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良君:中国社会改革的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11 次 更新时间:2013-04-02 23:03

进入专题: 社会改革  

史良君  

(一)

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让积贫积弱的中国社会面目焕然一新,整个社会变得充满生机和活力,生活变得富裕起来,人们过上了无数革命前辈曾经梦寐以求的美好物质生活,换上了漂亮的新衣服,享受着前所未有的物质待遇。可是生命灵魂还是那个旧的生命灵魂,并没有获得多少真实意义上的文化内涵、精神与道德的升华,科学与文明、法律与制度除了沦落成为手段与工具的价值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生命意义。相反,在金钱、地位、权力、美色、欲望和享受等不断诱惑的现实世界中,假恶丑的狰狞面目却日益凸显,生命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我们面临着革命先辈们从来没有过的人生迷惘与精神恍惚。

无论人们在口头与笔墨上是如何信誓旦旦地强调一定要将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这个美丽的幻想其实是一个真实的谎言,人们还没有发现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矛盾性。随着物质文明的继续进化与发展,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却是精神文明难以阻滞的逆行与倒退。积聚起来的物质财富正在异化成为精神的豪华宫殿般的牢房与监狱,物质就象哈利波特一样施展神奇的魔法将精神牢牢地封锁在自我的铜墙铁壁之内。人与人之间的心理距离变得越来越遥远,相互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冷淡,人际沟通就象遥远的星球之间的星际沟通一样扑朔迷离,可望而不可及。

如果我们在物质战场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胜利,却在精神战场上丢盔弃甲,那我们到底是胜利还是失败呢?如果我们的身体日渐变得强壮,而精神却日渐萎缩下去,那我们到底是强大起来了还是弱小下去了呢?头脑冷静而又清醒的人们都知道,这里面产生了巨大的社会问题。不言而喻,我们的改革已经为此付出沉重甚至难以估量的社会代价。

与恶劣的雾霾天气造成的的自然生态环境的污染相比,原本清水般纯洁透明的心灵环境受到的污染更为惨不忍睹,而它的修复也远比自然生态环境的修复更为困难。这是因为人们还根本没有认识到心灵环境的修复问题。人们对心灵环境的问题根本就是视若无睹,很多人习惯于自欺欺人,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勇气正视问题。连问题都还没有被承认和发现出来,何谈修复的可能性?没有问题的问题,这就是真正可怕而又无解的问题,它将继续恶化下去,直至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并且将其真实克服为止。

其实上述问题还不是真正的问题。真正值得人们深刻反思的问题是为什么精神文明在推动物质文明的发展过程中,物质文明会日渐繁荣,而精神文明却会日渐萎缩?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如果人们明白物理学意义上的动能与势能相互转化的能量守恒原理并且将其迁移到社会历史的研究中去,那么,人们就会真实明白所谓的精神文明正就是物理学意义上的动能,而所谓的物质文明正就是物理学意义上的势能。精神文明推动物质文明的发展,这就相当于物理学意义上的动能向势能的转化,没有精神文明的动能的减小和损失,就绝不可能有物质文明的势能的增加和提升。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人们的精神文明高度昂扬,精神文明可以充分地转化成为物质文明,这促进了中国社会的快速发展。改革开放之后的三十多年以来,中国社会之所以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这归功于人们的精神文明的强力推动,没有精神文明的内在动力,中国社会就无法取得真正的进步。

然而,无可避免的是,精神文明的动能在转化为物质文明的势能的过程中,精神文明的动能是逐渐减弱的,因此,社会改革的运动速度是会不断减缓的,而一旦精神文明完全转化为物质文明时,那就达到了一个社会物质文明发展的巅峰状态,就象太阳的如日中天一样,而这个代价就是精神文明的彻底毁灭。这就是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相互矛盾性。

社会历史的整个运动过程就象一个钟摆的运动一样,当精神文明的运动达到最高点时,精神文明的动能就完全转化成为物质文明的重力势能,这就达到了物质文明高度繁荣而精神文明极度萎缩的社会状态。

而后,物质文明的重力势能必将沿着与前一个运动阶段能量转化相反的方向开始全新的社会运动,那就是物质文明的重力势能逐渐转化为精神文明的动能,直至物质文明的重力势能彻底转化为精神文明的动能,这就相当于达到了钟摆运动的最低点,此时,物质文明的重力势能处于社会历史的最低点,精神文明的动能却达到了社会历史的最大值,物质文明被彻底否定,而精神文明得到了彻底的解放。

