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江:政治视野下的政党与民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3 次 更新时间:2013-07-14 10:10:59

进入专题: 政党   民主  

王长江 (进入专栏)  

  

  凤凰卫视6月16日《世纪大讲堂》播出《政治视野下的政党与民主》。以下为文字实录:

  核心提示:当今世界政党政治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是民主政治发展的一种重要形式,什么是政党政治?政党政治是如何发生的?民众与公权力的互动关系如何在政党政治中体现?当代中国政党政治又有何特点,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对此作了一一解读。

  

  田桐:学术前沿,思想对话,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政党政治最早起源于在英国,早在光荣革命之前的1679年,英国议会当中就出现了托利党和辉格党,两大政治党派。直到19世纪30年代的产业革命之后,英国议会制的两大政治党派才逐渐形成,而随后像美国以及其他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也陆续的形成了政党政治。那么在中国,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当中是一项最基本的政治制度,也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

  那么,就今天的话题而言,究竟什么是政党政治,而政党政治和民主发展的关系又是什么呢?就这些问题我们今天非常容幸地请到了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人王长江教授,现在我们掌声有请。

  解说:王长江,中央党校教授,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中央党校世界政党比较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全国政协委员,兼北京市委顾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统一战线研究会常务理事。王长江教授长期从事世界各类政党运营机制的比较,和中国共产党建设问题的研究,主要致力于把政党比较拓展到党的建设领域,并在该领域主持开创了世界政党比较学科,著有《世界政党比较概论》、《政党政治原理》、《现代政党执政方式比较研究》、《中国政治文明视野下的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政党论》。

  田桐:王教授您好,我们谈到今天您这个话题的时候,映入我的脑海当中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总说政党政治,政党政治,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含义,我相信它在很多人脑海当中,还有一点点陌生。

  王长江:其实这个课题一点也不陌生,你看现在世界上实行政党政治的国家,大概有200多个国家里(在实行)所以从这个角度去说,政党政治就是我们周边的一个,现实存在的一种现象,很普通的现象。那么什么叫政党政治?在我看来也很简单,只要在政治当中,政党起着不可或缺的主导的作用,那这样的政治就叫政党政治。

  田桐:那么就是在现在也有一些学者,他抛出一些自己的理论,比如说他认为政党政治是属于资产阶级政党学的范畴内,不太适用于社会之主义国家这个观点,您怎么认为这个观点?

  王长江:我感觉这个观点至少落后20年,因为在20年前,大家如果去查一下政治学的一些字典,确实有这样的定义,说什么叫政党政治,就是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实行的政治制度,往往是这样一个定义。但是这样的定义实际上就把自己撇在外面了,你比如说,中国也是政党,在其中起着非常重大的作用,那么你政党在其中起作用的政治,你不叫政党政治,你叫什么政治呢?自己就把自己做进去了,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用这样一条线来划。

  田桐:那如果这样的话,就会出现一个比较,比如说现在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西方的这样政党政治,如果真的比较的话,您认为有这样的优劣之分吗?我觉得不应该简单地去区分优劣,因为政党制度的形成它是有历史的渊源的,比如说过去我们简单地说,一种政党体制政党制度,它就是多党制和一党制,那么多党制度就是好的,一党制就是不好的。实际上不是这样。就是我们研究政党问题的专家,后来也觉得光用这样的区分,肯定不能说明问题。

  王长江:所以后来做了很多的区分,做了很多的亚区分,应该说区分出的状态大体上有十来种,我简单的举(例),比如说一党霸权制,意思就是一党起着绝对的作用,其他政党不允许存在。但也有一党主导制,也有一党优势制。那么逐渐地过渡到一党独大制,一党独大就是一个党特别大,其他党都特别小,没法和它竞争。再往前走那就是两党制,两党制之后又是两个半党制,三党制等等,温和多党制,还有这个集化多党制度等等,总而言之,政党制度的形态它是变化各异的,在各个国家是大不一样的,而且我指出一点,就是它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比如说最典型的一种现象就是日本,在美国的占领下,要搞民主政治,那好,美国的民主政治是当时搞得最好的,而美国占领之下又要去搞政党政治,那你应该学什么呢?你只能学美国的,所以它应该学美国的两党制。但是到实践当中和日本的文化一结合,最后不是两党制而是一党独大制。所以它不是一个随意可以选择的东西,它只是和你的文化结合之后,最后形成的一种历史的一种形态,所以我觉得应该把它当做一种客观的,不以个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这样一种东西去研究才对。

  田桐:中国的政党政治这样一个制度对于推进民主化的这样的议程又会起到什么样的决定性的作用?

