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给“知识分子道义担当论”祛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99 次 更新时间:2016-07-15 12:07:39

进入专题: 知识分子     道义担当     祛魅     智识的中介者  

吕嘉健 (进入专栏)  

  


   我们不能从自己信仰的东西里推导出应该如何行动。我们也不能从我们所相信的自己应该如何行动之中推导出其他人应该如何行动。

                     —— 休谟(1)

  

   “我永远不会为信念去死,因为我不知道我的信念是错的。”

  

   “良知本身就是一种无政府的力量,任何社会管理制度都不可能建立在它之上。”

                    —— 罗素(2)

  

  

  

   一、现代性下知识分子的平庸化

  

   知识分子一直有一个无法解决的困惑:我们究竟是否有能力和有必要为这个世界的正义和良心负责任?我们总是努力雄辩地说服权威和大众,但是我们凭什么证明我们是政治正确的?怎么样的担当定位才是合宜的?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我不能给出合适的答案。

  

   人文-社科知识分子的内部道德批判是这个世界上很高调的责备,严厉的道德批判和向全社会保证我们必须为了不公正而战斗,是为了始终保持这个队伍的崇高信仰,进而维系着在社会上作为“真理权力”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即要让所有人特别是自己人认同:知识分子是人间道统的代表,用西方人的话说,就是“哲学王”。由此它派生出“知识分子道义担当”和“社会的良心”之执着信仰。

  

   在中国,这个信仰从上古而来,是“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论语·泰伯章》),是“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孟子·滕文公下》),和“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去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横渠语录》),等等。西方极端主义的知识分子良心论是:“知识分子是一小群才智出众、道德高超的哲学家-国王(philosopher-kings),他们构成人类的良心。”(班达:《知识分子的背叛》)

  

   这些话认真想想,耸人听闻,不仅仅是自大过度的问题,而是有思想专制主义的势利气概,道德也是一种思想势利。简单地说,就是知识分子想做世界的“救世主”,自认是最高智商的劳心者。“正位”、“大道”、“立心、立命、开太平”,其前提就是“士”就是正位和大道的代表,掌握着真理的权力,他们有一种先验的道统圣人不可置疑的自我任命。

  

   不需要对此提出质疑吗?最简单的质疑就是:在自然科学和高科技专业方面例如天文学、生物化学、IT,没有经过特别训练的一般人根本没有插嘴的余地;但在政治学、社会学、历史等人文-社科方面,任何人都会根据自己的经验和社会观察发出独立判断的声音,在这里没有圣人,尤其是在全民开启国民教育、智力教育和信息媒体发达的现代社会。

  

   二战以后,传统的普遍的知识分子逐渐消失,向专门的知识分子转变(福柯论断)。传统的普遍的知识分子自认为是真理、正义等普遍价值的代言人和携带者,是全人类的意识和良心,总是希望通过什么普遍的、范例性的形式影响社会,在过去绝大多数人属于知识的门外汉和底层阶级,而希望聆听到圣哲的启迪声音,这个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忽然之间,知识分子不再有什么神话魅力了。这就是现代性下“知识分子平庸化”的现实。

  

   毋庸置疑,现代是一个“权力式微”的时代,不仅仅是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特别是“知识的权力”或曰“真理的权力”,再没有道统专制的市场。这是一个大众民主占领公共理性广场的时代。

  

   今天几乎所有人都能获得正式的教育,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越来越多;今天占大多数的是“有机知识分子”(葛兰西语,指结合在经济生产和专业技术行业的受过良好教育的有机身份之知识分子),人文-社科知识分子除了也是“有机人”之外,也是专业的社会科学家。如果他们脱离了专业贡献来议政,未必有什么优势。在今天这么一个极其复杂的社会里,知识分子仅仅只能作为全社会公共理性决策的被参考者之一出现。

  

   显然,至少,进入现代社会以后,人文-社科知识分子为主持正义,想说服权威和大众,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发表权威意见,你的说服武器也不再有效,你处理综合性而复杂的社会问题之智识和能力并不比大众更高明。保罗·约翰逊说出了十分严厉的大实话:“当知识分子站起来向我们说教的时候,我发现,公众现在已經产生了某种怀疑,那些大学教师、作家和哲学家,他们或许是很优秀的,但在普通群众中,一种怀疑的倾向正在日益增长:他们是否有权告诉我们应当如何立身行事?人们越来越相信,作为导师,或是作为榜样,知识分子并不比古代的巫医或牧师更聪明、更值得尊重。在街上随便找十来个人,他们对道德和政治问题所提出的观点,很可能与同一层面的知识分子至少一样合乎情理。”(3)

