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良君:论中国教育制度的改革与转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95 次 更新时间:2013-05-15 17:17

进入专题: 教育制度  

史良君  

(一)

从无穷小的视野来看原子,原子就会被无限放大到比地球还大,原子是一个大地球,地球是一个小原子。

从无穷大的视野来看地球,地球就会被无限缩小到比原子还小,地球是一个小原子,原子是一个大地球。

你能说得清楚原子和地球到底哪一个更大吗?

任何事物都是可大可小运动变化着的,没有绝对静止僵硬固定的大小,事物的大小连同事物本身都是无穷运动变化着的。

在我们眼中的一粒微尘,在细菌的眼中就是一座高山,在我们眼中的一个水滴,在细菌的眼中就是一个大海。细菌觉得翻越高山、跨越大海都已经难于登天了,根本不敢幻想让高山与大海挪动位置,可在我们眼中,要帮助细菌完成幻想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费吹灰之力,瞬间就可以让细菌的世界天翻地覆,乾坤大挪移,沧海变桑田。细菌觉得一百万年都无法完成的事我们只要一秒钟就完成了,相对于细菌而言我们的运动速度和能力简直是它们的光速倍。

同理,在我们眼中的一座高山和一个大海,在视野更广阔的生命眼中就是一粒微尘和一个水滴。我们觉得让高山与大海挪动位置这超乎人类的想象力,根本就是幻想,在他们的眼中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费吹灰之力。我们觉得一百年都很难实现的伟大梦想,譬如说去火星旅行,他们却可以瞬间实现。他们看我们就如同我们看细菌,相对于我们而言他们的运动速度和能力简直是我们的光速倍。

我们的运动速度和能力是细菌的光速倍,视野更广阔的生命的运动速度和能力是我们的光速倍,视野更更广阔的生命的运动速度和能力是视野更广阔的生命的光速倍,这就是时空和速度的无穷相对论,其实光速是“不可思议”的代名词。

时空和速度没有任何极限,只有相对大小,没有绝对大小,或者说,速度和时空的绝对大小向两端无限延伸,大到无穷大,小到无穷小,更有相对于无穷大的无穷大,相对于无穷小的无穷小,相对于无穷大的无穷小,相对于无穷小的无穷大,这就是宇宙时空和速度的无穷复杂性,由此,数学意义上的时空和速度的无穷理论与物理学意义上的时空和速度的客观事实达到了真实的统一。

既没有绝对不可分的微观粒子,也没有绝对有限的宏观宇宙,此岸的微观粒子就是彼岸的宏观宇宙,此岸的宏观宇宙就是彼岸的微观粒子。任何事物都可看作是无穷小的微观粒子,也可看作是无穷大的宏观宇宙,任何事物都是无穷小的微观粒子与无穷大的宏观宇宙的矛盾对立统一体。

这就是相对论真理意义上的宇宙世界观和宇宙物理学。

(二)

从微观视野来看学校,学校就会被放大到比社会还大,学校是一个大社会,社会是一个小学校。

从宏观视野来看社会,社会就会被缩小到比学校还小,社会是一个小学校,学校是一个大社会。

学校是社会的全息、缩影和放大。企业与社会的关系也是如此。

如同具有不同生命结构的蚂蚁与大象在生命本质上是相同的,学校、企业与社会只有时空大小结构上的差异,并无真理本质意义上的区别,学校管理、企业管理与社会管理具有相同的真理生命内涵。

老子《道德经》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其实它的反面也同样成立,“烹小鲜如治大国”。管理社会如同管理学校与企业,管理学校与企业如同管理社会,因为它们的管理本质是一样的。

如果人们不能在学校管理中发现真理的本质,人们也就不可能在企业管理与社会管理中发现真理的本质。

小时空具有大道理,大道理在小时空中。

普遍真理的本质遍布于宇宙世界的每一个特殊时空,每一个特殊时空的真理生命内涵息息相通。普遍真理是无尽大海,特殊时空是无数水滴。

若将普遍真理看作是生生不息的生命大树,那么特殊时空结构就是生命大树的树干、枝叶、花朵与果实。特殊时空是部分,普遍真理是整体,没有部分就没有整体,没有整体也就没有部分,部分在整体中,整体包含部分,两者相依相存,珠联璧合,恰好构成完整的矛盾对立统一体。

