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鑫宇 石江:“伊斯兰国”最新发展趋势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8 次 更新时间:2015-11-27 16:41

进入专题: ISIS   反恐   中东局势   美国外交   伊拉克问题  

周鑫宇   石江  

“伊斯兰国”兴起不但是近期影响中东安全局势的最主要政治事件,也牵扯到美国全球战略的“再平衡”和大国关系,具有全局性意义。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伊斯兰国”经历了多个阶段的快速演变,势力迅速达到顶峰。但近一段时间来,在伊拉克及国际社会各种因素综合作用下,“伊斯兰国”势力疯狂发展的势头受到遏制,但支持其存在的根本因素仍然没有改变。在变与不变之间,“伊斯兰国”的下一步发展动向值得关注。

一、“伊斯兰国”势力快速扩张达到顶峰

“伊斯兰国”的出现是近年来国际恐怖组织和中东国际局势变化的直接产物,其发展演变的速度超人意料。自其产生以来,至少经历了三个演变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作为恐怖组织分支(2004年-2013年12月)。“9•11事件”以后,“基地”组织在国际反恐联盟的严厉打击之下,逐渐从一个中央领导、等级制的恐怖组织变成一个松散的、去中心化的恐怖主义网络。①“伊斯兰国”前身是“基地”组织众多松散分支的一员。2011年本•拉登被击毙之后,“基地”组织对各分支机构的领导力进一步减弱。由于组织能力下降、欧美等国加强国土安全等原因,恐怖分子进入西方国家的难度变大。于是,各地极端组织逐渐将攻击目标转向伊斯兰国家内部,亲西方的本国政权成为主要攻击目标。极端组织的活动形式从零星的恐怖主义袭击,转向有组织的军事叛乱和夺取政权。其中“伊斯兰国”利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无政府状态迅速崛起。

第二个阶段是作为独立叛乱武装(2013年12月~2014年6月)。“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内战中力量得以壮大,但其能独立发展成型,主要借力于伊拉克国内的政治涣散和教派内斗。2013年12月伊拉克前总理、什叶派领导人马利基宣布逮捕逊尼派国会议员阿尔瓦尼,②直接导致了“伊斯兰国”在安巴尔省的叛乱。随后马利基下令关闭拉马迪逊尼派抗议露营地,进一步引发了逊尼派的不满,并导致“伊斯兰国”联合部分逊尼派部落及“伊拉克之子”等武装力量发动武装叛乱,攻占了拉马迪、费卢杰以及安巴尔省的一些小城市,随后一路攻城略地,借势攻下伊拉克北部重镇摩苏尔。③“伊斯兰国”短时间内控制大片土地,掌握巨量资源,独立诉求随之上升,最终导致其与“基地”组织决裂。④

第三个阶段是成为准政权组织(2014年6月至今)。在占有大片土地后,“伊斯兰国”开始按照自身原则进行政治统治。对摩苏尔等大城市的占领,以及对伊拉克北部石油战略资源的掌控,使得“伊斯兰国”的经济来源更加稳定,形成独立的资金链条。⑤凭借充裕的资金条件,“伊斯兰国”对内建立相当成熟的行政管理体系;对外发动舆论战,以连续发布斩首人质视频为手段对西方及中东国家进行恐吓,并借此迅速获得全球舆论关注,搅动美、日、俄、欧等域外大国的政治神经,进一步吸引各地极端分子加入。⑥据披露,“伊斯兰国”还征召儿童战士,建立全民性的战争动员。⑦在文化上,“伊斯兰国”进行大规模的文物破坏行动,厉行极端教法。⑧在利益分配和精神控制的双刃剑开道下,“伊斯兰国”在大片地区建立了巩固的统治,目前完全控制了伊拉克12%和叙利亚30%的国土。⑨如果加上“伊斯兰国”势力所渗透和影响的乡村,其控制面积更大。

“伊斯兰国”的准政权化使得其国际影响力迅速增加。2015年以来,世界各地的恐怖主义组织开始陆续宣布加入该组织或与之合作。1月,巴基斯坦的数百名塔利班战士宣布加入“伊斯兰国”并成为其在巴基斯坦的分支。⑩此外,“伊斯兰国”还收编了活跃在尼日利亚的恐怖组织“博科圣地”,改名为“伊斯兰国西非省”。(11)除了吸引世界范围内的恐怖组织效忠以外,“伊斯兰国”还大量招募欧美国家内部的极端分子,这些本土极端分子给欧美国家带来巨大安全隐患。(12)随着2015年1月法国《查理周刊》案和5月美国漫画展枪击案等事件的相继发生,西方各国掀起了一轮针对恐怖主义的舆论高潮,而“伊斯兰国”无疑是煽动这场风暴的中心。

