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桥:突然怀念辜鸿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32 次 更新时间:2005-07-19 00:14:46

进入专题: 辜鸿铭  

董桥 (进入专栏)  

  

   罗家伦写过文章回忆辜鸿铭说,五四运动时期,辜先生在英文报纸《North China Standard》撰文大骂学生野蛮,是暴徒。那时候辜鸿铭在北京大学教英国文学,罗家伦是他的学生。罗家伦带着报纸去上辜先生的课,大声质问老师说:「辜先生,你从前着的《春秋大义》我们读了都很佩服,你既然讲春秋大义,你就应该知道《春秋》的主张是『内中国而外夷狄』,你现在在夷狄的报纸上发表文章骂我们中国学生,是何道理?」辜鸿铭听了大怒,站起身来敲打讲台说:「我当年连袁世凯都不怕,我还怕你?」

  

   这段忆述反映出几个有趣的现象。保皇派人物从来维护稳定,恐惧街头抗命。热血公民从来大义热腾,坚?抵御当政者剥夺他们游行请愿的应有权利。这样的对立状态到今天还存在:北京一位官员谈香港七月一号游行人数没有过去多,咬定说是「不得人心呀!稳定第一,繁荣也是第一」;立法会一位议员批评那位官员说话不公道,民主不会影响繁荣和稳定,两者毫无冲突。我当然站在游行请愿这一边;不能不考虑的反而是游行请愿是抗生素,不可滥用,滥用则炎菌麻木,疗效难彰,组织群众运动者不可不防患。至于写外文文章批评中国事务,只要论据充足,自成境界,我看不出会有什么失当之处,写者不可自大,读者无须自卑。

  

   辜鸿铭是清末民初大才子,大狂儒,留着长辫子,十来岁从马来亚到英国求学,精通拉丁文、希腊文、法文、德文,在伯明汉大学拿工学院学位,后来得了十几个博士衔。他是福建同安人,我稚龄听同乡长辈说了许多他妄狂的轶事,六十年代还在新加坡玉玲珑馆看过他用钢笔写的一封中文便条,字难看极了。上个月上海陈子善先生给了我一张他的英文短信影印本,一手羽毛笔洋文非常漂亮,十足旧派英美鸿儒惯写的字体,豪迈中自成法度,典雅有致。

  

   我的忘年好朋友申石初先生生前研究辜鸿铭,家里一堆辜老爷的外文著作,我借阅过《The Story of a Chinese Oxford Movement》和《The Spirit of the Chinese People》,前一本在德国成了哲学系参考书,后一本是罗家伦说的《春秋大义》。申先生最喜欢毛姆笔下的辜鸿铭,写他到辜家小院拜访老先生让老先生挖苦一番最好笑。

  

   这位老才子其实算不得什么死硬的保皇派。他在北大教室里称赞过蔡元培是中国两个好人之一,点了翰林之后不去做官去革命。另一个好人正是他自己:「跟张之洞做了前清的官到现在还在保皇!」那只是洋思维里的自嘲。慈禧过生日,他当众吟〈贺诗〉说「天子万年,百姓花钱;万寿无疆,百姓遭殃」。他当过袁世凯为准备帝制而设立的参政院议员,有一次收了三百银元的开会费,立刻到八大胡同逛窑子,每个妓女给一块大洋,分完三百大洋扬长大笑而去!

  

   稳定是要的;繁荣是要的;文明制度下的文明教化到底才是根才是本。堂皇的八股说得太多了,我情愿我们生存的地方多出几个疯疯颠颠的辜鸿铭,用一套具备饱学根基的狂傲行为唤起一些思考,一些省悟,一些变通,跟蔡元培先生点点滴滴的革命成果一样给我们开拓世界观。

进入 董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辜鸿铭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8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