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西:法院与法律人应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香港《东方财经》“直通两会”特别报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2 次 更新时间:2013-03-12 16:07:41

进入专题: 司法改革  

陈有西  

  

  创刊于2007年的《东方财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批准,由国务院有关部委特批的唯一一本在大陆公开设立记者站的境外杂志。现有北京、上海、福州、成都四个记者站,杂志揆集了中国大陆以及台湾、港澳地区的诸多意见领袖为定期或不定期撰稿人,目标是立足大量实力阶层、高端读者及社会主流人群,以高水平的采编队伍和丰富的国际资讯,通过与拥有财富、权利、思想的中国实力精英的良性互动,全面深入地报道及世界的重大财经事件,为政治高层决策人,高级管理人员、知识界和商界的精英分子提供最具有前瞻性投资和政策资讯。

  本刊是由中国(香港)传媒信息投资有限公司主办、中国企业投资协会协办的新闻出版机构。杂志社由著名国际问题专家高世傑先生、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先生和全国政协常委、港澳问题专家陈佐洱先生担任顾问,原中共中央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王洛林先生担任社长,采取社长领导下的总编负责制。主要栏目有“东方观察”,“东方访谈”,“两岸四地”,“东方法眼”等。

  采访人:《东方财经》杂志社记者雷群涛

  受访人:陈有西

  

  一,关于中国大部制改革的相关问题

  

  雷:1,目前为止的六次机构改革当中,进程都较为缓慢,实际上都遇到了一定的阻力,包括观念、利益关系的阻力,中共面临着“政府部门自己改革自己”的困局,如何化解这些阻力因素?

  陈有西:行政体制改革,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又是以政治体制这个基础改革为前提。如果没有启动政改,行政体制改革注定失败,改了也会回潮。比如:一、财政官俸和行政开支经费,如果由人大表决才能拨款,政府就无法自行增编加人;二、如果官由民选,安插裙带和互相放子女进编制就不可能;三、如果打破垄断简化行政审批、认可、处罚,放权才能简政;四、比如舆论放开,机关三公消费就会在阳光下,养不了那么多冗官。因此,不搞政治改革谈政府改革,注定是失败的。不必探索就是明了的真理。其实80年代中共中央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了。现在在一些行政机构微观改革,基本上是自欺欺人的花招。给人民吃爆米花解饿而已。

  2,在您看来,政府部门是否应大而少,即由较少但更综合的部门组成,也应小而多,即由较多但更专业化的部门组成?周恩来曾在1963年说,大部门必定催生官僚主义等众多问题,这几乎是一个不灭的规律,所以大部制改革进一步划清职能界限的改革过程当中,怎么设计一些能避免出现这样情况的原则?

  陈有西:很早前,帕金森有一本《官场病》的著作,已经分析了权力运作的原理:分工越细,机构越多,事务会越忙。因为机构本身会产生很多的自我管理事务。大部制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不等于大部制肯定能够提高效率。公务员队伍是专业性很强的专家队伍,职业文官岗位由有很高办公能力的人组成,又有制度约束、行政官的人民选举、政务官在限定经费的情况下,就会聘用高素质的人员为自己的内阁和行政机构办事,用人唯才才能够实理。加上舆论监督,阳光考核,公务员的精兵简政才能实现。因此,大部制同权力民选、民评、选举换届、行政费用国会批准不结合起来,是不可能成功的。二十年赵李朱温四任总理下来,都没有逃脱这一规律。

  3,大部制改革是否应建立起政府与企业、社会的新型关系,也就是要建立规制型政府?

  陈有西:小政府大社会的口号,最早是80年代就提出来了。深圳和海南当时就搞试点。大方向就是简政放权、政企分开、行政权把很多事务交给行业协会管理,纺织部、机械部都改为行业协会,企业通过自由市场经济改革,加强自我管理,减少计划控制机构。社会服务也大量交给社会组织。这样一来,理论上是可以大大减少公务员和准公务员即全民事业编制的人员的。但是事实恰恰相反。这个改革同样没有减少吃财政饭的人。除了计划经济的行政结构实质上没有触动外,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务员成了最后的食利阶层利益集团。进人不是为了干事,而是为了安排一个有权有钱有好处有地位的位置。这样的改革,只会越改越乱,而且产生更多的腐败和民愤。

  4,行政机构改革和国家体制之间关系密切,民主国家机构改革往往少有内部利益集团的阻碍,中国的机构改革应该对自身政治体制进行怎样的民主化建设?