其实《大学》中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已经将真理的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相互关系揭露出来了,古人早就明白“平天下”的真理生命内涵其实与“治国”、“齐家”、“修身”的真理生命内涵是完全相同的,这就是小中见大,大中见小,知微见著,知著见微。

对于伟大的管理者而言,无论他所管理的是一个学校,或者一个企业,还是一个社会,都能真实展现他那卓越的管理水平,这是因为管理概念所内涵的生动活泼的真理生命本质是不受管理对象时空大小的约束和限制的,它在任何时空都能淋漓尽致地充分展现出来。

不受管理对象时空大小约束和限制的管理能力才是真正伟大的管理能力,这就是管理的普遍真理本质。

其实管理好一个小事物与管理好一个大事物,需要相同的管理本质。一个班长,一个校长,一个村长,一个连长,一个厂长,一个科长,一个局长,一个县长,一个省长,其实都承担着类似于国家主席的管理职能。以为只有国家主席才是真正的管理者,才需要理解管理的真理本质,那其实是人们对于管理的误解。管理好一个小单位,一个小地方,与管理好一个国家具有同等重要的战略价值和意义。

不同的管理者只有管理对象时空大小与结构形式的差异,而管理的内在本质却是完全相同的,这就是渗透入于一切特殊管理对象中的管理的普遍真理本质。

(三)

如同母亲是崭新生命的起源,伟大的学校,就是伟大的企业和伟大的社会诞生之地。没有伟大的学校就不可能有伟大的企业和伟大的社会。

要创建一个伟大的学校,那需要创造性的吸收人类历史迄今为止所创造出来的一切智慧,只有“海纳百川”,才能“有容乃大”。

学校是现代社会最重要的“芯片”,它的质量高低直接决定了一个国家与社会整体的智慧水平的高低。不同国家与社会之间的竞争在实质上是不同国家与社会中的学校之间的竞争。

现代学校不是奴隶思想、封建官僚和资本主义的顽固堡垒,而是人类社会无限光明的希望源泉。学校不应该是停留在低水平庸俗竞争平台基础上导致身心严重疲惫、精神萎靡憔悴、生活质量低劣的劳动密集型的小农知识产业,学校应该是现代科学知识文明的集大成者,是技术与智慧的聚宝盆,是宇宙真理的客观载体,帮助人们真实减轻社会生存压力,提高生活水平与质量。

学校是教育的中流砥柱。教育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之源。教育是人材的摇篮,而人材是社会改革和发展的栋梁,没有人材就无法真实推动社会改革和发展。哪一个国家不注重学校教育,哪一个国家就会缺乏可持续发展的创新动力。

正如无形而抽象的电磁波奠定了现代文明的物质基础一样,学校教育是国家政治、经济、科学、文化、技术、生态文明和军事实力的知识基础,也是中国走向现代化文明强国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

现阶段中国社会改革和发展所面临着的一系列的尖锐矛盾问题,只有通过中国教育制度的改革与转型,通过创新教育与创新人材的大力培养与发展,才能从根本上加以解决。

然而,有五个方面严重制约和阻碍着当前中国教育的正常发展:教育根本目的和意义的缺失、过度的行政管理、教材内容的落后、教学动力的丧失、畸形的评价机制。这些制约和阻碍,严重束缚了教育生命力的可持续性发展。这表明中国教育充满着庸俗唯物主义思想。

远离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的中国教育就象一个纯粹的瞎子,只能步履蹒跚,四处摸索,却到处碰壁,头破血流。只有充分运用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对庸俗唯物主义进行彻底的批判,才能保证中国教育的社会主义性质,才能为当前的教育改革找到正确的方向和可行的道路,开辟出中国教育无限广阔的崭新天地,同时,这也为马克思主义占领教育领域、真正扎根于中国的思想文化土壤提供了伟大的历史契机。

