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刚:大学生下乡:“村官”还是“村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05 次 更新时间:2014-05-17 22:14

进入专题: 村官  

袁刚 (进入专栏)  

 

近日有报道仙桃市大学生村官6个月未发工资,湖北官方亦表示“情况属实”,原因是中央、省级补贴资金下拨滞后。这种情况其实相当普遍,并非一时一地偶发。早在2009年就有辽宁新民多名大学生村官赴国家信访局上访,诉说当了村官9年,政府拖欠工资万元,升不了正式干部却要改签为临时工。许多下农村的大学生都诉说村官的工资落实困难,待遇得不到保障,未来前途渺茫。

大学生村官虽没有国家干部正式编制,却统由国家财政发工资,所以被看作是“准官吏”。而“准官”的直接前途就是升正式官,地方政府也着力把来基层“锻炼”的大学生当干部培养,规定县乡公务员应重点从其中招录,任职2年后报考党政机关公务员的村官,可享受放宽条件、加分等优惠,同等条件优先录用。

政府设置大学生村官,就有缓解大学生毕业找工作难,满足部分大学生就业的考虑。同时,也期望有知识有文化的大学生能为改变农村落后面貌作点贡献。不能否认,多数大学生村官在农村基层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自已也得到了些许锻炼。但国家是否需要在农村基层培养大批量的干部,农村社区是否真有那么多行政工作需要大学生们去做?有无必要每村配一名拿国家工资的村官呢?

众所周知,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已进行了七八轮政府精简,但机构减并了,官员人头却始终裁减不下去,官场既得利益藩篱难以破除,甚至相当数量“吃空饷”的人都难以清理,致使当今中国“官满为患”。由于“官本位”体制病态,每年公务员招考,往往是一个岗位有几百乃至上千人竞争。入仕当官意味着终生“铁饭碗”,使大学生们打破脑袋都往官场上奔,考不上公务员先暂当村官,最终目标还是当干部。

从体制上来看,大学生村官属“事业编”,乃编外干部,只能是临时性措置。大量农村党组织村支书也无正式干部编制,而国家也要“补贴”其工资。如此,中国广大农村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编外干部群体,国家为此要投入巨额财力,使转移支付给农村的钱用来养官,而不能真正下达贫苦农民之手。各级政府为此背上沉重的财政负担,村官的工资却也并无保障。从历史上看,我国古代行政设官两千多年都是到县为止,县以下从来就不设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官。自秦至清,农村的三老、乡官、保甲长都不领取工资,属差役,由乡贤耆德富户担当。从各方反映来看,大学生村官在农村社区基本上是“打杂”,没事找事,既不是农民,又不是干部,不伦不类,境况尴尬。

官路既然如此狭窄,就要求我们打破“官本位”,转变思路。大学生下乡不求当官,而是服务,其前程也不是升公务员,而是创业!改革开放推行市场经济,早已使行政性人民公社解体,并试办村民自治,中共十八大李克强总理提出加速城镇化,若再村村设官强化行政,乃有违改革潮流。

编外设村官,并不能解决大学生就业的根本问题。文革时为解决城镇知识青年就业难题,也曾搞过大规模“上山下乡”,美其名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最后以失败而告终。然农村并非不需要有文化的知青大学生,知青下乡也确曾提高了落后农村的技术文明程度,农村需要的是科技人才而不是官,农村的现代化不是行政化而是市场化。国家既然为农村下拨资金,让大学生下乡,则以期用之于设村官,不如用于创业。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是创业的好基地,大学生服务农村,发育农村市场,引领农民致富,其前程并非转正为公务员,而是当能人企业家,其路也不限于农村,可以向城镇扩展。

如此来看,村官不如称“村倌”恰当。倌,旧时称服杂役的人,如堂倌儿、猪倌、牛倌、羊倌,其实就是打杂。但大学生打杂与旧杂役不同,他们以新知识、新技术、新思路,加上国家划拨的创业基金,在农村引领农民创业致富,既解决了自己的就业,也帮助广大农民兄弟转换身份,推进我国的城镇化。村官既不是官也当不了正式干部,不如干脆当“倌”,倌也只是暂时的身份,不能干一辈子,国家给其发“工资”,也只定为三四年。那些一心想当官,企图从基层做起,步步升上去的人,不能说他们是想歪了,但只有极少数人能如愿,绝大多数村官是拿不到正式干部编制的。如果年轻有为的大学生眼睛盯着基层农村创业,走市场而不走官场,则不仅解决了自身的出路,而且为政府解了套。如此则大批大学生村倌下乡,必能为我国现代化事业,特别是农村的城镇化,作出重大贡献。

(刊发于《同舟共进》2014年第5期)


进入 袁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村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481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