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良君:中国哲学的衰落与崛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32 次 更新时间:2013-08-14 09:26

进入专题: 中国哲学  

史良君  

(1)

哲学是时代的精神与灵魂之所在。

哲学是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的内在本质,是科学知识文明的真实统帅,是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军事、艺术的生命核心。一个国家的哲学思维所能达到的高度决定了一个国家的整体发展水平。

如果将不同的世界文明看成是地球上的高楼大厦,那么,哲学就是地球的地核、地幔与地壳,哲学地基的深度与广度决定了一个民族文化的高度与广度。

哲学是客观世界的真理太阳在主观世界的认识映像中所形成的月亮,哲学的月亮折射着真理太阳的灿烂光辉,它给黑夜中继续前行的人们带来光明与希望。

(2)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哲学并非处于永恒的辉煌时代,哲学、地球、月亮、太阳都处于永恒的“周易”运动变化过程之中。

当一个时代的哲学走向了穷困潦倒的穷途末路时,这意味着哲学贫困时代的到来。有人埋怨那是因为时代的氛围不适合于哲学的生长与发展,是时代氛围影响和阻碍了哲学的生长与发展,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与见解。

与其说客观世界与哲学不相适应,毋宁说哲学与客观世界不相适应。

客观世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往前运动发展着,每一天在全球互联网上传播着的知识总量是天文级别的庞大。

今天的知识运动速度是以往的杰出历史人物所根本难以想象的。如果说数百年前的知识是以每秒1米的速度在快速运动着,那么今天的知识就是以每秒30万公里的光速在运动着,数百年前的知识运动速度相对于今天的知识运动速度简直是蜗牛的爬行,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这是一个知识大爆炸的时代,这个时代在一天之内所创造出来的科学成就完全抵得过以往历史的整整一年,或者说以往历史所经历的数百年的科学成就只不过是这个时代的一年。过去数十年、数百年甚至数千年以来的杰出历史人物穷尽一辈子所发现出来的科学知识现在很多都已经沉淀在小学生的教科书之中,这足以说明文明进化的程度是如何的惊人。假如时空可以穿越,让今天的小学生穿越回五百年前的历史时空,那么这些小学生就是那个时代当之无愧的知识巨人,而那个时代的知识巨人只不过是今天的小学生。

时代在发展,文明在进化,曾经的知识大海现在已经浓缩成为知识的一滴水,凝聚在一个小小的芯片之中,而这个小小的芯片的知识容量足以抵得过整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所编纂出版的百科全书。

就象一百年前的人们觉得登上月球是天方夜谭的神话传说一样,相对于过去,今天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时代越往将来的时空发展,科学文明带给人们的惊喜就会越多,然而哲学却并不如此。

(3)

时代的科学文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发展着,沧海桑田,日新月异,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二百年后的今天会是什么样子。然而哲学的进化就象地质演变一样的缓慢,因为二十一世纪中国哲学的核心思想还始终停留在十九世纪,“不敢越雷池一步”。一动一静,科学文明的快速发展与哲学的僵化迟钝呈现出鲜明而巨大的矛盾反差。显而易见,哲学已经被时代快速发展的列车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哲学促进社会的发展其实是纯粹自欺欺人的陈词滥调。事实上哲学已经沦落成为中国社会继续进化发展的精神障碍与无形枷锁,成为阻碍中国文化繁荣发展的拦河坝。

一百多年前,中国哲学研究原本是一片空白。当时的中国哲学研究者以历史罕见的“热情执着”态度向西方哲学学习。谦虚好学,这是优秀学生学习心态的客观反映,原本是值得称颂和赞扬的。然而将西方社会在十九世纪所创造出来的曾经叱咤风云的哲学思想加以毕恭毕敬的顶礼膜拜,把它象泥塑菩萨一样供奉起来,当作神圣不可侵犯的清规戒律予以捍卫,这就是谦虚好学过了头的极端教条主义的愚蠢表现,也是中国传统封建思想在哲学层面的抽象反映。时至今日,那些西方哲学思想已经象监狱牢房和铁链枷锁一样囚禁着现代中国哲学的进化与发展,中国哲学陷入了画地为牢与作茧自缚的困境,前面是深不可测的悬崖绝壁与无法跨越的历史鸿沟,可持续发展难以为继。

虚心学习别人的哲学思想原本是为了促进自身哲学思想的更好发展。然而中国哲学虚心学习别人哲学思想的结果却是别人的哲学思想喧宾夺主地成了自己的太上皇,异化成了自身哲学思想进化发展的无形障碍与精神桎梏,中国哲学不仅无法得到真正的自我发展反而屡次三番地被连根拔起,使得中国哲学与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一刀两断,这是中国哲学发展始料不及的历史悲剧。

(4)

人们以为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导致了近代中国的衰弱,然而中国历史上的封建统治阶级又何曾真心实意地吸收过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呢?

