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南生:国外高官怎样下馆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16 次 更新时间:2013-05-08 15:30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袁南生 (进入专栏)  

人人都免不了下馆子。国外的总统、总理、议长、部长等政要,他们是否下馆子?下馆子当中是否谋求特殊接待?笔者在驻外使领馆工作10余年来,有机会看到国外政要下馆子,并多次同国外高官一起下馆子。对高官来说,怎样下馆子不止是生活习惯问题,更关系到政治是否清明。

不进包间

国外餐馆(日本、韩国等亚洲近邻国家除外)一般没有包间,任何人下馆子都在大厅用餐,点的什么菜都搁在盘子里。中外食客下馆子风俗习惯大不相同:中国人喜热闹,用餐时高声笑语、高谈阔论,外国人喜安静,低着头静静地用餐;中国人喜欢满堂敬酒,来回碰杯,外国人喜欢各吃各的,互不勉强,当然,绝不会灌酒;中国人喜欢餐厅灯火辉煌,外国人喜欢灯光偏暗,甚至喜欢烛光照明。而中外食客下馆子,特别是高官下馆子,最大的区别是对进包间的态度。

国外高官习惯了在大庭广众之中一起用餐,加上外国人本来就没什么面子意识,所以,外国人开餐馆没什么人动设不设包间的脑筋,餐馆也就没有包间。

苏里南政府没有自己的国宾馆,任何人来了都住宾馆。总统也没有自己的御厨,爱吃什么自己请人打理,国家不安排专职厨师。所以,总统要改善生活,也要下馆子。来了国宾,总统要设国宴,那也就是在总统府开自助餐,吃的东西由饭店送过去。

笔者在苏里南工作近3年,多次在餐馆遇到下馆子的苏里南政要大腕。他们特别喜欢华人开的一家饭店,而该饭店也没有包间。苏方宴请来访的中共中央中联部代表团一行等重要来宾,也就在这家饭店餐厅用餐,拉一个长条桌,中苏双方人员分宾主分坐条桌两边,宾主致辞、用餐就在大庭广众之中。吃些什么,其他来饭店的食客在旁边看得一清二楚。

各国驻苏里南大使馆都没有配专职厨师,美国、法国、巴西、印度等驻苏里南大使,宴请客人或改善生活,都需要下馆子。因不少饭店没有包间,所以笔者在饭店的食客群中不难看到他们。

不过,某些国外高官已开始认识到包间的特有功能和特殊作用。笔者在津巴布韦工作期间,有包间的中餐馆很少,一开始只有香格里拉饭店有一大一小两个。津内阁地方政府部长乔姆波喜欢香格里拉饭店的湘菜,每次去都强调要包间,并且一般都要大包间。香格里拉中餐馆老板曾对笔者说:内阁地方政府部长乔姆波吃饭事先不打招呼,来了又一定要包间,通常包间早被预定了,甚至有人正在包间用餐,这让餐馆老板很是为难。乔姆波的衙门负责工商企业的营业执照,得罪不起,餐馆老板也只能再三解释。

笔者一直认为,餐馆包间增多既说明中国饮食文化越来越丰富,更说明同餐桌有关的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在包间用餐的过程,很多时候,大吃大喝与行贿受贿、钱权交易是连在一起、同步进行的。对国外高官下馆子不进包间,笔者认为应该为他们叫好。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将包间与腐败挂钩,不宜将包间现象等同于腐败现象,国外高官不进包间,也不等于就没有腐败。

不打招呼

国外政要下馆子,许多都事先不打招呼。最典型的是2012年6月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未事先宣布的情况下,前往俄亥俄州亚克朗市一家餐馆吃早餐,七旬老板娘疑似兴奋过度,在招待奥巴马数小时后突发心脏病去世。第二天,《国际在线》曾以“奥巴马突访就餐,老板娘疑兴奋过度心脏病发死亡”为题予以报道。报道说,当天上午约8时30分,奥巴马抵达亚克朗市一家叫“安的地方”的餐馆点了鸡蛋、培根和全麦土司面包当早餐,与他一同吃早餐的还有轮胎公司的工人。白宫发言人卡尼透露,奥巴马抵达餐馆时,70岁的餐馆老板娘约瑟芬•哈里斯当时并不在餐馆,但后来她闻讯与家人一道赶来。有媒体报道称,哈里斯当时拥抱了奥巴马,并与家人一道与奥巴马合了影。然而,奥巴马离开后不久,哈里斯开始出现疲劳和刺痛的感觉,后被送往医院急救,当天上午11时18分终因抢救无效死亡,死因是心脏病发作。据卡尼透露,奥巴马在获悉哈里斯意外死亡之后,在“空军一号”上打电话给她的女儿表达“悲痛和哀悼”。

