方面,尤其是伊斯兰教。整个18世纪,奥斯曼的政治家们一直试图在不改变整个社会制度的情况下引进西方的某些技术,而且技术的引进只限于军事领域。这些变化并没有给整个社会和国家结构带来很大影响(注:Niz-ayi Berkes,The Development of Secularism in Turkey,Montreal:M-cGill University Press,1964,P508.)。

   19世纪,改革在更大范围内展开,超出了军事领域,例如谢里姆三世的“新秩序”改革、1839-1876年的“坦齐马特”运动以及1876年第一部帝国宪法的产生等。这些改革虽然大多失败了,但它却对土耳其的现代化进程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且对土耳其的历史产生了持久的文化影响。从此,围绕土耳其帝国的改革产生了两种相互矛盾的倾向,一种倾向主张复兴伊斯兰教以达到帝国的中兴;另一种倾向主张宗教价值与现世生活分离并减少宗教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注:Mehmet Yasar Ge-yikdagi,Political Parties in Turkey:The Role of Islam,New York:Preager,1984,P2.)。随着帝国改革的日益进展,这两种倾向的斗争也日益激烈。结果,帝国后期的改革并没有使帝国变成一个世俗化的国家,而在帝国的政治、法律和教育领域产生了双文化现象。例如,宗教学校和世俗学校并存,两类学校有时讲授同一个领域的问题,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阿布杜勒•哈米德素丹(1876-1909年在位)是一位热衷于独裁统治的暴君,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他设立了严格的书报检查制度。但这一时期各种宣传欧洲思想的报纸和杂志还是在土耳其广泛流传。进步知识分子或者在土耳其秘密印刷这些报刊,或者在欧洲印刷后偷运进土耳其。哈米德时期,帝国的欧洲领土不断丧失,基督教臣民日益减少,穆斯林各民族成为帝国臣民的绝大多数,哈米德素丹便提倡泛伊斯兰主义的政策,试图以伊斯兰教纽带将各族穆斯林臣民联结起来,以反对欧洲列强企图以帝国境内的各种民族主义来分裂帝国的阴谋。这在当时被看成是一种可行的思想。

   1909年,哈米德被恩威尔、杰马尔、塔拉特领导的进步与统一协会推翻,三巨头成为帝国的实际统治者。其中恩威尔是一个泛土耳其主义者。青年土耳其时期阿拉伯民族主义有了较大的发展(注:参见彭树智《二十世纪中东史》第一章第三节,高等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尽管三巨头急于进行一些改革,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却使他们无暇顾及此事。然而,凯末尔进行的许多改革在这一时期就已经被考虑了,例如取消伊斯兰教法庭而代之以世俗法庭、实行一夫一妻制、允许妇女进入医校和艺术学校、允许出版有关妇女解放的书籍、建立世俗学校等(注:Mehmet Yasar Geyikdagi,Political Parties in Turkey:The Ro-le of Islam,New York:Preager,1984,P3.)。

   奥斯曼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失败,使三巨头辞职,也使帝国失去了非土耳其人居住的地区,而且土耳其本土的大部分也被法国、意大利、英国和希腊人的军队占领着。1919年开始的由凯末尔领导的民族解放战争将外国侵略者赶出了土耳其本土,使土耳其大致获得了今日的边界。战争中阿拉伯人站在英国人一边和土耳其作战并最终导致阿拉伯地区从帝国中分离出去。另外,民族解放战争的胜利在土耳其人中点燃了民族主义的热情。这一切都为凯末尔主义的产生和土耳其建立世俗化的共和国创造了条件。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凯末尔政教分离的世俗化改革没有遇到多大的抵抗便取得了成功,且赢得了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的支持。

   凯末尔首先废除了素丹和哈里发,接着又对司法、教育与宗教的分离采取坚决措施:宗教与教产事务部被撤销,独立的宗教学校被封闭,沙里阿法和宗教法庭被废除,而代之以一系列以西方法典为蓝本的新法和世俗法院;妇女的地位也因多妻制和休妻制的被废除而得以提高;以欧式服饰代替土耳其民族服饰的改革是世俗化改革由政治领域向民众的日常生活领域推进的有力措施;文字改革和对土耳其人自身历史的挖掘则促进了土耳其人的民族意识和民族精神(注:参见彭树智《二十世纪中东史》第三章第一节,高等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1928年凯末尔从宪法中删去了伊斯兰教为国教的条文。所有这些措施都使土耳其迅速地与过去的传统发生分离,朝着世俗化的方向迈进。1937年修改后的土耳其宪法第二条写道:“土耳其国家是共和的、民族主义的、国家主义的、世俗的和改革主义的。”(注:Mehmet Yasar Geyikdagi,Politi-calParties in Turkey:The Role of Islam,New York:Preager,1984,P66.)这正是凯末尔主义的体现。

