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中朝关系将增添新的变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1 次 更新时间:2013-12-20 23:45:53

进入专题: 中朝关系  

薛理泰  

    

   平壤判处张成泽死刑,并立即执行,在全球激起巨大的反响,掀起的各种评论至今尚未退潮。依据目前披露的资讯,涟漪所及,一是平壤政坛余震可期,二是朝核危机或将再次凸显,三是朝中关系将增添新的变数。

   张成泽是金正恩的亲姑父,金担任平壤最高领导人以来,张一直是第二号人物。此举造成金上台以来平壤政坛最大的动荡。张是首席顾命大臣,地位崇高,又是金的至亲,被突然逮捕并处决,这一现象不足以证明金的地位臻于至高无上,反而说明金的权威尚不足,唯有诉诸极端手段以处理此等非常事件。

   当年金正日接替其父金日成的地位之前,恰如蒋经国从蒋介石手中接下权杖一般,操控政权的运作已逾十年;金正恩的情况则不同。金正日自知将不久于人世以后,在2010年9月朝鲜劳动党第三次会议上,其接班人的地位方才确立。次年年底,金正日突然去世,金正恩乃跃居最高领袖。

   金正恩毕竟年轻,资望不足,遽然上位,难免上下人心不安。《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此其时矣。载涛《载沣与袁世凯的矛盾》记载:光绪、西太后接连去世,溥仪继位,其父亦即光绪亲弟任摄政王,拟杀重臣袁世凯,爲大臣张之洞劝阻。张坦言当前“主少国疑,不可轻于诛戮大臣”,袁得以称疾回乡。

   对朝鲜第二号权贵张成泽,金正恩却没有缓冲的余地,所以处理此事时诉诸决绝的行为。如此做,正说明他权威不足,不杀重臣无以立威。当文革逆流席卷中国大地时,毛泽东至高无上,独揽大权,又何曾对政治对手采取执行死刑的极端手段呢?

   平壤七名权贵在金正日去世后,同金正恩一起护送灵车。随着张成泽惨被处死,加上四名高级将领,其中五人已被赶下台。金氏家族在平壤权力斗争中动辄采取残忍的手段,并非自金正恩开始。当初金日成对待“延安派”、“莫斯科派”、“本土派”领袖时,其手段之决绝,较之金正日、金正恩父子,有过之而无不及。自祖父至孙子,一脉相承,有遗传基因的成分。

   据称张成泽蓄意谋反。然则,他大可在金正恩立足未稳时痛下杀手,除掉金,何必坐等金根基稳固后,才逐步培植亲信,结党营私呢?真相要在日后才能见分晓了。

   诚如张成泽的判决书所言,张网罗党羽,经营有年,终成一大派系,在党政军均有同伙。据称张供认:“我准备利用有私人交情的军队干部或亲信,动员他们手中的武装力量。虽然我不熟悉最近被任命的军队干部,但是与以前被任命的军队干部还是有一面之交。还想,如果今后群众和军人的生活进一步恶化,或许军队也会赞同政变”等语。则金正恩要巩固权位,势必加速清洗的步伐,迟早会搞得平壤高层人心惶惶。如此,岂能排除政坛余震的可能性呢?

   另外,金正恩的行动不可预测性太高,涟漪或将触发新一轮朝核危机。据传张成泽曾经竭力劝告金,切勿加速核武器的研发。如今金排除了障碍,或将加快实现“两弹结合”的步骤,从而树立其在国内的威信,并真正获得核威慑能力。设若平壤操切行事,则美、中两国迟早要面对朝核危机再次爆发的局面。

   “卖国贼”罪名直指中国

   接下来谈朝中关系将增添新的变数。张成泽的判决书指出,张“是天下头号千古逆贼、卖国贼”。所谓“千古逆贼”,自然是指责张诉诸叛逆的手段,企图篡夺“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地位;而指称的“卖国贼”,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无非是指张损害朝鲜国家安全,将重大的国家利益拱手让与外国。

   据称张成泽的上述罪名足以立即执行死刑,而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卖国贼”的罪名紧跟在“千古逆贼”之后,也成为张惨死的导火线。由此可见,至少在金正恩及其左右的心目中,张被指称卖国的罪行之严重。这项罪行,直接促使金下决心以铁腕在肉体上将张予以消灭。

   再来看看张成泽究竟犯下何等重大的“卖国罪行”。判决书指出:“张成泽犯下的卖国行为还包括,让亲信随便卖掉煤炭等宝贵的地下资源,上掮客的当欠下很多债,今年5月还以还这笔债为借口,居然以50年为期向外国出卖罗先经济贸易区的地皮”。据此,金正恩及其左右已经将矛头直接指向中国了,只差没有公开点名而已。

   笔者判断,在平壤当局清算张成泽的“卖国罪行”的过程中,朝鲜内部“亲华”的势力将噤若寒蝉,听凭惩处。接下来,则不可避免地涉及国家关系了,朝中关系将受到沉重的冲击。原因如下:

   其一,在平壤公开的张成泽罪状中,经济问题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因为罗先经济贸易区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罗津港铁路与中国图们市接轨,公路与中国珲春的圈河口岸和沙坨子口岸相通。罗津港是中国东北地区物资实现“借港出海”的最佳口岸。2012年,张成泽就罗先开发区等问题专程访问中国,会晤国家主席胡锦涛。况且,罗先特区对外招商的有力口号之一就是“50年产权”。鉴此,当前平壤指责张的卖国罪行,无疑矛头直指“共犯”中国。

   其二,2012年7月,张成泽作为金正恩的特使访问中国,负责与中国交往,直接对金负责;而在今年5月,金派遣崔龙海作为他的特使再次访华,中联部部长王家瑞在会见时,当面问崔究竟是谁直接向金汇报中朝关系涉及的问题。崔直截了当地回答就是他自己。既然半年前金已经不让张主持最敏感的朝中关系了,可见金及其左右指责张“出卖”国家利益给中国之举,酝酿、发酵已久矣,绝非一时的即兴之作。

   基此,朝中关系业已增添了新的变数。双边关系趋于恶化,已是定局,区别仅在于撕破脸的时间而已。

   来源: 联合早报

  

    进入专题: 中朝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68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