就当前阶段看,“伊斯兰国”显然已经不是西方传统意义上所定义的恐怖组织。(13)在很大程度上,“伊斯兰国”超越了恐怖组织游击战似的活动形式,升级为一个分工严密、自我维持的准政权组织,并在一些方面发挥全球性影响。

总体来看,“伊斯兰国”呈现出以下新特征。第一是高度组织化。根据美国最新解密的“伊斯兰国”组织结构形态文件,“伊斯兰国”组织在主要头目的领导下,分别设有医疗部门、宣传部门、伊斯兰法律部门、行政部门、安全部门以及军事部门。(14)完整、有序的部门设置,构成了“伊斯兰国”高效的行政能力。第二是有效的分配体系。“伊斯兰国”对其高级领导与普通成员实行同等工资待遇,提供福利保障。其成员每月的工资大约在34美元,虽然这一水平不到伊拉克男性文盲收入的一半,但分配较为公平,而且一些新加入者工资会更高,并建立了相互监督的财务监管机制,提升了道义吸引力。此外,“伊斯兰国”还为其成员及家属提供高达1200美元的医疗保险。(15)第三是独立的资金来源。最早从2007年开始,“伊斯兰国”早期组织的资金来源就已经从抢劫、偷盗逐渐转向与黑手党类似的系统化运作。从2009年开始,该组织开始参与石油生产和走私活动,逐渐实现了财务自给自足。(16)在建立准政权统治以后,“伊斯兰国”的资金运转更是规模化、系统化。第四,也是最具有传染性的特征,是其高效的“恐怖营销”。“伊斯兰国”利用最新的互联网技术,超越了“基地”组织时代中心控制的、单向的传播手段,采取社交媒体多向互动、参与式和渗入式的传播方法。根据对“伊斯兰国”所控制的“推特”登陆地点的监控显示,“伊斯兰国”的网络宣传活动地点非常分散,充分表现为一个扁平化而非垂直化的管理体系,各个作战单元拥有独立宣传权力。(17)比如,人质斩首视频不再被统一制作、寄送到半岛电视台,而是由各地成员掀起花样翻新的视频传播竞赛。这种模式让每一个恐怖分子获得参与体验,增加其自身存在感。可以说,“伊斯兰国”是第一代具备“互联网思维”的极端组织,其煽动效应由此大大提升,并给对其监控造成很大困难。据统计,目前“伊斯兰国”在“推特”上有多达9万个活跃账户处于无法被完全控制状态。(18)这些账户彼此间大量转发消息,进行个性化和创新性的动员,甚至可以吸引西方国家的极端分子进入叙、伊两国参战。(19)

综上所述,一年多来“伊斯兰国”在对外对内两方面快速发展。对外是控制范围和影响力的扩大;对内是组织形态和行为方式的成熟和创新。“伊斯兰国”的崛起引发了连锁反应,既极大地冲击了中东核心地带脆弱的政治秩序,又促使相关各方加紧调整政策,加大了对“伊斯兰国”的打击力度。在相关因素的影响下,“伊斯兰国”在经历快速扩张后,其势力可能已达到顶峰,重要的转折点正在出现。

二、伊拉克与国际社会各种力量合力打击“伊斯兰国”

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社会在“伊斯兰国”问题上逐步形成国际共识,美国开始对“伊斯兰国”进行直接军事打击。2015年3月以后,形势进一步发展,伊拉克、美国联军和相关地区国家形成了一定政策合力,“伊斯兰国”的势力扩张初步受挫。