接下去,社会历史的钟摆又会在惯性作用下沿着同一个方向继续运动下去,然而这种方向的同一性只不过是表面现象,在客观本质上,此时的运动与前一个阶段的运动在能量转化方向上是完全相反的,此时的能量转化趋势是精神文明的动能重新转化为物质文明的重力势能,直到精神文明的动能彻底转化为物质文明的重力势能,这就达到了钟摆的至高点,此时,精神文明被彻底否定,而物质文明得到了彻底的解放。

接下去,社会历史的钟摆就会开始新一轮的运动,周而复始,无始无终,……。

这种精神文明的动能与物质文明的势能相互转化的周期性的运动变化过程就是人类社会历史运动的客观规律,“一阴一阳之谓道”,这就是“周易”,“易之为书也不可远;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在这个“周易”的运动过程中,一切社会存在的所有可能状态都在不同的宇宙历史时空中得以一一真实且清晰有序地展现出来。

人类历史既有精神文明被彻底否定而物质文明得到彻底解放的辉煌时刻,也有物质文明被彻底否定而精神文明得到彻底解放的辉煌时刻,前者相当于磁场的南极,后者相当于磁场的北极。在生命这个磁体的外部,磁力线从精神文明的北极出发运动到物质文明的南极(这意味着在外面的客观世界人们热衷于对客观物质的追求),而在磁体内部,磁力线则是由物质文明的南极出发运动到精神文明的北极(这意味着在内在的主观世界人们热衷于对主观意识的追求),两种完全矛盾着的运动有机组合在一起就构成了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个体生命与人类社会历史的“周易”运动。

以为在任何条件下物质都是第一位的而精神是第二位的,这就是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它只知道精神文明围绕着物质文明的转化运动,或者说它只知道磁体外部的磁力线运动的情况;以为在任何条件下精神都是第一位的而物质是第二位的,这就是唯心主义的认识论,它只知道物质文明围绕着精神文明的转化运动,或者说它只知道磁体内部的磁力线运动的情况。其实这两者都是庸俗狭隘和愚昧无知的认识论,因为两者都具有不可避免的片面性,都只占据着一半的真理,完整的真理是两者的融会贯通,合而为一。

精神文明向物质文明的转化,物质文明向精神文明的转化,两者的相互转化,才是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真理的真实体现。

(二)

(1)

一个国家在恶劣环境下的生存不可谓不艰辛,求生存谋发展是立国之道。我们不可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别国大气包容以及慷慨施舍的臆想基础上,以为别人会主动将“公平公正”的原则在你的身上展现出来那只不过是天真的幻想。

无论别人那充满迷惑和欺骗的语言是如何的真诚和动听,说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都隐盖不了力量的真理本质,力量始终是第一位的生存原则,这种力量包括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军事等各方面的力量,是综合国力的集中反映。“放下屠刀”,不是“立地成佛”,而是“立地成奴”。

在力量平等的基础上,“公平公正”才是世界的客观法则,而在力量对比严重不平等的基础上,压迫与剥削才是世界的不二法则。

现实世界中,弱者是无法摆脱强者的欺凌与蹂躏的,除非弱者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成为另一个强者,获得与强者势均力敌的平等地位。只有通过努力开发生命内在的力量,人们才能摆脱外界的奴役,废除一切不平等的压迫与剥削,才能为自己赚取生命的尊严。没有强大的力量作为支撑,你就只有挨打的份。

换句话说,不打你这个没能力的那打谁,不欺侮你这个没能力的那欺侮谁,不压迫和剥削你这个没能力的那压迫和剥削谁?如果我有强大的力量,你敢来打我吗,你敢来欺侮我吗,你敢来压迫和剥削我吗?如果每个人都具备同样的能力,那世界还有可能是一个充满压迫和剥削的世界吗?

“靠山山倒,靠人人倒,唯有靠自己最好”,“公平公正”的理想的国际环境是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才能真实获得的。尊严其实从来都是强者的专利和特权,一味的哀求和乞讨只能换来别人对你的鄙夷和轻视。“弱国无外交”,“强权出真理”,“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就是生存与发展、和平与斗争、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真理。

强者因为力量的强大,占据更有利的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军事等地位,从而可以获得更多的利益,这就会强烈诱导整个社会朝着更强的方向不断地进化和发展。力量的不断开发,那就意味着人们与真理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因为真理是力量之源。

(2)

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对立统一体,不同的人们对同一个事物的看法完全可能因立场观点和视角不同而截然不同。换个角度来分析事物,那么原先以为是绝对假恶丑的事物就会瞬间转变成为彻底真善美的事物。这就是认识的客观多样性。

对于弱者而言,强者的欺凌似乎是假恶丑的事情,是极大损害弱者尊严和利益的事情,然而换个角度来说,强者的欺凌却是激励弱者奋发向上的催化剂,这就是真善美的东西了。

如果没有强者对于弱者的欺凌,弱者完全有可能浑浑噩噩,过得且过。正是强者对于弱者的欺凌,促进弱者努力去开发自我生命内在的潜能,去改变不合理的世界现状,从而促进世界的进化与发展,达到理想世界的最终实现,这正是世界历史的真实内涵。