中国封建统治阶级只是从中国传统文化的汪洋大海中选择性吸收那些有利于自身政权稳定的思想并加以发扬光大,就象一个可怜的乞丐在知识的海岸边专门捡垃圾以图维持生计一样,却对那些历史进化、开拓创新、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的真理性认识视而不见甚至一脚踢开。“买椟还珠”,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只能贻笑大方而已,没有历史远见的文明古国有何文明实质可言呢?

结果呢?不堪压迫与剥削的人民总会揭竿而起,推翻腐朽专制的封建统治。这些胜利的人民在阉割变质了的传统文化的影响下又会逐渐异化成为另一个封建统治阶级,中国历史就这样不断地从一个封建王国走向另一个封建王国,陷入了封建轮回的陷阱,始终走不出封建历史的迷宫。人们以为都是传统文化惹的祸,传统文化背上了沉重的历史黑锅。这样一来,中国传统文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正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自“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传统文化似乎成为中国社会愚昧落后的罪魁祸首,是千夫所指的历史罪人,它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的指责与非难。其实受尽欺凌与侮辱的中国传统文化是可怜的替罪羊,蒙受着巨大的历史冤屈与污蔑。客观公正地说,假借中国传统文化之名而实质上却远离中国传统文化的封建统治阶级才是导致中国社会愚昧落后的罪魁祸首,是封建统治阶级的压迫与剥削注定了中国社会的愚昧与落后。

既然人们错误地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中国近代社会落后挨打的罪魁祸首,中国哲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刀两断就是历史的必然。中国哲学事实上已经沦落成为西方哲学的殖民地。甚至有人预言,无论中国哲学如何变化,它永远跳不出西方哲学的手掌心。迄今为止,中国哲学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根据地,甚至连立足之点都找不到,中国哲学的可怜处境令人心酸。显而易见,被外来文明牵着鼻子走的中华民族还没有学会独立自主的哲学思考能力。

中国哲学向外四处寻找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生命灵魂,因为哲学的生命灵魂在自己的身上。

(5)

哲学层面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实质性毁灭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最大内伤,制约着中华民族的进化与发展。一个伟大的民族就这样在自我束缚之中无可奈何地沦落成为人类思想文明的小矮人。其实,“寄人篱下”的中国哲学从来就没有真正“顶天立地”、“铁骨铮铮”地站立起来过,甚至连这样的尝试都不敢。

在当前中国哲学研究者的心目中,有一个可怕的禁忌严重阻碍了现代中国哲学的进化与发展。据说哲学思维的珠穆朗玛峰是只能抬头仰望而绝不能跨越的,谁若是胆敢跨越哲学的珠穆朗玛峰到达世界的另一边,发现哲学的新大陆,打开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相互交流的光明大道,就象当年哥伦布、麦哲伦在大航海探索时代的地理大发现以及新航路的开辟一样,那就是对祖宗与前辈的“大不敬”,那就犯下了“欺君之罪”,就会遭受灭顶之灾,就象当年哥白尼、布鲁诺的“日心说”一样。

在中国哲学研究领域,《师说》中的“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那是必须被批判的修正主义,“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被认为是大逆不道,“长江前浪推后浪,一浪更比一浪低”才是正统,而《荀子》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则被认为是胡说,“蓝出于青而弱于青”才是合情合理的。

缺乏自我头脑,丧失理性思考,拒绝超越历史,甘于俯首称臣,以历史上某个杰出人物的有限认识作为无限真理的唯一评价标准,塑造人为的哲学帝王,建立哲学的封建帝国,无视其它人的科学成就与历史贡献,无视社会历史的进化与发展,无视科学文明的日新月异,无视现实社会的巨大矛盾,庸俗狭隘,闭关自守,愚昧无知,自欺欺人,孤陋寡闻,唯我独尊,中国哲学内在强大而可怕的封建保守力量由此可见一斑。

深受西方哲学殖民主义思想与中国传统封建主义思想双重影响的中国哲学走向了历史性衰落,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中国哲学本来就没有多少积极向上、生动活泼的青春活力与真理内涵。

(6)

消除社会整体思维的动荡不安,维持短暂的社会稳定,这是哲学思维静止僵化的好处,然而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社会整体的不思上进与消极倦怠,创新意识萎靡不振,创新发展难以为继,现实问题堆积如山却束手无策。