马克思主义不仅仅是教育给学生为了应附考试用的知识内容,更应该是直接拿来用于推动中国教育改革的强大思想武器。

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彻底分裂开来,这将从根本上断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理论根基。

(四)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伟大思想,从中汲取智慧与力量,促进中国教育制度的改革与转型。

马克思和恩格斯实现了政治经济学的伟大革命,科学地确立了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明确指出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不是静止僵滞的事物,而是不同事物之间的普遍动态联系,那就是人与人之间围绕着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所形成的社会生产关系与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相互关系。

生产力是客观事物自身内在的生命力,生产关系是不同客观事物之间的外在联系。对于客观事物的发展而言,生产力是内因,是第一位的,起决定作用,生产关系是外因,是第二位的,起辅助作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对生产力具有反作用。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要内容。

生产力就是植物内在的生命力,生产关系就是植物生长的外界环境,如土壤、阳光与雨露等。没有内在的生命力,植物就不可能将生命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没有适宜的外界环境,植物的生命力就只能是潜在的而不是现实的。生命真理就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实质。

马克思指出:生产力对生产关系固然有着决定作用,但是生产关系也不是被动地适应生产力,生产关系对生产力也具有能动的反作用。

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具体表现在两方面:如果人们辛苦劳动的成果归自己所有,劳动者就愿意积极主动开发自我内在的生命潜能并使之充分转化为现实的社会生产力,此时的社会生产关系对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就会起到积极推动的促进作用;如果人们辛苦劳动的成果为别人所剥夺,不再归自己所拥有和支配,劳动者就不会心甘情愿地开发自我内在的生命潜能并使之充分转化为现实的社会生产力,此时的社会生产关系就相当于社会前进的摩擦阻力,对生产力的发展就会起到消极阻碍的破坏作用,甚至会演变成为生产力发展的强大桎梏,从而引发社会的剧烈变革。

自己的劳动是自己的生存手段,自己的劳动成果归自己所有,自己为自己的幸福美好生活而劳动,这就是自由自在和独立自主的劳动,那么,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就会高涨而持续;自己的劳动成果归别人所有,这就是压迫和剥削条件下的劳动,自己的劳动成为别人的生存手段,自己成为别人的奴隶,为别人而活,那么,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就会低落而消失。

这其实涉及到产权与个性解放的问题。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是产权与个性的彻底解放,废除任何形式的压迫和剥削,这是社会生产关系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每个生命都梦寐以求的理想的社会生产关系,正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本质之所在。

恩格斯说:“社会制度中的任何变化,所有制关系中的每一次变革,都是同旧的所有制关系不再适应的新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所以,这种同生产力不相适应的陈旧的、起阻碍作用的生产关系总不能过分长久的落后于生产力,它或迟或早要被能适合生产力要求的新的生产关系所代替,新的生产关系一旦建立起来,就能成为一种积极的能动力量,促进生产力的迅速发展,推动社会历史的进化与发展。

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引起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精髓之所在。

社会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关系的物质载体正是社会中的生命个体。社会生产力是无数生命个体的潜能与现实的总和,社会生产关系是无数生命个体之间的生产关系的总和。社会生产关系虽然是不同生命个体之间的相互关系,但这种相互关系却是直接作用于生命个体的身上,就象物理学意义上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分别作用在不同的物质身上一样,它对生命个体的潜能开发起到抑制或促进作用。

无数生命个体潜能的真实开发才能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将一切抑制生命个体潜能真实开发的社会生产关系废除,将一切促进生命个体潜能真实开发的社会生产关系建立起来,从而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快速发展,这就是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目的。

(五)

接下去让我们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审视当前的中国教育。我们应该有马克思的坚定彻底的唯物主义思想和毫不妥协的革命批判精神。

