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凡:明治维新145年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86 次 更新时间:2013-07-08 15:41:32

进入专题: 明治维新  

李凡  

  

  最近几年,因为在对中国的政治改革进行探讨,总是感到困难重重,难于找到答案。因此从几年前开始,就比较关注其它国家政治改革的经验,包括现在的,也包括历史上的。在读了许多书以后,总是觉得亚洲国家成功的改革案例主要是在日本和土耳其。这两个国家在近代历史上都经历过一个大规模的政治改革,而不是通过杀人无数的革命,达到了政治变革的目的,从而将一个传统的国家转变到现代国家的轨道上。这就是土耳其的凯末尔改革和日本的明治维新。而这样的改革,从对历史的转变来看是意义非凡的,达成了许多亚洲国家的革命所没有取得到的成功,既包括了政治制度的大转型,也包括了社会制度的大转型。这种巨大的转型居然会如此的容易和顺利,对比中国来看,简直不敢想象。而对这两个国家的改革来说,比较容易了解到的还是日本的明治维新。不仅是文字上我会日语,而且两国关系很近,近代历史上的交往和互相影响比较多,而且还因为两国距离也很近,来往容易,因此就比较多地关注了日本,这也是很自然的。所以,近年来,我读了不少有关明治维新的著作。

  2013年5月,利用国内的五一假期,同时也是日本的黄金周长假,我去日本探亲访友,借此有意地实际上观看有关明治维新的事迹,想借此对明治维新有更多的了解,特别实际地感受一下明治维新。正好,今年是明治维新145年纪念,因此就以这个访问散记来纪念这段历史吧。

  

  天保改革

  

  国外学术界对明治维新的研究已经认为,明治维新的出现有很深的历史根源,不是仅仅从萨摩和长州公开提出“尊皇攘夷”开始的,而是要从明治维新前在日本出现的天保改革开始。我到日本访问明治维新事迹,基本上是在山口县,原来想要到的鹿儿岛去,因为赶上日本的五月黄金周长假,日本到处都是出来度假的人员,鹿儿岛的酒店和新干线都已经订满,无法去,所以就基本上在山口县进行访问。山口县是日本德川幕府时期长州藩所在的地方。而长州藩是日本明治维新主要的起源地之一,另外一个是现在鹿儿岛所在的萨摩藩。因此,对山口的观访对于理解明治维新是一个好的选择。

  如果从天保改革谈起明治维新,那么长州藩就是最为重要的地方。天保年间落于1830-1840年这个时期。当时这个时候日本内部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已经导致原有的结构无法适应日本经济的变化,社会矛盾开始加大,幕府和藩国的财政都出现困难,社会动乱开始出现,下层社会的不满在加大,出现了大量的农民起义。因此在日本政府内部出现了一些应对社会变化的改革,包括中央的幕府也包括地方藩国,历史上将这些变革叫做天保改革。在学者的眼里,天保改革虽然在全国许多地方都在出现,但是从重要性上讲,长州的改革是最为重要的,也是成功的。而长州藩的改革是由一个叫做村田清风的人进行的。村田清风据我们家在日本的亲戚讲,他是我们家日本亲戚的祖先。他们领我去拜访了村田位于山口县的祖居。现在村田清风的祖居,已经开办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博物馆。那是村田清风的出生地,也是他后来退休以后的住所。村田清风是长州的武士,称之为平侍,后来担任藩里主管财政的官员,地位仅在家老之下。在他的任上开始了财政改革,这个财政改革就是天保改革最重要的内容之一。清风退休以后回到出生地,在这里他开了私塾,教养当地学童,一直到去世。在村田清风的博物馆里,陈列着大量当时的文物,以及村田事迹的说明。1831年长州的首府萩市出现了大规模的骚乱,1832年藩里开始酝酿改革,1839年任命清风负责藩财政,1841年藩确定了清风的意见,天保改革开始。

  按照明治维新历史专家的看法,村田清风的改革虽然没有有效的减少藩国的债务,但是他建立了一个储备基金,成为后来长州军费的主要来源。他取消了藩国对多数垄断经济的支持,减轻了农民的负担,他的厉行节约政策也惠及武士和农民。这两个措施有效地降低了当地的社会不满气氛,提高了藩主毛利家族的地位,在此后的40年内当地只出现了4次农民起义。这个改革从总体上讲加强了长州的力量。村田的改革还包括了教育方面的内容,他当时就开始翻译西洋的医学著作,并且以西式的方法开始训练军队。这些改革的内容后来给了长州的思想先驱者吉田松荫以非常大的影响,成了明治维新的前奏。他去世以后,被关的吉田松荫闻讯写了悼亡诗:《挽前参政村田翁》,内有句子“皇天何心不幸我长防,吾君所眷一朝忽丧亡,五朝老臣多勋绩,遭遇明时有辉光”。村田曾经上的学校“明伦馆”现在完好存在,仍然是一所当地有名的学校。清风的旧居保留完好,院子里的水井仍然存在,明治维新后的重臣木户孝允“清风松”的题石和山县有朋题写的纪念碑都矗立在院里。