其实现实问题是静止僵化的哲学认识的必然产物,要解决现实问题必须创新哲学认识,如果继续静止僵化的哲学认识,那只能是火上浇油。哲学是主观认识的反映,哲学越是停滞不前,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分裂就会越严重,现实社会的矛盾就会越尖锐。

妄图以自身主观认识的静止僵化来延滞阻碍客观世界的高速发展从而维护社会的稳定,这是“掩耳盗铃”的消极社会稳定观。历史的持续进化才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最佳方法。静止僵化是死亡的标志,运动变化才是生命的象征。世界在运动变化中发展,在静止僵化中死亡。

远离客观世界、静止僵化的哲学研究步入了死亡阴影,与此同时,缺乏哲学指导的客观世界象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飞,又象瞎子一样找不到历史前进的方向与道路,由此一来,整个世界充满着混乱与无序,危机此起彼伏。世界期待着哲学的新生,渴望着哲学指导的再次降临,因为哲学是世界历史的眼睛,虽然世界历史的哲学眼睛偶尔也会闭上,那只不过是因为它被错误认识的黑布蒙蔽了双眼,就象太阳被乌云笼罩。

毋庸置疑,在世界严峻现实问题的巨大压力逼迫之下,静止僵化的哲学是根本没有出路的。为了世界历史的进化,为了社会的稳定繁荣,哲学必须重新出发,踏上真理的长征。哲学必须真实运转起来,化压力为动力,从而促进自身的快速发展,直至赶上甚至超越并进而引领客观世界的历史发展。

只有废除外界力量的支撑,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重新投入现实社会,通过战斗的洗礼,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就象凤凰涅槃一样浴火重生,哲学才能为自己的生存与发展赢得一线生机,才能重新占领失去的思想阵地,问鼎真理的宝座,给人类社会的历史指明正确的航向与目标。

(7)

近一百年以来,中国哲学以马列主义哲学为中流砥柱,远离马列主义哲学来谈中国哲学那就是言不由衷。

马列主义哲学并不是来源于官方哲学。相反,在诞生之初马列主义哲学不断地为反动政府所禁止。然而马列主义哲学凭借自身真善美的科学真理与生命魅力仍然能够强烈吸引无数被压迫与被剥削的世界人民,就象磁铁吸引铁粉一样,它给黑暗中的世界人民带来光明与希望,人们趋之若鹜,如同众星捧月。正是因为其内在强大的科学真理性,所以那个时代的马列主义哲学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它深刻吸引着人们的灵魂,整个世界为之风起云涌而颤抖不止。然而这种生命力无疑正在不断地丧失,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这是一个值得人们深刻反思的重大历史事件。

人们向来以为处于执政地位的马列主义哲学如鱼得水,如虎添翼,春风得意,风光无限,要风有风,要雨有雨,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能够更好更快地继续发展。这是一种自我迷惑与懈怠的可怕错误认识。其实处于执政地位的马列主义哲学更容易走向衰弱与死亡。没有生存压力就会丧失进化动力,乐极生悲,盛极而衰,这就是孟子所说的“生于忧患,死于安逸”。

由于政权在握,高高在上,因此骄傲自满,得意忘形,随心所意,为所欲为,听不见任何批评监督,蛮横无理,刚愎自用,自我不知不觉地异化成为另一个封建统治阶级,假公济私,欺上压下,贪污腐败,道德沦丧,结果丧失民心,众叛亲离,人亡政息,亡党亡国,这是任何执政党都必须认真努力加以克服的可怕顽疾。确实没有几个人能够在耀眼的权力面前还能保持清醒冷静的头脑,因为权力正是腐败的根源,是死亡陷阱,缺乏监督、肆无忌惮的权力正是自我毁灭的催化剂。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正是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之所在。“贵以践为本,高以下为基”,不以权力为权力,权力越高,心态越低,这才能消除权力带给执政党的负面影响。如果执政党能够真心聆听《道德经》的教诲,“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强,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为大。以其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这才是长久执政的科学方法。可惜“天下莫不知莫能行”,“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执政危机此起彼伏也就是难免的事情了。

对于中国社会而言,如果马列主义哲学觉得现在可以轻松方便地利用外在的执政力量来统治世界和改造世界因而放松自我对于科学真理的内在追求,那么,马列主义哲学自我趋向毁灭、重蹈苏联的覆辙也就是迟早的事情。外在的执政力量看上去比内在的科学真理更有威力,然而这实际上是一种虚幻的错觉。