  王长江:我认为中国的政党政治它有自己的特点,它确实不同于其他国家的政党政治,因此它也有别人没法比的有点,当然他也有缺点。我想现在正是因为它有缺陷,所以需要改革,我们要改的很多内容,当然政治体制改革里面有很多内容,其中一条就是我们怎么完善这种政党制度。

  田桐:好的,感谢您刚才对我们的这个问题的一些解答。

  王长江:谢谢。

  田桐:那马上我们就有请王教授为我们带来今天的演讲,掌声欢迎。

  解说:当今世界政党政治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是民主政治发展的一种重要形式,什么是政党政治?政党政治是如何发生的?民众与公权力的互动关系如何在政党政治中体现?当代中国政党政治又有何特点?《世纪大讲堂》《政治视野下的政党与民主》正在播出。

  王长江:说到政党政治这种现象,应该说我刚才已经做了一点表述,的确它是一种特别普遍的现象,但是特别普遍的现象不见得我们对它就有掌握。因此在整个推进我们政治体制改革的过程当中,到底什么是政党政治,政党政治的基本规律是什么?哪些是我们必须去遵循的的,哪些又是可以提供给我们的一个突破的平台?我觉得只有把最基本的东西弄清楚了之后,我们才会对这些问题有所把握有所了解。所以今天我想讲这么四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想讲讲政党政治的普世性。

  因为我一说到政党政治,很多人就说什么叫政党政治?当然你可以说,由政党主导就叫政党政治,但是马上接着一句就是,政党政治好不好?政党政治不是好不好的问题,政党政治就是一种客观,它好也罢不好也罢,你都得接受它,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它是客观发展当中形成的这么一种现象,政治现象。那么什么叫政党政治?政党政治实际上就是民主政治的一种形式,是民主政治发展到今天最普遍,最为人所接受的,也暂时没有其他形式可以取代的这么一种形式。

  那我为什么敢下这样的定义呢?当然它是从政党发展而来的。大家知道,为什么说民主政治最后结出了政党政治这个果实?就是因为民主政治它对政治有特殊的解释,大家知道政治是什么?政治说穿了就是社会中的个人,或者叫做民众和这个公共权力的关系。什么叫民主政治呢?民主政治它是这样解释民众和公共权力关系的,就是说,第一,主权在民,天赋人权,人生而就有不可剥夺的权力,那人既然生而就有不可剥夺的权力,它怎么就形成了一个公共权力呢?就是因为人要组成社会,社会需要管理,管理需要权力,所以人们就把自己的权力交出一部分,交由一个公共机关来掌握,这个公共机关掌握的就是公共权力

  它是这么一种解读,这么一种解读我们发现,民众和公共权力的关系被演绎成了一种互动的关系。另外一条,公共权力来自于民,来自于民而又施之于民,你看这两者它不就互动起来了吗?它和别的政治不一样,你比如说我们随便举(例),神权政治,神权政治它哪有互动啊,神权政治是说,我管你,你就得服我管,为什么我要管?你不要问这个,问这个有什么用啊,我是从上帝那受到启示,我跟上帝有沟通,你们跟上帝没有关系,我奉上帝之命来管理你们,我管的好不好,我管的怎么样,我管的到底是应该不应该,这个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老老实实服从就是了。所以它是一种我打你挨,我施你受这么一种关系。

  这样一种关系它是没有互动的,而民主政治不一样,它讲的是两者的互动。那好了,既然讲两者的互动,两者究竟怎么互动?怎么把民意,主权在民,老百姓的意图怎么变成公共权力?公共权力在施的过程当中,又怎么使民意来能够在输送当中体现出来?然后按照民意的变化,来不断地改变自己。所有这些都需要进行组织。