  当然另外一个明治维新的起源地萨摩也同样进行了天保改革,虽然办法和长州的不一样,但是由于萨摩和国外的接触比较多,对外贸易进行的不错,这个改革也同样增加了萨摩藩的力量,可以有效地像开展先进武器的准备和先进企业的出现,成为日本最先西化的地方。

  

  吉田松荫

  

  日本的明治维新除了国内的原因之外,外来的影响非常大。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政府采取的政策和中国清政府的政策一样,对外是闭关锁国的。1853年,美国著名的“黑船”到达日本,这就是由美国将军佩里所带领的军舰。佩里给日本政府下通牒,要求日本开放贸易,约定日后再来,如果届时不开放贸易,则将炮轰日本,强迫日本开放贸易。在美国的黑船到达日本,威胁日本开国的时候,整个日本处于惊恐之中。西方军舰的马力之强大,速度之快和火力之强,震撼了日本。但是在日本举国的恐惧之中,也有明白之人,感到日本落后了,需要学习国外。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国的鸦片战争之后了,中国的遭遇给了日本走在前列的知识分子一个思考的机会,就是要让日本避免中国鸦片战争战败的结局,就必须要学习国外,而不能闭关自守。这就是魏源在《海国图志》中所讲的“师夷之技以制夷”的思想,这本书当时在日本很受重视。日本也有人想到国外去看看什么是西方的长技。就在美国的军舰准备离开日本的时候,有一个人悄悄地登上了黑船,提出要到纽约去看看,让美国军舰带他去美国。但是美国军人拒绝了他的要求,将他赶下了船。不知道这是历史的必然还是历史的错误!这个人就是后来影响了整个明治维新的著名学者吉田松阴。由于吉田松阴是偷偷地上的船,因此被认为是背叛日本国家的行为,对于当时的日本政府来讲是不可饶恕的,因此他被关了起来。一年之后,他从被关的地方释放回家,但是被限制了活动,类似于现在的假释。于是他在家里办起了学校,开始传授他的思想。他的学生,包括了几乎所有重要的明治维新时期长州出来的政治家和军人,从而影响了整个明治维新的发展。

  吉田松阴的家,也是他所开办的私塾松下村塾,现在叫松阴神社。属于山口县的萩市是松阴神社的所在地,也是当时长州的首府。松阴神社是后人为了祭祀吉田松阴而建立的。这样的神社就和中国古代为了纪念一个人物而建立的庙一样,享受后世的祭祀,例如关帝庙是专门祭祀关羽的,这是中国的文化传统,日本也有同样的文化传统。松阴神社的门口矗立着日本前首相佐藤荣作所写的巨大石碑“明治维新胎动之地”,表明了这个地方的意义。松阴神社完整地保留了当时吉田松阴居住时的情况,日本传统结构的木头房,房里铺着草席,房子不大。里边挂有吉田的照片,也写下来当时他的一些学生的名字。这里边有:高杉晋作、伊藤博文(后总理大臣)、桂小五郎(后参议)、山县有朋(后总理大臣)、山田显义(后法务大臣)、品川弥二郎(后内务大臣)、酒坂玄瑞、前原一诚(后参议)、野村靖(后内务大臣)等。这些都是后来驰骋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如雷贯耳的名字。在讲义室内,除了有吉田松阴的图像之外,还挂有一副对联:“自非读万卷书安得为千秋人,自非为一己劳安得致兆民安”。胸襟很是宽大。在这教室旁边,就是松阴神社和纪念他的一个纪念馆。

  吉田松阴在松下村塾里教什么,从而能够影响了日本的历史进程呢?这还是我很感兴趣的。从记载来看,吉田松阴是佐九间象山的学生,对中国古代的儒家思想和历史非常熟悉,因此像《论语》、《孟子》、《孝经》、《礼记》、《史记》等都在教授的范围;另外吉田松阴本人还是日本的兵家,曾经师从山田亦介讨教长沼流兵法;而他所教的日本的著作则有很多是尊王论的历史名著,如会泽正志斋的《新论》、赖山阳的《日本外史》等。从教授的主要内容看,他是在传授尊皇攘夷的思想,强调天皇的超然地位及万民对皇权的归顺。而这些思想实际上是反对幕府的。