奥巴马经常下馆子,这凸显了他的平民风格。在担任总统的一年多时间里,奥巴马已多次走出白宫,去平民小店偷偷享受汉堡。2009年5月6日,奥巴马带着副总统拜登突然光顾华盛顿市内一家很不起眼的快餐店——Ray's Hell快餐店。俩人在店里大吃一顿不算,临走还外带一大包外卖汉堡包。一个月后,奥巴马又现身华盛顿近郊一家快餐连锁店。奥巴马的现身令这两家快餐店名声大震,生意好到不行,很多奥巴马的支持者也慕名而来,排队品尝总统“御用”的奶酪汉堡包。美国人还因此给奥巴马起了个“汉堡包总统”的绰号。

英国首相卡梅伦下馆子,因事先未打招呼遭遇了一次尴尬。印度《德干先驱报》2012年7月4日以“卡梅伦喝咖啡遭遇尴尬被服务生要求排队等候”为题报道。报道称,卡梅伦日前在前往普利茅斯参加英国武装部队日庆祝活动途中,决定在一家咖啡馆休息一会儿。但女服务员希拉•托马斯没有认出他来,并要求卡梅伦排队等候。卡梅伦的助手到隔壁面包店为他买来果酱甜圈和一杯茶。当卡梅伦在店外享受美味时,过路民众认出了他,为此卡梅伦只能再次进入之前的咖啡店。可是当服务员托马斯发现卡梅伦已经买好食物后,竟批评他没有排队。托马斯说:“我起初没有认出他,当时我正忙着为其他客人服务,所以没太注意。他问我是否有外卖咖啡,我回答说有,但我正为其他客人服务,卡梅伦称他很抱歉。直到后来才有人告诉我,与我交谈的是首相。”

这并非卡梅伦第一次遇到侍者繁忙被迫等待的事情。2011年,当卡梅伦与家人在意大利托斯卡纳度假时,卡梅伦被迫自己将点好的饮料拿到桌子上——27岁的女服务员弗朗切斯卡•阿里亚尼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告诉他,她没有时间。

不打白条

就笔者在国外使领馆工作10余年的经历来看,国外下馆子,特别是到非华人华侨开的馆子用餐,必须交钱,不能欠账,根本没有打白条一说,白吃白喝更是闻所未闻。

津巴布韦国防军司令齐文加上将、内阁地方政府部长乔姆波等常来中餐馆吃饭,在该餐馆老板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出现打白条或白吃白喝的事情。

苏里南中餐馆比津巴布韦多几百家,西餐在苏里南不那么流行,苏里南人下馆子,主要是到中餐馆来“撮”一顿。在苏里南中餐馆,都是先吃饭,后交钱。

打白条影响饭店的资金周转,白吃白喝和赖账,在苏里南都涉嫌犯罪,只要证据确凿,到法院一告就准。普通百姓连总统都可以控告,赢家也通常是老百姓,谁敢白吃白喝或赖账,店家会毫不犹豫地与之打官司。为一顿饭吃官司,对有权有势的人来说,绝对是很划不来的事情。

官员下馆子不马上结账付款,而是打个白条,美其名曰“签单”,这应该是“中国特色”了。

如今,饭后能签单已经成为国内某些公务人员的身份象征,能签单者,大多是单位中位高权重、说话算数的人物。笔者认为,并非所有的吃饭签单都是腐败,但是不少签单里面确有猫腻。一些人乐于签单,原因不外乎:一是将公款视为私款,把签单作为权力的延续,认为凭借权力既能不用掏钱白吃白喝,还可放纵自己的口腹之欲,更能结交朋友、交流感情。二是享受签单带来的愉悦感、优越感、满足虚荣心。能签单的饭店越多,说明熟人朋友越多,证明关系网越大,更能显示出自己的身份、地位、能力。三是确实便捷,不用数钱,不用刷卡,不用自己开发票,不用自己报账,在结账单上大笔一挥就了事了。只要打开网站检索,就可以发现大量官员下馆子吃饭后打白条,长期拖欠饭款,导致饭店关门、对簿公堂、政府公信力受损等情况。

为什么国外没有在国内流行的签单现象,这值得我们反思。

不搞特殊

不搞特殊,最主要的是不因总统、议长等政要下馆子而清场。政要和其他食客,各吃各的,互不影响。2002年时,笔者在中国驻埃及使馆担任二把手,当时英国首相布莱尔全家在埃及度假,时任总统穆巴拉克只是请布莱尔全家吃了一顿饭。此后,布莱尔全家完全像普通游客一样在埃及旅游,没有专机,没有警车开路,没有公开的保镖团队(有便衣警卫),没有私人厨师随同服务,所到之处,包括游览金字塔,都没有清场,而是和其他普通游客一起游览。为了果腹,当然需要不断下馆子,也就是与其他食客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中用餐。布莱尔埃及之行,毫无特殊化可言。