权力的本质是真理,没有真理内涵的权力正是丧失生命力的霸权力量,得势却不得人心,相反,权力运用的越多,人心丧心的越快,执政危机就会越严重。权力是刚强的化身,柔弱是真理的表现,“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柔弱胜刚强”,真理胜权力,正是生命真理的哲学反映。

哲学的生命本质在于其内在的科学真理,就象植物的生命内在于其自身。生命的灵魂如若消失了,那么僵硬的身体能维持多久而不腐烂呢?科学真理才是执政党的内在生命灵魂之所在。

没有内在的科学真理就没有外在的生命气息与青春活力,科学真理是任何哲学、国家与社会的生命本源。要使哲学、国家与社会的大树枝繁叶茂,那就必须根深土肥,“根”和“土”就是科学真理。其实哲学、国家、社会与科学是同一棵真理大树,真理大树的上半截叫做哲学、国家与社会,真理大树的下半截叫做科学,反之亦可,因为两者互为基础,互为本质。

(8)

那种只有紧密依靠执政力量才能支撑起来的哲学其实正是自身缺乏内在生命力的虚假哲学,花拳绣腿,在客观世界的现实社会问题面前完全中看不中用,就象温室里的鲜花一样,美则美矣,然而骄生惯养,弱不禁风,经不得风吹雨打,更不要说狂风暴雨了。

这种所谓的官方哲学在与其它哲学进行思想争论时,不是凭借自身内在的科学真理,而是凭借外在的执政力量来赢得胜利,长此以往,这种哲学的生命力就会无限弱化而萎缩。

就象两个拳击小孩在比赛,裁判员是其中一方的家长。由于溺爱自己的小孩,担心害怕它受到伤害,在家长裁判员的不公正引导下,自家的小孩不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就赢得了胜利。胜利的荣誉与奖杯诚然归自家的小孩所有,然而它的真实能力却无所提高,这种胜利又有何意义呢?这就是贪图虚名、自私自利的丑陋表现,溺爱的最终结果是伤害。相反与自家小孩争斗着的另一个小孩的能力却日渐茁壮成长起来,总有一天,它会收获真理的果实,因为真理与出身贵贱无关,贵贱原本无常。值得反思的是,难道那个出身低践却有竞争力的小孩不也是这个国家的小孩吗?所有的小孩不都是祖国母亲的小孩吗?你看重其中的一个小孩,却贬低另一个小孩,这是为人父母应有的道德品质吗?不参与其中,任凭客观事物通过自身内在真理的展现来评价,这种“无为而治”才是促进哲学进化的最好方法。

有人说,这个时代的其它哲学根本用不着与马列主义哲学进行争论,因为争论的结果已经是确定无疑的历史事实,那就是马列主义哲学是唯一真理,因为它是执政力量,“现实的就是合理的”。如果马列主义哲学自身也是如此思考着的,觉得自己真理在握可以高枕无忧,根本没有必要与其它哲学进行“无谓的”争论,那么马列主义哲学就会丧失开发自我生命潜能的机会,这将导致马列主义哲学战斗力的消失,而一旦马列主义哲学走向了衰弱和死亡的边缘,那么马列主义政党的执政危机就会浮出水面。在公平公正基础上的公开辩论正是提高马列主义哲学真实战斗力并扩大其影响从而延长生命的最佳方法。这就是执政党的“养生学”。

其实很多人并不是出于真心而是纯粹为生计逼迫或者职务晋升不得已才来研究马列主义哲学的,人们把马列主义哲学当作跳板来践踏,而不是当作真理来追求,就象应试教育一样,纯粹为了考试而用,因此他们所掌握的马列主义哲学并没有真正的生命力,一旦缺乏外界支撑,就会瞬间雪崩般瓦解。

在没有任何外界力量支撑甚至恶劣贫瘠条件下还能真实茁壮成长起来的哲学,这才是真正的哲学,因为哲学真正的力量蕴藏于自身之中。

生命内在的力量才是真正无与伦比的力量,这正是真理的力量。

(9)

当今中国社会超越权威的下场据说与在封建社会的臣民反对封建帝王一样的可悲,是愚昧无知、不明时势、以卵击石、不自量力的愚蠢表现,因此因循守旧、墨守成规、明哲保身、得过且过、无可奈何、“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社会风气四处盛行,相互之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批评与监督,“你好我好大家好”,好象中国人都是些岳不群式的“伪君子”,普遍给人以“外君子内小人”的感觉,表面一团和气,内在则是“窝里斗”,你死我活,尔虞我诈,整个社会形成不了真正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大量堆积的现实社会问题无法真实解决。这折射出中国社会阴柔有余、阳刚不足的脆弱体质。