正是现实世界的不平等,充满着压迫和剥削,才促使人们想尽办法去实现平等的理想世界。平等根本不是世界发展的基础,“人人生而平等”,充其量只不过是弱者自欺欺人的海市蜃楼。

平等在本质上是真理性力量发展的终极产物和伟大成就,是世界历史的终点而不是世界历史的起点。

若把世界历史看成是一棵大树,那么,这棵大树从不平等的根基开始生长、发芽、开花到结果,其果实就是平等的理想世界的现实化。

从不平等到平等,从不自由到自由,从形形式式的压迫和剥削到废除一切形式的压迫和剥削,这就是世界历史发展的真理性趋势。

当然,一切既得利益者会尽其所能去维护一切的不平等,限制别人的自由,维护自身压迫和剥削别人的特权,他们会绞尽脑汁去构筑堤坝,妄图将汹涌澎湃的历史潮流阻挡在他们那渺小的堤坝前,这就如同螳螂挡臂,鸡蛋碰石头,就是真正的自不量力的表现,即便你能阻挡历史的潮流一时三刻,一旦历史潮流的力量积聚达到某个临界点,那么,在接下来的那一刻可想而知这些既得利益者将会如何的粉身碎骨!

人民的力量是无法估量的,人民的愤怒是惊天动地的,人民也是绝对不会继续容忍我们的安于现状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其实是一切既得利益者的最佳选择。

(3)

当前正在中国社会所展开着的改革是在一个并不太平的国内环境和国际环境的双重压力下被迫进行着的,只有通过改革开放才能更好地激发社会内部大多数生命个体的潜能,提升国家的综合实力,促进“公平公正”的理想在国内与国际两个社会环境的充分实现。

社会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其内部的压力是如何产生的呢?并不是如来施展佛法而后将“五指山”压在社会身上的,是社会自己给自己造成压力,这其实就是社会整体的自我加压。社会内部的压力是社会自身的两极分化必然引起的,其中的一个阶层作为如来佛将“五指山”压在另一个阶层--孙悟空身上。两极分化越严重,社会上下层之间的压力落差就越大,越在低层的人民的生活压力就越大。

社会改革在本质上是社会整体的自我减负。社会改革是将沉重压在社会身上的“五指山”去掉,从而促进社会的进化与发展。社会改革的关键就在于如何真实减轻上层社会对于下层社会的压迫和剥削,缩短和减少两极分化的距离和程度。

经济利益与政治利益分配的严重不均是导致社会两极分化日趋严重、社会矛盾不断激化的导火索,是导致社会整体内部压力剧增的直接原因。利益分配的严重不均与“公平公正”理念的严重缺失息息相关。人们都想借助不平等的社会力量不劳而获地榨取更多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这就形成了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这其实是两种不同世界观在客观世界的矛盾斗争的真实反映。

世界是为了个人的幸福而有其存在的价值,个人消失了,世界也就消失了,让世界围绕着个人而转,个人是世界的帝王,而别人是自己的奴仆或者敌人,这就是狭隘的世界观,也就是个人主义的世界观;个人是为了世界整体的幸福而有其存在的价值,个人即便消失,世界却依然存在,让个人围绕着世界的整体而转,人人生而平等,不分你我,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而团结在一起,这就是真理的世界观,也就是社会主义的本质。

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地球。狭隘的世界观相当于让真理的太阳围绕着个人的地球而转,那就是“地心说”,而真理的世界观相当于让个人的地球围绕着真理的太阳而转,那就是“日心说”。

“地心说”与“日心说”孰是孰非,早就在天文地理学和天体物理学上获得清晰的结论,不过人们只是将它视为远在天边的客观真理,以为与自己的主观世界无关,因为直到今天人们也还仍然不知道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内外镜像反映关系,因此,数百年之前的“地心说”与“日心说”的真理性辩论并没有在现代人们的主观世界中留下什么深刻的映像与认识。其实“地心说”正是个人主义的反映,而“日心说”是真理的客观反映。

不彻底批判个人主义世界观的错误,中国社会的改革就无法真实进展下去。形形式式的个人主义的泛滥,使得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单位、每一个部门的一把手都成为了拥有绝对权力的土皇帝,请问,中国社会的改革会有成功的可能性吗?