   许多人认为1938年凯末尔去世时,土耳其已经全面世俗化,伊斯兰教已经被严格地限制在人民的私人生活范围内。但事实上,虽然大多数知识分子是西化的,而广大民众还是倾向于传统价值。凯末尔以独裁的方式推行改革,也使人们对世俗化不满。

  

  

   1938年凯末尔去世后,伊斯美特•伊诺努接任总统,他在很大程度上继续他的前任的世俗化政策。但他1946年在土耳其实行多党民主制的决定显然标志着延续至今的伊斯兰教复兴倾向的开始。共和人民党虽然赢得了1946年大选,但就是在这次竞选中群众对严格的世俗化政策的不满已经充分显示出来(注:Kemel H•Karpat,Turkey's Politics:The Transition to a Multi-party System,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59,P273.)。在这种压力下,共和人民党顺应社会各方面的要求,允许小学开设选修性的宗教课程并在安卡拉大学设立宗教系,一些专门培养伊玛姆和哈底普的小学也因此而建立。但宗教教育仍被限制在国家的世俗原则之内。

   民主化使土耳其国内充满了自由的空气,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成为公认的民主原则,民族党和民主党便利用宗教问题攻击共和人民党。1950年民主党通过选举取得政权后,允许以阿拉伯语祈祷,并规定如果父母不愿自己的孩子在中小学接受宗教选修课的教育,必须提出书面要求。而共和人民党时期这方面的规定是这样的:如果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在中小学接受宗教选修课的教育,必须提出书面要求。民主党的胜利直接或间接地刺激了伊斯兰教因素在公众生活中的上升。麦赫莫德•亚沙尔在《土耳其的政党》一书中提出了许多事实证明这种变化(注:M-ehmet Yasar Geyikdagi,Political Parties in Turkey:The Role ofIslam,New York:Preager,1984,P78.)。其中包括宗教出版物的增加、各种各样的宗教活动的增加、到麦加朝圣的土耳其人和在安卡拉大学注册学习宗教的学生人数的增长、以及以张贴形式出现的伊斯兰教律令的日益增多等。一些个人和组织则直接攻击世俗化。一个民主党的代表曾经说:“将国家的发展归因于凯末尔及其领导的革命是不正确的,必须用伊斯兰教拯救国家。”(注:Mehmet Yasar Geyikdagi,Political Parties in Turkey:The Role of Islam,New York:Preager,1984,P102.)

   前面提到奥斯曼帝国改革时期土耳其已经存在着世俗化和复兴伊斯兰教两种相互矛盾的倾向,随着时间的推移,世俗主义和伊斯兰主义都日益变成土耳其的两种民族主义思想。1960年的军人干预政治事件加速了土耳其民族主义的这种分化。军人体制允许近几年的变化继续存在,而且军政府发言人阿勒巴斯兰上校认为伊斯兰教信仰是土耳其民族主义的组成部分。1965年正义党竞选的胜利更使德米雷尔总理代表的世俗民族主义者和宗教民族主义者变得泾渭分明(注:Mehmet Yasar Geyikd-agi,Political Parties in Turkey:The Role of Islam,New York:Pr-eager,1984,P102.),而且此后土耳其的宗教民族主义势力日益壮大。60年代末斯建立的民族秩序党不论在言论上还是在实际行动中都是土耳其最具传统倾向的政党,1973年它改名为救国党参加大选。这时土耳其的小商人和农民与大资本家大商人之间的矛盾很尖锐,救国党便利用小商人和农民的宗教情感为自己争取选票。结果它得以参加德米雷尔组织的联合政府,之后便利用权力促进穆斯林的宗教情感的复兴。

70年代宗教民族主义成分和穆斯林宗教情感的增长,同时伴随着左派和右派极端分子的异常活跃,再加上70年代经济形势的恶化,结果使土耳其陷入严重的无政府状态之中,最终土耳其共和国发生了第三次军事政变。这次军事政变对土耳其的国家政治生活产生了深远影响,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穆斯林宗教情感的再度上升。当然,军队在看重伊斯兰教价值的同时,也反对宗教极端主义。1982年修改后的宪法规定宗教课程必须是学校的必修课;宪法在规定宗教信仰自由的同时,也规定宗教教育和伦理教育必须在国家的监督下进行;任何人不得利用和滥用宗教和宗教情感以及宗教认为神圣的事物来达到个人的政治目的(注:The C-onstitutionof the Republic of Turkey,(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土耳其   伊斯兰教   全球文明史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全球文明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731.html
文章来源:西北师大学报:社科版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