无法以光明正大的阳光心态在公开讨论场合将问题光明磊落地指出,只是一味地掩盖与遮蔽,那就只能让问题窝在心里让它在内心深处继续发酵直至无可阻抑的猛烈爆发,这就是问题无法解决而造成的郁闷与黑暗,动荡与不安。

没有什么问题比无视问题本身更为可怕。一个无法正视问题的社会正是黑暗的社会。何谓光明?光明正在于揭露黑暗。一个连黑暗都不敢揭露的社会难道不正是黑暗笼罩下的社会,不正是缺乏光明的社会?难道人们相信黑暗的乌云真的可以一手遮天?其实无论社会多么黑暗,光明的太阳总有一天会从人们的内心深处冉冉升起的。

没有人心内在的光明就没有社会外在的光明,真正的光明来自于内心深处。

缺乏阳刚气质,缺乏阳光心态,那就必然缺乏光明磊落的批判,那就没有社会的进化与发展,因为批判在本质上是社会进化与发展的巨大推动力。在缺乏批判的社会氛围下,创新只能沦落成为可怜的“纸上谈兵”和“水中捞月”,正如白居易《琵琶行》所写的“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哲学批判是社会创新的动力与源泉,没有哲学批判就没有社会创新。

社会创新是时代变革的旗帜与号角,是社会历史不断披荆斩棘、进化发展的开路先锋,它的根源在于哲学批判。

哲学批判与社会创新是完整的矛盾对立统一体,两者相互依存而又相互促进。

远离哲学批判的社会创新就是纯粹的“叶公好龙”。

(10)

中国哲学的保守与僵化在事实上已经成为阻碍中国社会快速发展的巨大精神障碍,它象无法破解的金钟罩一样囚禁着中国社会,又象如来佛的五指山牢牢地将齐天大圣孙悟空摁在山脚下数百年动弹不得,由此一来,中国社会的稳定确实是达到了,然而中国社会的潜能却始终无法正常发挥。

自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就跌入了世界文明的低谷。事实上不是中华民族比其它民族愚昧,而是中国社会的哲学指导思想比其它民族更加愚昧。中华民族在本质上是自我压抑型的民族,整个社会是一分为二的,两极分化成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充满着压迫与剥削,被统治阶级对统治阶级充满着不满与愤怒,不是这一方利用权势压迫剥削那一方就是那一方发动起义压迫剥削这一方,矛盾双方没有和平共处、平等对待的真理性认识,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劣根性,这种劣根性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哲学的进化与发展,成为封建社会改朝换代的动力源泉,直到今天也没有多大改观。

中国哲学在维护自身以及统治阶级的绝对权威时,也泯灭了中国哲学进化与发展的生机,它将一切创新意识都消灭于摇篮之中,因为它在潜意识之中认为一切创新都是对自我权威的挑战与否定。

时代在高速发展,中国哲学却在原地踏步,还在倚老卖老,还在寻章摘句,企图以过去的历史来论证自身将来的合理性,就象一个老人用曾经有过的青春岁月来论证自己将来的永葆青春。这就是中国哲学自身的愚昧性。只有丧失生命力因而无法继续发展的哲学才会沉浸于往日的辉煌与成就,它在坐等自身毁灭时刻的真实到来。

中国哲学的身体已然迈进了现代社会的大门,但是中国哲学的思想灵魂却始终停留在二百年前。妄图以二百年前步履蹒跚的哲学理论来指导当下现实客观世界的高速运动与快速发展,这就是所谓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难道不是典型的“刻舟求剑”?陈旧迂腐的哲学理论被当下现实客观世界所抛弃难道不正表明历史的伟大进步吗?期待今天的哲学思想去指导二百年后的客观世界,这是高瞻远瞩呢还是痴人说梦呢?难道世界真有如此伟大的先知先觉者?你会相信吗?

远离客观世界与现实社会,远离现代文明与科学发展,故步自封,因循守旧,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罢黜百家,唯我独尊,盛气凌人,目空一切,这就是中国哲学的现状,正是庸俗狭隘与愚昧无知的小人表现。

真正的哲学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是一切矛盾认识的集大成者,是完整无缺的矛盾对立统一体,哲学的本质是真理。

真理的大小与心胸的大小成正比。没有大海般辽阔的心胸就没有大海般辽阔的真理。心有多大,真理就有多大。

彻底的真理就是无所不包、无所不容的宇宙真空以及宇宙真空中显现出来的宇宙世界,而这些无一不在生命的内心之中,它们都是生命的本质属性。

生命正是整个浩瀚的宇宙,整个浩瀚的宇宙在生命之中,正是生命本身。生命与宇宙合而为一,难舍难分。

(11)

