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禹僧:世界不是简单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20 次 更新时间:2014-01-03 21:52:17

进入专题: 简单  

蔡禹僧  

    

   前几天华北电力大学校长刘吉臻教授发起主办了一次书法笔会,我有幸应邀参加,与刘校长会晤十分愉快,他诚恳地邀请我给学生们讲课。我们就《易经》中中国古代哲人关于宇宙刚健进取精神问题交换了看法,在我提议下刘校长手书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数字。我对大家说,《易经》这句话表明了中国先哲认为宇宙乃是有意志的精神存在者,因为“健”乃是进取,而只有精神者才有进取精神,宇宙自发生以来一直进化、而非沉沦说明了这一点(虽然进化到一定程度也会走向衰落)。我应邀为某学生写了“道法自然”四字,并说明了“自然”乃自因的意义——天道自身是它自身的原因,因此天道是一切存在的因,而它自身没有它之外的原因了(所以章太炎问“上帝产生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不懂得“道法自然”之自因意义的缘故)。

   笔会中最可记述的,是我见到了著名电磁场理论教授崔翔先生——老一辈几位著名的数学物理学教授都对崔翔教授的才华横溢充满敬佩,我与崔教授谈到简单与复杂的关系问题,崔翔教授说:“我时常告诉学生们,要注意将复杂问题简单化,而将简单问题复杂化。”我当即以复杂与简单关系问题写下一条幅:“崔翔教授曰,复杂问题简单化,简单问题复杂化。吾曰,然(意即:是的),此天道-上帝运化宇宙历史之谓也。何哉?一叶中见乾坤,此简单中蕴复杂也;天地万物莫不为绝对精神之意识流,此复杂蕴简单者也。”人文学院院长苑英科教授请我宣读,我宣读后向大家略作了解释。其实所写已很明白,“一叶中见乾坤”是说一枚树叶中把宇宙的理法蕴涵于自身中,这种蕴涵当然不是完全全息,而是非完全全息的,否则一枚树叶就与乾坤就同样复杂了。“天地万物莫不为绝对精神之意识流”其意明朗,但要说清个中涵义却非一言所能尽。

   我对崔翔教授说,复杂性的本质乃是精神。后来由于笔会接近尾声而人声嘈杂,故未能详述。归来后觉有必要写出,期待崔翔教授能在校报上读到,日后或能就此问题进一步讨论。

   崔教授所谓简单与复杂概念,是自然科学内部的话语方式。比如,我们要分析一辆三匹马拉马车的受力关系,考虑每一条纲绳与马腿的受力关系,这是很复杂的问题,如想严格描述甚至是不可能的,因为各匹马的力量不是发动机那样可严格量化。要想描述之,只能将此问题简单化,比如把马看做一个固定马力的电动机,这是复杂问题简单化的例子。而相对来说,月球围绕地球旋转却是简单的,这是一个简单的引力两体关系。然而在严格意义上,月亮运动是极为复杂的,因为月亮的旋转并不单受地球引力,它与太阳以及太阳系内各大行星、小行星乃至太阳系外的星体之间都有引力关系;况且月球与任何星球一样都不是理想刚体,随着运动它会变形故而其重心会发生变化。如果考虑这些关系当然非常复杂,因为多体万有引力系统乃是混沌体,不具严格计算的可能性。

   不过我们在形而上学意义上,可以把“简单”与“复杂”两个概念赋予超出自然科学的意义:所谓“简单”是指,凡是能够被数学描述的运动都是简单的;凡是不能被数学描述的运动都是复杂的。人的思维就不能被数学描述,因此是复杂的,比如“我去吃饭”的想法对应大脑细胞运动有着极为复杂的生化运动;不过就我们自己感觉,这个想法很简单。——这里“这个想法很简单”中的“简单”词语属于日常语言,不是我们这里定义的“凡是能够被数学描述的运动”意义,我在写给崔翔教授条幅中,由于受字数限制并没有完全以此定义使用这两个概念。