首先是伊拉克国内政权出现团结和巩固迹象。2014年8月马利基政府由于对“伊斯兰国”压制不力被迫下台。(20)阿巴迪接任伊拉克总理后,即以团结伊拉克各派共同应对“伊斯兰国”问题作为执政主要目标。阿巴迪政府首先与库尔德人寻求和解,与其在石油利益分配方面达成一致,并与库尔德武装力量协同作战。(21)2015年,阿巴迪主动寻求与逊尼派和解,并召开内阁会议讨论《国民警卫队法》与《公平与责任法》草案。《国民警卫队法》旨在将逊尼派武装整编入伊拉克总理领导下的省级国民警卫队,《公平与责任法》则试图扭转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后长期执行的“去复兴党”政策,让复兴党旧部能合法地回到伊拉克政府工作。这两项法案对伊拉克南部核心区的逊尼派精英具有吸引力。逊尼派力量因而对新政府抱有期待,较为配合。在草案讨论过程中,两名逊尼派成员在安巴尔省拉马迪地区被什叶派组织“全民动员”杀害,逊尼派情绪激烈,但是他们只在国会进行了为期四天的抵制活动,随后便继续参加政府的日常工作。这与马利基统治时代逊尼派对政府的长期抵制有根本区别。(22)伊拉克内部教派纷争出现缓和迹象,使得伊拉克政府能够更有效地组织起军队与“伊斯兰国”对抗。2015年3月起,伊拉克政府军由守转攻,于2015年4月1日收复重镇提克里特,打开通往伊拉克北部的大门。(23)

其次是美国打击“伊斯兰国”的力度进一步加强。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的中东政策非常明确,就是积极寻求从伊拉克乱局中脱身,以实现全球战略“再平衡”。然而,“伊斯兰国”的快速兴起,严重危及美国的国际威望和宏观战略布局,美国国内两党对此也表现出难得的共识,美国政策的转向迅速和高效。2014年9月,奥巴马授权美军开始对“伊斯兰国”进行空袭。随后6个月间,美国及其盟军向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目标发动空袭2500余次,扔下约8200枚炸弹,破坏了约3000个目标。(24)鉴于空袭的军事效果不尽如人意,2015年2月,奥巴马向国会提交《军事武力使用授权书》。在这份授权书中,奥巴马期望获得“有限度的地面战斗行动”,草案虽然还处于讨论阶段,但获得了美国国会大部分议员的支持。(25)3月以后,由于有了伊拉克政府军更加有力的地面配合,美国对“伊斯兰国”空袭效果明显增强。在美军打击下,“伊斯兰国”领袖巴格达迪身受重伤,失去指挥能力,被迫任命新领导人。(26)在应对“伊斯兰国”威胁的问题上,美国较为迅速的反应和坚定的介入,成为遏制“伊斯兰国”发展的主要外部因素。

第三是围绕着“伊斯兰国”的国际合作逐步形成。“伊斯兰国”对国际公共安全的巨大威胁,促使相关各方对打击“伊斯兰国”的认识走向一致。尤其是美国将打击“伊斯兰国”置于其中东战略的优先地位,积极寻求国际合作,使得错综复杂的中东地缘政治出现调整的空间。首先是伊朗被有效纳入打击“伊斯兰国”阵营。伊朗作为中东的什叶派大国,将保护边境领土安全与伊拉克什叶派政府的统治作为明确目标。这使得美国和伊朗在联合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产生了共同利益。(27)美国以伊拉克政府为沟通纽带,与伊朗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达成了某些政治默契。(28)在具体行动中,美国默许伊拉克政府接受伊朗对边境什叶派民兵组织的武器和后勤援助。与此同时,伊核问题谈判取得突破性进展,美伊关系打开新局面。其次是叙利亚内战迎来转机。为了遏制“伊斯兰国”的发展,美国暂时搁置了推翻巴沙尔政权的目标,同时与俄罗斯展开接触,寻求通过外交途径尽快结束叙利亚内战。(29)最后,美国吸取了过去中东政策的教训,在战略上对国际合作有明智的自觉。2015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明确提出“要避免将反恐斗争变成与伊斯兰世界的斗争,要继续合法地行动”。(30)为此,美国努力协调中东地区大国土耳其、沙特等国的立场,对库尔德人进行武器空投和援助,尽量建立打击“伊斯兰国”的国际同盟。相比于2003年伊拉克战争,这次美国对伊拉克再次用武,无论是西方盟友还是地区国家都表现出更加配合的态度。

在上述因素的影响下,“伊斯兰国”强劲的发展势头受到遏制。目前“伊斯兰国”的形势已经与2014年9月份有很大不同,战场局面开始朝着有利于美国领导的联军方向发展。但在考虑“伊斯兰国”下一步演变方向时,还应当注意到,维持“伊斯兰国”发展的基本因素仍然存在。“伊斯兰国”可能被迫转移方向、调整策略,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将难以彻底消灭,“伊斯兰国”将成为中东核心地带长期存在的破坏性力量。

