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庆炳:艺术趣味与社会心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0 次 更新时间:2015-12-14 19:57:35

进入专题: 艺术趣味   社会心理  

童庆炳 (进入专栏)  

   艺术活动的最后一个环节,是艺术接受。在艺术接受中,艺术趣味问题是一个核心问题。艺术趣味不仅关系到艺术接受的动力,而且关系到艺术接受过程的审美效应,同时还关系到艺术接受的性质。换言之,只有艺术兴趣能够引导读者、观众进入到兴味盎然的艺术活动中,只有艺术兴趣能够充分使读者、观众充分领略艺术品的魅力,只有艺术趣味的高、下能够决定艺术接受的健康的性质。本文将讨论艺术趣味的特点、功能和系统,艺术趣味与社会心理的互动关系问题。

     一、艺术趣味的特点、功能和系统

   大家都知道,趣味这个词就其直接的意义来看,是指人的一种感觉。最常说的是味觉,味觉有甜、咸、酸、苦、涩、辣等,即人通过自己的味觉器官,把对象评价为有什么味,或没有什么味。这是生理味觉,人们从饮食中体验到愉快或不愉快,是一种饮食时的生理定向。后来这种生理定向,推广到非生理定向,表现为对某种生活方式、某种对象、某种事业的情不自禁的眷恋和喜爱,这是更广大的兴趣。如果这种兴趣活跃于艺术审美活动中,那么这趣味就成为了艺术趣味或审美趣味。艺术趣味在同味觉的类比中产生,它是指人在长期的艺术接受(当然也包括创作)经验中形成的审美心理定向,它常表现为对某类作品的特殊的偏爱。例如有人喜爱格律诗,有人喜爱自由诗,有人偏爱喜剧,有人偏爱悲剧,等等,这是艺术趣味的不同所致。

   艺术趣味的特点可以说处在一个悖论中。

   一方面,“像任何心理定向一样,审美趣味不可避免是主观的。因为趣味标准在某个人的个体的经验中形成。”[①a]主观性、随机性、不可强迫性是艺术趣味一个重要特点。拉丁谚语云:“趣味无争辩”。中国古代葛洪《抱朴子•广譬》云:“观听殊好,爱憎难同。”现代俗语也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中外这些谚语、古话、俗语都道出了艺术趣味的主观性、自由性的特征。不同艺术趣味的人偏爱不同类型的作品,就是对同一本书,个人的喜爱也可以是不同的。艺术趣味的主观性,是艺术接受的主体和客体之间处于特别亲和、融洽,接受主体不由自主地受对象的牵引,进入到一种忘我的审美的状态,而无须任何外力的强迫。艺术趣味的主观性和自由性是怎样形成的呢?这个问题是不难回答的。人的艺术趣味是同人的需要密切相关的,不同的需要导致不同的艺术趣味。但人的不同需要又是怎样产生的呢?产生不同需要的原因有:1.出身经历的不同;2.文化修养的不同;3.性格的不同;4.审美经验的不同;5.价值观念的不同;6.年龄的不同;等等。这些都易于理解,此不赘。总的说,艺术趣味作为人们艺术接受活动中的心理定向,是主观的、自由的,因而是无可争辩的。