(三)

(1)

唯利是图的极端现实主义的四处横行,让人们觉得自我利益的牺牲那无异于直接割身体的肉,这使得任何一方都坚守着自己的利益阵地毫不放松,改革于是从“运动战”变成了“阵地战”,而那些原本充当社会改革前沿先锋的人们收获巨大的利益之后也逐渐地向矛盾的对立面转化甚至于成为阻碍社会改革的最大碉堡,步履蹒跚的改革陷入了巨大的沼泽地甚至无法动弹,社会内部严重分化的矛盾斗争激烈突显,人民强烈不满的呼声和抗议此起彼伏,这就是改革为什么要进一步深入展开的根本原因。

(2)

你能看得清错综复杂、变化纷繁的世事真相吗?事后诸葛亮那是没什么多大用处的,最重要的是当下你该如何下棋,要知道与你对弈的并不是傻子,那个人的智商与你一样高,其实你正在与另一个真实的自己摆着擂台赛呢。

社会改革的每一招其实都是改革者自己与自己的过招,是改革者自身内在的真善美与其自身内在的假恶丑的激烈斗争的最终产物。

改革的本质是改革者自身内在的改革,是自我改革,是自我革命,是对于过去和现在的自我的否定以及对将来自我的肯定。

(3)

人们不是经常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吗?你可能觉得别人不行,而自己却非常了不起,那么,请你来主持改革的大局怎么样?你能拿出一个更少争议、更加合理、更能兼顾各方利益且更加切实可行的改革方案吗?

不当家作主,就不知道当家的难处,就会“站着说话不腰疼”,情绪激昂,意气用事,这就是“旁观者迷,当局者清”,因为旁观者倾向于从自己的利益角度出发来思考社会改革问题的利弊,而无法从系统整体上进行全盘考虑。

没有无数旁观者的认识,就无法形成系统整体之认识。无数旁观者的认识之总和就形成了人们对于客观事物的认识的系统整体。

(4)

没有任何一件事情会是百分百成功,任何事情都是有失败的偶然风险的。

一个美好的设计蓝图并不能保证所有的环节都不会出丝毫差错,如果其中的某个环节一不小心出了点小差错就有可能导致整个事情的半途而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可怕风险有时原是不可避免的。如同卫星的发射,百分之一的失败机率已经是相当难能可贵的了,社会改革同样没有绝对的保险,没有任何人敢于保证社会改革一定会成功。要求人们不犯任何错误,那其实就是将人进行神化,这就是人的非人化。

社会改革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放大效应,对待社会改革,在主观意识上我们必须努力再努力,仔细再仔细,然而,我们也不能过于害怕社会改革的失败而消极保守,不敢有所作为。如果能够正确找出失败问题的原因之所在,那么,过去的失败就极有可能转化为将来的成功,“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吃一堑长一智”,这就是所谓的“失败乃成功之母”,这样一来,“失败”就向其对立面--“成功”进行了正确的转化,这就是矛盾向其对立面转化的辩证法真理。

“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韩愈《师说》),不经过错误与失败的千锤百炼,何来正确与成功的耀眼光芒?害怕错误与失败,无异于害怕正确与成功。

(5)

历史从来不会因为我们的主观意识不愿犯错误的理想完美的消极保守主义而主动将错误的绊脚石从我们的脚下移开,有时,错误原是不可避免的,障碍物原是不可挪动的,该跌倒的时候必须要跌倒,因为现在的错误是将来成功的“开路先锋”,跌倒之后我们还会继续爬起来,才能知道原来这里面有个陷阱,以后要特别担心和注意,我们还要通过我们的失败经验告诉革命的后来者,不要再犯我们同样的错误,这样一来我们现在所犯的每一个错误都具有“不可或缺”的真理的生命意义和历史价值。

不愿意做出任何伟大的牺牲,那也就不可能取得任何伟大的成就,有时一个顽固碉堡的攻克是以成千上百生命的鲜血和牺牲为代价的。为了中国十三亿人民的伟大幸福,我们必须牺牲一小部分既得利益者的幸福。如果这小部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牺牲能够换来更大多数人的幸福,这种利益的牺牲就是值得的,这种牺牲就是舍小为大,舍末为本,就是社会改革所必须付出的真正英勇而伟大的牺牲。当然,这种牺特与解放战争时的那种生命牺牲相比是次一等级的牺牲了,这种牺牲其实是庸俗狭隘的个人主义的丧失,算不上什么真正了不起的牺牲。

(6)

没有少数人的利益牺特就无法真实推动改革的继续深入,就没有更大多数人民的幸福,就没有社会的长治久安。

改革是站在少数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基础上还是站在更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基础上,这是一切社会改革者所必须仔细拈量的重大原则问题,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和马列主义者所必须深入研究的立场问题,考验着中国共产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执政理念的真假与虚实。

    进入专题: 社会改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工作和社会保障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268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