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宜理:对革命传统的不断动员是中共的独特能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55 次 更新时间:2012-12-07 00:56

进入专题: 革命传统  

裴宜理 (进入专栏)  

精彩观点预览:

◆毛泽东逝世之后,几乎所有政治学家都认为中国政治体制会迅速崩溃,然而这一切并未发生;甚至在苏联解体之后,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依然延续了下来,并带来了迅速的经济发展。这是亟待解答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做到这一点?我想在书中说明,对革命传统的不断动员是中国共产党独特的能力,也是其合法性的重要来源。

◆在中国,将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结合是很容易的,因为革命传统本身就是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

◆蒋介石试图利用精英儒家文化,但只却局限在道德领域;而共产党更成功地将这些结合起来,动员了人们的情感。李立三在安源组织的罢工行动并非以阶级斗争为口号,相反,当时的横幅上写的是“从前是牛马,如今要做人”,是一种对尊严的呼喊。

◆不少中国人可能对政府有诸多不满,但他们从未批评过政府“不够中国”。中国民众会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是本土的而非舶来品。中国共产党从革命初期就在证明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有深层联系。

◆我相信,文革并非割裂了中国与传统文化的联系,相反,它从根本上加强了这种联系,因为它让人们感觉到,尽管中国的制度有很多问题,但它从根本上来说是中国的而非苏联的。

◆任何国家都希望推行爱国主义,也都希望民众忠实地热爱自己的国家。但是,一旦爱国主义变得极端而暴力,甚至威胁到两个国家的关系,那必然是危险的。

◆民众选择通过抗议、上访等手段来争取利益,这并非对权利的觉醒,而是对政治规则的理解;他们并没有挑战政治规则,而是试图在其限制之下获得最好的结果。当然,这一切是可以改变的。但迄今为止,我并未看到改变的证据。

◆如果维稳费用过高,不正常也不可持续。因此我认为,目前这种处理方式是不能一直持续下去的。

2012年10月,哈佛大学著名政治学者裴宜理(Elizabeth J.Perry)出版了新书《安源——发掘中国的革命传统》(Anyuan–Mining China’s Revolutionary Tradition),讨论中国共产党如何通过文化动员维护其政治合法性。

1948年出生于上海的裴宜理,现任哈佛大学政府系讲座教授、燕京学社社长。她是密歇根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主任。主要学术方向包括:中国近代以来的农民问题研究;中国工人运动研究;中国社会和政治研究;美国的中国问题研究等。主要著作有:《华北的叛乱者与革命者,1845-1945》(Rebels and revolutionariesin North China)、《罢工中的上海:中国劳动者的政治》(Shanghai on strike:the politics of Chinese labor,该书获美国历史学会东亚史研究最佳著作奖“费正清奖”)、《毛的无形之手:中国适应性管治的政治基础》(Mao’s Invisible Hand : The Political Foundations of Adaptive Governance in China)等。

2012年10月底,在裴宜理教授的新书出版后不久,“政见”团队对她进行了专访。

一、“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相结合”

【政见CNPolitics】您在新书《安源——发掘中国的革命传统》中重点讨论了中国共产党动员和利用文化资源的能力。为何您认为这是中国共产党独有的特点?毕竟,苏联和国民党也曾有过类似的文化动员举措。

【裴宜理】没错,国民党也曾试图进行文化动员,但我认为他们并不成功。我不确定其原因,但据我推测,这与国民党和共产党领导阶层的社会背景有关。共产党与国民党的早期成员大多来自上层社会,这一点是相似的;但国民党大多来自于城市上层阶级,而共产党却有很多人来自农村上层阶级。我推测,共产党领导人的农村背景使他们更容易与农民进行有意义的交流。例如在安源,绝大部分工人来自农村,他们也常常回到农村;显然,共产党领导人的农村背景对其动员和宣传工作很有帮助。

毫无疑问,共产党与国民党都曾受到苏联文化动员的启迪,但苏联共产党领导阶层同样有更多的城市背景。我想,中国共产党与农村的联系是非常特别的;同时,中国的革命经验比苏联要长久得多。这都让共产党领导阶级在动员农村民众方面具有特别的经验。

毛泽东逝世之后,几乎所有政治学家都认为中国政治体制会迅速崩溃,然而这一切并未发生;甚至在苏联解体之后,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依然延续了下来,并带来了迅速的经济发展。这是亟待解答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做到这一点?我想在书中说明,对革命传统的不断动员是中国共产党独特的能力,也是其合法性的重要来源。

【政见CNPolitics】中国的“革命传统”究竟包括哪些?

【裴宜理】这是个令人困惑的问题。对中国领导阶层和民众来说,他们应该对什么是革命传统达成共识——未必人人都同意,但至少某种程度上有共识,这是很重要的,然而目前来看却并非如此。当我问中国人什么是革命传统,他们会说:“不太清楚,大概跟阶级斗争有关吧。”这很奇怪,因为倘若你问美国人:“美国革命传统是什么?”他们会很明确地说:“是摆脱英国殖民统治,是争取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几年前我访问古巴,大街小巷到处都有关于“革命传统”的标语。当我询问古巴民众什么是他们的革命传统,每个人都告诉我同样的答案:“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所以他们具有某种社会主义的革命传统,而美国具有某种自由主义的革命传统。但中国呢?这很难回答。

20世纪以来,中国有许多革命:辛亥革命,共产主义革命,文化大革命……但达成某种共识是非常重要的,否则革命传统可能变得危险而难以预测。任何经历过革命的国家都必须正视这一点,他们不能假装从未有革命发生;革命是暴力的,但革命具有某种特定的价值和理想,而整个制度都会试图契合这种价值和理想。中国应当有这种讨论:革命传统究竟意味着什么?也应当达成一种积极的理解:为什么人们愿意为革命牺牲自我?

【政见CNPolitics】如果说革命传统的定义本身是模糊的,那么共产党是如何利用革命传统的呢?

【裴宜理】共产党对革命传统的利用是多方面的。例如,胡锦涛和温家宝刚刚就任时,曾前往瑞金、延安等许多革命圣地拜访,并提到继承革命传统的重要性。他们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加强与军队的联系,另一方面是为了利用革命传统来为这些仍旧十分贫穷的革命圣地吸引资源,让它们能够开展红色旅游等业务。这既能帮助革命圣地吸引游客、发展经济,也能对年轻人进行革命教育,让他们了解革命先烈的牺牲,进而对共产党产生好感。

利用革命传统来进行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动员,目前主要以爱国主义教育的形式进行,但也可以追溯到共产党早期的动员策略。

1990年之后的整个爱国主义教育都是在利用革命传统。在中国,将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结合是很容易的,因为革命传统本身就是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是革命让中国摆脱了日本和西方列强的侵略,重新获得了国家主权独立。这比苏联要容易得多,因为苏联由许多不同民族组成,而中国有超过 95% 是汉族人,因此中国人很容易