   那么世界能够为数学所能描述吗?一般人可能都不假思索地回答:能,否则自然科学岂不都成了错误吗。其实如果大家仔细思考就会意识到如此肯定回答是很不完备的,理性的回答是:自然科学在不严格意义上接近正确,但在严格意义上,全部自然科学都是错误的。自然科学的“灵魂”是数学,而数学并不能描述世界,即在严格意义上世界不可能被数学描述。

   以古典物理学而论,“牛顿悖论”表明任何确定性描述世界的数学都会否定自身。所谓“牛顿悖论”是:如果宇宙中任何两个物体之间存在引力平方反比关系,那么将宇宙中全部物体同时考虑在内(当然是引力波彼此已经传递到的物体之间),这样一个巨大的引力网作为混沌体不具有为人类数学所计算的可能,即任何一个物体都不可能被绝对精确地度规,即引力网中任何两体之间都不存在严格的平方反比关系。

   以广义相对论方程而论,结论也是同样的。广义相对论是说,物质畸变时空导致物质运动,而物质运动再畸变时空曲率反过来又导致物质运动,以至无穷。如果广义相对论方程不是简化对象,而是将宇宙中全部物质同时考虑在内,那当然是无解的,因为谁也不可能在时空量子数量级上“同时”列出全部宇宙物质运动的广义相对论方程,遑论求解。

   量子力学不过是统计力学,而单个粒子运动是不确定性的,当然量子力学也就不可能确定性描述之,量子力学实际上忽视了单个量子运动的历史。既然忽略,怎么当得起“严格描述”的美名呢。

   有人或问,为何要把宇宙中全部运动考虑在内?我们说,因为我们说的是“在严格意义上”啊,任何运动既然都是宇宙整体系统中的运动,当然就需要把宇宙中全部物质运动考虑在内才行。

   那么化学呢?化学方程总是准确的吧。当然不是完全准确的,这是由于任何原子结构都在时刻变化中——比如电子云时刻变化,而化学却用一个不变的字母标志化学反应中的一个化学元素,当然是十分粗糙的描述。然而若在基本粒子水平乃至在时空量子水平描述化学反应,其复杂性又超越了物理学的能力。

   结论是:人类越是欲精确地描述世界就发现世界不可能被精确描述,因为世界运动本来就不是完全确定的;而凡是数学能精确描述的无一不是对世界简化后的结果,而简化后的世界当然也就不是真实的世界了。世界本身是复杂的,复杂性表现在,世界的结构与数学的结构是冲突的——二者根本不存在一一对应关系。那被数学语言忽略掉的东西乃是世界的复杂性所在,即世界的思维性-精神性所在。

   我们每个人大脑的脑细胞运动能够为数学描述吗?不可能。因为假如能够描述,那就意味着数学可以提前预知人是怎么想的,然而假如人可以提前计算出自己怎么想,他可以通过改变想法而确保预言破产。人脑是复杂的,而比人脑更复杂的是世界。依我们对“复杂”的定义,说“世界是复杂的”意味着说世界是不可能被数学严格描述的。回头再看我给崔翔教授的条幅中的话:“世界万物莫不是绝对精神之意识流”,其义云何?世界之复杂性的本质乃是精神。世界万物运动既然比我们大脑的思维运动还复杂,那么万物运动是什么运动?当然是精神运动,严格说是超精神运动。

   如果世界是比我们人脑还简单的东西,那么从世界中进化出人类便是怪诞离奇的。正由于世界不是简单的,而是复杂的“宇宙脑”,即世界是比人更复杂的精神者,我们人类才可能从世界中发生。因此科学主义、唯物主义是独断论世界观,而客观唯心主义是相对完善的世界观。

    

   (原载《华北电力大学报》2013年12月22日第700期)

    

   附《华北电力大学报》编者按:世界是简单的抑或复杂的,实在难以说清的谜题,但我们处在此纷纭复杂的世界中,如果能够对这个问题看得清楚一些,必能令我们更好地适应世界。对此,崔翔教授和蔡禹僧先生分别从科学与哲学的角度尝试破解此题,他们思想碰撞的火花照亮了华电自由辩论的沃土。本报特刊载蔡禹僧先生撰写的《世界不是简单的》一文,藉此唤起更多的学人关注世界,兴起更大自由讨论热潮。

  

    进入专题: 简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11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