对于当前的中国教育而言,教育的“生产关系”成了束缚教育“生产力”生动活泼、可持续发展的桎梏,是教育生命力最可怕的无形杀手,导致创新生命的严重窒息,创造潜能无法真实激发,因循守旧,墨守成规,画地为牢,作茧自缚,闭关自守,得过且过,这才是导致中国社会改革和发展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

不是教育自身没有强大的内在生命力,而是我们对于教育的错误管理和约束给了教育以致命的沉重打击。管理,类似于法律,如同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从本质上说,是由外而内对生命起约束和限制作用的,它只是指出,什么是假恶丑的,什么是必须禁止的,什么是不可以做的,然而,它没有也不可能激发学生学习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只有真理才能将生命的潜能由内而外地开发出来。学生置身于真理的引力场,为真善美的魅力所吸引,身不由己而又自主快乐地朝着真理运动,学生充满主动学习的乐趣,那是何等的自觉,令人神往。教师做为教育体系必不可少的一员,其目的只在于向学生提供迄今所发现的真理,以其内在的真善美来吸引学生的学习。人们在追求真理的教育过程中达到了真理自身,真理是教育的核心内容与终极目的,是个体生命潜能的彻底开发与完美呈现。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理想而不是现实。现实是残酷的。在学生学习和教师教学之上还多了一个教育行政管理者。这个教育行政管理者如果只是履行正当的职能,提供学习场地、学生宿舍、饮食餐厅、教学资源、制定适当的教学规章制度和作息制度,那是学校教育的可靠保证与有力支撑。

这个原本作为仆人只是起到基础保障作用的教育行政管理者以其强势力量攫取了教育的主导权,高高在上,凭借校长负责制俨然异化成为教育系统内的封建帝王,掌握着它所管辖领域内的其它人的生杀大权,它以主人的绝对垄断地位与身份出现,“顺其者昌,逆其者亡”,以它自身的利益与喜好为一切事物的评价标准,假公济私,狐假虎威,这就彻底改变扭曲了教育的整个局面。

仆人越位成了主人,而主人却被迫变成了仆人,仆人原本应该为主人服务,而现在却完全转变成了主人为仆人服务,这就是中国教育发展史上的“喧宾夺主”、“黑白颠倒”与“本末倒置”,由此开始,教育就沦落成为教育行政管理者的封建殖民地。

似乎中国教育自身并没有任何内在的生命源动力,好象中国教育的发展完全是由教育行政管理者的垄断管理作用推动起来的,仿佛教育行政管理者就象生命的太阳一样不可或缺。其实这纯粹是自欺欺人的封建迷信,不过迄今为止,并没有多少人发现这一点。

这样一来,广大师生的辛苦劳动所创造出来的成绩就被垄断异化成为教育行政管理者的业绩或政绩了,封建官僚资本主义的奴役、压迫与剥削的意识死灰复燃,中国教育的封建帝国就牢不可破地建立起来了。

教育行政管理者以其自身业绩或政绩的核心利益出发,诱导一切教育行为脱离自身生命发展的内在客观规律,教育自身在教育行政管理者所形成的强大的万有引力作用下,日渐偏离教育自身追求真理太阳的运动轨道,转变成为围绕着教育行政管理者给它人为设置的主观臆识的地球目标而转,于是教育的严重“出轨”就是教育的必然事件。

该管的事它不管,不该管的事它偏管。象遵纪守法一样地严格遵循教育自身内在发展的客观规律,废除自以为是、随心所欲的封建帝王意识,处理好与广大师生的平等互利关系,把该放的权力放掉,把该管的事务管好,激发教育主体创造活力,增强教育发展内生动力,把工作重点转到创造良好发展环境、提供优质公共服务、维护教育的公平正义上来,这才是教育行政管理者应尽的服务职能与义务。

(六)

教育行政管理者满以为自己的管理是对学生的学习与教师的教学的有益推动,甚至以为教育的地球少了它就不会转了。这种主观唯心主义认识是把学生与教师当作纯粹物理学意义上的物质而言的。把有生命内在主观能动性的人当作无生命的物质来看待,这就是教育管理学中的庸俗唯物主义思想。