三、“伊斯兰国”短期内难以被彻底消灭

“伊斯兰国”是近年来中东脆弱的政治和社会局势的产儿,在战场上出现不利于其扩张蔓延的形势变化的同时,多项关键因素仍将为“伊斯兰国”的存在和活跃提供长期支撑。

第一是导致中东核心地带脆弱和混乱的长期社会因素仍然未变。这首先是叙利亚和伊拉克严重的人口问题。伊拉克和叙利亚是中东人口增长较快的国家。近20年来,叙利亚人口总量增长75%,近些年来15~24岁年轻男性人口失业率在26.8%左右;同期伊拉克的人口总量增长76%,15~24岁年轻人口失业率大约为30%。两国失业率不但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13.2%,也高于阿拉伯国家的平均值23.2%。(31)过剩人口成为了无所事事的地区游民,政治抗争增加、社会治安恶化,无疑为极端主义滋生提供了最深厚土壤。另一方面,气候变化导致原本雨水充沛的叙利亚东北部近些年来持续干旱,大量农田荒废,迫使叙利亚农民大量迁入城市,进一步加剧失业问题和社会矛盾。(32)而破败的农村更成为“伊斯兰国”势力大步腾挪、运动作战的空间。更可怕的是,叙、伊一带的人口、失业和经济社会衰败问题在未来可能还会加剧。按照目前叙、伊两国人口增长率推算,到2030年叙伊两国人口总量将分别达到3000万和5000万(33),如果不能尽快建立稳固的政治统治、恢复经济和生产,相关地区的社会动荡势必常态化、复杂化,并且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难以解决。一旦如此,未来可能还有更多的地区进入索马里式的无政府状态,给“伊斯兰国”提供填补权力真空的巨大空间。

第二,伊拉克教派和解与合作仍然脆弱。随着“伊斯兰国”形势的进一步变化,伊拉克国内正在形成的教派同盟随时可能倒退,甚至出现瓦解。“阿拉伯之春”的民主化运动,客观上掀开了中东地区教派矛盾和族群矛盾的“潘多拉魔盒”。民主制度下的“多数原则”变成了“赢家通吃”;选举政治中的民众动员变成了政治恶斗,原有的矛盾公开化、政治化、甚至暴力化。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基本的政治互信很难存在,以牙还牙的“血酬定律”成为了政治破败的主旋律。尽管伊拉克阿巴迪政府上台后,较为成功地促使各派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形成一致,但随着伊拉克政府军在北部战场由守转攻,内部分裂已经再次出现。在攻打提克里特的战斗中,什叶派民兵与政府军在进攻主导权问题上发生分歧,导致什叶派2万民兵宣布退出战斗。(34)在占领提克里特后,伊拉克政府军与什叶派民兵对提克里特进行了抢劫和破坏活动,导致当地逊尼派不满,并引发待解放地区平民的担忧。(35)之前库尔德武装和逊尼派部落在打击“伊斯兰国”过程中趁机扩大了势力范围,一旦政府军继续沿河而上,每一座城市的攻占都可能会因各派利益平衡而出现类似提克里特的混乱。政府军在下一阶段收复北部城市的战斗越是推进,越有可能引发新的内讧。不只在前方的战场,在后方的巴格达形势也不容乐观。作为教派和解的关键措施,《国民警卫队法》与《公平与责任法》的条款目前仍然争议不决,未来的不确定性依然巨大。伊拉克的政治重建工作显然任重而道远。

第三,当前中东地区隐现的“新两极格局”可能在叙、伊地区产生碰撞。在近年来中东的滔天变局中,沙特和伊朗作为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区域两极,其争斗逐渐公开化。目前也门胡塞武装背后的激烈斗争,正在成为地区局势发展方向的注脚。在新的中东权力格局下,“阿拉伯之春”所掀开的教派矛盾可能演化成整个中东层面的什叶派集团与逊尼派集团的“地区冷战”。从短期来看,如果也门等地的局势进一步升级,伊朗加大对胡塞武装的支持,可能牵扯其对于伊拉克什叶派政府的支持力度,从而削弱打击“伊斯兰国”的力量;从长期来看,叙利亚、伊拉克地区是中东的核心地带,又是逊尼派和什叶派“教派断层线”的震荡前沿,最有可能成为中东大国博弈的核心战场。