  那么好,一说到组织,让民众不要组织,自己去管自己行不行?不行,因为民主他就是一个个的个人,他就是一盘散沙,就是一麻袋土豆,看起来你把它拢起来挺像个样子,但是你往地下一倒叽哩咕噜滚一地,谁也不挨谁,谁听谁的?而公共权力,它又可能造成一种以权谋私,公权私用。人类虽然说(对)民主非常向往,但是他掉到了一种困境当中,怎么走出这种困境?也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人们终于发现了一种可操作的手段,那就是政党,由政党出面,你看政党它就刚好填补了这个空白,为什么?一方面政党就是民众,政党就是民众自愿组成的政治组织,对吧,你可以加入这个党,也可以加入另外一个党,我哪个党都不加入,对吧。

  这样一来它不就是民众吗?但是它克服了民众的基本缺点,因为它使得民众组织化了,民众最大的缺陷没组织,你看它把你组织起来。另外,它不是公共权力,但是它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为了控制公共权力。你看它这样左连右挂,不就把民众和公共权力连接起来了吗?所以我们说什么叫民主政治,民主政治就是民众和公共权力之间产生了互动,但是在现实当中,这种互动它是靠政党来实现的。

  也正因为如此,政党才在实践当中产生,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既然有这个空白需要它填补,于是它就产生了。政党实际形象在现实当中确实是千差万别的,但是它绝不以你喜欢不喜欢决定它自己的存在。你看在有的国家,政党不受人待见,一说到政党,那东西有什么意思啊,政党政党不就是搞政治的党吗?政治不就是玩Political(政治)吗?那不就是相互之间斗来斗去吗?你本来人斗来斗去就不好,结果你还把人组织起来斗来斗去,你有什么好的,对吧。所以有人研究最后半天结果是,打倒政党,不要让政党存在,有这样的结论。所以一说政党大家都嗤之以鼻。

  但是在那样的国家又如何呢?政党还是像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所以我们说政党政治它就是一种客观现象,从这里面我们就可以研究很多规律性的东西,既然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那么它的规律性到底在哪里?应该说对这一点的把握我们过去是很少的,这是我想讲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我想讲一讲当代中国政党政治的特点。

  为什么要把这个作为一个题呢?因为我刚才讲政党怎么产生的?政党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产生的,但是我这样一说完,有的听众马上就会说,你说的不对啊,难道我们中国的政党是这样产生的吗?我们难道是在民主政治中产生的吗?不是啊,我们是在专制制度下产生的。那按照你这个逻辑,它就不应该存在政党,这个话说的太简单化了,为什么?因为虽然政党从它原生态上去说,它是从民主政治中产生的,但是到了马克思主义政党产生的这个阶段,它就已经发生了变化,为什么?这个阶段时代变了,我们通常说的是什么时代?资本主义发展到了垄断阶段,我们暂且不论说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阶段是不是最高阶段,是不是最后阶段,这个暂且不要说,但是它毕竟是发展到了比较高的阶段。

  在资本主义阶段,就已经有了政党这个东西,到了更高级的阶段,政党已经非常成熟,有了这么一个成熟的东西,这一点上马克思主义确实有一点厉害的地方,那就是说,它一看政党闹半天是这么一个存在,那我就产生了联想,既然政党可以用来组织民众,我们何不先利用政党这个形式把民众组织起来,然后推翻专制制度,回过头来我再建设民主政治,我把这个逻辑倒过来行不行?你看它这么一通思考,那这套思考对不对呢?拿到实践当中去检验,结果一检验,在苏联获得了成功,在中国也获得了成功,在东欧也都获得成功,说明什么?说明这套东西是对的。

  但是对是对,它把逻辑给改变了,它那个政党不是一开始就是要把民众和公共权力连接起来,它是要把民众拉到自己一边,和当时所谓的公共权力做动抗,要打倒它,要推翻它,要取代它,这样一个角色的政党和原生态的政党是完全不一样的。那怎么给它定义呢?我把它叫做领导人民闹革命的党,或者革命党。因此和它那种在民主政治中产生的政党不是一回事。好,你成了革命党,夺得了政权,政权现在说回到了人民手里,好了,人民成了政权的主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长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政党   民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567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