这个时代的哲学似乎走向了无可挽回的衰落趋势,有多少仁人智士为之而伤心。

当人们更多地指责外在环境的恶劣因而导致哲学无法茁壮成长时,人们没有看到哲学自身内在矛盾危机的真实爆发。其实哲学衰落的问题在哲学自己身上,而不是外在的时代客观环境。

客观公正、实事求是地说,是哲学自身的误入歧途导致了哲学远离现实世界,是庸俗狭隘与愚昧无知的错误哲学认识导致了哲学生存与发展的不可持续。既然物质决定意识,那么,人们乐衷于物质利益的追求,唯物是论,唯利是图,而不是乐衷于哲学思想、科学意识与精神道德的追求,这难道不正是哲学自身引导的必然结果吗?

其实哲学的衰落并非坏事,因为哲学的历史运动并非线性运动,而是波动运动。当哲学思维陷入了历史的波谷时,当庸俗唯物主义的弊端与缺陷淋漓尽致地真实展现在所有中国社会的人们面前时,这意味着以庸俗唯物主义为核心的传统哲学的生命走到了历史尽头,这也意味着崭新的哲学生命即将诞生,哲学创新时代的清鲜气息也必将随之扑面而来。

没有前一个哲学时代的低谷和死亡,就没有后一个哲学时代的新生和高潮。当下哲学的低谷和死亡表明以庸俗唯物主义为核心的传统哲学已经不适合时代发展的潮流。虽然传统哲学并不甘心于从历史舞台退出,它时常沉浸于往日那辉煌灿烂的历史回忆之中,它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青春永驻,能够永恒地占据历史舞台的光环中心,然而生命日渐颓废、充满陈腐气息的传统哲学逐渐被客观世界所抛弃,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扭转传统哲学的生命衰败,如同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保证秦始皇永远“长生不老”一样。

生命由曾经的青春与辉煌走向必然的衰老与死亡,这种生命的新陈代谢是自然而然的客观法则,无论主观意识是多么的不认同,却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脱这个生命的不二法则。传统哲学也难逃衰老与死亡的必然命运,虽然传统哲学坚决否定自身必将死亡的客观真理并且幻想成为另一个“长生不老”的历史神话。希望永恒“如日中天”般地存在,这其实是思维弱智与愚昧的反映,是静止僵滞的形而上学,就是太阳不也是要日薄西山吗?月亮不也是有阴晴圆缺吗?

死亡让人们真实领悟到了真理那无可抗拒的伟大力量。在死亡面前,人人生而平等,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凡夫俗子,一切伟大的思想和一切渺小的思想都将灰飞烟灭,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宇宙世界最伟大的平等。

愚昧无知的人们将死亡与诞生完全割裂开来,人们害怕旧事物的死亡,实质上这正是害怕新事物的诞生。其实正是死亡促进了新生,没有死亡就没有新生。

死亡是历史的清洁工和清场员,它将过去的生命历史记录完全清空,是生命历史时空的重新格式化,难道这不正是生命的新生吗?死亡是生命永恒存在的原因,生命在死亡中诞生。

没有旧事物的死亡就没有新事物的诞生,对于哲学思维也是如此。没有传统哲学的死亡就没有创新哲学的诞生。

哲学自主创新的崛起是中华民族崛起的伟大标志,没有哲学自主创新的崛起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12)

非线性运动,矛盾向其对立面的转化,否定之否定,物极必反,反者道之动,钟摆运动,波动运动,圆周运动,“周易”运动,这是创新哲学的真理本质。

凡是在前一个哲学时代被认为是天经地义、司空见惯的正确认识,在后一个哲学时代必将被认为是值得怀疑、深刻批判的错误认识;凡是在前一个哲学时代被认为是值得怀疑、深刻批判的错误认识,在后一个哲学时代必将被认为是天经地义、司空见惯的正确认识。

唯心主义发展到顶点就会盛极而衰转向唯物主义,同理,唯物主义发展到顶点就会盛极而衰转向唯心主义,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的转化,唯物主义向唯心主义的转化,就象波峰向波谷的转化、波谷向波峰的转化、白昼向黑夜的转化、黑夜向白昼的转化一样的自然而然,这种矛盾不断向其对立面转化的动态过程就是哲学认识的历史波动性。