   但这只是问题的一面,就是说对“好”趣味来说,的确是无须争辩的;但艺术趣味有高级和低级之分,这就是所谓的“趣味质”的问题,对此就不能说“趣味无争辩”了,这就是说,趣味是可以争辩的,这不能不说是趣味的又一个特征。特别在今天的社会转型期,在拜金主义流行,低级的艺术趣味泛滥,视丑为美或视美为丑的现象到处皆可见,“打黄”老是打不尽的情况下,对“趣味质”这个问题的讨论,就具有毋庸质疑的现实意义。恶的艺术,诲淫诲盗的艺术,无论中外,历来就有,对创作者来说,是为了迎合读者的低级趣味,对欣赏这些作品的读者来说,则是他们的低级艺术趣味的表现。例如,中国古代的一些时期,流行春宫画、色情宫体诗,以及一些毫无文化内涵的专写床上动作的艳情小说,都表现了当时部分作者和读者的低级艺术趣味。对这些低级趣味,当然要“争辩”一番,通过争辩,呼唤健康的艺术趣味。不过,在辨析这些趣味时,一定要有眼光,不可把正常的必要的描写,说成是低级趣味,正如鲁迅对一些批评家所说:“我所希望的不过愿其有一点常识,例如知道裸体画和春画的区别,接吻与性交的区别,尸体解剖与戮尸的区别,出洋留学和‘放诸四夷’的区别,笋与竹的区别,猫和老虎的区别,老虎和番菜馆的区别……”[①b]鲁迅的话提醒我们,对什么是低级趣味,也要有起码的识别能力。现代作家创作的小说,多要写到“性爱”,我们不能像刘心武的小说《班主任》里的谢惠敏那样,翻看了《牛虻》中外国男女谈情说爱的插图,就心理紧张,失声叫起来:“真黄!”性爱在文学创作中不是不可以描写的,问题在于:第一,这种描写是不是情节发展不可少的;第二,作者是怎样写的,是审美化的描写,还是纯生物刺激性的描写;第三,读者又是怎样读的。前两条不必多说,这是作者的事,对判断读者是不是低级趣味来说,这第三点尤其重要。读者是怀着怎样的趣味、态度去阅读,是至为重要的。像《红楼梦》这样伟大的小说,其中也有性爱的描写,如果读者不去领会小说的主要意义,专注于其中个别段落的性描写,那么这趣味也是低级的。甚至有人能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样的作品中也看到“黄”,那纯粹是读者的趣味太低级。这也就是说,在一定的条件下,读者的低级艺术趣味可能是与阅读对象无关的,不是对象引发的,而是读者本身的趣味、态度造成的。由此可见,要辨别作者和读者的“趣味质”,都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趣味无争辩;趣味又可以争辩。这个悖论可以说是艺术趣味的基本特点。饶有意思的是艺术趣味的功能,也是一个悖论。艺术趣味的功能就是它具有定向的选择性,这种选择性一方面表现为封闭的、保守的,另一方面又表现为开放的、转移的。

   首先让我们先来看艺术趣味选择功能的封闭性和保守性。作为心理定向的艺术趣味是在长期的、无数次的艺术感知和艺术体验中逐渐积淀而形成的,因此艺术趣味一旦形成,无论在选择欣赏对象的范围,还是选择欣赏的方式、欣赏的习惯等,都固定下来,呈现出某种封闭状态,这就是艺术趣味选择功能的保守性。这种保守性具体表现为趣味的偏狭性,只能欣赏自己偏爱的某一类、某一种形式的艺术品,而排斥其他类型、其他形式的艺术品。艺术趣味的选择的偏狭性,还表现为对作品的思想和情感的不同理解,这一点鲁迅就说过:“《红楼梦》是中国许多人所知道的,至少,是知道这名目的书。谁是作者和续者姑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②b]对同一部作品的思想,各人理解不同,有的已超出艺术欣赏的范围。再如对《诗经》的欣赏,孔子把自己的伦理情感强加上去,归结为“思无邪”,也是艺术趣味选择的保守性的一个很突出的例子。实际上,《诗经》的思想感情很丰富,决不是“思无邪”三个字概括得了的。这是有思想感情的单一所造成的欣赏的偏狭性。此外性格的不同也可能造成艺术趣味选择的偏狭性,刘勰说:“夫篇章杂沓,质文交加,知多偏好,人莫圆该。慷慨者逆声而击节,酝藉者见密而高蹈;浮慧者观绮而跃心,爱奇者闻诡而惊听。会己者嗟讽,异我者沮弃。”[③b]意思是说,文学篇章很复杂,质朴的和华美交错在一起,人的爱好多有所偏,很难全面理解问题。性情慷慨的人遇到激昂的声调击节赞赏,有涵养的人遇到细致含蓄的篇章就高兴,喜欢浮华的人遇到绮丽的文章就动心,爱好新奇的人听到奇异的声音就竖者耳朵来听。总之,合乎自己的性格爱好的便赞叹诵读,而不合自己性格爱好的就加以抛弃。古人是这样,现代人也是如此,郁达夫说:“譬如放浪形骸之外,视世界如浮云的人,他视法国高蹈派诗人,和我国的竹林七贤,必远出于《神曲》的作者及屈原之上。性喜自然的人,他见了自然描写的作品,就不忍释手。喜欢旅行的人,他的书库里,必多游记地志。”[④b]这就是由于人的性格不同而产生的艺术趣味的选择的偏狭性。

   艺术趣味选择功能的保守性、偏狭性如果发展到极端,就会使审美判断片面化。也就是说,在保守性和偏狭性的支配下,劣质的作品因其符合他的趣味,而被任意抬高,优秀的作品因其不符合他的趣味而被随意贬低,这种情况是有时甚至发生在一些大艺术家身上。艺术趣味选择功能的保守性、偏狭性还可能导致对艺术创新的反对,这种情况也是屡见不鲜的。