第四,美国大选周期的临近可能牵制奥巴马政府的行动能力。奥巴马政府目前已经进入“跛鸭期”。尽管民主、共和两党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态度基本一致,但随着选战的日益激烈,美国对中东政策的内部张力一定会加大。美国内政的周期律导致外交的周期律,对“伊斯兰国”的政策也不能幸免。目前这种问题已经有所显现。奥巴马政府把美国、伊朗关系缓和作为打击“伊斯兰国”的重要抓手。但美伊达成核问题协议之前,47名共和党议员联名致信伊朗与奥巴马政府唱反调。(36)而《军事武力使用授权书》草案在国会审议的前景也并不完全明朗。(37)共和党在大选之前不会轻易为民主党政府提供外交加分的机会,而新的民主党候选人则倾向于避免大的变动和风险。在新政府上任之前,美国对“伊斯兰国”的政策都将在某种程度上有过渡期的特征。更有甚者,从宏观战略层面来看,美国未来只要能够找到合适的台阶,就随时可能撤步观望,军事打击“伊斯兰国”的意愿可能大幅下降。大选政治、经济复苏和亚太“再平衡”才是美国领导人宏观上最优先考虑的目标,因此,对打击“伊斯兰国”所投入的战略资源难免受影响。

四、“伊斯兰国”的未来演变方向

目前,美、伊等联合力量的武装打击可能有力推动“伊斯兰国”形势的变化,但“伊斯兰国”的长期存在和活跃仍然是大概率事件。在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下,“伊斯兰国”可能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既对当前特征有所继承,又在发展方向、组织形态等方面进一步演化。其中,最有可能的演化方向包括:

第一,作战方式可能向运动战和游击战演化。目前“伊斯兰国”所占据的摩苏尔等伊拉克北部地区多以平原和高原为主,难以坚固防守,更难以逃避美国的空袭。在最乐观的情况下,美国为首的联合武装力量有望在一定时期内收复伊拉克北部部分大中城市,“伊斯兰国”则可能会被迫调整固守阵地的战术,向游击战和运动战方向发展。其中,伊拉克东部、靠近伊朗的山区易于藏身,在战略上是游击战的最佳选择;而西部叙利亚境内广大衰败的农村是“伊斯兰国”的崛起之土,属于权力真空地带,适合进退自如、大开大合的运动战。“伊斯兰国”武装向东西两侧转移,也可形成掎角之势,对伊拉克政府军的进攻进行延缓和牵制。在提克里特战役前后,“伊斯兰国”武装已经对拉马迪的周边村庄进行了小股占领和持续骚扰,(38)其在退守过程中的灵活作战方针已经初见端倪。

第二,组织形态可能从控制大城市的准政权组织向乡村武装割据演化。如果“伊斯兰国”丢弃大中城市,向东西两侧的山区和乡村转移,其现阶段的准政权特征将会减弱,“国”将不“国”。但现阶段“伊斯兰国”建立的管理经验和统治能力,仍会得到继承和发展。一年多以来,在叙伊两国广阔的农村衰败地区,“伊斯兰国”成功填补了权力真空,建立起了地方性的政治统治,维持了基本的社会和生活秩序,甚至取得一部分民众的支持。(39)由于多重因素影响,“伊斯兰国”统治和巩固摩苏尔等大城市可能还略显吃力,但在小城镇和乡村的管理上却轻车熟路。如果“伊斯兰国”在山区和部分小城镇稳固盘踞,形成长期割据势力,那么叙、伊一带可能出现类似缅甸等国的政权破碎局面。

第三,在地区格局中成为中东教派斗争的焦点战场。未来中东伊朗—什叶派集团对沙特—逊尼派集团的两极格局如果进一步发展成型,那么今天的也门局势有可能在“伊斯兰国”地区以更激烈的方式重演。尤其是如果“伊斯兰国”挺进伊拉克东部、直接威胁伊朗本土,或者转战西北部叙利亚、伊拉克和土耳其三国交界地带,势必牵动沙特、伊朗两个地区大国的神经,甚至将土耳其、以色列等地区强国一并卷入。随着美国和伊朗关系的进一步变化,以沙特为首的中东逊尼派集团可能调整对“伊斯兰国”的政策,对其暗中拉拢甚至直接支持。而美国在“伊斯兰国”受挫的前提下,可能调整中东战略的优先序列,恢复整体收缩的总方针,以实现更多的力量向亚太转移。在这一系列的变局之中,“伊斯兰国”势必成为中东大国博弈的重要战场。如果中东逊尼派集团和什叶派集团在“伊斯兰国”控制地区打代理人战争,那么“伊斯兰国”本身的性质和特征势必还将发生进一步的演变,其极端主义特征可能会有所下降,宗派武装特征可能继续加强。