  陈有西:一切问题的关键,是还权于民,让人民来选举政务官,然后由人民代表大会确定编制和通过拨款每一笔重大的行政开支。政府如果擅自扩编,就让政府无钱运转破产。内阁倒台。擅自未批先用的,直接罢免政府官员。再一个是行政费用公开。每一笔开支在国家统计部门和财政部门公开查阅,接受人民监督。这样的环境,行政机构改革必然落到实处,无法马虎敷衍。让官员自己从国库里拿钱,然后又保密,必然导致集体性腐败和滥用民财。现在机关里普遍存在的几元钱午餐几十元的标准,明显就是这种集体性福利腐败。因为公务员人人享有,人民又无法知道,这种腐败占国家便宜就会变得天经地义。类似的行政经费浪费比比皆是。路径很清楚:人民能够真正地制约和选举代表;代表能够真正地制约和管理住常委会;代表能够管制住政府。行政体制改革才能够真正见效。

  

  二,关于中国司法机构改革的相关问题

  

  1,目前中国群体性事件和腐败事件频发所凸显出来的立法、司法和执法缺陷是什么?

  陈有西:第一、现在存在大量的有法不依、执法不严问题;第二、现在的很多法律本身有缺陷,存在立法不公;第三、司法腐败导致司法不公和司法无能,百姓从法庭上讨不回公道。这一切的总根源,又源于权力比法大。个人意志小集团意志强加于早有规定的法律规范之上。百姓无处说理,就会寻找非理性的解决之道,群体性事个就会高发。

  2,司法独立是司法公正的一个重要保证,也是中国当下的一大缺失,甚至缺失一些司法独立的必要条件,要完成中国当下的司法独立,执法公正,您的大胆设想是什么样的?2013年两会应该进行怎样的行政、司法机构的“权力制衡”布局?

  陈有西:首先要打消一个顾虑:司法独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原则,不是西方的。一些人大的领导,连基本的中国宪法原理都没有学好。他就会极左地喊口号,把违宪违法行为,当作自大的维护纯洁性行为。这是既可笑又有害的。目前中国对司法权伤害最大的,不是金钱、关系、腐败的非法影响,而是政治权力。因为按照规则办事,就会损害随心所欲的权力。因此,反对司法独立的人,都是想独裁的人。对权力进行暗箱操作的人。自己不想守已经立的规矩的人。一个市场多元的国家,政府是利益相关方,土地出让中他是合同一方,已经是运动员,他不能再担任裁判员。因此司法独立的标志,是法院和法律人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而法院和法律人又以遵守成文法律为天职。只有这样,所有的社会矛盾,都能够在法律理性的框架下,得到公开、公平、公正的处理。

  3,以劳教制度为代表所凸显出来的类似行政机关违法现象,司法机构改革中,怎样利用机制制约这种犯法事件产生?

  陈有西:行政权不能没有制约,是现代法治国家的基本特征。即习近平说的要把权力关进笼子。劳教制度之所以违法不人道,就是因为,他可以不用经过公开审判和辩护,直接由没有制约的行政权将人关上四年。任何有权的人都是滥用权力的欲望和倾向,为了效率和权威,有权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因此,法治主要是治官,让官员在法律的框架内运用他的权力。1990年,中国立了《行政诉讼法》,开创了中国行政权受司法审查的先河。随后,又立了《国家赔偿法》、《行政复议法》、《行政许可法》、《行政强制法》,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权力有规则运行。最后,所有的行政行为要受人民诉权的制约和法院的司法审查。以使其行为符合成文法。

  4,针对司法机构臃肿庞大,司法人员素质偏低,司法效率不高三问题怎样解决?

  陈有西:法官必须精英化。司法方式要改革。法官必须减少,审判方式要改革。现在的法院,一个案件拖上一两年的比比皆定,当庭判决的5%不到。原因是内部审批、领导把关、审的无权判,判的不参加审。这样的司法效能,不可能高。原因是审判是虚的,领导审批权是真的。导致大量的演戏审判和不负责任形式审判。司法改革很多要从基础性问题上改起,重点在解决审判方式和审判权力问题。

  5,关于司法体制改革您的一些独特看法?

  陈有西: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三言两语说不全面,容易挂一漏万,引发猜想。我的想法总体上是提高法院地位、落实法官审判权、撤销检察院由公职律师起诉、侦查起诉分离、纪委反贪的职务犯罪侦查权统一由廉政公署行使、公安机关治安和侦查分流,摆脱司法地方化、成立行政法院和宪法法院等等,可以另外详述。

    进入专题: 司法改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99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