曾经处于历史波峰的认识必将下降转化为波谷,曾经处于历史波谷的认识必将上升转化为波峰,没有永恒的波峰,也没有永恒的波谷,没有永恒的正确,也没有永恒的错误,没有永恒的白昼,也没有永恒的黑夜,没有永恒的爱,也没有永恒的恨,没有永恒的唯物主义,也没有永恒的唯心主义,没有永恒的统治阶级,也没有永恒的被统治阶级,任何事物都处于永恒的矛盾向其对立面转化的波动运动过程之中,这就是哲学历史内在的公平与正义,自由与平等。

过去的人们以为波动运动只不过是物理学和数学的知识内容,其实波动运动正是哲学的历史本质之所在。波动运动乃是哲学、自然科学以及人文社会科学的生命灵魂,正是宇宙真理的客观表现形式。

谁忽视了波动运动,谁就远离了真理。真理是客观物质与主观意识在宇宙时空不断上下起伏的历史波动,其实客观物质与主观意识是统一的。显然这与以线性运动为核心的传统哲学截然不同。无法转弯,只能一条道走到底,这就是传统哲学的弊端之所在,正是远离生命意识的客观物质的惯性运动,这正是牛顿第一运动定律:一切物体在没有受到力的作用时,总保持匀速直线运动状态或静止状态。

这也表明了物理学与真理的本质区别。物理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是无生命物质的运动,而真理的研究对象主要是生命物质的运动。在生命物质身上的真理是活生生的真理,在无生命物质身上的真理是死亡了的真理。

生命是真理的内涵,没有生命就没有真理。

其实真理就是生命,生命就是真理。

远离真理就是远离生命,远离生命就是远离真理。

人世间真正的养生之道是真理。

(13)

传统哲学的衰落看上去似乎是偶然的现象,然而这是有其内在的客观必然性的。这是因为传统哲学将外在客观世界与内在主观世界、物质与意识完全割裂开来,泾渭分明,人我有别,厚此薄彼,重外轻内。

传统哲学充满着强烈的不平等意识。利用不平等的霸权地位,它将完整无缺的真理镜子摔成乱七八糟的知识碎片。它将平等的真理性认识给彻底瓦解掉了,以图永恒维护自己不平等的霸权地位。

其实真理只是平等,是内外平等,人我平等,身心平等,上下平等,得失平等,动静平等,色空平等,有无平等,生死平等,是一切矛盾认识的普遍平等。真理只不过是外在客观世界与内在主观世界在平等基础上的相互渗透与溶解,直至融而为一,浑然一体,无内无外,无我无人,无有差异与分别,这就是宇宙世界的真实统一。

在实质上,传统哲学是现实世界两极分化的认识根源,它不是努力消除世界的两极分化,而是努力维护并促进世界的两极分化。它过度注重外在客观世界的影响,而无视内在主观世界的存在,它过度强调客观物质的重要性,却蔑视主观意识的重要性,它将客观性捧到了天上,却将主观性贬到了地狱。它将内在主观世界视为外在客观世界消极被动的镜像反映,它认为主观意识为客观物质所左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换句话说,传统哲学告诉人们,外因是第一位的,内因是第二位的,人的存在是由外在环境所决定着的。服从外在环境的影响,沦为外在环境的奴隶,随波逐流,亦步亦趋,就是这种哲学的要义。

这种哲学要义直接与哲学的真理本质相矛盾。哲学真理本质告诉人们,外因是第二位的,内因才是第一位的,人不仅受外在环境所影响,更是外在环境的主宰。外在环境诚然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但是人是外在环境的决定者。

显而易见,这种哲学要义与生命真理的距离还有十万八千里,“路漫漫其修远矣”,它还需要长足的进化与发展才有可能踏入生命真理的神圣殿堂。

维护社会的两极分化,希望人们安于现状,成为温顺听话的奴隶,这正是传统封建统治阶级所迫切渴望与需要的,而劝说人们成为没有自我独立思考能力的机器并且习惯于现实社会的压迫与剥削,收缴人们对于真理评判的决定权于最高统治者,换句话说,底层人民是无法正确认识真理的,真理是上层社会的特权,是领导阶层的垄断产物和统治阶级的私有财产,将普遍真理看作是特殊真理,这正是传统哲学无法掩盖的丑陋封建本质。

由此可知,传统哲学在实质上是自欺欺人的奴隶哲学,与真理无关。

(14)

中国是人口大国,可惜有着正确心态的中国人却少之又少,这是因为中国社会的传统哲学是奴隶哲学。受其影响,中国社会的心态从整体上来说是不健康的,缺乏生命应有的自信与光泽。