最后,在国际上将继续为全球极端组织提供精神和物质支持。“伊斯兰国”在战场上的挫败可能会削弱其在全球各地极端组织中的影响力。但总体来看,“伊斯兰国”创新的组织模式、行为方式仍是各地极端组织模仿的样本。而“伊斯兰国”未来长期的存在和活跃,也会继续在人员培养、武器输出、精神号召等方面,为各地极端组织提供具体的支持。近期“伊斯兰国”与其他极端组织的联合训练即体现了这一趋势。(40)因此,从长远来看,要从根本上遏制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新型极端组织发展,国际社会的挑战仍然非常巨大。尤其在广大的中东地区,以伊拉克、叙利亚、也门、阿富汗等为代表的国家如果不能有效解决人口、经济和文化冲突等问题,实现政治安定,那么中东的安全形势可能还会剧烈波动甚至恶化。这首先是地区国家的梦魇,同时也将冲击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利益。

未来中国要对外推动向西开放和“一带一路”经济合作,对内维持西部边疆的安全稳定,“伊斯兰国”的发展态势既是一个值得紧密关注的具体问题,又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规律性现象。“伊斯兰国”展现了中东社会深层次矛盾。中东一些地区的政治破碎和动荡局面可能将长期延续。中国在这些地区要尽量把外交重点放在务实合作方面。在经济合作中要把履行正确义利观、承担大国责任、服务当地发展放到战略高度。中国的投资、援助和技术支持要从带动部分地区、部分国家的发展入手,逐步为伊斯兰世界的长期稳定积累正能量,从而长远保证中国在中东的安全和利益。要在中东国家加强公共外交和社会接触,不但与当地政府发展关系,还要与民间力量交朋友,形成有利于自己的安全小环境,并努力做到在紧急情况下有能力利用各种力量保证国家利益的安全。

注释:

①张家栋、朱道运:“基地组织现状与发展趋势”,《国际观察》,2012年,第5期,第39页。

②"Iraq MP Ahmed al-Alwani Arrested in Deadly Ramadi Raid", BBC News, http://www.bbc.com/news/world-middle-east-25534541.(上网时间:2013年12月28日)

③Kenneth Katzman, "Iraq: Politics, Security, and U. S. Policy", CRS Report for Congress, RS21968, https://fas.org/sgp/crs/mideast/RS21968.pdf.(上网时间:2015年2月27日)

④Liz Sly, "Al-Qaeda Disavows any Ties with Radical Islamist ISIS group in Syria", The Washington Post,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middle_east/al-qaeda-disavows-any-ties-with-radical-islamist-isis-group-in-syria-iraq/2014/02/03/2c9afc3a-8cef-11e3-98ab-fe5228217bd1_story.html.(上网时间:2014年2月3日)

⑤关于“伊斯兰国”的资金链相关内容,可参见:李景然:“论‘伊斯兰国’的资金链及其影响”,《阿拉伯研究》,2014年,第6期,第107~118页。

⑥Joshua Berlinger, Dana Ford, "ISIS Execution Videos Strikingly Similar", CNN, http://www.cnn.com/2014/09/13/world/meast/isis-beheading-videos/.(上网时间:2014年9月14日)

⑦John Lichfield, "ISIS Child Militant: Boy Seen 'Shooting Israeli-Arab Spy' in Execution Video Recognised by Schoolmates in Toulouse", The Independent,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europe/isis-child-militant-boy-seen-shooting-israeliarab-spy-in-islamic-state-video-recognised-by-schoolmates-in-toulouse-10108131. html.(上网时间:2015年3月14日)

⑧Kareem Shaheen, "ISIS Fighters Destroy Ancient Artefacts at Mosul Museum", The Guardian,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feb/26/isis-fighters-destroy-ancient-artefacts-mosul-museum-iraq.(上网时间:2015年2月26日)

⑨Tim Lister, "For ISIS, Tough Times as it Seeks to Regroup", CNN, http://www.cnn.com/2015/01/28/opinion/lister-bad-month-for-isis/(上网时间:2015年1月28日); Mark Thompson, "U. S. Military Plan For Looming ISIS Offensive Takes Shape", Time, http://time.com/3722740/isis-islamic-state-military/.(上网时间:2015年2月26日)

