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南海争端风源何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7 次 更新时间:2015-06-25 12:23:56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薛理泰  

  美国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拉塞尔18日表示,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23日、24日在华府举行时,将重点讨论南海及网络安全等问题。他说美国决不会与中国在南海搞军事对抗,这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南海问题是中国与其他声索国之间的问题,期待各方以外交途径解决争端,并唿吁各方停止岛礁建设,停止对岛礁进行军事部署。
  前阶段南海上空似乎乌云密佈,气氛紧张,美国高层包括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副总统拜登先后讲了重话。相比之下,拉塞尔谈话时降低了调门,他的表态无疑与即将举行的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有关,两国高层会谈的前夕,需要营造和谐的气氛,这在外交上属于「恶语善讲」。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6日举行紧急新闻发佈会,单独就中国南沙岛礁建设答记者问时声称:「根据既定作业计划,中国在南沙群岛部份驻守岛礁上的建设将于近期完成陆域吹填工程。」据析,拉塞尔在谈话中降低了调门,同此项声明直接有关,因为该声明毕竟透露,中国在南沙填海造地的目标和规模是有限的,而且完工在即,美国无须为此大做文章。
  这次南海风云陡起,来势汹涌,发轫于美国内政、外交的需要,此即风源所在。近年美国军政界、学术界要求政府全盘调整对华政策,几乎势不可挡。这一基本盘为时久矣,美国一时发难,显係下述随机动因促成:
  习近平访俄后,中俄在各领域加大了合作的力度。对此,美国深怀戒心。1950年1月,美国声明对台湾归属实行袖手旁观(hands-off)的政策。中苏两国在毛泽东访苏期间签订了同盟条约,美国在春夏之交对台湾政策改为「台湾地位未定」,就是先例。此其一。
  亚投行被认为尝试震撼美国主导下的世界金融体系,「一带一路」被视为旨在连接欧洲经济圈和亚太经济圈,试图动摇美国倡导的世界经济格局。此外,美国企业界自认近年在华受到不良待遇,不復在中美关係中发挥正能量。此其二。
  中国在南海大规模填海造地,各岛屿处于军事管制,新机场主要供军机起降,显然是军力南下的前奏。美国难免解释成中国军力大举南下的嚆矢。南海填海造地规模之大,美国军方瞠目结舌。假以时日,这些岛屿将成为不沉的航空母舰,与即将成军的中国海军航母舰队群配合,在南海海空域作战时,战力相得益彰。这些岛屿距离中国本土远达1500公里,岛屿上部署的新锐战机的作战半径达1500公里,换言之,中国空军打击範围往南或往东前伸了3000公里。
  亚洲大国在西太平洋南下或东进,美国决不会坐视。当年日军攻佔法属印度支那,促使美国及英国、荷兰(荷属东印度即今日印度尼西亚)立即对日本停止供应石油、橡胶和钢铁製品,成为太平洋战争的张本,即先例。此其叁。
  《Preventive Defense》一书是美国国防部长卡特的成名作。卡特强调在处理外交、军事难题时,要下先手棋,以避免日后付出的高成本、大风险。这次他如愿以偿,以他的理念贯彻在国家政策中。此其四。
  习近平访美前,凸显南海争端,利于施压,令中方进煺两难。此其五。
  其中第叁条所起的作用尤其明显。笔者早在2010年至2012年撰写的多篇文章中即已指出,一旦美国得出中国军力大举南下或东进,必然加大反制行动的力度,甚至不惜诉诸国家意志的较量。不幸而言中。
  设若南海争端酿成一场国际军事危机,论起着作用的持久性,则基本盘的考量超过了随机动因。一一胪陈如下:
  第一,在大战略层面。美国认为中国对美国全球龙头老大的地位构成了威胁,对未来中国的战略定位介入其对中国方略的决策之中。这一层战略盘算可能是这次华府直接对中国施压的因由。
  以往美国对华战略的制定仅受制于两国战略目标差异所形成的利益衝突而已;今后则还要受到两国孰居龙头老大的考量的牵制。概言之,「老大、老二」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今后将成为左右美中关係走向的主旋律。
  第二,在地缘政治、经济层面。假如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声索佔上风,加强了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则未来美国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调动军力,可能受到强力阻遏。当前南海是最重要的国际海上交通线,东北亚80%以及西方国家40%战略物资及工业製品的海运要通过南海,西方国家视为生命线,诚不为过。
  越南、马来西亚等国与外国合作採油已叁四十年,在南海结成了经济共同体。强国如俄罗斯、美国、欧盟、日本、澳大利亚,甚至印度、韩国、新加坡等,均成为该共同体成员,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一旦风云骤紧,这层关係必然在军事、外交层面上有所体现。
  第三,在军事战役层面。中国军队强项是陆军和二炮,在远离中国本土1500公里的远洋,同强敌打一场高科技局部战争,陆军和二炮无用武之地,而用得上的海空军恰是弱项,无异以己方的弱项挑战强敌的强项,那麽南沙周边海空域岂不是在兵法上成为中国海空军的绝地吗?美国选择在南海而不是东海作出军事挑战,是基于中国在因应对策上的选项相当有限。
  第四,过去华府认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以后,民众生活水平急剧提高,与境外接触日益频繁,必然与国际主流社会的动向逐渐合拍,并促使国内政治改革提上日程。后来发现这项评估有误,近年中国在综合国力大幅度增强以后的表现,与美国列届政府的期许背道而驰,亦即中国在对外政策上日趋强硬,在国内施政上益发收紧,甚至出现走回头路的趋向。今后中国在外交上的做法概由最高领袖个人的政治信条和战略视野决定,不可预测性加强了。
  第五,如今北京决定加大反贪腐的力度,势必要「关门打狗」,然则,在外交政策上的选项必然有限。或许美方认为这是加大对中国施压的力度的当口。
  上述基本盘和随机动因的分析,乃笔者一得之愚,仅供参考而已。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740.html
文章来源:信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