传统哲学的衰落正是奴隶哲学的衰落,是这个时代的人们不甘于奴隶角色的真实反映,取而代之的创新哲学正是主人哲学的崛起标志。

只有从奴隶心态解脱出来,中国社会的人才才会象雨后春笋般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中国社会才有可能获得质的飞跃与突变,才能在精神层面上真正“站立起来”。

对世界历史的促进作用而言,一个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积极主动、英勇无畏的主人抵得过十万个因循守旧、人云亦云、消极被动、碌碌无为的可怜奴隶。主人是物理学意义上的推动力量,奴隶是物理学意义上的被动物质。

阻碍世界历史前进的最大障碍不是某个反动的封建帝王,而是庸俗狭隘、愚昧无知且甘于奴隶地位的人民群众,它们才是反动势力背后的强大社会支撑力量。正是无数人民群众的愚昧与无知才造就了封建官僚不可一世的威严与权势,封建官僚是“狐假虎威”,那个“虎”是受欺骗与愚弄的人民群众,这正是“文革”的社会群众基础。

然而,推动世界历史前进的最大动力也正是人民群众,是那些接受启蒙教育而后文明开化的人民群众。

这样一来,世界历史的斗争实质上是愚昧无知的人民群众与文明开化的人民群众之间的两种势力的矛盾斗争,是黑暗力量与光明力量的相互较量。白昼过后是黑夜,黑夜过后是白昼,白昼与黑夜的相互交替正是黑暗力量与光明力量的矛盾斗争的必然结果。这就是“一阴一阳之谓道”,“刚柔相推,变在其中矣”,而这个“变”正是生生不息的“周易”运动。由此可知,世界历史原来只不过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圆周运动。

将原本处于奴隶地位的人民群众推动起来使之转化成为历史的主人,激发生命活力与潜能,使光明力量源源不断地从生命内心中涌流出来,战胜外界黑暗力量,废除一切不平等的压迫与剥削,促进世界历史的进化与发展,维护世界的自由与平等、公平与正义,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生命创造良好的和平发展环境,感受生命的乐趣,沐浴真理的光辉,这就是世界哲学的历史使命,正是共产主义群众路线的真实意图之所在。

(15)

哲学是“大学”,而不是“小学”。

哲学是“大人”之学,而不是“小人”之学,是“光明”之学,而不是“黑暗”之学,是“主人”之学,而不是“奴隶”之学。

哲学是真善美的发源地,而不是假恶丑的臭水沟。

转变哲学研究的心态是哲学研究转型的根本前提与必要条件。

没有人的转变就没有哲学研究的转变。

人的转变是第一位的,哲学研究的转变是第二位的。

人是哲学研究的主人。

(16)

只有拥有“大人”心态、“光明”心态、“主人”心态的生命意识才能问鼎宇宙世界的真理。

生命不是世界的奴隶,而是世界的主人,这才是哲学应有的人格尊严与时代品质。

真理是每一个生命与生俱来的财富,而不是某个所谓历史杰出人物的私有财产。

真理是普遍真理,是宇宙世界所有生命的共同财富,是生命的内在本质,它居住在每一个生命的内心之中,正是生命灵魂本身。

(17)

过去的人们一直错误地认为生命认识是宇宙世界的产物,这其实是本末倒置,它折射出奴隶的认识心态。

宇宙世界是生命认识的产物,宇宙世界的生命主人是你自己,这才是有着正确的主人心态的真理性认识。

世界是认识的产物,生命是世界的主人,这就是至简至易却又不可思议的生命真理。

世界原本是简单的,因为人心的多变而复杂。世界的复杂来源于人心的复杂。只有恢复人心的纯朴,才能认清世界的本质。

(18)

“起来!不愿作奴隶的人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唱出了不愿屈服于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以及帝国主义三座大山压迫与剥削的中国人民的内在心声。当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无数个不愿作奴隶的中国人民缔造起共和国的钢铁长城。

只有从奴隶的哲学上升到主人的哲学,从“小人”的哲学上升到“大人”的哲学,从黑暗的哲学上升到光明的哲学,从假恶丑的哲学上升到真善美的哲学,从外在的哲学上升到内在的哲学,从消极被动的哲学上升到积极主动的哲学,从无生命的哲学上升到生命的哲学,从一个国家的特殊哲学上升到人类社会的普遍哲学,与世界历史合而为一,与个体生命心心相印,与宇宙真理息息相通,中国哲学才算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这意味着中国哲学的真正崛起。

哲学是民族的脊梁,是社会的灵魂。只有中国哲学的崛起,中国社会才能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走向富强文明的社会主义社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才有可能真正实现。

来源:上海证券报

    进入专题: 中国哲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6687.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