   但是,艺术趣味选择功能又具有开放性和可转移性的另一面。艺术趣味达到较高水平的人,必定是有足够的艺术修养和文化修养的人,换言之,艺术趣味是他的艺术修养和文化修养的表现。因此,艺术趣味本身含有对艺术美的高度领悟。这样,具有好的艺术趣味的人虽然在开始时,他往往只对合乎他的艺术趣味的艺术作品感兴趣,但由于他的艺术欣赏能力比较强,艺术感悟力特别出众,所以当他把自己的欣赏对象扩大一些时,就有可能对其他的作品也逐渐发生兴趣,从而使自己的趣味具有开放性和可转移性。例如一位本来只对格律诗有浓厚兴味的欣赏者,当他把欣赏的视界转移到自由诗时,由于他的艺术趣味所养成的对诗的感悟能力,他有可能通过一段时间的对自由诗的审美实践,而产生了对自由诗的审美趣味。可以这样说,艺术趣味从本质上说是对于生命的彻悟,而生命时时刻刻都在进展,彻悟也总是越来越多,因此趣味也就可能时时刻刻在创化。朱光潜教授曾经很详尽地谈到了自己读诗趣味的转换和开拓的情况。像他这种体会许多人都是有的,它说明了一个读者重要的是自己的彻悟能力,只要有了这种对文学艺术的彻悟能力,那么你的艺术趣味的选择功能不但不会使你变得偏狭,而且会帮助你走向开阔。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艺术趣味的选择功能,又具有开放性、可转移性。

   那么,艺术趣味的特点和功能是怎样形成的呢?我们认为这与艺术趣味的结构有着密切的关系。艺术趣味作为心理定向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它不是由单一的感觉或情感因素构成的。艺术趣味作为一个完整的系统,也不能理解为多因素的拼凑或相加,它的确是以情感定向为中心的多层次的组合,但这组合是一种“自组织”。就是说,读者、观众在反复的艺术感知、艺术体验中,调动了自身的各种因素,并在欣赏实践中自动合作协同,形成了一个具有定向选择的心理机制,这一机制的活跃,使欣赏主体对欣赏对象产生亲和美感效应。为了讨论的方便,我们可以对艺术趣味的内部结构作一次抽象的分析。我们的理论假设是,艺术趣味是以情感定向为核心的包括审美感知、审美心境、审美理想、价值观念、社会心理的完整的系统:

   审美感知

   审美心境

   审美情感

   艺术趣味   欣赏对象

   (艺术作品)

   审美理想

   价值观念

   社会心理

   意识形态

从这个图示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趣味的最表层是审美感知,如前所说,艺术趣味首先是一种对艺术品的细微的敏感,这种敏感靠审美的感官,人们往往看一眼、听一声、读一页,就知道面前的这个艺术品符合不符合自己的艺术趣味;其次是审美心境,心境是一种情绪性的东西,艺术趣味能不能被调动起来,与审美心境有密切关系,平时你可能对喜剧特别有兴趣,但如果这一天你死了母亲,而你又非常爱你的母亲,你处在极其沉痛的心境中,那么即使这一天你面对最好的喜剧,也无法调动你的艺术趣味,审美心境是艺术趣味发挥的必要条件;再次,定向性的审美情感,这是艺术趣味的核心,为什么有的人特别迷恋武侠小说,而有的人又特别迷恋言情作品,……为了自己喜爱的艺术欣赏,甚至可以废寝忘食呢?这是因为自己情感的特别投入,情感的定向的特别投入,是艺术趣味的核心和重要表征。以上三个层面,主要是艺术趣味的感性结构,它表现为相对的惰性,固执性、自主性,前面我们所论述的艺术趣味的主观性、自由性,以及艺术趣味选择功能的封闭性、保守性、偏狭性,主要是由艺术趣味的感性结构造成的。人的一切都是社会化的。但比较而言,人的感知、心境、情感侧重于人的自由欲望,其中有些属于幽深的无意识心理,是较难控制的心理领域,所以一旦这种欲望性的心理占了上风,那种主观性、随机性、保守性、偏狭性就必然要顽强地表现出来。但是艺术趣味的结构并不止于感性的层面,还有理性的层面,这首先是审美理想,审美理想虽然是一个独立的范畴,但艺术趣味中有审美理想的因子,当然,审美理想同审美趣味一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童庆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艺术趣味   社会心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115.html
文章来源:《人文杂志》(西安)1996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