奥巴马即使陪同外国国家元首下馆子也坚持不清场。2010年6月,在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到访美国期间,奥巴马出人意料地带梅德韦杰夫再次来到华盛顿附近的Ray's Hell快餐店吃汉堡包。在场顾客一度欢呼,但二人丝毫不受影响,脱去西装尽情享受美味汉堡包。据悉,这家小店并未因奥巴马一再光顾而豪华装修,始终坚守平民路线,一份普通的汉堡包套餐大约只需要7美元左右。

国外高官下馆子不搞特殊化,还有一层意思是不大吃大喝。在国外饭店,满桌子菜吃不完的,十之八九是华人华侨或大陆来的食客;桌子上稀稀拉拉摆几个菜盘子,有点穷酸样的十之八九是当地非华裔居民或欧美人。德国总理默克尔出访期间,住的是普通套房,吃饭都是和随行人员一道在大厅吃自助餐。几年前,默克尔因友好访问抵达南京后,被安排入住在市内“索菲特银河大酒店”顶楼的400多平方米、可以看到南京全景的总统套房。但默克尔认为这种安排过于奢华,坚持要入住70多平方米的普通商务客房,房价1800元人民币,只是总统套房的二十分之一。入住后的第二天早晨,她拒绝了工作人员的服务,坚持自己到自助餐台取食物,并自己动手切法式长棍面包。此时,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在取一种燕麦面包时,默克尔不小心将一片面包落到了地上。按照惯例,酒店的工作人员会帮客人捡起来换一个,而默克尔却拒绝了服务人员,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那片面包,并放进自己的餐盘里。默克尔早餐很简单,煎鸡蛋卷、奶酪饼、西瓜、面包,也包括掉到地上的麦片面包。对德国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默克尔平时就经常到超级市场购物,而且跟其他大婶、阿姨一样乖乖地排队,绝没有特权。对中国公众而言,堂堂一个国家总理,而且是当今最富裕的工业国家之一德国的总理,居然像“乞丐”那样捡掉在地上的面包来吃,一些中国人可能认为她的做法“有损国格”了吧。

前段时间上网读中国新闻,看到媒体炒作美国驻中国大使骆家辉在饭店用餐,饭费便宜,不过,饭店周围为大使安排了安全警卫人员。其实,各国大使,包括中国大使在国外下馆子已司空见惯,吃的东西一般都很便宜,如果吃西餐,牛排、羊排、猪排之类,贵不到哪里去,谈不上什么特殊化,一般也不会安排安全警卫人员。外国大使们在各国中餐馆用餐也很普遍,点的饭菜相对便宜是很正常的,作为外国人,通常不吃鱼翅、海参、冬虫夏草、燕窝等国人崇尚的东西,作为烈性酒的茅台酒,他们其实也是能不喝就不喝,能少喝就少喝,有时夸茅台酒好,那是外交辞令,让你高兴而已,就像你对外国人夸伏特加、威士忌酒好喝一样,反正夸人家又不需要成本,何乐而不为呢。既然不点山珍海味,不点茅台五粮液,甚至连肚片、腰花之类的贵菜都不点,就来点鱼片、肉片、炒面、炒饭之类的东西,能贵到哪里去?

国外政要,甚至驻在国总统邀来访贵宾下馆子,千万别以为吃得有多么好,能有可口的饭菜对你口味,能让你吃饱就不错了。2010年,苏里南执政党领导人在志明饭店宴请中联部代表团,吃的是红烧肉、松鼠桂鱼、白切鸡、香酥鸭、花椰菜、腰果什锦,再加炒面和炒饭。这就是国家级宴会的菜单,喝的是10美元左右1瓶的智利红酒,一个人的宴会开销平均6到8美元。英国女王为胡锦涛主席设的国宴更简单,只上四道菜。2005年11月8日晚,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为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夫妇一行举行盛大宴会,成为各路媒体关注的焦点。那么,如此盛大的国宴都是安排的什么名贵菜肴呢?说来让人难以置信,晚宴主菜只有简单的四道:小羊排配洋蓟和土豆,龙蒿烧小红萝卜,奶油绿皮南瓜,用番茄松露和白葡萄酒烧制的比目鱼片,其它是为西餐必有的沙拉、水果、蛋糕等甜点及各种开胃酒。更让国内读者想不到的是,在苏里南,高官请中国客人下馆子吃饭,结束时,政要们会当着中国客人的面把没有吃完的饭菜打包回家,你请当地高官吃饭,有时对方也会毫不客气地打包回家。他们认为,节约和爱惜粮食是一种美德,所以,饭后打包理所当然。总统下馆子也照样打包,2011年,苏里南最大侨团广义堂侨领迟玉基请鲍特瑟总统和笔者吃饭,饭后,迟玉基把没有吃完的红烧肉打包送给总统带回家,总统非常惬意。

上面几点是就国外高官大腕下馆子的整体情况而言,不等于说他们在餐桌上完全没有腐败。但就餐馆文化、饮食文化和礼宾文化而言,国外在这方面的做法、习惯和制度确有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这是不争的事实。

原载:《清风》杂志

进入 袁南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37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