  

   在“道义担当”光环下的知识分子,一直以来只是充当了统治者在思想道德方面的合作伙伴,或者是摆出过度“批判性公民”的姿势,担当了社会舆论呼风唤雨的弄潮儿,作为社会心理浮躁的搅局角色,最大的问题是使这个社会越来越难以获得共识和得到实证的人文-社科智识的公共理性。为了获得影响力,“道义担当”已经变成大而无当的政治权力。

  

   所以,人文-社科知识分子需要自我祛魅来重新为自己定位。自我祛魅的前提是严格的自我反思,包括“道义”的具体定位和限制,“文人议政”的惯例,自我“政治关怀”的切入方式,自我的政治学、社会学和心理学专业水准与社会观察、调查研究之经验,还有韦伯最强调的“价值中立”与“责任伦理”,自己究竟做得怎样?举例来说,就是人文学者津津乐道的“道义”之含义,也是人言人殊,每个人都是根据自己的天性遗传和直觉式判断发出大义凛然的“道义担当”,而非来自冷静和深思熟虑的理性计算,人的理性常常是为自己的感情服务,先有了答案再去寻找合理解释的证据。纽约大学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在《正义之路》一书中说:有不同政治意识形态的人,可能的确是不同类型的人。人的道德思想并非是后天习得,更不是自己临时理性计算的结果,而是头脑中固有,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由基因决定的。(4)由此可见,让某些人专权担当道义实在很有思想专制主义危险。现代社会,最负责任的还是公共理性的民主之路。

  

  

   二、知识分子的本质

  

   给知识分子道义担当论祛魅,有必要给知识分子的本质来一个勾勒。让我们先从美国的情况说起:

  

   1929年-1933年世界大萧条以及由此而来的经济崩溃,对作家和文人的打击是异常惨重的,这由此引发了几乎所有美国的作家、文人集体向左转向,他们参加了一场大范围的激进的运动,当时的文学评论家莱昂纳尔·特里林把这股左派力量的出现看作是美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转折点:

  

   “可以说它创造了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具有这样规模和影响的美国知识阶级。虽有过观点的总的变化,但主要是左派观点成为这一阶级存在的特征。撇开观点,30年代的政治倾向更决定了这一阶级的风格——从激进主义中产生了道德紧迫感、危机意识、关怀人的拯救,正是这些标志着美国知识分子的存在。”(5)

  

   正是读到约翰逊的这本名著,才使我突然意识到,西方的人文-社科知识分子,作为“作家左派”和“学院左派”,可以说是整个社会中政治正确性的核心人物,作为资本主义批判的代言人,他们规模巨大,占据着舆论的主导倾向。知识分子本质上属于左派。

  

   很多中国留学生都熟悉,像加州伯克利分校之类的鼎鼎大名的大学,就是美国左派中心学校,其中的”学院左派“,也是社会舆论的代言人。美国左翼学术体系,是一个纯粹批判现实的体系,他们确定了自我的本质身份:“社会和政治批判精英”。批判是他们的专务,不仅批判极权主义,更批判民主制度的资本主义,甚至批判市民社会。他们发现公民社会、NGO和社会运动里面也充满了喧哗和骚动,资产者垄断、专业精英、中产阶级的自私维权和民粹冲动的混乱搅作一团,整个社会被冷漠和阶层隔绝,党派斗争破坏了民主制度的正常运作。—— 于是他们愤激地得出了否定性的结论,可惜他们永远也找不到具体解决问题的办法。他们只是为了批判而批判。

  

“学院左派”势力存在的理由是,为整个社会维系一种政治平衡,让人们对政治权力和资本势力始终保持一种警惕心理,维护多数人的价值地位。但是永远站在批判性立场、宁左勿右只是为了获得政治正确性,总是走向“预设真理”和激进主义,只是为了获得道德优势,可以得到社会下层多数人的拥戴,得到呼风唤雨的“真理的权力”,简言之作为“代表身份”的成就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知识分子     道义担当     祛魅     智识的中介者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70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