  除了教课之外,吉田松阴还是一个激烈的政治家,鼓吹暗杀,实行激进的政治,鼓动推翻幕府,鼓励长州藩出兵讨幕。他有这样激进的政治主张,当然被视之为幕府的眼中钉。在井伊直弼主掌幕府后所实行的安政大狱中,他被杀致死(1859年),死于江户(现东京),年仅29岁。在临刑前一天,即1859年10月26日黄昏他写了最后的著作 《留魂录》,在其开头写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诗:“肉躯纵曝武藏野,白骨犹唱大和魂”。真像是谭嗣同的绝笔!

  吉田松阴鼓吹的尊皇攘夷的思想后来成了明治维新时期内的主流思想,风行全国。加之长州后来成了明治维新时期反对幕府的大本营,并主张激进的推翻幕府的政策,以及他的学生都成了长州明治维新的领导者,因此他的思想影响极大。后来他的思想也影响到中国,也成了中国戊戌变法时期改革派的崇拜人物之一,梁启超对他是极为崇拜。

  

  为什么是长州

  

  对于明治维新产生的原因,学术界的看法有许多,但是归结起来有这么几个:社会的不同阶级或阶层的矛盾在不断扩大,导致社会和政府的冲突;武士的不满以及和政府的冲突;外来力量的进入导致日本各方面的变化而引起的变革;地方政府藩国和中央政府幕府之间的矛盾等。依照这些想法,就有阶级的冲突、民族主义的矛盾以及地方与中央的矛盾等等来解释明治维新的起因。各种解释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至少从表面来看,地方与中央,也就是藩国和幕府的冲突是一个明治维新发展的主线。而藩国的强大和发展以及与幕府应对外来挑战政策的不同是导致这种冲突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明治维新时期的地方政府中,最主要的主导者是两个藩,一个是萨摩藩,一个就是长州藩。这两个藩在明治维新的过程中是推动明治维新发展的主导力量。两个藩的政治态度其实不一样,甚至是冲突的。萨摩藩比较倾向于改革。在外国势力逼近日本的时候,力推幕府进行改革的是萨摩,只是后来由于对幕府感到失望之后,才和长州藩联手,进行倒幕。而长州藩几乎一开始就是要倒幕,而且在明治维新的过程中,一直号召进行武力倒幕。因此也可以讲,萨摩是改革派,而长州是革命派。其实就明治维新而言,既有改革,也有革命,是一个改革和革命的变奏曲,在大的改革的框架内也有规模小许多的激进的冲突、战争或者是革命的出现。从明治维新的结果而言,没有像一场大革命一样,尸留遍野,也没有像一场内部改革一样,歌舞升平。而是死了不少的人,打了不少的仗,但又是相对平和的,能避免的战争都避免了,仗的规模也都不大。

  那么为什么长州非要武装起义,发动推倒幕府的“革命”呢?这是理解明治维新的一个关键问题。也是我一直像要了解的。

  在山口的访问中,可以知道吉田松阴的态度从一开始就是尊皇的,他的尊皇就是反对幕府。而准许让他开学授徒大讲反对幕府,一定是政府中有人明里或暗里的支持才可以。他的思想影响大,影响了长州的执政者,当然可以作为一种解释,但是好像还不够。但是在山口呆了几天以后,待多了解了山口的历史以后,好像可以解开了这个谜。就是长州和幕府的历史宿怨。在明治前265年,当时是日本的战国时代,德川家康和毛利在关原进行大战,这是日本历史上的关键一战,号称关原大战,德川家康取得胜利,成为控制全日本的军阀,建立了265年基业的德川幕府。结果战败的毛利家族被“放逐”到长州,成为一个小藩。此后二百多年一直住在这里,想必是耿耿于怀,翻案之心不死。当时德川幕府拥有巨大的实力,又岂是毛利家族能够轻易打败的,事迹败露之后,恐怕还要遭到灭族之灾。因此毛利家族一直谨小慎微,过着勾践式的日子,时刻想着复国。因此当机会来到的时候,他们就会起来,乘机而上。因此,吉田松阴的倒幕思想,会在骨子里得到藩主毛利家的支持是不容置疑的,但是在力量不足够大的时候,他们自己不会动。

  当幕府兴“安政大狱”的时候,要处死吉田松阴,藩主没有办法,只好交人。其实在“安政大狱”的时候,长州倒幕的人中,又岂止是吉田松阴被杀,当时被杀的倒幕武士死了很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明治维新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5506.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