在这种庸俗狭隘的机械形而上学的愚昧思想指导下,教育行政管理者就把自身的管理作用等同于物理学意义上的力。根据牛顿第二运动定律,他们认为管理的作用力越大,学生的学习与教师的教学的运动速度就会越快,教育的效率就会越高,效果就会越好。

教育行政管理者从来没有把学生与教师当作有生命的人来看待,他们根本不知道学生与教师还有什么生命内在的主观能动性,也不知道这种生命内在的主观能动性是教育的源动力。他们不知道教育的本质就是真实开发生命内在主观能动性的无限潜能,让生命象井水一样源源不断地由内而外涌现出来。

教育就象船只在河水中的运动,学习者驾着生命小船,沿着知识的水流方向运动,希望到达真理的大海,这是因为只有真理的大海才能给生命带来永恒的幸福与快乐,帮助人们摆脱一切压迫和剥削,消除所有烦恼与灾难,到达自由解脱的光明世界,这是生命的永恒理想与追求。

教育行政管理者对于教育的推动,这就相当于外界刮起的阵风,原本是希望给小船带来更大的推动力,使之乘风破浪,加快运动速度,帮助小船更好更快地到达真理的彼岸。如果风向正确且风速适当,那确实是有益于小船的运动的。

它所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如果风速增大到一定程度,小船自身就根本不需要主动开发任何生命源动力,只要沿着既定轨道,顺风而行,无思无虑,稀里糊涂,就可以坐享其成。你该思考什么,不该思考什么,别人都已经替你安排好了,这就是典型而霸道的计划经济,如同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你根本不需要为自我的人生规划而真实思考,长此以往,独立自主的生命主观能动性不仅没有真实激活开发出来,反而会无限萎缩下去,因此一旦学校教育结束,很多人就丧失了可持续学习的生命源动力。

管得越多,学生学习的主观能动性就越差。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行政管理者发现学生学习的主观能动性变得越来越差之后,为了推动学生更好地学习,教育行政管理者就会产生更大的管理欲望去推动学生的学习,于是教育管理的力度就会越来越猛,学生学习的主观能动性就会变得越来越差,这就形成了教育管理的恶性循环,教育管理就会走进越来越狭隘的死胡同。

教育管理的趋势越来越猛,如同风力越来越大,最终演变成为不受人们自主控制的台风、飓风和龙卷风,在学习大海上航行着的脆弱的生命小船就会被狂风巨浪掀翻,学习生命就会沉没。

在一定范围界限之内的教育行政管理相当于适度的阳光与雨露,有益于教育生命的发展;超过了一定范围界限的教育行政管理相当于持续的烈日与暴雨,不仅无益反而有害于教育生命的发展。

权力无限膨胀而不受任何约束与限制的教育管理最终必将走向其反面,南辕北辙,事与愿违,这就是吃力不讨好,好心做坏事。主观意识远离事物自身发展的客观规律而一厢情愿,最终只能得到凄惨的下场,这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七)

中国教育制度的改革与转型在本质上是为了减轻教育行政管理者的管理压力,激发广大学生与教师独立自主的生命主观能动性,取得更好的教育效果,从而为中国社会的创新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人材资源,这就是“一箭三雕”。

可是有些愚昧无知的教育行政管理者却以为这是剥夺他们的管理权力,这就是纯粹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们不知道管理既是一种权力,其实也是一种压力,权力有多大,压力就有多大,只有减轻管理者的权力,才能真实减轻管理者的压力。

减轻管理者的压力,也就能同时减轻被管理者的压力,这会给管理者和被管理者提供更多独立自主自由发展的时空与机会,生命的主观能动性与个性魅力都能积极主动而真实地展现出来。管理压力的减轻同时也会真实促进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人际关系的和谐发展。

中国教育制度的改革与转型难道不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旷世之举吗?

    进入专题: 教育制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3985.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