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永庆:批评,我们该怎样呈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9 次 更新时间:2013-08-14 21:21

进入专题: 批评  

姚永庆  

我肯定的地说,这个社会是需指责的,即使因它美好使得我们要去卫护和歌颂,但批评也免不了。问题是,当社会出现某种腻味了您的现象您要去炮轰它时,您搞清这事与这个时代的关系没有?这话也许说得大。那再问:你是不是晓得这事在当下有到了哪种份儿上的意义?也不甚了然吗?那再退而问之:你冒以人民的名义为之代言,一呈卫道之勇是因为这事真到了不讨伐就国将不国了吗?如果你都也没弄明白,我建议你忍而不发。因为你先要自明方能明人。

最近关于文化批评轰然于各类传媒,是指责中国当下四面竞歌之风的。长江日报也指责为文化失去了坚守。确实,当前中国从东到西由南入北,湖南电视台,上海东方电视台,安徽电视台,山东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山西电视台,都在以歌选秀。它搅动的人潮可以说掀翻了年青一代。是呀!这就是中国社会之景吗?中国人的活法真到了这份儿上了吗?中国人的才艺就是个唱歌吗?中国的文化就是流行音乐吗?我们的传媒把智慧用在这花巨资贩来的节目上为什么不做一些更能弘扬中华民族文化的伟业呢?前一段时间我就想写这篇讨伐的檄文。但待我看了这些《中国好声音》后,我自以为高明的那个劲儿像只被扎了一针的气球全泄了。

先说,这些节目的确好看,颇有吸引力。你只要去感受了,没有不被现场所感染的,说得不雅一点,除非你装B。第二,它确实是海选了众多有实力的歌手,这些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歌手是当前我国音乐学院师和范院校都难以批量造就的,音乐界不会睁眼装没看见,无法不承认。三是歌手水准的评选要比国家正规比赛有更值得借鉴的地方。选秀的四导师是当下中国流行音乐的代表人物,其水准远高于学院派和官方赛事组织者。导师背椅审听的过程,那些并非装出来的夸张的表情,那一颦一笑的挽惜与兴奋,以及对选手们的现场中肯而准确的点评,都极好的体现了音乐的审美过程,也现场陶冶或诱导了万千电视观众们的音乐视听水准。四是从节目演绎过程来看极有张力,现场的兴奋度和热烈度可以说登峰造极。而至为关键的是,它不是这样轰动的宣泄一下就罢了,而是这个极度兴奋的过程获得了最美的歌声和最好歌手,正是这样一个结果的到来,激发了当下演出剧场和文化广场都难得一见的喧腾的收获奇观。那可真是足球决赛那决定胜负的最后一球的精彩绝伦呀。审听时的导师主观的进入,情绪的诱导,那种对好歌手觉其上道的满足与不入流的失望,以及后来他们对选手的考察与争夺战,都使这台选秀达到了万众垫足一瞻的盛况。尤其是它对于当下国人音乐文化的影响远胜于那些无益的评介与自慰的鼓吹。至少对于在音乐文化中成长的青少年来说所获得的意淫效果是多少音乐文化普及课所换不来的。我只得说了,就如健康的意淫在医学上也不予否定一样,健康的文化意淫对于初入音乐的青少年来说也是必须的。万千青年不可能全去音乐学府集体接受音乐熏陶。那些音乐学医院目前容量有限。

一切批评都是建立在已有逻辑上,一切对新的不满都是来自旧秩序的态度和立场。因此,我得说,你的批评准确与否得看你所依的参照系还有没有价值,它是否过时。如果它过时了,没有价值了,或者它正在迅速的散失之中,你急了,要奋起救驾,那我只能说你本来也在这个消亡过程中,你的指责是毫无意义的。我们很多人对现代娱乐是极为反感的,总以一种正统的文化传人来指斥它种种不是。以上一代人养就的陈规旧习来规范当下的种种改变。心里总在愤然的喊着:瞧,这都是些什么呀!这多俗呀!――现代社会的诸多改变是很迅速的,不是过去那样慢吞吞磨叽叽,这种方式借助于工业文明得以广泛推进。加之年青人的迅速趋同,于是所发生的改变令批评者们所不及。而文化常常要慢一些,于是,这又留给旧秩序卫护者们一些口实。青歌赛和春晚搞了三十多年,它所建立起来的视听规范和文化鉴赏习惯弄得每届导演无所适从。全国人民养就的文化习惯不敢冒犯,还似乎积淀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了。对音乐水准的评价完全是按青歌赛那帮评委的打分,其实无非是音准节奏情感处理,音色音高气息个人条件等声乐理论方面的老标准。这些百年来建立的标准与等级自然是要遵守,但音乐在时代中进步,这些东西也在改变,特别二十世纪来现代音乐的进入,流行音乐成为年青人的文化主流时,民族学派们的东西自然就会淡化了。因此,一旦有中国好声音,中国梦之声一类的电视歌手选秀带有起义性质的大范围出现时,这就冲撞了他们的文化秩序。

可对新秩序的建立也要遵循慢慢来的渐进方式,一切快速演变的东西总是难以被接受进现有秩序中来。但他们忘记了这是现代社会。

批评者们批评这类文化选秀不符合中国当下的实际情况,也非是国人应有的生活景观,怀疑中国的文化没有如此兴奋,似乎并未错。但我们的日子有没有这样High,以及我们的生活该产生怎样的景观,这些批评者们意欲掌控在他们的文化心理的抚养中。

他们是卫道者。是一群搞不清他们所要干预的事与整个时代是个什么关系的人,只是顽固于他们内心的旧秩序与旧逻辑。文化坚守,坚守什么?是文化躯体上的溃疡吗?当武汉人姚贝娜在十五届青歌赛夺得金奖,成为职业歌手时还要参加一个民间的业余歌手的中国好声音的PK,一个深喑流行音乐地位的她知道应该站在什么地盘上。 当太阳要落下地平线时,我们却责难太阳为什么不坚守在正午的天空,却要堕向西边。是太阳不懂坚守,还是我们不懂太阳?

怎么?你们,还要干预太阳吗?

二〇一三年八月十二日

    进入专题: 批评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670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