⑩Mushtaq,Yusufazi, "ISIS in Pakistan and Afghanistan: Taliban Fighters Sign Up, Commanders Say", NBC News, http://www.nbcnews.com/news/world/isis-pakistan-afghanistan-taliban-fighters-sign-commanders-say-n296707.(上网时间:2015年1月31日)

(11)"ISIS Welcomes Boko Haram's Allegiance and Plays down Coalition 'Victories'", The Guardian,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mar/12/isis-welcomes-boko-harams-allegiance-and-plays-down-coalition-victories.(上网时间:2015年3月12日)

(12)"CIA Chief Says ISIS has ‘Snowballed’", FoxNews, http://www.foxnews.com/politics/2015/03/14/reports-success-against-isis-overinflated/.(上网时间:2015年3月14日)

(13)Audrey Kurth Cronin, "ISIS Is Not a Terrorist Group: Why Counterterrorism Won't Stop the Latest Jihadist Threat", Foreign Affairs, March/April, 2015,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issues/2015/94/2.(上网时间:2015年5月10日)

(14)参见:The Combating Terrorism Center at West Point's Harmony Program, https://www.ctc.usma.edu/programs-resources/harmony-program;Jacob N. Shapiro and Danielle F. Jung, "The Terrorist Bureaucracy: Inside the Files of the Islamic State in Iraq", The Boston Globe, http://www.bostonglobe.com/ideas/2014/12/14/the-terrorist-bureaucracy-inside-files-islamic-state-iraq/QtRMOARRYows0D18faA2FP/story.html.(上网时间:2014年12月14日)

(15)参见:The Combating Terrorism Center at West Point's Harmony Program, https://www.ctc.usma.edu/programs-resources/harmony-program;Jacob N. Shapiro and Danielle F. Jung, "The Terrorist Bureaucracy: Inside the Files of the Islamic State in Iraq".

(16)参见:The Combating Terrorism Center at West Point's Harmony Program, https://www.ctc.usma.edu/programs-resources/harmonyprogram; Jacob N. Shapiro and Danielle F. Jung, "The Terrorist Bureaucracy: Inside the Files of the Islamic State in Iraq".

(17)J. M. Berger, Jonathon Morgan, "The ISIS Twitter Census: Defining and Describing the Population of ISIS Supporters on Twitter", p. 11, http://www.brookings.edu/~/media/research/files/papers/2015/03/isis-twitter-census-berger-morgan/isis_twitter_census_berger_morgan.pdf.(上网时间:2015年3月20日)

(18)J. M. Berger, Jonathon Morgan, "The ISIS Twitter Census: Defining and Describing the Population of ISIS Supporters on Twitter" p. 7, p. 53.

(19)"FBI: ISIS Message Resonating with Young People from U. S., West", CBS News, http://www.cbsnews.com/news/isis-targeting-young-people-from-u-s-western-countries-as-recruits/.(上网时间:2015年3月5日)

(20)Guy Taylor, Dave Boyer, "Iraq's Nouri al-Maliki Resigns as Prime Minister Amid Chaos", The Washington Times, http://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14/aug/14/iraqs-nouri-al-maliki-resigns-as-prime-minister-am/page=all.(上网时间:2014年8月14日)

(21)Tim Arango, "Iraqi Government and Kurds Reach Deal to Share Oil Revenue", The New York Times, http://www.nytimes.com/2014/12/03/world/middleeast/kurd-pact-with-baghdad-against-islamic-state.html.(上网时间:2014年12月2日)

(22)Patrick Martin, Omar al-Dulimi, Kimberly Kagan, Sinan Adnan, "lranian-backed Militias are Causing a Political Crisis in Iraq", Business Insider,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iranian-backed-militias-are-causing-a-political-crisis-in-iraq-2015-2.(上网时间:2015年2月18日)

(23)Hamdi Alkhshali, Jomana Karadsheh and Don Melvin, "ISIS' Legacy in Tikrit: Booby Traps, IEDs and Fear", CNN, http://www.cnn.com/2015/04/01/middleeast/iraq-isis-tikrit/.(上网时间:2015年4月2日)

(24)Mark Thompson, "U. S. Military Plan For Looming ISIS Offensive Takes Shape", Time, February 26, 2015, http://time.com/3722740/isis-islamic-state-military/.(上网时间:2015年2月26日)

