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江:践行法治是新闻事业发展之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74 次 更新时间:2016-06-19 15:54:13

进入专题: 新闻   法治  

展江 (进入专栏)  

   爱思想网学人访谈系列文章由爱思想网原创,转载需获授权

  

   访谈学者:展江

   访谈人:曹康莉、梁晓阳,爱思想网学术观察员

  

   学者简介

   展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法学硕士、博士。曾在海军服役9年,从事新闻工作10多年,1996-2009年任教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2009年10月起任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2010年10月起任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双聘教授,中国传媒大学和中山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央民族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兼职教授。2001年至2012年组织12届“新世纪新闻舆论监督研讨会”。

  

从改开一代到新闻学者的曲折路

  

   爱思想:我们先谈谈老师的经历,展江老师生活经历丰富,学生时期从新闻系跨到法学,工作时期又从军人变成记者变成学者。这些经历对您后来的学术研究有什么影响?

  

   展:这算是个误会,我没有从新闻学跨去法学,只是被授予了法学学位,不过现在也在做些法学的研究。关于我的经历,十年前记者李翔所写文章《行走边缘》有所涉及。我认为这篇文章还是比较客观准确的,有那么些“不正面”的文字(笑)。

  

   我在文革最后一年当过工人,后来加入海军。我在军队还是比较受重视的,做过基层军官。1977年邓小平恢复高考,我也想去参加,但根据规定,军人不能参加非军队高校的高考。还好我在海军和地方报社做新闻多年以后,到了1991年后以同等学力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读研究生,所以我是没有经过正规的本科教育的,只有一个自学考试的英语专业大专学历。1996年获得博士学位后当了大学教师,干了整20年吧,所以我的实际工龄比其他教师短得多(笑)。

  

“中国特色”的新闻学

  

   爱思想:近几年新闻院系“院部共建”成为热潮,《人民日报》2014年曾发表《部校共建新闻学院是一盘好棋》。文章认为,从地方党委宣传部和高校共建新闻学院到中央媒体和高校共建新闻学院,效果很好。您如何看待部校共建新闻学院这一举措?您任职的高校新闻院系在“院部共建”浪潮中有什么变化?

  

   展: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下的创新(笑),在全世界都是第一份,而且已经不再是信号,而是实践了。其实第一家出现在上海,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的上海市委副书记龚学平倡议和推动,上海市委宣传部与复旦大学共建新型新闻学院,而上海的院部共建是在几年后受到中宣部认可和推广。目前在一个省(市)里可能只有一个学校在做,但在北京有更多,比如在清华和中国政法大学都参与了“院部共建”。最近还传出信息,清华与复旦还要联合办学,突出“马克思主义新闻学”。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要说对所谓“新闻中立性”影响的话,这些年来官方意识形态是和新闻专业主义并存的,以后意识形态的主控恐怕会更多。其实中国新闻界从来就没有过“新闻中立”,一直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尤其是政治的主控。当政治控制稍有放松时,新闻专业主义就有所发展了。总的来说,新闻作为“党的喉舌”的定位在那儿放着呢,从近几年的情况来看,“喉舌”的作用更突出了。

  

   中国官员对新闻的要求是有所变化的,现在官员也要求新闻客观,有时还会指责外国媒体的报道不客观,当然这个客观具体怎么理解又见仁见智,高层的想法我们很难了解。

  

   在有些地方,“院部共建”的结果并不完全负面,比如在复旦,一方面新闻学院在“共建”中从政府部门拿到了很多资源,如资金支持等。另一方面官方试图以共建主导新闻院系,但这种意图并不能轻易实现,复旦新闻的老教授利用自己的权威和影响力为自己的学院争取了更多的空间。官方派来主管共建的负责人有些是复旦新闻系教授的同学,这样一些宣读文件也就是一种仪式了。所以不宜笼统地用自由和不自由这样非黑即白的划分模式来解释。但总体来说这是一个信号,说明官方希望更多地主导新闻事业。

  

   其实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官方也曾开展过思想解放运动,邓小平的开放思想就包括观念的开放,当时已经部分实行非意识形态化了,毛式话语从公共领域领域中离开了。曾经紧抓的意识形态教育到现在,只能说主要是一种形式。在新闻领域,有官方树立的模范,可能是《人民日报》记者之类的,但这样的模范并不一定被新闻学院和新闻界全盘接受,新闻界更可能将真正秉持新闻理想的人作为模范。这就是中国新闻政策之下很有趣的地方,有别于坊间偏向悲观的观察。官方有官方的想法,也许一时很霹雳,但未必落实得很严格。就好像之前被重用的“周小平同志”,最近听说周小平抱怨,他的发言空间最近在主流网络媒体里也受到了限制。

  

新闻与法治及公民权的推动

  

   爱思想:在刚刚过去的5月份,魏泽西和雷洋这两位青年的不幸离世,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这两个事件为何能引起如此高的关注度?

  

   展:这两个事件是有很大差别的。魏泽西事件主要是可以总结为百度引发的民愤和公愤,这当然有个背景:谷歌被迫离开中国,百度靠垄断获得优势,占据了搜索市场70%左右的份额。但是百度在根本上是以被特殊保护下的逐利而非责任作为经营准则的,一直以来它提供的内容和词条是很成问题的,之前就不断曝出各种问题,这次竞价排名导致的恶果在魏泽西事件中引爆舆论。另外,这一事件的传播主要依靠新媒体,现在好像没有传统媒体什么事了,因为大家都习惯了看手机网页和微信消息。从这些社交和网页媒体上的动态来看,这件事也像是大家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毕竟谴责百度还是比较安全的。

*魏泽西事件引爆公众对百度的公愤

  

   而雷洋案涉及到公权力。从法律上说,在这个案件的案情不是特别清楚之前,大家都该谨慎发言。我想这个事情的意义就是,无论发生什么,证据不充分时,都不能妄下判断当事人是否涉及犯罪。但需要注意的一点是,雷洋即使有问题,也不构成犯罪。最近出现了官方的结果,五个当事警察被刑事立案侦查了,这算是快于民间的预期了,而且也没有顾及敏感的时间点,6月1号就发布了消息。这事件总体来说反映了中国“中产阶级”或者更合适的说法是“精英阶层”的愤怒,其实中国有没有真正的中产阶级还真说不清楚(笑)。

*雷洋事件唤起对公权力的拷问

  

   爱思想:在雷洋案中,有一种声音认为雷洋是第二个孙志刚,2003年孙志刚案在媒体的关注下直接促使收容遣送制度的废除,刚才也提到6月1号,北京市检察机关依法决定对邢某某等五人立案侦查。您认为雷洋案能否像孙志刚案那样推进公民权利的维护?

  

   展:我相信有类似的作用,但两个案件也有很大的差异。大学生孙志刚当时社会地位低一点,是一个打工者,刚到广州,暂住证都还没拿到。而雷洋是名校毕业的研究生,这个身份差别有点大。雷洋是人大硕士,人大校友联名发布公开信对这件事的传播和后续处理是产生影响的。有一种说法是不要惹人大的校友,我也是人大的,这点倒是没太感受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展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闻   法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26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