(25)Jim Acosta, Jeremy Diamond, "Obama ISIS Fight Request Sent to Congress", CNN, http://www.cnn.com/2015/02/11/politics/isis-aumf-white-house-congress/.(上网时间:2015年2月12日)

(26)Enny Stanton, "ISIS Vows Revenge after Leader Abu Bakr AlBaghdadi is ‘Forced to Give up Control after He was Seriously Wounded in Air Strike’", Mail Online,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064951/Isis-vows-revenge-leader-Abu-Bakr-al-Baghdadi-forced-control-seriously-wounded-air-strike. html.(上网时间:2015年5月2日)

(27)Dina Esfandiary and Ariane Tabatabai, "Iran's ISIS Policy", Chatham House, the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http://www.chathamhouse.org/sites./files/chathamhouse/field/field_publication_docs/INTA91-1-01_Esfandiary_Tabatabai.pdf.(上网时间:2015年1月28日)

(28)Ian Black, "US andIran have been Forced on to the Same Side by ISIS", The Guardian,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4/dec/03/us-iran-forced-same-side-isis.(上网时间:2014年12月17日)

(29)"We Won't Talk to Assad About Syria,U.S.Official Says", News Week, http://www.newsweek.com/we-wont-talk-assad-about-syria-us-official-says-314228.(上网时间:2015年3月16日)

(30)U. S,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pp. 9-10, https://www.whitehouse.gov/sites/default/files/docs/2015_national_security_strategy.pdf.(上网时间:2015年2月27日)

(31)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库查询数值整理所得,http://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L.UEM.1524.MA.ZS/countries/1W-SY-IQ-1Adisplay=graph.(上网时间:2015年5月10日)

(32)参见:Henry Fountain, "Researchers Link Syrian Conflict to a Drought Made Worse by Climate Change", The New York Times, http://www.nytimes.com/2015/03/03/science/earth/study-links-syria-conflict-to-drought-caused-by-climate-change.html(上网时间:2015年3月2日); Peter H. Gleick, "Water, Drought, Climate Change, and Conflict in Syria", Weather, Climate, and Society, Volume 6, Issue 3, July, 2014, pp. 331-340.

(33)UN: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The 2012 Revision),p.388, p. 738, http://esa.un.org/wpp/documentation/pdf/WPP2012_VolumeII-Demographic-Profiles.pdf.(上网时间:2015年1月28日)

(34)Loveday Morris, Mustafa Salim, "Iraqi Shiite Militias Balk at Offensive if U. S. Airstrikes are Involved", The Washington Post,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iraqi-forces-gather-for-push-into-tikrit-after-us-airstrikes-seek-to-clear-path.(上网时间:2015年3月26日)

(35)Matt Bradley, Dion Nissenbaum, "'Chaos,' Charges of Abuses Follow Retaking of Tikrit",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http://www.wsj.com/articles/chaos-charges-of-abuses-follow-retaking-of-tikrit-1428102549.(上网时间:2015年4月5日)

(36)Michael R. Gordon, "Iranian Officials Ask Kerry About Republicans' Letter", The New York Times, http://www.nytimes.com/2015/03/17/world/iranian-officials-ask-kerry-about-republicans-letter.html.(上网时间:2015年3月16日)

(37)John T. Bennett, "Kaine Declares AUMF Still Alive in Senate", Defense News, April 15, 2015, http://www.defensenews.com/story/defense/policy-budget/congress/2015/04/15/aumf-boehner-iraq-isis/25823301/.(上网时间:2015年4月15日)

(38)Ahmad Al-Rubaye, "After Losses to ISIS, Iraqi Army Regains Ground in Ramadi", CBS News, April 21, 2015, http://www.cbsnews.com/news/after-losses-to-isis-iraqi-army-regains-ground-in-ramadi/.(上网时间:2015年4月21日)

(39)Thanassis Cambanis, Rebecca Collard, "How ISIS Runs a City", Time, http://time.com/3720063/isis-government-raqqa-mosul/.(上网时间:2015年2月26日)

(40)Malia Zimmerman, "Terror Triumvirate: ISIS, Al Qaeda, Boko Haram Training Together in Mauritania: Analyst", Fox News, http://www.foxnews.com/world/2015/03/24/terror-triumvirate-isis-al-qaeda-boko-haram-training-together-in-mauritania/.(上网时间:2015年3月23日)

    进入专题: ISIS   反恐   中东局势   美国外交   伊拉克问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94375.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现代国际关系》(京)2015年5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